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藏人主张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东赛按语:
   
   1,即将到来的“新中国六十年”在抗议和欢呼声中靠近世界人民的视野。
   2,今天在位于澳洲悉尼唐人街以法轮功为首的中国流亡团体和个人,西藏流亡人士等共同举行了抗议“新中国六十年”犯下的滔天大罪,即中国本土非正常死亡人数达八千万,西藏非正常死亡人数达一百二十万等等。(藏人代表发言稿到手后会发贴本博客)
   ——————

   特輯:60年中共異化
   
    女人一台戲
   ─「六十年」評說的一個側面 (美國)
   蘇曉康
   
     「紅衛兵」批評「八九」學生
     今年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讓我們先來檢點一番這裡面的「女史」,或許別有一番風景。毛澤東說他這輩子就幹了兩件事:打蔣介石和鬧文革,只有後面這一件屬於「六十年」之內,且有一位「旗手」是女的,便叫男人遜色於女人;還有一件事情,即一群女學生打死了她們的女校長,也使得女性在文革中令人印象深刻。三十年後的「六四」,其象徵是個「民主女神」,偏偏絕食總指揮也是一位女學生。我這麼突出女性,倒不是用來討好「女權主義」,而是,對這些「歷史中的女人」的批評者們,也都是女人。你說奇不奇?
   
     上述這些「女史」細節,你只管把它們簡單地排列起來,不做任何分析,就會發現,期間有一種看不見的神秘關係。不過,我現在連排列也省了,因為美國紀錄片女製作人卡瑪·韓丁的兩部片子,恰好把這部「女史」神奇地勾連在一起,形同一部上下卷。她也許是無意的,則更說明某種內在聯繫避不開。
   
     兩部紀錄片都很著名,即《天安門》和《八九點鐘的太陽》,其內容無須贅述。在時間順序上,有點顛倒,《天安門》似乎播出在前,就先說它──卡瑪在這裡是一個批評者,她的鏡頭裡最著名的一段,就是生動地展示絕食總指揮柴玲「讓他人流血,自己逃生」,坐實了八九學生領袖的「激進」。但這部片子之前,早就有人批評柴玲,我記得最早一位,是剛從秦城釋放就來哈佛的女作家戴晴。她一到那裡,波士頓就有一座「道德法庭」出現,「要判柴玲重罪」。這其實是《天安門》紀錄片的一個劇本草稿,那裡的「法官」多數也是女人,有的後來就是紀錄片裡的「受訪者」,其潛台辭是,政府(黨)被學生逼急了,好像鄧小平沒有退路。
   
     「符號」「化身」與「合成」
   
     批評了天安門學生之後,卡瑪扭頭又去讚揚二十年前的紅衛兵,片名用了毛澤東的一句話「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這倒還在其次;我們實在沒弄懂的是,那些紅衛兵不是鄧小平最痛恨的嗎?因為他就是把柴玲他們當作「紅衛兵」,才下了狠手。可是,最早的紅衛兵都是他們自己的子弟──北京的「老紅衛兵」,特別是所謂「西糾」,搞「血統論」的那一夥,「紅八月」裡殺人不眨眼,卡瑪的電影裡有一位著名的「要武」宋,蒙著臉在鏡頭裡說話──四十年前就是她那個中學裡的女紅衛兵們,打死了自己的女校長卞仲雲,而鄧小平有個女兒也是那裡的一個女頭頭。
   
     「紅衛兵」與「八九」學生,前者批評後者──據說卡瑪當年也是一個「紅衛兵」,於是《天安門》毫不留情地鞭笞柴玲,《八九點鐘的太陽》卻竭力為宋彬彬辯護,說她「背黑鍋」──是她上天安門親手給毛澤東戴上「紅衛兵」袖章,老毛賞賜她一句「要武嘛」,一錘定音將「紅衛兵」跟暴力掛?,也是封賞施暴的特權給高幹子弟們(「西糾」「聯動」)。假如卡瑪同情一個女孩子,解讀這段歷史乃是老毛讓宋彬彬背了「黑鍋」,那麼她會不知道以柴玲的年紀和經歷,根本不懂「血流成河」的意思嗎?她不也給柴玲扣了一口「黑鍋」?
   
     卡瑪對記者說:「宋要武」成了一個「合成人物」(composite figure),成了一個符號,什麼壞事都安在她身上,變成一種神話,變成「文革」中紅衛兵暴行的化身。──可是,卡瑪難道不是把柴玲當作一個「符號」和「化身」來處理的嗎?其手法也是「合成」:把柴玲的兩段相隔四十分鐘、對兩個記者講的話,剪輯在一起。
   
     對紅衛兵及其歷史的清算者
   
     其實,兩個女學生都是時勢造成的「公眾人物」,都逃不脫「符號化」而被世人評說。但是最大區別在於,她倆身後所代表的,是截然不同的兩個集團:「八九」學生是被殺者,紅衛兵則是殺戮者。末了,卡瑪也免不了被世人評價,因為那兩部著名紀錄片,有人也追究她的「家庭出身」,指出她的父母曾為毛澤東的專制和屠殺大唱讚歌,這是不是也算一種「血統論」呢?這是「文革遺產」,她所歌頌的東西,最終報復到她自己身上。
   
     對紅衛兵及其歷史的清算者,也是當年的一個女學生,但她從來不曾是一個「紅衛兵」,今天看來,這點區別不是沒有意義的。王友琴固執地「考古」紅衛兵的暴行,絲毫不顧及他們的「理想主義」濫調,那卻是卡瑪所讚揚備至的;而卡瑪又絲毫看不見「八九」學生的「理想主義」,卻圖解他們心懷叵測。「理想主義」無法當作一種事後的辯解,看來是批評者的一種邏輯。《八九點鐘的太陽》不就是想給「紅衛兵」塗抹一層矯情的「理想」光暈嗎?自然,也是順便給西洋人開一開「東洋葷」。
   
     六十年橫跨毛鄧兩代,留下的幾乎只有血跡,以及年輕人的躁動。這是一個什麼世道!
   
   
   
   摘自《动向》2009年9月号/总第289期
   

此文于2009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