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Wuthing we gwen tull?]
满洲文化传媒
·组图:满洲猎鹰人
·组图:满洲猎鹰人
·女真后裔赫哲人的萨满教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辛亥暴乱国难100年纪念1911--2010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之圆池传说
·满洲贞德川岛芳子书法作品
·只有武力才能保护民族尊严与土地
·通向濒危满洲语的桥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二)
·海东青是满族民族精神的体现
·爱嫖妓五毒俱全的国父孙中山
·俄国阿尔泰通古斯满语言书目
·你们给我们屈辱我们用仇恨加倍奉还!!
·满清杯具
·满洲大萨满乌布西奔妈妈对我们的告诫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亡族奴们!!!!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二)
·从通古斯萨满教神话窥其生命观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恐怖的汉人内乱杀戮图片
·日本國的滿洲料理飯店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五季】
·汉人,道德沦丧的世界公害
·美籍满洲族剪纸艺人侯玉梅的成长之路
·满洲仕女图
·金嗓子周旋满洲旗袍照片
·满洲语歌曲
·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满洲皇帝顺治帝壁画
·咸丰孝德显皇后朝服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Wuthing we gwen tull?

   位于太平洋的诺福克岛和皮特克恩岛使用同一种语言。这种语言形成于18世纪末,但在这两个相距6.288公里的岛上,其发展却大相庭径,
   Wuthing we gwen tull?

   
   【世界上居住人口最少国家-皮特克恩岛的几位居民。© Andres Escovar】
   

   70年后分为了两种不同的语言。一位诺福克的原住岛民给我们讲了有趣的故事。
   
    “Wuthing we gwen tull?” (“我们说什么呢?”),1788年10月26日,威廉•布莱船长和恩典号女王战船上的水手们驶入玛塔瓦伊湾(塔希提)时,第一想法肯定是这样。
   
    英国失去了美洲的殖民地后,如何养活安的列斯群岛甘蔗园的奴隶就成了问题,直到有一天,早期的太平洋探险者航行归来告诉他们“树上长着面包”。
   
    诺福克爱好者阿奇•比格教授编写的童谣
   
    Baa baa blaek shiip
    Yu gat eni wul?
    En waa brada,
    Thrii saek ful
    Wan f’ daa gehl
    En wan f’ daa mien
    En wan f’ dem letl salan
    Lewen daunn aa lien.
   
   
    恩典号的唯一目的是采集面包树的果实运到安的列斯群岛。但是,他们必须在塔希提停留5个月。恩典号的水手大多数都来自英格兰西部各郡,很快,他们在与塔希迪人采集面包树果实、还有发生浪漫关系时不可避免地学会了“wuthing f’tull”(说什么呢)。
   
    此外,学习“wuthing f’tull gwen wun nether”(彼此说什么)的结果使得另一种语言得以产生。皮特克恩/诺福克两岛至今依然在使用这门新语言。
   
    一次叛乱改变了历史。叛乱的头目弗莱切•克里斯坦与8个同船的人、12个塔希提女人、3个波利尼西亚人一起在皮特克恩岛建立了殖民地。他们还发现了3个男性偷渡者。如果克里斯坦把他们丢到岸上,很可能就避免了后来的悲剧——悲剧的部分原因是缺少女人。
   
    1831年,由于缺少水和其他资源,英国政府把整个定居点迁回了塔希提。迁徙并不成功:疾病和死亡接踵而至,几个月后,失去亲人的家庭又返回了故乡。
   
    19世纪40年代末,英国政府决定关闭诺福克岛的罪犯流放地,1856年5月8日,皮特克恩岛全体居民共193人有了自己完整的法律和语言,1856年6月8日,他们踏上了为诺福克岛指定的默里郡。
   Wuthing we gwen tull?

   【1788年第一个殖民地纪念碑附近的诺福克语课。 ©Gae Evans夫人授权.】
   
   分裂的语言
   
    殖民地(和语言)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章,决定了皮特克恩和诺福克人在接下来153年间的生存方式。
   
    1858年,16人抛开他们的新家回到了皮特克恩,1864年2月,又有27人踏上了返回皮特克恩的航程。
   
    现在你明白了,两个孤立的社群有着同样的文化根源,说着演变了76年的共同语言。
   
    相对来说,该语言的皮特克恩分支在变迁面前比较“安全”,而诺福克岛分支却越来越处于外界压力之下。
   
    首先是1866年10月抵达的美拉尼西亚布道会,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教堂、传教士和学生住所、作坊、印刷厂和商店。布道会和社群保持着距离,不过,一些岛民也加入了布道会,一些岛民则被布道会雇用。
   
    教育体系的改变也是一大威胁。1856年7月14日,70个孩子走进了第一所学校,自此,教育对于岛上的孩子来说成为必需。主要由当地出生的教师给孩子们授课,助教协助。因此,诺福克语仍广泛使用。
   学校可以灭绝或振兴一种语言
   
    1897年,诺福克岛公立学校归入新南威尔士教育部管理。人们建议由悉尼派遣一名经过培训的、有经验的教师担任校长一职。
   
    那时,校长最头疼的一件事是人们普遍使用诺福克语。在各家各户,操场上,所有的社交场合,谈话的首选是诺福克语。虽然英语并不是“外语”,但在普及程度和日常使用上,却排在诺福克语之后。因此,成功的校长们都把清除诺福克语,取而代之以“标准英语”作为己任。
   
    1915年的校长更为果敢,他预测道:“我有信心,只消几代人,岛上的土语就会统统消失。”
   
    幸运的是,这没有发生,虽然校规禁止在教学时期使用土语。当然,几年后诺福克语使用得越来越少。1987年以来,学校开始用音标教授诺福克语,为后代保留了这一语言。
   
    这项工作由一群热情的诺福克爱好者展开,他们开办语言集训营,鼓励自己的后代和其他人一起说诺福克语。他们还有两本书的帮助,一本是艾丽丝•伊内兹•巴菲特OAM的《今天说诺福克语》,另一本是贝里尔•诺布斯•帕梅尔编写,诺福克岛阳光俱乐部出版的《诺福克语单词与用法词典》。阿德莱德大学语言学院的彼得•墨哈瑟教授也是诺福克语的支持者。
   
    虽然面临威胁,但我有信心,我们所有658名诺福克爱好者决不会让它消失。
   
   
   ──Tom Lloyd,出生在诺福克岛的澳大利亚退休记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