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东海一枭(余樟法)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一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大同时代到来之前,人与事必有正邪善恶之分,正邪善恶之间必有矛盾、冲突、斗争乃至战争。正善人士坚持原则勇于斗争,值得肯定和敬佩,但也须把握一定分寸。正邪不两立、不共戴天、除恶务尽等“正义原则”,仅适用于特定情况。

   正邪大多是相对待、相比较而言的,正未必绝对正,邪未必全部邪。或正中有邪,或邪中有正,或介乎正邪之间,都是人性之常。故个人也好团体也好学术也好信仰也好,很多时候,正邪之别并非青菜煮豆腐,一清二白。

   所以,正派人士、正义力量在坚持正理正义的前提下,在良制良法许可的范围内,在不会产生“即时性重大危险”的情况下,不妨对“邪人邪派”有所宽容,留点余地。象西方社会对邪教的处理方法就很好,那种中庸的态度和就事论事的精神值得学习。

   这正是孔子的态度和精神。

   二《论语》中“阳货欲见孔子”这一节,足见孔子既能坚持原则又能睿智处事的智慧: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阳货想见孔子,孔子不见。因为依儒家标准,阳货是典型的乱贼臣子、“邪派人士”,孔子对他非常鄙视和反对,当然不愿意与其交往。阳货便赠送给孔子一只烤乳猪,想要孔子去拜见他。当时礼制规定,“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阳货利用这一点,用一只烤乳猪让孔子不得不回拜。

   但孔子的应对,不论是趁阳货不在家时前往答谢,还是不巧在半路上相遇的问答,都体现了孔子对待小人邪人的中庸之道。关此,元代胡炳文的分析非常精彩。他在《四书通》写道:

   “此一事耳,而见圣人之一言一动皆时中之妙。阳货欲见孔子而遽见之,非中也;既有馈而不往拜之,非中也;不时其亡则中小人之计,非中也;不幸遇诸途而又避之,则绝小人之甚,非中也;理之直者其辞易至于不逊,非中也;辞之逊而或有所诎,非中也。圣人不徇物而亦不苟异,不绝物而亦不苟同,愈雍容不迫而愈刚直不屈,此其所以为时中之妙也。”

    “不徇物而亦不苟异,不绝物而亦不苟同,愈雍容不迫而愈刚直不屈”这是何等的中正,何等的德智,真可谓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恰恰好也。儒者对待小人邪人及邪派,固当如是。

   三利益之争,思想观念之争,因文化、政治、信仰、道德等立场和标准不同而产生的争执,未必属于正邪之争,只可说是大小之争----一些正人君子眼里的邪恶之徒,其实不过小人而已。

   既使关涉正邪,是否一定属于敌我关系,一定要你死我活、除恶务尽,都不可一概而论、不宜无线上纲,更不宜将正邪之争公式化、概念化、脸谱化。正方除了疾“恶”如仇、除“恶”务尽,导致两败俱伤乃至同归于尽,并非没有更好更文明智慧的选择。

   正义不是绝对的和一成不变的,所谓过犹不及。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正邪相互转化、颠倒的状况时有发生(各种误会冤屈更是经常发生)。金庸小说中,魔教中不少英雄豪杰正人君子,“正派”中反多小人鄙夫奸徒恶棍,甚至魔教颇正,“正派”实邪。证之历史和现实,令人感概系之。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导恶向善导邪归正,这是正派人士、正义力量的责任,更是儒家的责任。在儒家眼里,小人邪人恶人都是病人,心病、精神病患者。学术上摧邪显正,道德上斥恶扬善,都是为了治病救人,为了最终同归于善同归于正。

   四《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之三十六》诗曰:“疾恶能容善必从,但能中道自从容。 莫叹风紧霜犹烈,我已心花耀九重。”疾恶与能容,缺一不可,不能疾恶,每成乡愿,不能容人,易成小人。两者相辅相成,才是中道。

   思想义理上辨精析微应该“苛刻”,对具体的人则应抱持一份仁恕宽宏之心----这是原则性问题,也是儒家异于各学派宗派的重要特征,绝对不能搞反的。很遗憾当今不少儒者以及自由人士都搞反了:为学马虎眼,苟同苟异不求甚解,看人显微镜,吹毛求疵无线上纲。

   在给人和事下道德判断、价值判断时,在反对、批判“邪人邪派”时,必须如理如实、实事求是、慎重将事,有几分凭据说几分话,要正气但不要意气。谨以此自勉并与广大同仁共勉。东海以前不乏道德洁癖,也与不少网友有过意气之争,颇不儒家,“理之直者其辞易至于不逊”更是常犯的毛病,文人习气,久而未愈,对比孔子,实深惭愧。2009-9-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