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的糠灯]
满洲文化传媒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大清国满洲亲王出行图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实拍大满洲地区的原著民
·从满族名著《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满族与海东青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满族名菜:酸菜白肉血肠
·满洲民族传统发式辫连子
·雍正关于学习满洲语的上谕
·满族掀起寻根祭祖热!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祭祀
·满族的饮食
·做大做强满洲民族文化产业
·满族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
·辛亥国难纪念日:1911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10日
·辛亥大屠殺的滿族人頭填滿了井筒子
·满洲旗袍 闻名天下
·向满洲语借词的汉语方言
·满洲族歌舞舞天下
·通古斯满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德国出版满洲舒舒觉罗氏《祭祀全书》
·满族民间刺绣中的萨满教文化
·伊通大力发展满族文化产业
·满洲旗袍的细节~~~~
·满洲八旗子弟与京城八角鼓
·黑龙江小学满洲语学习课堂
·满洲民族民间文学中的信仰观念
·通古斯满洲民族鲸海文化初探
·音乐视频;罕王回满洲
·满族文学艺术
·吉林满洲族博物馆即将开馆
·满族百岁老人肇荣珍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满洲文书法欣赏
·满族人古老的传统技艺鹰猎后继乏人
·吉林市满族陈列馆展示厚重历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佩饰古俗考源
·通古斯满洲石氏家族萨满教神歌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通古斯满洲民族早期婚姻及其在清代的遗存
·满族人十大不明白
·岳飞大侄子,请你滚出满洲!!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中的“盗火”神话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
·通古斯满洲民族萨满教面具制做艺术
·满洲族旗胞盛大公祭努尔哈赤
·满洲旗袍,怎一个美字了得!!
·满族资料图片集【九】
·通古斯萨满教敏知观探析
·满族你这个2B民族到底优秀在哪里?
·把耻辱刻在脸上却不知羞耻的劣等民族
·满族人当前的任务与责任
·满族格格穿旗袍原来是这样的!!!
·外满洲萨满文化的艺术大展
·河北丰宁农民建满族民俗馆
·满洲国邮票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的糠灯

   居住在长白山地区的满族人,在清入关前使用的照明用具是糠灯,满语称“暇棚”。据《扈从东巡日录》记载:“暇棚糠灯也。……状如烛而长十倍,燃之,青光熠熠,烟结如云,以此代烛。”《清稗类钞》中对糠灯的制作方法和使用都作了详细介绍:“宁古塔无烛,所燃为糠灯。其制以麻梗为本,苏子油渣及小米糠拌匀,粘于麻梗,长三四尺,横插木架,风吹不息,然此乃旧俗,民间而言也。”
   
     糠灯在满族聚居区被广泛应用,道光七年(1827年)八月成书的《吉林外纪》“御制诗歌”中对糠灯的描述如下:“抟糠涂梗传之膏,继日相资夜作劳。土障葛灯应忆朴,驼头风脑漫夸豪。未知勤读邻凿壁,且佐服田宵索绚。此日旧官试燃者,称先何异土风操。”由此可见,糠灯的使用在满族中很普遍,不仅仅是宁古塔地区、吉林地区,不仅仅是在入关前使用糠灯,入关后直到清朝道光年间居住在吉林地区的满族人仍然使用糠灯。
   
     《柳边纪略》载:“糠灯,俗名暇棚,以米糠和水,顺手黏麻秸(逆手顺则不可燃)。晒干长三尺余,插架上(以三岐木为架,空其端,横糠灯于中,可进退),或木牌(削木牌数眼于上,悬之梁上,用于架同)。燃之光与烛等而省费,然中土人多用油灯。”《满洲源流考》记载诗文一首,以说明其用途之大:“蓬梗糠秕膏傅涂,茅檐夜作每相需。绩麻乍可呼灯婢,耽奕非关消烛婢奴。最爱焰辉一室朗,那辞烟染满窗乌。葛灯笼是田家物,勤俭遗风与古符。”满族的先世女真人多为随山而居,初为穴居,后移地上,夜晚取亮以野兽油灯或松树明子照亮,渔民以鱼油照亮。后来农耕时有了麻秆,就用麻秆引火烧饭,麻秆是易燃品,将一头插入火盆引火,一吹就着火,在满族民间非常实用,在二十四节气中有“处暑麻下湾”的说法,意思是到了处暑该割麻了,割下麻捆好削掉麻叶,放在泡子沤上三天,起出来晒干捆上收藏,一有闲空就剥麻。麻用来打绳做鞋做牲口套用,麻秆就用来引火。后来就用麻秆一头粘上一层面,再粘上一层谷糠,当作照明的灯,即糠灯,满语发音为“暇棚”。“灯架”满语发音为“搽不暇拉”。点灯,满语称为“起亮子”或“撑亮子”。

   
     此外,满族除了常用糠灯照亮外,过年还用纸糊灯笼,北京清时有人写诗一首《蓝鱼》:“纸灯门口买,随挂卧斋棚。密织筠筐细,高擎尺鲤横。气蒸头尾动,光透缕纹明,忽忆浑河畔,儿提看放生。”满族人还在冬天用水桶或盆子盛水冻成冰灯,放置大门口照亮。满族秧歌中还有各种的鱼灯。二人转中初期还有“掏灯”。各种用途的灯,编织着关东的灯文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