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雪番
[主页]->[人生感怀]->[雪番]->[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雪番
·裤衩里的焦虑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 当贪官成为理想时
·写在辉煌
·正义的权利——我看张剑抗暴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自焚所思
·人民这个鬼东东
·如果没此“现实”,世界如何联想
·末世随感
·没有底线人人都在危险之中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刁民的兴起
·一首不能不唱的红歌
·苦难——忽悠,愚民的枷锁
·不看春晚
·关于自由的独白
·尊严的故事
·岁月
·又一个专制魔王
·我的地盘我做主
·别迷恋哥 哥只是个传说
·三言两语谈专制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谈友谊
·杂思
·献爱心还是被打劫
·那个叫祖国的家伙死了
·“钱云会事件”的警报
·药家鑫为什么会杀人
·谈感恩
·娱乐至死里的信息
·媚权与媚众
·谁杀了药家鑫
·和人大副委员长合影——比附里的牵扯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1)
   
    被时代是强权的语境。弱势的一方只能作为物而存在,在遭受暴力掠夺外,被侮辱、被损害的补偿则只有金钱,或金钱的某种等价物。而绝无同等价值的平台,比如法律,自由,人权的共享。
   
    这首先体现在强权对他人生命的藐视及不经意地剥夺上,其次表现在法律成为权贵帮凶上。弱势得不到法律的救济,即便是生命的失去,相应的结果只是酌情价格的补偿。

   
    他人的生命既然可以与某一数额的金钱等同,闹事飙车,醉酒狂奔成为常态就不足为奇,即便为法所究,在官官相护,钱权互通蝇营苟且中,也能轻易从法网中逃脱,抽身事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权势有恃无恐的语境就来得自然而然,不期而然。
   
    “鲁豫有约”飙车族的中“二环十三妹”将人撞飞而砸在挡风玻璃上即时的反映是:又要花钱啦。恶少胡斌们闹市飙车成习,37米远飞出,5米高的弹跳,致青年才俊谭卓死于非命。事发同伙——权贵的少爷们到场后一致的地认定:不过又一次花点钱而已,传达的一样的思维。
   
    2)
   
    集权社会的延展就是法制的必然沦丧,强权横行。而强权横行则是弱势无法脱逃的梦魇。
   
    钱,对权势来说,算不了什么。当然,但这绝不意味着会无谓地多给你一厘。
   
    113万,就是谭卓的命价,这点钱,对相关权势阶层来讲,可能就是个极小单位时间的常规进项,不伤筋,不动骨。但相对于矿难公认的最高赔偿20万算多了,反过来这些钱能买胡斌们的命吗?
   
    在专制等级的金字塔中,愈趋于向下等级,生命愈是微贱,价格愈是低微。20万每况愈下的递次中见证生命有价的绝对,天朝同命不同价, 老少不同,城乡不同,地别不同......,
   
    三年刑期???“欺实马”才是弱势们出离悲愤的语境。
   
    近日,相同的地方,杭州爱心斑马线又一处飞车夺命,这次主角是叫魏志刚,酒后驾车,一样的权贵,一样的好车,一样的违章——15个月违法14次,杭州市检察院对此案的通报再次饱受质疑,荒谬处不一而足,“欺实马”再度出镜。
   
    全国大张旗鼓的整治酒后驾车,见出公民意识的崛起的能量,见出中央政府对酒后驾车危害稳定的认识,然而底料不济,天子小而诸侯大,量刑的渺小尺度,执法的普遍变通,如何又能近身于权贵呢?!
   
    3)
   
    个体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生命。
   
    生命无价,生命最大,人命大如天,人的生命权是最重要的普世价值,即使邪恶的专制口头上也不敢违拗。
   
    每一个个体生命,都是不可重复,不能复制的唯一,在宇宙时空中也不过短短的一瞬,生命的即时性、短暂性、唯一性,这就是生命独有的的价值。离开了生命,一切便无从谈起,抽离了对个体生命权的敬畏和尊重,就是一小撮强权既得利者反人类的倒行逆施。
   
    强权的飙车及对他人生命的剥夺,如果可以逃脱法网,那 “欺实马”则注定要高歌猛进。“重典罚之”的呼声来自网友,草民的鼓噪不代表公权的跟进,而公民对自我安全的担忧,对生命的担忧却几近呐喊。
   
    前些日子,兰州一老汉代为执法,板砖袭阻红灯飞车,有人高分倍地喝止,动了肝火地声讨:称必须回到法制轨道,暴民执法风起,受害的最终是弱势,云云。问题是法在那里?公盟查抄了,刘晓原封博了,许志永以漏税被拘,当郭泉、谭作人以颠覆国家罪被押上法庭的时候,在社会良知被爆殴,公正法律被屡奸的时候,那拍案而起的一腔正气就来得很吊诡,底气不是缘于车轮下失却体温的冤魂,不是感于痛失亲人的呼天抢地,不是直面眼前淋漓的鲜血,见不得的只是忍无可忍弱势另类的反抗,辩解,说明,还是要凸显其屁股所在的性质。
   
    在暴力成为强权划定的惟一语言,弱势被迫跟进的时候,你能规劝大泽乡的陈胜吴广回到法制轨道来依法维权吗?!
   
    4)
   
    在生命以金字塔向下递次卑微的时候,尊严与贞操又值几何?
   
    权力资本嫖幼也好,买处也罢,哪一个不是弱势们的孩子,哪一个孩子不是其父母的至爱,弱势的被剥夺下面都是强权的道德沦丧,知法犯法,横行无忌的邪恶风景。
   
    在电视剧《艰难爱情》有这么一个情节,某公子独钟情于一女子,该女子负气离家出走,公子寤寐思服,单要取这一瓢饮,不得。欢场解闷,偶遇初出道的为救父而出卖尊严的一少女,少女情态形貌与公子心上人有几分相似,便带少女出来闲聊解闷,是恻隐之心更是自我灵魂的安放,动情处送给少女十万元的银行卡,以资少女救父的的困窘,少女十分感动,要以身相许以报,公子婉拒。少女抱住了他,声称已爱上了他。我不讨论这里面是是非非,救人于危难终归是善举。我感慨一个弱势阶层少女的尊严,贞操,爱情到底有多大的价码,在有权有势有钱的眼里其实只是某数额的金钱,在尊严,贞操,爱情被出卖的游戏中,少女其实无从话语,规则早已制定。
   
    在这“被时代”里,法律的沦丧,道德的沦丧,人性的沦丧,强权的通吃,弱势的生命、财产、尊严、贞操都沦为强权拿捏的玩物时,那样不是弱势的悲哀呢??!!
   
   
   
   
   
   
   

此文于2009年09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