[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对“王希哲:‘万年筹委会’才是造成民主党今日困局的‘错误路线’——反驳对民主党党部系统攻击的几点辩护提纲”的补充说明(2007年3月30日)
·徐文立:正派和明白的人们组织起来、行动起来——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大上的发言(2007年3月17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9)(2005年12月29日)
·徐文立:请全党高度重视国内理论界的新动向两篇能与《公车上书》媲美的论文
·徐文立偕夫人10月17日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受美国议长南茜•普洛茜邀请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贺信彤简历
·徐文立简历
·賀信彤:不堪此夢六十載——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1)
·賀信彤:老街淚酒祭先父——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2)
·賀信彤:咖啡吧裏探選情——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臺灣隨團漫筆(3)
·中国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 第一集 贺信彤
·徐文立:胡锦涛正步着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后尘前进(2008年4月6日)
·贺信彤:政大后山李酉潭——大陆反对党首访台湾随团漫笔(4)
·徐文立:中国民主社会的第二块基石——各省区的高度自治——兼谈三月台湾大选和西藏事件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先生在普市市府欢迎杨建利先生“公民行”会上的演讲//汪岷:杨建利和徐文立走在希望大道上——陪同杨建利《公民行》日誌(之三)
·徐文立:灾后普查和鉴定、重修或重建全国特别是边远地区中小学校校舍的建议(2008年5月20日)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贺信彤2009新年致贾建英并所有难属朋友:用一种怀抱快乐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其实我很幸福!——特别转发刘晓波夫人_友人刘霞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在戈扬老的追思会上的发言追记和补充
·徐文立推荐北京西单民主墙三十年回顾——薛明德篇
·徐文立:遇罗克之死,是中共暴政欠下的一笔孽债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徐文立:1979年10月1日民间人士举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游行——记民主墙的一场行动
·再发此文以感谢“实地摄影大师”——王瑞30年前所摄的珍贵照片首次发布
·徐文立:司马老的道德勇气是极其非凡的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敬请联署,敬请传播,敬请评论•"公开信"和"公民三有"的简要说明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只要是在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下工作都是中国民主党的光荣,王希哲任畹町徐文立2009年12月1日會師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徐文立起草:为推荐刘晓波博士荣膺诺贝尔和平奖,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信函
·致电问候刘晓波夫人刘霞女士:晓波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和骄傲,我们都愛你们!
·賀信彤:臺北之夜雅典娜——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台灣隨團漫筆(5)
·徐文立:中國大勢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今年接受了对刘晓波博士的首次提名
·中國冤民大同盟為上海世博開幕式發表严正声明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徐文立:现在的中共太子党还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
·徐文立: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欧洲万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就刘晓波获奖盛典答《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Andrew Jacobs问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
·徐文立:中国民主党正重新集结再出发完成结束专制使命
·徐文立:習近平的如意算盤
·徐文立: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兼談習初心和崩盤
·徐文立:三評習近平
·徐文立:习近平危局源于眼皮子太浅 弯道超车将会遭遇不测风云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習近平2018年3月25日讓中共走上了第二次韓戰的不歸路
·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徐文立: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共產黨和他們的紅二代
·徐文立:包子的褶,變不了
·徐文立:習近平夢斷「彎道超車」
·徐文立:習近平危局源於眼界淺(文字整理版)
·徐文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這是日本華裔記者翰光做的紀錄片《流亡——長城外》/轉載
·徐文立起草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被插播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部分反馈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春》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習近平自己黑自己,休怪他人!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
·習氏「中央造謠分子」= 毛氏「身邊赫魯雪夫」
·中共治下大
·清华传恐怖信号背景可疑等等/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部分反馈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三集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徐文立:老康兄幾乎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2016年7月2日)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部份反饋
·学者王康细谈「五四」百年反思/轉載
·新地:小啞巴(2019年5月4日清明節)/轉載
·遇罗锦:徐文立兄的几次辞职信/转载
·遇罗锦:女人的两种爱—《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读后感/轉載
·徐文立:習近平中共和全人類是野蠻和文明的衝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徐文立(资料照片• 《博讯》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圖)

   (博訊2009年09月29日發表)

   

   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news/gb_display/print_version.cgi?art=/gb/intl/2009/09&link=200909292327.shtml

   

    徐文立更多文章請看徐文立專欄

    來源:參與 作者:徐文立/滄海

   

    流亡美國的中國民運人士徐文立、臺灣前立法委員和民運人士錢達、以及中國大陸民運活動人士、年輕學者孔識仁9月25號發表《就簽署“和平協定”,建設“公民三有”的憲政民主中國致兩岸領導人的公開信》(以下簡稱《公開信》),9月28日《參與》記者就這封《公開信》專訪了徐文立先生。

   

   

   

   

   

    《參與》記者:我們知道《公開信》是面向公眾連署的,您能不能首先介紹一下連署的情況?

   

    徐文立:我們敬請公眾連署《公開信》之後,目前連署的第一批共是三十幾位,國內著名人士有汪兆鈞先生,中國民主黨在國內領導人查建國先生,海外知名學者齊彧先生,目前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連署者主要來自中國大陸。如果中國的民主運動得不到國內人士的回應和支持,有關中國的任何政治主張都不可能實現。我們一直把工作重心放在中國國內,當然也會兼顧國外,國外主要是為國內做不到的事情服務。

   

    《參與》記者:這些連署者提出了哪些建議?

   

    徐文立:主要有來自三方面的意見和批評:一是流亡美國的著名民運人士王希哲先生對《公開信》的政治方向做出了肯定的評價:“很好”。我們認為,國共兩黨有責任正式結束中國的內戰,創造一個和平的政治環境和平臺,讓各種力量在這樣的平臺上進行自由競爭,為民造福,伸張民權。二是臺灣學者曾建元教授提了一個意見,他強調中國國民黨的執政權在變動當中,現在是執政黨,四年後未必執政,因此我們作了修改,改成“現在中國國民黨執政的臺北政府”,其實中國共產黨執政也只是現在時,未必是所謂“萬年牢”的江山。三是有質疑的人士,認為這種做法是給國共兩黨“拉皮條”,主張中華民國的法統。我們發表《公開信》是著眼于未來,實際上也非常尊重辛亥先賢創建的第一共和,而且特別肯定了1946年制憲國大建立的第二共和,第二共和是在朝野各黨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恢復憲政,在臺灣變成了事實。這些建議對我們進一步思考問題和解說問題都很有意義,我們繼續歡迎批評的意見和各種建議。

   

    《參與》記者:《公開信》提出了一個新的政治主張“公民三有”,中國大陸的情況卻是恰恰相反,而且看起來僅僅依靠立法也很難實現“公民三有”。

   

    徐文立:民運理應與人民同呼吸、共患難,中國民主黨的宗旨就是“公心至上,服務大眾”。“公民三有”的提法是從“民有、民治、民享”當中衍生出來的,就是把“民享”的內容在當前具體化了。雖然大陸目前經濟有所發展,但卻是權貴壟斷經濟,失業嚴重,貧富差距巨大,環境破壞嚴重,經濟畸形發展且無公平正義,因此很有必要強調公民應當不僅享有擇業的自由,而且應享有公平地、有尊嚴地就業的權利和機會。在大陸積累了巨大的公共財富的情況之下,公民也應當在公共財富股份化之後擁有恰量的公平的股份,實現國家壟斷資本的人民化,人民的血汗錢應該歸人民所有。在這裡強調人民的私有財產權,是民主的基石是必要的。中國大陸的民眾已經開始擁有一些私有財產,但是尚不能擁有完全意義上的房產權和地產權,城市居民購買商品房,卻只有七十年的使用權,未來將面臨著政府可能的不當剝削。地產權對於農民更加有意義,由於沒有地產權,農民只能是中國大陸社會的貧窮無助的二等公民,對他們來說很不公平。當然,我們知道地產權的解決有相當大的難度,我們認為應當通過立法的方式保障公民的這些基本權利。為此,我們在《公開信》中發表了三點“希望”,提出召開授權的“制憲會議”,今後的立法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能夠解決的,我們並不認為目前這種法律體系可以解決這些問題,而是未來授權的“制憲會議”產生新的立法機構和憲法,再產生對“公民三有”方面的規定,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是,這個理想未來是必然要實現的。

   

    《參與》記者:《公開信》提出“一中、兩憲、兩府”,“一中”大家很容易理解和認同,那麼“兩憲、兩府”和“兩個國家”有什麼區別呢?

   

    徐文立:“兩憲、兩府”和“兩個國家”是不一樣的。打一個比方,在聯邦制的框架下,美國各個州其實都有自己的法律條文,對法律條文的認可並不等同於認可它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不論是北京政府還是臺北政府都不認為他們是相互獨立的國家,臺北政府認為從法統意義上來說,它是包括大陸的,甚至包括外蒙,只是沒有實施管轄權,北京政府認為它的憲法其實是延伸到臺灣的,只是沒有辦法實施。承認現行的兩部憲法並存,並不是認同兩個國家。而是說承認一個國家目前分治於兩部憲法下的現狀。另外“兩府”是指,臺北政府和北京政府都是現實存在的,而且互不管轄,我們從尊重現實的角度提出“兩府”,完全沒有臺灣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的意思。國民黨的前任主席連戰和現任主席吳伯雄都訪問過大陸,實際是“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不過是沒有公開地說出來而已。對此,我曾另有行文。(請見2008年6月1日《吳伯雄、國民黨、中國人的得與失——得:“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失:中共“一黨專制”的近期終結》)現在應當捅破這層“面紗”,為中華民族的國家和平與民族和解打好基礎。

   

    《參與》記者:《公開信》發表後,有美國專家在臺灣問題上提出“見面三分情”,認為應積極促成馬英九與胡錦濤的直接接觸,您怎麼看這一觀點?

   

    徐文立:我覺得這個想法很好,中國人很講面子和情義,馬英九和胡錦濤兩個人歷史的包袱並不重,過去的內戰和對峙主要責任不在他們兩位領導人身上,為了整個中華民族計,為了兩岸人民計,他們兩人的見面是很重要的。

   

    《參與》記者:隨著六十周年國慶的臨近,我們都能感覺到國內的形勢非常緊張,為什麼要選擇現在發出這封《公開信》,這是一個好的時機嗎?

   

    徐文立:我們其實已經醞釀了好幾年,今年9月6日形成的文字,準備把它作為送給中國共產黨的一份國慶“賀禮”,是為了提醒中共沒有什麼道理可慶可賀,他們和國民黨一樣曾經對中華民族和中國犯有相當大的錯誤和罪行,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接受蘇俄的指揮和大力支持,在中華民國體系下做的事情是一場叛亂,中共在抗日衛國戰爭中虛以抗日之名,行割據擴張之實,就是犯罪。這是整體而言,個別中共軍隊有抗日的業績也是事實,不能抹殺。1949年中共建立的是反民主共和、反中華文化的馬列主義政權,中共現在應該反省、認錯、認罪。我們要在這個時候敲醒他們,但也不採取極端的態度,給他們足夠的尊重,認可目前的現實,未來甚至可以不過分強調中共所犯的罪行,只要他們能夠幡然悔悟,和國民黨合作結束這場內戰和對峙,給中華民族創造一個和平的政治、經濟、文化發展環境,我們也會對中共的進步給予承認。一味追究歷史,意義不大,更重要的是為中華民族帶來一個光明的未來。現在中共國慶從未有過的劍拔弩張、風聲鶴唳,也說明中共的政權不穩固。我們不希望出現亂局,希望和平地實現轉型,包括西藏、新疆等地區性的政治力量進入一個理性的法制軌道,國共兩黨領導人的態度很重要。有人說這是一種幻想,我們不這麼看,當政者的決斷對歷史的進程還是會起很大的作用,我們所做的就是盡可能地促成這種變化。我們最擔憂的是暴政導致天下大亂,結果使當代中國大陸難以完成再造共和憲政和光復中華文化的雙重歷史重任。這結果對統治者是悲劇,對民運是災難,對人民是苦難。

   (此為列印板,原文網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09/09/200909292327.shtml)

   

   

   徐文立:《公开信》是送给中共的一份国庆“贺礼” (图)

   (博讯2009年09月29日发表)

   

   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news/gb_display/print_version.cgi?art=/gb/intl/2009/09&link=200909292327.shtml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徐文立/沧海

   

    流亡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徐文立、台湾前立法委员和民运人士钱达、以及中国大陆民运活动人士、年轻学者孔识仁9月25号发表《就签署“和平协定”,建设“公民三有”的宪政民主中国致两岸领导人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9月28日《参与》记者就这封《公开信》专访了徐文立先生。

   

   

   

   

   

    《参与》记者:我们知道《公开信》是面向公众联署的,您能不能首先介绍一下联署的情况?

   

    徐文立:我们敬请公众联署《公开信》之后,目前联署的第一批共是三十几位,国内著名人士有汪兆鈞先生,中国民主党在国内领导人查建国先生,海外知名学者齐彧先生,目前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联署者主要来自中国大陆。如果中国的民主运动得不到国内人士的响应和支持,有关中国的任何政治主张都不可能实现。我们一直把工作重心放在中国国内,当然也会兼顾国外,国外主要是为国内做不到的事情服务。

   

    《参与》记者:这些联署者提出了哪些建议?

   

    徐文立:主要有来自三方面的意见和批评:一是流亡美国的著名民运人士王希哲先生对《公开信》的政治方向做出了肯定的评价:“很好”。我们认为,国共两党有责任正式结束中国的内战,创造一个和平的政治环境和平台,让各种力量在这样的平台上进行自由竞争,为民造福,伸张民权。二是台湾学者曾建元教授提了一个意见,他强调中国国民党的执政权在变动当中,现在是执政党,四年后未必执政,因此我们作了修改,改成“现在中国国民党执政的台北政府”,其实中国共产党执政也只是现在时,未必是所谓“万年牢”的江山。三是有质疑的人士,认为这种做法是给国共两党“拉皮条”,主张中华民国的法统。我们发表《公开信》是着眼于未来,实际上也非常尊重辛亥先贤创建的第一共和,而且特别肯定了1946年制宪国大建立的第二共和,第二共和是在朝野各党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恢复宪政,在台湾变成了事实。这些建议对我们进一步思考问题和解说问题都很有意义,我们继续欢迎批评的意见和各种建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