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 ]
三鹿毒奶追踪
·三聚氰胺丑闻重挫中国乳制品出口
·问题奶粉影响中国近30万婴幼儿
·中国公布的毒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婴儿人数激增
·结石婴儿近30万 至少七成未检查
·湖北结石婴儿死亡报道被删除 家长要求验尸被拒
·律师代表毒奶粉受害者递集体诉状
·中国毒牛奶相关企业可能要作赔偿
·中国称在论证就三鹿奶粉赔偿方案
·法院拒绝受理三鹿奶粉赔偿 卫生部另外起草赔偿方案
· 中国警方调查含三聚氰胺动物饲料
·结石宝宝网站受攻击 家长誓要讨还公道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结石宝宝网续受攻击 家长发出求救及谴责
·三鹿集团新西兰合资方称三鹿已破产
·中国宣布三鹿集团进入破产程序
·三鹿集团原董事长年底面临刑事审判
·三鹿集团破产影响受害人追索赔偿
·三鹿奶馀波未平:胡春华再受考验
·三鹿毒奶粉案在河北省开审
·三鹿奶粉系列案今开审 田文华最高可获判死刑
·卫生部通知医院向结石患儿收费
·三鹿等22家企业对患儿一次性赔偿
·患儿律师:三鹿赔偿不够且不透明
·三鹿问题奶粉案更多被告受审
·结石儿家长拒绝接受当局赔偿方案
·“结石宝宝”赔偿方案已大致出炉
·三鹿事件系列刑案已有十七名嫌犯浮出水面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三鹿四高层明日受审 律师:三鹿非主动添加三聚氰胺
·每人仅获赔2千元,把毒奶粉受害孩子当乞丐
·奶粉导致结石患儿初定赔偿11亿元
·许志永律师:“结石宝宝”的赔偿标准并不合理
·东莞发现毒饼干 结石儿家长携七建议赴京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在石家庄受审
·三鹿原董事长将受审
·三鹿毒奶粉案四名被告承认犯有销售伪劣产品罪
·三鹿前董事长认罪 承认隐瞒问题
·毒奶粉家长要求调查患儿长期后遗症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法庭上流泪悔罪
·律师预计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不会被判处死刑
·三鹿案主诉检察官披露:3项罪名根据不同犯罪情节而定
·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被拘押问题奶粉患儿家长获释”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获释 透露内情
·李平:中国的政法委比三鹿奶粉还毒
·余杰:《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刘水:论“三鹿”的倒掉
·三鹿毒奶案中案,结石宝宝泪含血
·陈破空: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冯海闻:毒奶粉案搅乱河北政局
·三鹿毒奶粉故意杀人案已开庭 主犯仍未到案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案捉放曹,结石宝宝枉死
·三鹿惨案与审讯大戏
·公诉机关披露三鹿隐瞒事实致毒奶外流全过程
·三鹿前董事長受審:田文華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三鹿田文华之食品掺毒案,石家庄检控淡化?
·青岛女孩喝三鹿十年:临死才知凶手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神七”如彩衣“三鹿”似老脸/朱家台
·“三鹿事件”何不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管辖
·三鹿奶粉:我们几时才有政务问责制?/张允若
·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 中共应向国人谢罪 向三鹿奶受害者国家赔偿
·黄芩:三鹿毒奶现世报应英国媚共政客
·律师要求李克强胡锦涛温家宝勿干预三鹿诉讼
·杭州动物园红毛猩猩吃三鹿奶粉尿检发现结晶体
·江西一男婴吃20桶三鹿奶粉 死于肾结石
· 孩子死于肾衰竭 临死前还在喝三鹿奶粉
·三鹿毒奶粉:新西兰总理曝下令绕过河北直接报告北京经过
·李克强:共产党是三鹿毒奶粉的总后台
·胡锦涛的“隐瞒门”
·拒领补偿结石宝宝家长遭恐吓
·结石患儿家长拒接受医院死亡证明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经销商获赔60% 弱势奶农尚未得分文
·毒奶不误高升:胡系人马站稳河北
·患儿家长提申诉 重庆再发现一名男婴死于肾结石
·田文华:中国政府对化学制剂没有明确规定
·200毒奶粉患儿家长拒绝赔偿方案
·胡春华升任河北省省长引发议论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宣判 结石婴儿家长要求旁听
·首例毒奶粉死婴家属接受赔偿
·三鹿赔偿金有人接受 多人说太少
·三鹿案最迟2月底宣判 田文华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毒奶粉受害家庭向高法告奶品公司
·毒奶案开庭前夕 患儿家长被扣机场
·三鹿患儿家长将向卫生部递交申诉书
·三鹿董事长囚终身 家长关心患儿未来
·三鹿系列案张玉军张彦章分获死刑和无期徒刑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一审被判无期
·李方平律师谈“毒奶粉”判决中的死刑
·毒奶事件 12家台商向大陆索赔
·李平:三鹿案两农民判死无人追究高官刑责
·215户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兴诉
·香港报纸批评毒奶粉案审判结果
·“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要求更多赔偿
·毒奶受害者家长网络聊天群被全部摧毁
·“问题奶粉九成家长接受企业赔偿”
·只杀苍蝇不斩老虎:三鹿判决与司法不公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不服一审判决确定提出上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

余杰: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
   
   
    二零零八年的北京奥运会给中共当局挣足了面子,却并没有让中共当局获得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的自信心。一周年之后,人们发现,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在迅速恶化之中,许多方面甚至倒退到了“六四”镇压之后那种无处不在的“红色恐怖”状态。人们终于认识到:北京奥运会,不是汉城奥运会,而是柏林奥运会;胡锦涛,不是戈尔巴乔夫,而是齐奥赛斯库。
   

    北京奥运会期间,外国记者获得了史无前例的采访自由。以我本人的经历而言,虽然在奥运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受到秘密警察的严密监视,出入必须乘坐警察的车辆,且时刻有两名便衣同行,但外国记者来我家采访的时候,基本没有受到拦阻。然而,这只是给外国记者在奥运期间的“特殊待遇”,而不是中国真正的新闻自由。今年“六四”二十周年期间,我受到比去年奥运期间更加严密的监控,不仅不能出家门,而且不能会见外国记者,有外国记者到达我家门外,亦遭到粗暴阻拦及威胁。近日,北京外国记者协会主席麦斯高表示,奥运之后一年间,外国媒体记者、消息人士及中国籍助理受到骚扰的个案多达三百五十五宗,几乎每日一宗,并有增加趋势。部分中国籍助理经常被当局传召问话,记者在外地采访也常被政府跟踪、监督,甚至受到暴力威胁和殴打。
   
    网络上有限的一点言论自由,如今亦岌岌可危。网络舆论的隐然成形,让当局感到寝食难安。于是,他们悍然推出“绿坝”软件,强迫所有电脑厂商在销售之前安装,以之阻拦网民获得所谓的“不良信息”。当局以“保护青少年,剔除黄色内容”为名实施网络封锁,其实人人都知道最黄、最暴力的莫过于中共官僚——企图强暴邓玉娇的,不是中共官员是谁?以嫖幼女为乐的,不是中共官员是谁?近期以来,中国网络的言论环境日渐恶劣:继牛博网被关闭之后,天益网又被关闭,就连一向循规蹈矩的门户网站网易的某些频道也被勒令关闭。官方开始运用管制传统媒体的方法来对付网络,尤其是对大学校园网络和BBS等进行严密监控,并雇佣大量的“五毛党”参与“引导”网络舆论的工作,希望借此将众声喧哗的网络变得万马齐喑。
   
    更为严峻的是,当局针对异议知识分子者及维权人士的“拉、捕、封、审、判”的手段,近日有变本加厉的趋势,频密程度为近年所罕见。六月,发起《零八宪章》的独立知识分子的领军人物刘晓波,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正式逮捕;七月,“公盟法律研究中心”被以逃税的罪名查抄,发出一百四十二万元人民币的巨额罚款通知,维权律师、“公盟”发起人之一许志永被拘捕;八月,“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因在四川地震后在网上发布灾区情,并协助死难学生家长申诉,被捕十四个月后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开庭受审;揭露四川大地震“豆腐渣校舍”的环保人士谭作人,被指与前学运领袖王丹联络建议纪念“六四”二十周年,也被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受审。
   
    这些举动表明中共这台统治机器已经完全“钙化”。学者温克坚曾经用“脑死亡”来形容这种状态,其实中共不仅已经“脑死亡”,其骨骼也严重“钙化”了。虽然中共掌权只有六十年时间,但其垂老程度远远超过六旬老者,思维停滞且不良于行,宛如坐以待毙的百岁老人。“老马拉破车”,夜半临深池,谁有回头的勇气与魄力呢?党魁胡锦涛的个性、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正如赵紫阳一针见血的剖析那样,他是在毛泽东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干部,那个时代给他打上了深刻的烙印,他一直是党的乖孩子,根本不可能有改革的想法,永远不会越雷池一步。胡锦涛宁愿不断提高对全社会的压力,即便将中国变成一口即将爆炸的高压锅,也不愿打开阀门,降低气压,缓解危机。
   
    今天中共拒不改革,大致有三大理由,此三大理由都与清末近似。其一,家天下的皇权文化和儒家学说,在西学的冲击下早已摇摇欲坠。满清政权之所以苟延残喘,不是因为大臣和权贵对皇帝有多么忠心,乃是因为特权阶层拼命捍卫他们既有的权力与利益。今天的中国,经过邓小平时代的经济改革以及后邓时代权力与金钱的再分配,中共原有的意识形态已彻底破产,中共已蜕变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苏联崩溃前夕,西方学者史密斯通过实地观察发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已经很少有人相信,首先是苏共领导人自己就不再相信——勃列日涅夫的侄女柳芭在后来发表的回忆录中写到,勃列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史密斯引用一位莫斯科的科学家的话,“意识形态可以起两种作用 ——或者是作为一种象征,或者是作为一种理论,两者不可得兼。我们的领导人把它用来作为一种象征,作为断定其它人是否忠诚的一种方法,但它并不是这些人身体力行的一种理论。它不是活的理论”。一位高级编辑指出,现今当政的这些苏共领导人是没有信仰的人,“是一些对一切都无所谓的人。他们所要的是权力,纯粹是权力”。这位编辑说,虽然上上下下的人都不再相信官方的意识形态,而且对各种事情也并非没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但是一到了正式的场合,他们却照旧举手拍掌,重复着官方的陈词滥调。人们明知这一切是毫无意义的,是逢场作戏,“可是你必须去玩它”。中国今日的情形,与之惊人地相似:从官僚到社会上大部分人,都过着一种人格分裂的生活,并逐渐将这种扭曲的生活当成一种常态。
   
    既然意识形态已经破灭,剩下的就只有赤裸裸的利益的瓜分。中共开张了一种新式的“大锅饭”,只有“先富起来”的特殊阶层,才能得到一套餐具、才有权品尝美食。要想加入这一盛筵,就得全盘接受其“潜规则”。比如从彼岸投诚过来林毅夫,研究经济学,深知今天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学是为一门专门为权势阶层说话的学问,二十年来他卖力地“帮腔”,终于登上中共首席御用经济学家的位置,并借此爬上世界银行副行长的宝座,可谓功成名就;再比如中共太子党的代表人物、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不知花着哪里来的巨款,留学英国十载,得以入选所谓的英国“十大华裔青年”,他当然知道应当“过资本主义的生活,说社会主义的话语”,在北大的一次演讲中便声称,虽然目前还不是党员,却坚信共产主义。“大锅饭”的入场券自然掌握在这些人手上。作为这席盛筵的大股东和董事长的胡锦涛,不会不知道一个少数人吃得太饱而多数人没得吃的社会不可能持久下去,但他最大的愿望只是不让这出盛筵在自己手上砸锅,他没有胸襟和气魄去彻底改变此种不公正的游戏规则,乃至让站在一旁嗷嗷待哺的饥饿者们也能分得一杯羹。没有一个既得利益者愿意接受必然让自身利益受损的改革,出于捍卫个人利益而拒绝改革,比出于意识形态而拒绝改革,力量更大。所以,此时要改革比八十年代中期要改革更加困难。
   
    其次,体制内没有开明派,体制外没有形成真正的压力集团。晚清戊戌变法失败之后,改良派被清洗出局,六君子死难,康梁被迫流亡海外。稍后出现的立宪派,与当权者关系过于密切,所能施加的压力并不大。体制内,以西太后和满族亲贵为代表强硬派牢牢掌控权力,李鸿章、张之洞、袁世凯等体制内开明派对中枢的影响有限,只能在地方上展开技术层面的改革,而无法对政治机构动大手术。而萌芽状态的革命党人,多是秘密会党、江湖浪人和“海归”,尚不足以让朝廷畏惧。今天中国的情形更糟,“六四”屠杀之后,以赵紫阳为首的党内开明派统统失势,体制内不复存在改革的力量。有改革思想的人,在体制中一眼平庸的大多数衬托出来,被归入“异端”的行列。在基层和中层,这样的人便饱受压抑甚至被剔除出局,根本没有希望像八十年代那样,“谁改革,谁升迁”。所以,今天的体制内甚至连李鸿章、张之洞、袁世凯之类的人物都没有。从邓小平等八大元老共同选择江泽民,并隔代指定胡锦涛接班,到江泽民与胡锦涛集团共同协商推出下一代接班人习近平与李克强,其考察标准不是是否具备政治家之远见卓识,而是是否“忠心耿耿”,只要“忠心”,“平庸”甚至也成为美德。
   
    而体制外的状况,正如学者张博树在《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所分析的那样,民间资本从未成为制约政治权力的独立结构力量,知识阶层在威权主义社会中患上了阳痿症,社会整体的道德状况亦不利于宪政改革。以知识阶层和文化精英而论,“六四”镇压之后,他们先是胆战心惊、瞠目结舌,然后在九十年代初,又集体接受招安,过上被包养的“好日子”。就连一些当年流亡海外的知识分子,近年来亦重新归队,宣誓效忠,加入太平盛世的大合唱。以工农大众而论,他们虽然困苦不堪,但由于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之后消灭了民间社会和公共空间,工会和农会荡然无存,所以难以组织起来,以政党或如美国“劳联产联”的模式对公共政策发挥影响力、并捍卫自身的权益。而那些坠入最底层的访民群体,虽然其抗争最为坚决,但受到的打压也最残酷,在武装到牙齿的官府暴力面前,只能挣扎着求生存而已。再看海外民运,多年来丑闻与内斗不断,与国内现实情况日益疏离,且一直无法孕育出一个如同达赖喇嘛那样的精神领袖,中共甚至已经不再视之为对手了。
   
    当然,中国并不是没有自己的脊梁,体制内外都有少数勇敢者发出声音来。比如,体制外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刘晓波、廖亦武、沙叶新等人,体制内的李慎之、蒋彦永、秦晖、卢跃刚等人。但是,他们或被撤职、或被封杀、或被骚扰、或被拘捕,在民间的影响力十分有限。这与苏联解体前的情形有相似之处。在苏联当局对异议人士泼污水的时候,在一部分人中间竟然得到某种响应。对此,异议人士瓦连京·图尔钦指出:“人群中有一种难以相信的犬儒主义。诚实的人使得那些沉默的人由于没有大胆说话而有负罪感。他们无法了解别人怎么会有勇气去干他们本人所不能干的事。因而他们感到不得不攻击别人以安慰自己的良心。第二,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他们觉得每一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在欺骗自身之外的每一个人。苏联人好像妓女一样,因为自己是妓女,便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妓女。苏联人认为整个世界是分为党派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党或那个党的成员,根本没有真正的诚实,根本没有人支持真理。如果有人说他是公正的,是只讲真理的,那么,他就是在说谎骗人。这种犬儒主义给当局帮了大忙:使知识分子就范,把不听话的异议人士排斥于社会之外。虽然人们可以到西方去旅行和收听西方的电台。但只要普遍存在着这种犬儒主义,他们就会认为那不过是另一派在说话,所以也就值不得当真了。这种犬儒主义提供了极权国家今天的稳定,以代替斯大林时期的大规模恐怖。”这也正是胡锦涛能够维持“超稳定结构”的“社会基础”。在没有感受到来自体制内外的足够的压力的情形下,胡锦涛怎么会主动去启动“自改革”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