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中華人民有自信.燒掉五星國恥旗.廢除一黨一胎禍.自由民主享太平! ]
奇麗想像
·恬淡如水_隐藏2-4死亡之星
·恬淡如水_家族2-5量力而为
·恬淡如水_错置2-6如风似水
·恬淡如水_向往2-7陌生蔷薇
·恬淡如水_甜美2-8春夏秋冬
·恬淡如水_心愿2-9天之骄女
·恬淡如水_圆满2-10风中之塔
恬淡如水三章 无涯
·恬淡如水_等待3-1学海无涯
·恬淡如水_天空3-2往事如烟
·恬淡如水_白羽3-3山的一边
·恬淡如水_焦糖3-4画地自限
·恬淡如水_无奈3-5点滴心头
·恬淡如水_初夜3-6阳光灿烂
·恬淡如水_听听3-7鲸鱼歌唱
·恬淡如水_珍惜3-8忘记忧伤
·恬淡如水_春景3-9清溪流觞
·恬淡如水_鸡子3-10爱的叮咛
恬淡如水四章 多情
·恬淡如水_雨季4-1多情无悔
·恬淡如水_寂静4-2深情无怨
·恬淡如水_夜深4-3愿君平安
·恬淡如水_清洗4-4空灵世界
·恬淡如水_血色4-5黄金天空
·恬淡如水_沉默4-6忍受生活
·恬淡如水_朋友4-7赴汤蹈火
·恬淡如水_火湖4-8紫色牵牛
·恬淡如水_空洞4-9完美世界
·恬淡如水_请求4-10反省自己
恬淡如水五章 真情
·恬淡如水_失踪5-1真情无价
·恬淡如水_对你5-2四季旋律
·恬淡如水_离开5-3铃星之火
·恬淡如水_分叉5-4满天星斗
·恬淡如水_理解5-5量力而为
·恬淡如水_彩虹5-6真情分数
·恬淡如水_平息5-7随风飘散
·恬淡如水_祈祷5-8活水泉源
·恬淡如水_短篇5-9金瓜之石(上)
·恬淡如水_雨季5-10天天天蓝
恬淡如水六章 爱情
·恬淡如水_选择6-1强占爱情
·恬淡如水_祥和6-2非洲皇后
·恬淡如水_浓情6-3茱丽之夜
·恬淡如水_快乐6-4麻雀凤凰
·恬淡如水_泽明6-5黑罗生门
·恬淡如水_短篇6-6金瓜之石(下)
·恬淡如水_秘密6-7小小妇人
·恬淡如水_真相6-8郎心似铁
·恬淡如水_假期6-9天使女孩
·恬淡如水_传奇6-10酸甜滋味
恬淡如水七章 计划
·恬淡如水_蓝鹏7-1秘密情人
·恬淡如水_沉默7-2风的叹息
·恬淡如水_责任7-3蝴蝶效应
·恬淡如水_计划7-4星星眼睛
·恬淡如水_天天7-5康乃馨节
·恬淡如水_蛋糕7-6很想见你
·恬淡如水_水花7-7习惯之后
·恬淡如水_星雨7-8木兰华容
·恬淡如水_完结7-9心上的伤
·恬淡如水_接受7-10新的想法
恬淡如水八章 倒转
·恬淡如水_倒转8-1无法拒绝
·恬淡如水_终于8-2永远的你
·恬淡如水_考验8-3还爱我吗
·恬淡如水_情缘8-4更美的你
·恬淡如水_体谅8-5光明世界
·恬淡如水_爱情8-6幸福何寻
·恬淡如水_怜惜8-7无怨无悔
·恬淡如水_花香8-8幸福便当
·恬淡如水_空恋8-9恶毒娃娃
·恬淡如水_艳阳8-10三人同行
论坛 时评
·自由的生活
·论坛杂议/中共就会出一张嘴!!!
·马当局想干麻 都有 七百万选票当后盾!!!
·荒谬可笑的中国共产党
·日本人的兽行 比得上 中国共产党吗???
·共和国之死!
·自由民主有什么难呢
·不要脸的共产党员=一点人格也没有!
·不要看轻自己的力量!
·谈一下倒贴小日本的狗共娼妓!!!
·自重与自知之明!!!
·那门子领导人?
·八月八
·有禽兽不如的共产党,中国人永远都是生不如死!
·中国那里前进了
·李小鹏啊李小棚
·崭新的执政模式=自由组党+和平投票选总统!
·共产党+一坨狗屎!!!
·曝露的肉体
·我要中国杯~~~自由选举中国大总统
·评:毛泽东谈“为人民服务”
·谁上当呢?
·六四的鲜血
·狗ppp不通的明慧网!!!
·公开的谎言+死了六个警察!!!
·北京的一切都是谎言!!!
·多此一举的鸟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華人民有自信.燒掉五星國恥旗.廢除一黨一胎禍.自由民主享太平!

主题:太子狗黨請下台 獨裁專政搞特權 中國人民趴下去 共匪強壓六十年 !
   
   [文报论坛]
   太子狗黨請下台 獨裁專政搞特權 中國人民趴下去 共匪強壓六十年
   中共賊黨開大會 根本和人民無關 俄雜鐮刀鬼當政 馬列蘇奴賣國賊

   
   兩黨政治要制衡 國家政治人民權 共狗殭屍請總辭 四年一任選官員
   共匪也請快下台 四年選舉莫戀權 全民政府大家選 自由民主好生活
   
   有錢趕快廢一胎 廢除專政還民權 財全本是百姓給 天火現前莫貪戀
   共狗開明請總辭 四年一任服公職 公門不是黨家私 廢除專政大家選
   
   中華人民有自信 燒掉五星國恥旗 廢除一黨一胎禍 自由民主享太平
   軍隊就該國家化 不歸俄雜太子管 蘇奴鐮刀馬列鬼 全該總辭還民權
   
   @@@
   
   主题:评:老郸: 《枫华园》自杀始末 ~無限楓華自由情 自古丹心照汗青!!!
   
   [新闻评论]
   我也去過楓華園~~~發了幾個月帖子=她的版面設計~~~特別漂亮大方~~~她的 詩壇=無限風華!!!
   
   可惜他的論壇=一下子 就把我封名了~~~貼了一陣子=沒去了!!!
   
   真可惜...好好一片 林深遠景...一煞那間=全沒了~~~網海漂浮!!!
   
   @@@
   
   
   待到自由之花开满中华的那一天,是否有人会知道,为了这一方小小的言论自由,他们的前人曾经付出多少努力, 争取, 容忍, 和委屈, 而且又经过多少失败的洗礼。
   
   親愛的朋友啊
   
   請別難過
   
   自由的歌曲 還在心間
   
   赤條條的來 空空的走啊
   
   轉過身 又見青色園庭
   
   楓華 絕代 綠蔭 重生!!!
   
   @@@
   
   
   格丘山按:
   
   读着老郸荡气回肠,声声泣,字字泪的文字,我几乎是泪盈满眶。老郸在FHY时间比我长得多,对它深厚的感情, 天地可鉴。 在整个事端的过程中,老郸的克制,容忍,几乎到了软弱,委曲求全的程度 。所有这些只是为了求对方开恩,给FHY一线生存的锲机, 但是FHY 还是死了。
   
   我也辦過一個小論壇=主要...網壇會死=大概是技術不足~~~一般人專業不夠+熱心有餘...好事真是難成!!!
   
   最可惜的事=楓華園=有根基了~~~所以 人生的事=或許 危機 就是 轉機...祝願 楓華園能重新開張!!!
   
   待到自由之花开满中华的那一天,是否有人会知道,为了这一方小小的言论自由,他们的前人曾经付出多少努力, 争取, 容忍, 和委屈, 而且又经过多少失败的洗礼。
   
   @@@
   
   加油吧 親愛的楓華園 !!!
   
   @@@
   
   
   
   《枫华园》自杀始末
   
   老郸
   
   哀乐默寂,悲声咽止,斐声海外中文网络一时的《枫华园》,如今园颓狼藉,华摧躏洌,只剩得它曾经借以安身立命的枫国之林,仍然沐浴着养育万物生长的和煦阳光,应答着大西洋与太平洋间回荡呼啸的雄风,准备用一年一度的枫红把大地铺染。那千寻万木的枫群,昂首矗立,俊秀挺拔,在林涛习习,高眺远瞩之余,不免斜视着这一隅外来寄园,叹息那些跨洋而来的奇花异芭难敌水土不服的绝症之后的移植失败。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主耶穌基督的生命冊上=一定還留著 楓華園的點滴~~~所以 有能力的志士=請加油吧=楓華再起 無限自由!!!
   
   
   (一)
   
   “田园将芜”──陶渊明
   
   陶先生千年前的悲叹,仍然是中国人现代化途中的哀鸣。相隔两千年的两场焚书坑儒,把中国大地痍为诺大的焚书之坑,伴随着两边的骨堆与绞架,它们窒息着中华民族的生命,扼杀着中华文化的活力。田园将芜归无处。中华民族早先于兵毁之间的避乱南渡,发展到二十世纪的全民族的全方位的“放洋”,为的仅仅是借远离血腥的桃花源的沃土净水,竹林醇酿,把中华经历千年磨难的人文,钟磬全编,丹青续传。
   
   怒海尽头,借我一方自由的土地,借我一派自由的空气,借我一支自由的文化,让我把笔新画:中国人的田园不芜,百花齐放之千年夙梦,还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和平的宽松的发展环境,那么我们自然要问:给中国人一个理想环境,给中国人一个理想境界,中国人有没有能力,可不可以把握这个机会,也来一次自我更新,凤凰涅盘──借他山之净土,炬他乡之香木,在水与火的交融中,在雄的高鸣雌的低和中,烈焰焚旧,纯肌生新,迎来古老民族,古老文化的新生?
   
   《枫华园》一十五载的切身实践,给出的答案,是不能令人乐观的。甚至是令人有理由感到沮丧的。我过去曾经问过,打从鸦片战争以来,洋务运动上层启动,《天演论》民间驱使,先进的文化已经引入中土,中国的志士仁人甚至进一步引入所谓的人类思想所能达到的“最先进”的“峰巅”马克思列宁主义,为什么中国连一个“封建”的土山头都搬它不动?是不是接受嫁接西方思想的母枝过于强大,把子枝的DNA全部“消毒”?那么现在,在为弱冠之际的《枫华园》举行白发悲恸黑发的哀悼行动中,我更加无助地沦落到绝望的深谷,因为我们刻意进行的反向嫁接,一场“有托邦”的社会实验或者社会实践,同样是一片荒芜的下场。
   
   自由的土地上,自由的空气中,沉浸在别人的自由的文化大盘内,中国人的田园仍旧芜靡,百花齐放之夙梦,怕是亘古难圆,如果不仅仅是不太遥远的将来。
   
   (二)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屈原
   
   《枫华园》的兴起与衰亡,从它所处于的大环境说起,我们可以说是一群置身西方的中国人,投身网络时代的新型传媒的快车,试图把中华文化与现代技术相结合的一次实践。当其之兴,它的技术载体,电子杂志,是先进的,它的对象,海内外所有关心中国事务的中国人,是热心的,它的文化载体,中文的各种表达形式,是大众所喜闻乐见的。所有这些积极因素的结集,恭奉其盛,给予《枫华园》激流猛进,乘风破浪以巨大的推力。
   
   但是,网络技术是一个新生的快速发展的领域,眨眼间它又峰回路转地挺进到更大众化的高级阶段。定期的电子杂志作为一种保守的传媒形式,有点跟不上潮流了。《枫华园》靠了它所集结的各方面人力物力,靠着它兴起时的所汇萃的读者与作者群,在众多的中文电子杂志纷纷落败的大流中,仍然举足维艰地维持了相当一段时间,这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了。
   
   可是,要说《枫华园》的最后疾急如令律般的倒闭也是基于同样的技术原因,那就不对了。按理说,《枫华园》开场开得雄壮,那么是不是退席也应该退得从容,该有点大家气度和雍荣风采?可是它竟然连一篇《告读者书》这样的善后事宜都来不及打点,就迫不及待地把尚未咽气的残体匆匆推入火葬场。为什么?
   
   因为,即使算不上千古奇冤,这《枫华园》的谢世,不是自然死亡,也不是象当年国民党对付李公朴闻一多先生那样的暗杀,而是毙命于《枫华园》内部的黑枪,也就是说《枫华园》的死亡是属于非技术原因的自杀。
   
   好端端的《枫华园》,缘何要走上SUICIDAL的自绝之路?
   
   (三)
   
   “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
   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老子
   
   在《枫华园》内部,本来就存在着不同的办刊方针,对《枫华园》在网络技术的日新月异的发展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滞后,也有不同的看法,这都是自然的。
   
   考察《枫华园》的兴起和发展,它的成功的诸多因素中的一个,是它曾经聚集了相当一批网络技术人员,有过集体的弘图伟业的设想与步骤,只是基于它的非营利的建刊计划,缺少进一步紧跟技术大波的动力与实力。这一点在最后的日子中的讨论中,都已经明确指出。
   
   在读者群与作者群双双严重萎缩的情况下,去年年底,《枫华园》面临了一场应对危机的挑战。大家正式讨论,“红旗能打多久”?
   
   于是出现了我所引用的老子所言的面对生死的势态分异:有坚持出刊的,十有三──当然这不会是精确的数字,也不恰恰是老子的原意所指──也有主张立即停刊,更有声明退出《枫华园》的,十亦有三,这也不足为奇。可谁是那“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当时谁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很NAIVE的,经过一次重组,留下的都应该是意志坚决的,所以我对坚持出刊是信心十足。起码在当时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足够的编辑人员,也有足够的技术发行力量。再加上自己的执笔奉献,一本杂志的出版,何其难哉?
   
   所以,本郸不揣简陋,临危受命,欣然承担起《枫华园》的主编一职,想的是编辑部同仁同仇敌忾上下一心,定能使《枫华园》挽澜中兴。可未曾料想内部自杀的枪机,已经启封。
   
   (四)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王导
   
   《枫华园》的死亡征兆,显露于今年五月。可是在当时,它仅仅表露为一起技术故障。
   
   如所周知,网络时代以技术突飞猛进为特点,也以网站频频中断服务为缺憾。其中技术的因素众多,有硬件原因,也有软件原因,更可能有操作人员的疏忽启因。还别说外部的骇客攻击,电路的供电故障,所以网络和网站的安全主要依靠网站自身的防范措施。对《枫华园》这样的非营利的小型网站,依靠当时的“单机单人”的运行模式,只能是岌岌乎其危,想要安全运行也切实困难。
   
   按照“只要有可能,就会有兑现”的客观规律,网站故障终于在2009年五月应运出现。正当《枫华园》的网管离开岗位长达半月无人守护的空档,《枫华园》档机。
   
   
   一时间,《枫华园》内外,忙作一团。百般呼叫网管,呼吁应急措施,到头来也只是鞭长莫及,远水不解近渴。网站运行的实践,已经揭示出现行机制的明显漏洞,要求备用网点的及时建立和投入使用,为着目前,更为着长远的未来。好在《枫华园》内技术力量尚不单薄,能在短暂的时间内,上马新建备用网点FHYBACK.COM。在原来可能误刊的三期中,包括FHY0905B, FHYTK34,以及FHY0906A,只有第一期延误了正常出版。可是,临时的备用网站,虽然及时建立和投入使用,由于没有在《枫华园》原网站和杂志内的LINK,广大读者预先并不知道它的存在及功用,没法及时链接,肯定还是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待网管归来,我便与他商量把临时备用网站永久化的具体作法,包括加入必要的链接。可是我们的网管,对我的建议,漠然置之不理。
   
   而我的一再坚持,引发了灾难性的结局,包括《枫华园》的自杀身亡。
   
   (五)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子建
   
   如果说《枫华园》网站的档机,本来无法预计,只好严加防范,那么接下来的事件,本来就不应发生,可是它毕竟发生了。
   
   《枫华园》备用网点的链接,应我的坚持被排版在《枫华园》期刊的本社消息栏内,可是在出版的第二天,它竟然从版面上消失。按说一期刊物的发表,经责任编辑,校对,和发行等三套班子的协调配合,已经排除了个人因素,成为《枫华园》的既成产品,是不能轻易变动的。即使有必要作出更正,也要有正式的途径,延着同样的责任编辑,校对,发行三套班子的协调配合来完成,出现在下一期刊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