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泱潮文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正告诱捕清水君的凶手:你为什么回避上美国法庭的事?
·对中共专制独裁暴政刻意封杀陈泱潮先生声音和文章的有力回击!
●宗教论坛争战结论
·上帝无形无像的本体是无所不在……的【真空妙有】
·请看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的铁证----《海南省惊现“二世奇人”(1张图s)》
·一本认识生命真谛的好书 ----推介《轮回转世纪实故事》
·小溪的自供状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你无理删贴又封杀学者笔名,不是痞棍是什么?
·〈你必要为你的一切罪恶负责〉和〈小溪身为斑竹,大发短帖,证明已经六神无主...〉两帖
·质问现代版法利赛人----JW00
·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保卫博讯!警惕并清除匪党别动队!!!
·匪党别动队围剿和搞臭陈泱潮的两个手法
·匪党别动队战略伙伴10月17日发布的所谓《中華正國皇室歐洲行宮佈告》!
·赠博讯论坛版主铁夫先生
·螺杆先生对小溪所把持的宗教论坛现状的看法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祝贺博讯用人得当坚持人民性
·质问骗子伙:陈泱潮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自称为 上帝”?
●与屠杀耶稣的法利赛人假冒为善者再争战
·欢迎小溪先生坦白,指正小溪先生掩盖的事实真相
·陈泱潮作为幸存者是名利之徒,还是公义之士?
·小溪!你这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造谣吗?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1)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2)
·小溪的“等于”都是胡说!
●铁杖辖管宗坛恶霸小溪
·质问宗坛恶霸小溪为何故意颠倒黑白放毒造谣?
·铁杖辖管新法利赛人序列2
·扒下宗坛恶霸小溪所谓“理性讨论”的画皮
●纪念小溪
·祝福小溪先生安息(外一篇2006文:小溪难保不归海)
·ZT小溪先生:数学的美映出上帝的爱
·陈泱潮在天易网再用铁杖辖制和教训假耶稣张国堂
·违背《圣经》唯一真神原则的伪基督徒快悔改罢!
·我对小溪先生的过早辞世是真诚惋惜的!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
·批驳假耶稣张国堂:人子的真实含义1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2
·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3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4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6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七:猖狂的假耶稣客观上正在为【末期】和【人子】作证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一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二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三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八: 在2009汉堡国际大会上致耶和华见证人中央长老团D.splac长老的信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6:
●對妄言“废除旧约”者的批判
聖經新约是对舊约的繼承、更新、发展与升华,是一脉相承,不是废除
·旧约乃是圣经根本,不可持“旧约早已废了”的说法
·旧约是新约的根据,不可言废;圣经必须发展(多图)
·新约对旧约的更新和发展,是继承不是废除
·“废除旧约”是十足的撒但魔鬼论调
·劝告顽固妄言“废除旧约”者的短语通讯摘录
·悔改吧!不可再胡言乱语“废除旧约”!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7:
●對瘋狂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昶玮的挑戰和勸告
·对宣昶玮等所有假冒紫薇圣人者的挑战和告示
·宣昶玮,一條新的上馬凳!
·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李鬼活畫像
·陳泱潮對宣李鬼等所有假冒紫薇聖人者的再次挑戰和告示
·瘋狂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不過是一個爭名奪利的無良歹徒!
·勸告頑固以假亂真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
◎◎◎◎◎
▲政治救世部
▲专著:铁幕惊雷——特权论
·《特权论》目录及作者与之相关的文字和实践简介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 第一章 修正主义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第二章 反修防修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三章 根源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四章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五章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六章 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崛起
·[《特权论》第二篇 现实性] 第七章 危机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九章 基本方针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二章 政策与权衡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三章 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
·[《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有关《特权论》说明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的經典著作
·陈泱潮《特权论》(中国民主化第一方案)介绍
·就《特权论》写作时代背景等若干问题答研究者
·尼克松破冰之旅与我的《特权论》——尼克松首次访华30周年纪念
·四五论坛编辑部(1979年):《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出版序言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陈泱潮(2002-8-26):《特权论·重印前言》上网按语
·关于特权论的几则通讯
·陈泱潮:论中共社会制度之本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林希翎和曹治雄(胡耀邦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时秘书)1954年摄于颐和园
   
    在谈到我1980年秋冬在北京的活动时,我觉得还应当补充的一点是,在此期间,我还接触了很多民刊以及虽然不是民刊成员,但却是民主运动的衷心支持者或者是同路人,例如当时正很热门的〔人才学〕创始人雷祯孝等等。
   
    前者除了前面提到的以外,还不同深度地会见或者探访了当时在北京的陈子明、姜弘、胡平、北岛、吕朴、王军涛、闵琦、吕嘉民、李娜、赵润身、王冲、……等等诸多民运朋友。
   
    山东牟传珩、河北王屹峰等人也曾专程来找我(网上可以搜索到牟传珩有关文章)……
   
    此外,我也曾去看望和慰问了当时正被劳教的刘青的母亲,也去河北清苑看望了屹峰远在乡下务农的父母家人……
   
    此外,很有必要一提的是,我和著名的1957年右派学生领袖林希翎在此期间的交往。
   
    有一天我去西便门国务院宿舍,从陈子明家出来,又就便去了李盛平家。盛平是《北京之春》重要成员,曾对《北京之春》未能接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很表示遗憾。那时陈子明和李盛平都还在北京大学就读。 盛平在吃饭,屋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时进来了一位体态丰腴,给人感觉很爽朗,好像40岁不到的妇女。因为主人不在,我们就相互招呼交谈起来。
   
    当她知道我就是陈尔晋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问:“你就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作者?”我颔首微笑表示认可。她立即以很清脆的江浙普通话十分热情地对我说:“呀!我看过你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尔晋,你是真正的强者!中国的希望在你的身上!”
   
    这句话从素昧平生、几分钟前才刚刚第一次见面的她的嘴里冲口而出,显得是如此的肯定如此的不容人有丝毫的怀疑!其语气的斩钉切铁,不禁使我感到这可不是一个寻常的女人!
   
    当我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希翎的时候,这回轮到我眼睛一亮了!我也同样条件发射地核实她一句:“你就是1957年著名的右派学生领袖林希翎?”她也同样颔首微笑表示认可。我不禁赶紧起立,她也连忙起身,我们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可不是寻常的人与人之间的握手!乃是深受中共专制独裁暴政迫害的两代具有真知灼见而又敢讲真话的志士仁人跨越时空、相知相识相互给予安慰和鼓励的心灵的交融!
   
    记得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年仅15岁的翩翩少年,去村里小学校代课。从学校藏书中,看到了一本中共云南省委党校编辑的内部读物:《右派言论集》。上面除了大右派章伯鈞、罗隆基、储安平、章乃器、龙云、秦瓒等等以外,人民大学林希翎、北京大学谭天荣、云南大学大同党吴文懿(此人后来被枪毙!)以及流沙河等人的诗文、讲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学生中,林希翎不仅排在第一位,而且是唯一一位女性,当时只有23~4岁,是法律系学生。她尖锐泼辣敢言的讲话内容和精神,被中共定性成右派第一号学生领袖。
   
    这次见面我才知道,反右开始后,刘少奇来人民大学视察,问当时的人民大学校长吴玉章:“林希翎态度如何?”吴玉章回答:“她仍然坚持她的观点。”
   
    几天后,公安部长罗瑞卿亲自来到人民大学,把她抓走,未经审判,直接就判处了15年徒刑,关押起来!
   
    文革爆发后,毛泽东突然想起她来,又戏剧性地把她从监狱里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立即释放出来,并且安排到浙江武义县农机厂当技术员----其实她是从军队保送上人民大学学习法律的,根本不懂什么技术。
   
    由于她多才多艺富有闯劲,在人民大学读书反右前就很活跃,在中国青年报上开辟和主持〔小辣椒专栏〕,深受胡耀邦的赏识,和耀邦夫人李昭很要好,和当时的中国青年报社社长张黎群也很熟悉。
   
    因为这些关系,中共11届3中全会后,胡耀邦亲笔写了一张字条说:“林希翎同志:望轻装前进。胡耀邦 1979年X月X日”,由张黎群转交给她。
   
    但她此次来北京找到把她打成右派的原单位人民大学,要求给她平反时,人民大学说不能给她平反,因为她是右派代表人物,如果给她平反了,就等于否定了整个反右运动,而根据邓小平的讲话,反右是必要的。因此不能给她平反,只能给她摘掉右派帽子。
   
    林希翎为此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说: “如果不能实事求是彻底否定反右运动,我要求发还扣给我的右派帽子!我讲了真话,我以此为荣……”
   
    她并且把这封信用她那颇有特色的脆生生的江浙普通话录音下来,送达天听……
   
    同样的话由不同的人口里说出来,其含义和份量往往有很大的差别。
   
    正是因为出自这样一位当年名震天下以讲真话著称的大姐之口,多年来,“尔晋,你是真正的强者!中国的希望在你的身上!”这句话,常常鼓励着我,鞭策着我,督促着我!使我不敢有稍许的懈怠,不敢轻弃肩上的重担!
   
    因为我相信就我毕生的非常经历和感受来看,这绝对不是出自谄媚者的奉承,而是发自于一位敏锐而又诚实的战士的心声!这也绝对不是华而不实的个人私下的矫揉造作的勉励,而完全应当把它看作是强烈的时代的信息,民心的呼唤!
   
    这次和林希翎的交往,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意义:正是林希翎介绍我读《圣经》,引导我读《圣经》,一再告诉我:“你一定要读读《圣经》!”。
   
    原来,她的父亲是一位牧师。她从小就接受了《圣经》的教导,深深知道接受《圣经》教导的必要和好处!
   
    记得1977年刚刚刻印完成《特权论》,我曾经想到我对所谓唯心主义没有实实在在的调查研究,对传统神秘文化一无所知,对这方面的空白,应当补补课。同时,也是为了进一步充实和完善《特权论》在哲学领域思想方法上所提出的〔扬弃论〕学说,我为此曾经去找过《易经》来看。
   
    可是,在认识林希翎以前,我不要说从来没有看过《圣经》,甚至是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圣经》。是林希翎使我第一次听到《圣经》是一本非常重要非常值得看的书!
   
    正是由于她的这一引导,我不久从西单基督教堂苏牧师那里,获得了一本文革后第一次刚刚从香港发运到中国大陆的《圣经》。
   
    我正是拿着这本刚刚到手的《圣经》,南下上海发起成立〔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和会见吴仲贤的。我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的时候,挎包里当时唯一装着的就是这本《圣经》!
   
    遗憾的是,这本《圣经》被公安收缴了,再也没有发还给我。
   
    但是,正是它使我和《圣经》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林希翎回浙江前,特意请我去王府井〔全聚德烤鸭店〕吃了一次著名的正宗北京烤鸭。对于我们当时的经济状况来说,可真算得上是一次高消费。我非常感谢她对我如此慷慨的款待。我们边吃边聊。我们认识到,在中共手里,民主化是非常艰难的。面对中国如此的现实,你如果不能改变它,那就只有离开它……
   
    我和遇罗锦一起送她上火车。罗锦在当时的经济状况下,也同样慷慨大方地买了好些水果和北京食品,让她带去给她的孩子。
   
    多年后,我在监狱里看到报道,林希翎移居法国,做了法国国家高级研究员。访问台湾,在港台颳起了一阵林希翎旋风…… _(博讯记者:黄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茆家升挽林希翎先生联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林希翎治丧委员会筹备组(中国区)第一号通告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沉重悼念林希翎女士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亚衣
   
   哭林希翎前辈
   
   回顾与林希翎大姐的短暂交往/赵京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黄河清:挽林希翎
   
   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黄河清
   
   大右派:林希翎“我还活著”
   
   周素子:“右派情蹤:(11)林希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