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或曰:“东海先生,刚刚读了您的《自嘲自肯两不误-答新浪网友》。在下愚见,如果您真的把自己看明白了,就不会回这个留言再为自己解释了。按佛家的讲法,您还没有放下这个“我”。一朵莲花,就算有多少人说它是黑的,说它是臭的,也不会改变它本身的颜色和香味。自有懂花的人来赞叹欣赏。如果是色盲和嗅觉失灵者,你骂他打他,他看到的还是黑,闻到的还是臭的。明白的人自然明白,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不会随着您的努力,明白人会越来越多。”

   敬答:这话说得有一定道理,但不全面。

   儒者对于别人的恶意诬蔑和人身攻击,“为自己解释”或无必要,为儒家解释则大有必要。儒家思想遭到歪曲、“自家”言论遭到误解,儒者有责任予以纠正。这是教化的需要。

   摆事实讲道理,弘真理明真相,辨明是非香臭黑白,正是文化人的责任。儒者佛徒都是文化人---以言传道、以文“化”人者。“随着我的努力”,明白的人会更明白(比如本文所答者,是明白人,但有欠透彻,阅罢本文,或能更明白),不明白的也有可能明白,或一时不明白,将来会明白。既使听者永远不明白,旁听者呢,天下后世呢,难道都不明白?

   我相信,“随着我的努力,明白人会越来越多”人能弘道,功不唐捐,明白了吗?

   孟子曰:“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这是社会和文化的双重责任感。这种责任感,佛家也不缺----尽管表现方式有所不同。

   佛家历代大师大德包括释尊也照样不断为佛法作出解释,不断纠正佛徒的误解、儒见和外道的邪见。对于“不明白的”,真佛子不会放弃宣传正知正见的努力,不会把人看死,对“不明白的”不闻不问听之任之。“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或许,但不一定。

   好酒也怕巷子深,真道常有失传的时候。儒佛两家的衰落,内外因众多,或许,与一些儒者和佛子的责任自弃也有关系。面对普遍的不了解不理解,面对众多无知质疑和恶意批判,面对邪知邪见泛滥的局面,不是勇敢地站出来破谬论弘正法,而是以“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作为逃避的借口,并且自以为是“放下了这个我”,其实是把“道”放下了,变成“心中只有我”了。

   另外,“为自己解释”也并非绝对没有必要。对于世俗民众及无知无德之辈的攻击,可以一笑了之,象孔子,被郑人嘲骂为丧家犬,欣然一笑:然哉!然哉,我还真像丧家之犬啊;但是,子见南子,子路有误会,孔子就要予以说明并指天发誓了:“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所以,该不该“为自己解释”,不可一概而论。

   我认为,对于严重的、原则性的问题,对于涉及大德大节、影响广泛、恶劣的恶性构陷,儒者尤其是儒之大者有责任予以说明,必要时可以借助良性法律或正义力量“还我”清白,儒者以身载道故,儒者与儒家关系密切不可分故。这与“我执”性质完全不同(对“我”,儒佛两家态度有同有异。儒家主张扩小我为大我,不象佛教那样力求断我、追求无我。对此东海已有大量旧作论述,不赘。)2009-9-25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