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恐怖的汉人内乱杀戮图片
·日本國的滿洲料理飯店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五季】
·汉人,道德沦丧的世界公害
·美籍满洲族剪纸艺人侯玉梅的成长之路
·满洲仕女图
·金嗓子周旋满洲旗袍照片
·满洲语歌曲
·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满洲皇帝顺治帝壁画
·咸丰孝德显皇后朝服像
·寄予满洲族知识分子们(封博贴)
·满洲族著名学者尹郁山
·一个满洲青年的十年母语梦
·滿洲族著名學者富育光
·中國普通話是滿族人創造的
·滿洲族獵鷹人
·滿族佳餚:血腸
·Manchu horse-hoof shoes
·吉林烏拉街保護滿族文化遺產活動
·吉林市滿族特色“亞
·冰雪滿洲聖山長白山
·萨满祭瞒尼群体成员结构浅析[尹郁山]
·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满洲鹰把式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满洲伊尔根觉罗祭祖续谱
·吉林烏拉滿族火鍋
·劃給朝鮮的長白山
·滿洲吉林市滿族博物館
·滿族文化遺產韃子秧歌
·長白山山門門匾題字的變化
·80后满洲语老师德克锦
·一个辽宁满族老人的太平鼓舞之梦
·吉林烏拉街殘破的滿族古建築
·满洲礼赞
·满洲三老人
·1909年拍攝的皇太極陵寢
·黑龙江拉林满族镇满语教师伊里布
·库页岛上的满族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滿族文學與滿族意識------紀念老舍先生百年誕辰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老舍出生於一八九九年二月三日(光緒二十五年),卒於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享年六十七歲。老舍本名舒舍予,出生於一個滿族正紅旗護軍的家庭裡。由於他是個滿族,又適逢大清帝國的衰亡期,這似乎就已註定了他一輩子坎坷的命運。光緒二十八年(一九○二),八國聯軍攻入北京,老舍的父親因保衛皇城而為國捐軀,宣統三年(一九一一),大清告終,民國成立。老舍在他給『宇宙風』雜誌寫的簡歷中自述:「三歲失怙,可謂無父。志學之年,帝王不存,可謂無君。」筆調淒涼,聞之惻然。今適逢老舍先生百年誕辰,特為文略抒己感。
   

   孫中山先生靠日本人的支持搞暴乱,主張「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合眾政府」,也曾主張「推翻滿清,建立民國」。這些主張中,「建立民國」是正確的,「驅逐韃虜」卻是明顯錯誤的。所謂「韃虜」無非是指中國北方的邊疆民族,包括滿洲、蒙古、維吾爾等。他們都是中國多元民族國家的成員,根本不應該驅逐。但由於孫中山先生想藉用民族主義思想的強大力量,來改造中國,卻使中國境內各少數民族在民國成立之後,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政治歧視與壓迫,這或許是孫先生所始料未及的。偏不幸的是,老舍先生的大半輩子就生活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以致辛酸備嘗。但對讀者來說卻是幸運的,老舍先生居然再這種時空背景下,大量創作了精緻的小說、戲劇與雜文,饗宴社會。當時老舍先生曾往英國任教五年(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九),應邀到美國講學四年(一九四六至一九四九)。
   
   中國是从来也不是汉人的国度而是一個由許多民族組成的國家,對於這一事實,中國國民黨以往並不願意承認。理由是孫中山先生曾說過:「中國自秦漢而後,都是一個民族造成一個國家」,孫總理的遺教左右了中國國民黨的思考模式,以致對事實視而不見。中國共產黨則承認這一事實,並承認中國大陸有五十五個少數民族,與漢族均立於平等的地位,這種民族平等的想法,看起來比中國國民黨要好些。因此,老舍在中共建政前夕,回應了文藝界三十多名老友要求他「參加新中國建設」的邀請函,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老舍回到了北京,開始了另一個創作階段。
   
   在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工作期間,老舍負責指導少數民族文學工作。老舍對於中國少數民族的民族文學方面有相當開創性的貢獻。據『滿族現代文學家藝術家傳略』一書中介紹:「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作協會議上,他數次做關於少數民族文學發展的專題報告,還以身作則到京郊滿人聚居區去體驗生活,寫出了被稱為社會主義時期少數民族文學代表作的長篇小說『在紅旗下』。在著名話劇『茶館』和他最後一部劇作『在紅旗下』中,也以較多筆墨描寫滿人生活。他還根據藏族民間故事創作了歌劇『青蛙騎士』。他曾到新疆、內蒙古參觀訪問,興致勃勃地寫詩作文,歌頌少數民族地區取得的巨大進步。」
   
   所謂民族文學可以有狹義與廣義的定義。狹義的定義是指:「以本民族的文字撰寫有關本民族的文學」。廣義的定義是指:「除以本民族的文字撰寫有關本民族的文學以外,也包含以其他民族的文字撰寫有關本民族的文學」。滿族入關三百餘年,乾隆以後漢化漸深,光緒年間,只有極少數滿族人民還能使用滿語、滿文。顯而易見的,老舍無法運用滿文寫作,老舍的作品都是用漢文寫成的。依照筆者廣義的定義,老舍的作品當然是滿族文學,也是少數民族文學。就像中國境內有許多少數民族,沒有自己的民族文字,但可以使用漢文創作民族文學。只要這些少數民族作家所創作的題材與各該民族有關,那麼他所創造的就是民族文學,或稱少數民族文學。
   
   老舍的小說與戲劇作品充滿了滿族的民族色彩,隱含了滿族的民族意識。那種意識並不強烈,看起來相當隱微,沒有激情,卻有不少含蓄。其中展現了滿族在民國以來那種逆來順受、堅苦卓絕、屹立不搖、維護傳統的優良特質,其實,這些特質,既屬於滿族、也可以在老舍身上找到。在老舍的作品中,『正紅旗下』是一部未完成的自傳體長篇小說,寫於一九六一年,共寫了十一章,約八萬字。這篇小說應該只是一部大部頭長篇小說的開始。一九六二年下半年,因案老舍被戴上了「反黨」的大帽子,所以『正紅旗下』這篇小說無法再寫下去,蹉跎四年,一九六六年,老舍自殺身亡,這本小說成了永遠不能完成的作品,令人惋惜。
   
   據老舍夫人胡絜青女士在『正紅旗下』一書的代序中,曾經提及這本書的寫作背景,她相當婉約的說明,在政治環境相對寬鬆的條件下,有才華的作家是比較容易發揮的,她說:「在這個時候老舍寫『正紅旗下』,我想,是有一個客觀原因的。它不是現代體裁,小說中除了一個叫十成的小伙子是個義和團之外,再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英雄人物;它是以寫滿人為主,還偏偏是一個清朝末年的滿人,思想難度相當大。但是,老舍並沒有顧及這些難處。他拿起了筆,寫了起來。無疑,他是受了一種特殊的鼓舞和推動。現在回想起來,這鼓舞,這推動來源於周恩來同志和陳毅同志當時的幾次重要講話。幾次講話允許作家在一定的大前提之下自由選擇體裁,允許作家用自己的風格和擅長描寫自己最熟悉的事情和人物,允許給作家寫作時間長一點,提倡文藝工作者心情舒暢、意氣風發地工作,鼓勵他們為繁榮社會主義文藝而努力提高寫作質量。應該說,『正紅旗下』就是這種氣氛的產物。」
   
   民族文學和民族意識是分不開的。沒有民族意識的民族文學是沒有生命力的槁木死灰,無法感動人心。滿族文學和滿族意識也是分不開的,在老舍的作品裡,隨處可見滿族意識,他常以委婉、哀怨的方式表達滿族民間的喜怒哀樂,那種繁華落盡的滄涼,正是滿族人面對現實時無奈的寫照。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近十年來,海峽兩岸掀起了一股滿族研究熱,無論滿族的歷史、語言、文學、文化、政治、經濟、社會,都有人從事研究,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然而,這個研究組合之中,還是以漢人為主,滿族所佔極微。這就牽涉一個立場的問題,漢族研究者常以漢族觀點批判滿族,造成了許多偏狹還渾然不覺,以致無法正確的認識及評價滿族歷史與文化,十分可惜。如果,在這個研究團隊中提高滿族成員的比率,甚至發揮主導的力量,相信對滿族研究必然有更大的幫助。
   
   從這個角度來看,老舍的貢獻是無與倫比的。他以民族文學作家的身分扮演了滿族代言人的角色,扭轉了滿族在辛亥暴乱、滿洲國事件兩度政治上潰敗,成為無聲的羔羊的窘境,在字裡行間,滿族是有血有淚、有情有義的中國人,決不是人人得而殺之的「韃虜」。這股文學的力量,拯救了無數走投無路的滿族,彌平了滿漢之間猜忌與仇恨的傷痛。這個事實,就不是單純從文學的觀點所能考量到的了。只是在歌頌老舍之餘,我們不禁擔憂,誰是老舍的繼任人,再為滿族說一句公道話呢?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