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权”说]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权”说

   东海老人:“权”说

   一在理想主义的群体中,有两种倾向特别值得警惕。一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二是只讲原则不知变通。在儒家看来,都是不懂“经权”所致。有这两种倾向的人,有必要学习一下儒家经权论(详见旧作《经权略论》)。请看孔子一段话: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论语-子罕》)

   孔子说的是四种类型的朋友,或是人的四种境界,进学的四种阶段。笫一种,可以共同学习,但未必可以共同追求道德理想,如有的人志在富贵、志在干禄,就“未可与适道”;笫二种,有理想追求,但未必能够坚定不移,有可能中途变卦;笫三种能够坚持原则、坚持到底,但僵化固执、不通权变。第四种没明写,无疑是“可与权”者。

   四种人中,笫一种较差,笫二种较好,笫三种很好,第四种最好,道德境界最高,作为朋友最难得。

   朱熹在《论语集注》中引杨氏言:“杨氏曰:知为己,则可与共学矣。学足以明善,然后可与适道。信道笃,然后可与立。知时措之宜,然后可与权。洪氏曰:易九卦,终于巽以行权。权者,圣人之大用。未能立而言权,犹人未能立而欲行,鲜不仆矣。”(《论语集注》)

   “知为己,则可与共学矣”的“为己”,是提高、完善自我之意,所谓“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儒学,从根本上说是一种为己之学。对于当今知识分子来说,“知为己”也是不易达到的境界。“可与共学”者也不易找到呢。

   二《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权,黄华木,一曰反常。一些学者认为这个注解奇怪,不可解。实属少见多怪。权的本意是黄华木,初民常以之做秤锤,取其坚实质重之用,久而久之,权字便引申出称量、审度、权衡、权变等意义。段玉裁在“反常”一条下他罗列了三条经文,分别出自《论语》、《孟子》、《公羊传》。“反常”之义便出自公羊传。

   公羊学以“反经合道”说“权”。公羊传曰:“权者何?权者反于经然后有善者也。”

   在这里,“经”与“道”的意思差不多,都是指大经大法、常道,这是任何情况下都不许改移和违背的基本原则。儒家的“权”,表面上看,似有违背之嫌,实质上仍然是合乎原则的,是从另一个侧面维护原则、弘扬仁道。这叫“反经合道”,这才是儒家的“权”道。用一位前辈的话说:

   “运动是个长时期的工作,条件随时变动,要最好的完成每个时期的工作,显然要针对特殊“时”刻的要求、而非“终极目标”之要求。这个要求显然会和后者的要求不同,甚至看起来有与之违背的样子,但是,它是要达成终极目标的此“时”刻的最优做法。”(这段话符合儒家时中之义,详见下文)

    “反经”不是真的“反”,否则就不合道了。法家就是“反经”不“合道”的典型。儒家的“权”,是建立在“立”的基础上的。可与立,始可与权,在原则上脚跟站稳了,才可以论权变之术。钱穆解释得好:

   “权:称物之锤名权。权然后知轻重。孟子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权也。《论语》曰:立于礼,然处非常变局,则待权其事之轻重,而后始得道义之正。但非义精仁熟者,亦不能权。借口适时达变,自谓能权,而或近于小人之无忌惮,故必能立乃始能权。”(《论语新解》)

   未能“立”者不能“权”,否则很容易把“经”丢了,把“权”变成“权术”,变成护身符、敲门砖、登龙术甚至“害人经”。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者就往往会把原则、“目的”弄丢了。

   另外,权是非常情况下的非常措施,不能以权为经,当作家常饭吃。朱子提醒:“经是万世常行之道,权是不得已而用之,须是合义也。如汤放桀,武王伐纣,伊尹放太甲,此是权也。若日日时时用之,则成甚世界了!”(《朱子语类》)

   三在儒家,“权”与“时”、“义”、“中”、“智”的概念相通。“义”有正义与适宜二意,兼经权而言。坚持正义与通权达变、坚持原则与因地制宜统合在一起,经权合一,是儒家的“义”,是儒家的中道。通经达权,是大智慧。

   其中“时”的概念尤为重要。孔子被称为“圣之时者”。《孟子-万章》下篇:“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孔子是圣人里面最时中的,是圣人之集大成。我在《通权达变与时偕行的“圣之时者”---东海草堂读经札记》中曾指出,“圣之时者”主要特点有二:

   一是通权达变。把原则性与灵活性圆融地统一起来的经权思想,是儒家一大智慧。守经是对理想、原则的担当和坚持,达权则是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的灵活权变。朝闻道夕死可、杀身以成仁、君子穷而不滥、君子务本、非礼勿视勿听勿言勿动等,均是守经;“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此“四毋”即是达权。   二是与时偕行。《礼运篇》曰:“变而从时”;《礼器篇》曰:“礼时为大。尧授舜、舜授禹、汤放桀、武王伐纣,时也。”可见儒家之礼,以“时”为大,要随时之宜、合乎时宜。《大易》有《随卦》与《鼎革》二卦。《随卦》曰:“随时之义大矣哉”;《杂卦》曰:“革,去故也,鼎,取新也”,说的都是与时偕行、革故鼎新之义。 2009-9-12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