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银 川 履 痕]
半空堂
·小 人 丁 木 匠 传(第一至三章)
·永久的遗憾
·德法记游
·日本关西记游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银 川 履 痕

银 川 履 痕
    ——王亚法
   
   在我的记忆中,银川是个穷地方,因为文革初期,我认识一位五十年代去银川搞“三线建设”的朋友。他在介绍银川时,念了一首顺口溜:“一条街道一幢楼,一个警察守两头,一个公园一只猴,衙门打屁股,全城都听见。”就这么几句话,定格了我几十年对银川的恶劣印象。
    这些年来我游览了国内外不少繁华金粉之地,对那里的喧嚣和商业恶俗,似乎已经厌倦,一直想找一个荒凉静寂,民风淳朴的地方去调剂一下游兴。在昏沉的夏日里,正巧翻阅到日本作家井上靖的《敦煌》,书中的集市上,一个半身裸露的西夏女子横卧在木箱上,旁边站着一个上身光赤,满脸杀气,手持屠刀的彪形大汉,这个屠夫宰美人的凄美镜头……突然使我想起了宁夏。

   
   市 景 一 瞥
   
    银川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省委,去宁夏当然以银川为游览中心了。
   中国现有的城市,已经没有什么特色可言,同样的色调,相似的建筑,统一的连锁店招牌……它和中国的大陆人一样,通过几十年的“移风易俗”,已经失去了个性,失去了传统,只有没有韵味的千篇一律——银川城也不例外。
   银川和中国其他的省委城市比,规模小了许多,但比顺口溜所描绘的要大得多,至少在哪个警署,警察执法时,违背规定打被审查人的屁股,全城是不会听见的。
   银川的市容,实在乏善可陈,其规模大概只有和浙江省的县级市相仿,甚至比不上义乌市的繁华,其卫生程度也不敢恭维。
   值得表述的,只有清晨的菜场和淳朴的民风。
   我住的宾馆离菜场只有一箭之地,这里人群熙熙,蔬果满地,一声声像鸟鸣的呼唤,是卖熟玉米的叫喊声:“玉米罗——玉米罗——”,抑扬顿挫,颇为悦耳。拥挤的人群里汉回混杂,戴白帽子的是回民,黑头发的是汉民,黑白相间,彼此和睦相处,颇为融洽。集市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回族人卖包子,黄鱼车上十几只硕大无比的蒸笼累叠得比人高出许多,售货人站在凳子上,把热气腾腾的包子装进塑料袋,递给仰首等待的顾客,场面十分壮观。
   银川素有“塞上江南”之称,这里土地广袤,光照充分,所以苹果、梨子、白兰瓜,长得十分肥腴,出产的酥梨和澳洲的相仿佛。我随手挑了几只,准备买回宾馆区吃,不料那位老年妇女的摊主,说这些梨子还没熟,今天吃不行,指指对面的摊头,说他的熟了,劝我去对面买。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这里的民风很好,不像有些摊主,以次充好,骗钞票到手,矢口不认。
   我站在街边观望,看到不管汉民还是回民,脸上露出对生活的悠闲。街道虽然没有勤打扫,显得有些肮脏,但看不到乞丐,没有可疑的街头观望者,在这方面,与规模相等的宜宾等城市相比,虽然银川显得寒碜,但给人有安全感。
   银川因为城市小,从东头到西头,出租车一般只花五元钱左右。如上咖啡馆消闲,那就更便宜了。这里有一家叫“千禧”的咖啡馆,其装潢可以和上海的一般咖啡馆媲美,但价格便宜得让你惊讶,每位二十元,还可以续杯。服务员小姐都是刚从农村出来的,她那黝黑的耳廓,咖啡色脸蛋上的淳朴微笑,使人和杯中的咖啡颜色产生联想,给人有浑然一体的感觉。想起老子“小国寡民”的说法,就生活质量而论,生活在大城市实在是个灾难,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奔波,在险象环生的车流里穿越,在人声嘈杂的市场里要价,在震耳欲聋的迪斯科音乐声中购物……在经受大城市的折磨时,不由涌起做“小国寡民”的念头。
   
   
   西 夏 王 陵
   
   西夏是一个被中国历史冷落的遗弃儿,因为不管海内外的中国人,一提起中国的历史,就免不了满口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倘若提到西夏,不少人就会噤声,如说到西夏文字,那就更被认作是天书了。由于西夏文字的艰涩聱牙,不易被汉知识分子接受,所以西夏国没有留下一份完整的历史,这是西夏皇朝成为中国历史遗弃儿的主因。
   据史料记载:唐朝初,党项族头领拓跋赤辞投降唐朝,被赐姓李,迁其族人至庆州(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内),封为平西公。自此在此定居。唐末党项部首领拓跋思恭平黄巢起义有功,再次被赐姓李,从此拓跋思恭及其李姓后代夏国公,成为当地的藩镇势力。
    宋朝初,赵匡胤实行削弱藩镇兵权政策,起初李氏佯装服从宋的命令,直到一三零二年,李德明之子李元昊继夏国公位,便放弃李姓,改称嵬名氏。第二年建立自己的年号——“显道”,开始用西夏自己的年号。接着建造宫殿,设文武官制,还创造了自己的文字——“西夏文”。
   公元一零三八年十月十一日,李元昊称帝,建国号为“大夏”。
   西夏前后共有十个皇帝,存在一百九十年,曾经与辽、北宋及金、南宋等朝廷先后鼎立,直到公元一二二七年被蒙古所灭。
    西夏王陵在银川城以西二十五公里处,雇出租车前往可以议价,一般在一百五十元左右,司机答应在旅游区外等候一小时。
    出了银川城,汽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窗外一望千里,隐隐约约的贺兰山脉,犹如一道天然的屏障,横亘在远方,遥想当年,叶恭绰劝张大千去敦煌时说的话,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去西北,不知中国之大……
    望者窗外蓝天白云下的广袤大地,看见前面有一条河流,陪同我的表妹夫,指着说,这就是黄河的上游,我的脑子里突然涌出“浩浩乎!平沙无垠,敻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的断句来,啊,这不是小时候背诵的《吊古战场文》吗?于是乎,我眼前涌现出战马的奔腾,箭簇的呼啸,刀剑的抗击,士兵的嘶叫——就在这贺兰山的脚下,我仿佛看见岳飞手捧“班师回朝”的“金牌”,“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在尘烟滚滚中,我又彷佛看到徽、钦二帝,掩面南望,饮泣不止……啊,二千年多年的民族厮杀,血染黄沙,金戈铁马,死籍相枕,演出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就是为了这块土地,我们的祖先和辽金、西夏、吐蕃、回纥、匈奴、鲜卑……等民族,殊死搏斗,从秦代算起,到满清结束,祖先进行了二千多年的拉锯战,才定下脚下这块疆土。
    汽车在“西夏王城”的停车场刹住,接下来就是购买价格昂贵的门票,每人六十元。这里管理松散,广场边的公共厕所,空挂着牌子,也许游人稀少,管理部门为了节约人工,将门锁住,急得我奔到门前,拉不开大门,只好绕到后面,在树丛中舒缓腹压。说实话,这六十元钱出得有些不情愿。上个月去四川,一下飞机,凭外地游客的身份证,可以领取一张熊猫卡,游客持卡可以换卡,免票游览很多景点,如果没有优待的景点,年满六十岁的老人,可以享受半票,据说此项措施是四川人民,感激各省市,对受震支援的一份回报。虽然这是一件小事,但对一踏上四川土地就得到优待游客来说,不失是一份热情,这份热情在银川市没有的。
    西夏王陵前的广场上,竖立着两个遥遥相对的城堡,城堡的墙上各刻着两个巨大西夏字,我不认识这两个字,估计是西夏国的国名,或者是吉祥语。
    进入王陵区,乘上一辆电瓶车,车在神道上行驶,两旁翠柏和彩旗相间排列,一队文武翁仲,石马辟邪,肃立其中,翁仲的造型,与北京明孝陵和清东陵的略有不同,它们既有汉风格,又有塞外造型。电瓶车在一座建筑前停住,这是新盖的博物馆,里面展览着有关西夏王朝的和王陵的展品。这些说是展品,其实只有几个刻成方形的石础是原物,石础的造型是一个跪屈的人形,是一米左右的正方体,人形分男女性别,女的乳房下垂,双手反被,男性造型相同,只是没有乳房。整个展馆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尊西夏国开创人李元昊的铜像,造型威武骠悍,看成色是新铸的,据讲解员讲,蒙古人消灭西夏后,疯狂破坏王陵,进行野蛮的掠夺,以致西夏王朝流传的资料不多,给后人的研究造成缺憾。
    出得博物馆,步行一千米,就看见几个大小不一,由黄土垒成的八角形土堆,大的高约二十余米,小的高约十几米,地上坎坷不平,也许这就是当年蒙古人挖掘时留下的痕迹。因为没有文字记载,只能听讲解员解说,他说最大的墓冢是开国君主李元昊的。当她指着土堆吹嘘,这是“被外国游客誉为‘中国金字塔’”时,我不由暗笑,这些土堆的造型更像“非洲蚁冢”,外国游客怎么会把它想象成金字塔呢,讲解员真会搞笑。
   
   宁夏博物馆观感
    今日之银川,虽然比顺口溜中之银川有很大的改变,但是还是使我很失望。这种失望是我参观完“宁夏博物馆”之后得到的。这是一座新造的建筑,造型优美,有回教建筑风格,可是里边几乎没有书画的藏品,这也难怪,在当今中国,有丰富藏品的博物馆,均在富裕的大城市里,因为大城市过去居住着大资本家和富人,一九四九年后,在一次次的财产再分配之后,民间国宝几乎全数刮入政府囊内(除少部分据说在文革内乱中,被四人帮的残渣余孽窃为己有当然,革命干部是廉洁勤政,不会窃取的),笔者上几个月去南浔古镇张璁玉家中参观,墙上的玻璃窗里展出一张收据,写着:“收到捐献古画一百七十六幅”。大藏家的多年藏品,就换来了这么一张纸片,笔者见了不由莞尔一笑,叹息为止。联想张大千去国后,留在四川家中的数百幅敦煌绘画和大量藏品,先是交给四川博物馆保管,后来变成家属自愿捐献,最后由政府出资人民币四万元(这笔钱还是分两次付给的),全数成了四川博物馆的藏品。最发噱的是,已故张大千的九侄张心义亲口告诉我,张大千留给他一箱画,有二十二件,自从戴上右派帽子后,为了摘帽,到处送画打点,结果画送完了,帽子仍然没有摘掉。宁夏本是荒荑边陲之地,没有资本家,没有高级知识分子,唯一的富人,想当然只有土老财,土老财家里是不会书画的,要有,也只是福禄寿三星,财神和寒山拾得图……所以宁夏博物馆的书画藏品,其质量是可以想象的。
    虽则如今全国的博物馆实行免费制,但宁夏博物馆仍然很少有人参观,也许当地的居民没有这份雅兴,也许当地的居民嫌博物馆地处偏僻。嫌偏僻倒是实在的,因为我从博物馆出来,走到遥远的汽车站,等了二十分钟,才拦上一辆出租车。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我进入博物馆的大厅,迎面看见硕大的电子屏幕上,滚动着“欢迎上海XX大学党委书记钱XX”的字幕,我一看就来气了,宁夏博物馆是人民的博物馆,任何参观者应该是一律平等的,要说有特殊,只配老人、儿童和残废人来参观时,打上欢迎条幅才对,为何因为来者是上海某大学的党委书记,就要打上字幕,特殊欢迎,是不是该馆的某领导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力,和其他有权力的人搞交换?看到欢迎条幅,我转身退出馆去,表示我的不高兴,当前市面上流行一句时髦话——“中国不高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