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的糠灯]
满洲文化传媒
·您没有见过的树木雕刻
·大连满语学习班纪实
·满洲语入门必读
·滿洲興京(新賓)永陵圖集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女真文物集粹
·组图:Niohe(Wolf 狼)
·《满汉合璧六部成语》
·与狼共舞
·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的荒谬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荣禄;本性英烈的满族大佬
·黎明前的黑暗
·游览斯大林的别墅
·肅親王善耆圖集
·地球人都知道:
·愛上美籍國父孫中山的下場
·《纽约时报》一篇无知无耻的文章:徒步走遍朝鲜半岛,一个新西兰人的梦想
·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一)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大连星海湾浴场掠影
·作秀的花瓶满族“代表”们
·1991年8月俄罗斯政变图集
·满洲渔猎民族的祭天享鹊习俗
·在大连星海湾游玩的俄罗斯人
·历史总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被侮辱者的胜利
·岫岩满族的语言与文化
·手绘满洲文文化衫:mudan--韵
·首届“国际满文文献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岫岩满洲语教学基地挂牌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清太宗全傳》三个不同版本
·Shaman dancers
·19世纪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
·薄熙来终身难忘的满族老师关敏卿
·法国丰富的海鲜鱼类市场
·第11屆國際薩滿研究學會
·1981年的苏联彩色照片
·滿洲盛京努爾哈赤陵寢福陵
·对满族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劣等杂族蝗汉们涂鸦满洲古迹
·滿洲吉林九台杨氏家族薩滿祭祖掠影
·西方的狗对比劣等的中国汉人~~~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实拍吉林乌拉满族火锅
·东北延吉美食一條街掠影
·駱家輝是放在中國的一塊照妖鏡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的糠灯

   居住在长白山地区的满族人,在清入关前使用的照明用具是糠灯,满语称“暇棚”。据《扈从东巡日录》记载:“暇棚糠灯也。……状如烛而长十倍,燃之,青光熠熠,烟结如云,以此代烛。”《清稗类钞》中对糠灯的制作方法和使用都作了详细介绍:“宁古塔无烛,所燃为糠灯。其制以麻梗为本,苏子油渣及小米糠拌匀,粘于麻梗,长三四尺,横插木架,风吹不息,然此乃旧俗,民间而言也。”
   
     糠灯在满族聚居区被广泛应用,道光七年(1827年)八月成书的《吉林外纪》“御制诗歌”中对糠灯的描述如下:“抟糠涂梗传之膏,继日相资夜作劳。土障葛灯应忆朴,驼头风脑漫夸豪。未知勤读邻凿壁,且佐服田宵索绚。此日旧官试燃者,称先何异土风操。”由此可见,糠灯的使用在满族中很普遍,不仅仅是宁古塔地区、吉林地区,不仅仅是在入关前使用糠灯,入关后直到清朝道光年间居住在吉林地区的满族人仍然使用糠灯。
   
     《柳边纪略》载:“糠灯,俗名暇棚,以米糠和水,顺手黏麻秸(逆手顺则不可燃)。晒干长三尺余,插架上(以三岐木为架,空其端,横糠灯于中,可进退),或木牌(削木牌数眼于上,悬之梁上,用于架同)。燃之光与烛等而省费,然中土人多用油灯。”《满洲源流考》记载诗文一首,以说明其用途之大:“蓬梗糠秕膏傅涂,茅檐夜作每相需。绩麻乍可呼灯婢,耽奕非关消烛婢奴。最爱焰辉一室朗,那辞烟染满窗乌。葛灯笼是田家物,勤俭遗风与古符。”满族的先世女真人多为随山而居,初为穴居,后移地上,夜晚取亮以野兽油灯或松树明子照亮,渔民以鱼油照亮。后来农耕时有了麻秆,就用麻秆引火烧饭,麻秆是易燃品,将一头插入火盆引火,一吹就着火,在满族民间非常实用,在二十四节气中有“处暑麻下湾”的说法,意思是到了处暑该割麻了,割下麻捆好削掉麻叶,放在泡子沤上三天,起出来晒干捆上收藏,一有闲空就剥麻。麻用来打绳做鞋做牲口套用,麻秆就用来引火。后来就用麻秆一头粘上一层面,再粘上一层谷糠,当作照明的灯,即糠灯,满语发音为“暇棚”。“灯架”满语发音为“搽不暇拉”。点灯,满语称为“起亮子”或“撑亮子”。

   
     此外,满族除了常用糠灯照亮外,过年还用纸糊灯笼,北京清时有人写诗一首《蓝鱼》:“纸灯门口买,随挂卧斋棚。密织筠筐细,高擎尺鲤横。气蒸头尾动,光透缕纹明,忽忆浑河畔,儿提看放生。”满族人还在冬天用水桶或盆子盛水冻成冰灯,放置大门口照亮。满族秧歌中还有各种的鱼灯。二人转中初期还有“掏灯”。各种用途的灯,编织着关东的灯文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