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张成觉文集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乌鲁木齐维汉冲突的血案发生五十天了,但许多关键的数据和细节依然暂付阙如。如果仿照美国电视连续剧《24小时》的编排,按时间先后大体可以肯定的是以下几点:
   
   

   (1)7月5日下午5时,200余名维族青年,由新疆大学学生领头,打着五星红旗,在乌鲁木齐市中心人民广场和平请愿,抗议当局对6月25日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维汉工人械斗处理不公,要求追究幕后黑手和惩办凶手,维护维族人正当权益。此前10天爆发的该次械斗,从晚上10时打到翌晨6时,主要是维族工人遭围殴,造成200多人受伤,两名维族工人伤重死亡。在这8小时中,公安人员自始至终作壁上观,只在事后拘捕了数名汉人。故消息传会新疆后引起维族民众愤怒。
   
   
   (2)自治区党委就在人民广场北侧,但对民众的请愿视而不见,不予理睬,直至在旁围观的维族市民越来越多,才下令出动大批警察驱散请愿学生和市民,带走了其中70余人。此时已近天黑。
   
   
   (3)被驱散的维人陆续向南门方向运动,分别流向解放南路、大巴扎、新华南路和钱塘江路一带。沿途不断有人加入,入夜之后迅速演变为暴乱。他们堵塞道路,推翻警车和巴士并纵火焚烧,同时针对汉人商店和民居,大肆破坏,打砸抢烧无所不为。无辜路人和居民横遭袭击,老弱妇孺也不能幸免。有的被殴打致死。
   
   
   (4)当晚9时之后,数十辆军车和若干装甲车先后出动,开往南门至大巴扎地区,全副武装的军人和武警进入二道桥等路段弹压暴乱。新华社于9时40分发出首篇英文电讯,谓当地发生“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至11时许当局完全控制局势,并大肆搜捕维族人。
   
   
   (5)7月6日凌晨4时,新华社中文稿称:“截至昨日23时30分,已造成多名无辜群众和一名武警被杀害,部分群众和武警受伤,多部车辆被烧毁,多家商店被砸被烧。”
   
   
   (6)新疆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于6日清晨发表电视讲话,断言:“5日晚乌鲁木齐发生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一起典型的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抢事件。”而乌市电视新闻则报道称:“7月5日晚上,少数敌对分子受境外三股势力(指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张注)指使,在乌鲁木齐部分路段打砸抢烧,已造成多名群众和一名武警死亡。”
   
   
   (7)7月6日当天,陆续有一百余名中外记者获准抵达乌市,但全被安排到特设的新闻中心,观看“暴徒在市内打砸抢烧的录像”,及采访政府官员、受破坏的现场、汽车、店铺和无辜受伤者等。至于医院内受枪伤的维族人却不准采访。该新闻中心位于人民广场旁边,广场已由武警布防,不准拍摄。当日未向记者发放采访证。而若干不受中共欢迎的媒体如香港《苹果日报》,其记者在乌市机场即被挡驾,立予遣返。
   
   
   (8)当天晚上,乌市电视报道称,“死亡人数升至140人,两处楼房被烧,沿街商户被毁,起火面积达五万平方米”。(《明报月刊》,2009年8月号,42页)
   
   
   (8)7月7日上午,中外记者获安排到暴动中遭严重破坏的赛马场区采访,不料大批维族妇女上街抗议,她们向记者哭诉家人被捕情况。随行官员阻挠记者访问,并出动公安驱赶记者离开,双方发生口角冲突。但北京中央电视台竟对此报道称“中外记者团被围困,其后事态得到了控制,所有记者安全无恙”。
   
   
   (9)当天乌市实施交通管制,大批军警在主要路段把守,沿街商户大都停业。中午一时许,闹市区北门街心花园开始聚集汉族青年,他们手持刀棍,高呼“严惩凶手”、“讨还血债”等口号,向人民广场方向走去。沿途不断有人加入,陆续增至上万人。示威者群情激昂,声言替据传死于暴乱的三百余名汉人报仇。也有的直指自治区党委书记、“新疆王”王乐泉无能,酿成流血惨剧。围观群众纷纷鼓掌助威。其后,黑龙江路一维族清真寺门窗被砸,市区多家阿布拉馕(圆形大煎饼,维族日常主食---张注)店玻璃遭砸碎,并发生维汉市民肢体冲突多起。
   
   
   (10)当晚王乐泉发表电视讲话,呼吁市民克制,“不要上敌人的当”。市区军警麇集,戒备森严,禁止行人聚集。
   
   
   (11)7月8日起,佩戴外地标志的特警遍布乌市各个街区,其中可见郑州、海口、合肥、天津和济南等字样。除新疆原有的2万警力外,各省市紧急增援的武警至少达3万之众。其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和武警司令吴双战亦先后抵疆视察,为当地军警打气。
   
   
   (12)7月12日当局首次向外公布暴乱中死亡184人,其中137名汉人,46名维族人,1名回族人。1680人受伤,未提及民族构成。
   
   
   (13)7月16日当局修正死亡人数,谓共达197人。
   
   
   (14)7月19日官方宣称事件中警察开枪击毙暴徒12人。
   
   
   (15)8月24日英文《中国日报》披露,7月5日乌鲁木齐骚乱事件审讯,本周开始在该市中级法院进行。据悉,有超过200人被起诉,大大超过早前新疆公安透露有83人因事件被正式拘捕的数字。涉案者大多是在乌鲁木齐和喀什市遭拘捕的,其背景不详。据称,当局已搜集了3,300多件物证,将在审判中呈堂。包括染血砖块和木棒等,还有91段录像和2,169张照片;疑犯被控罪名包括损害公物丶组织煽动殴打他人丶故意伤人丶抢劫丶纵火丶破坏公共交通丶组织煽动扰乱等,但没提及是否涉分裂罪。当局又指派170名维族律师和20名汉族律师为被告提供辩护;但早前北京司法部门曾发出指令,禁止北京律师介入本案。(8月25日香港《苹果日报》)
   
   以上各项,可以相信均属事实。但就在这些事实背后,隐藏着许多疑点,令人难以弄清“七.五事件”的真相。不妨逐一加以审视:
   
   
   自广东韶关械斗至新疆大学生请愿,相隔10天。以中共在大学及乌市广布线眼,自应对维族民众之不满早有察觉,尤其今年又正值其建政“六十大庆”,稳定压倒一切,何以毫无应变“预案”,未在市区紧要地段作丝毫防范?
   
   
   人民广场的示威者就在自治区党委大门口集结,将近两个小时当局按兵不动,是否蓄意让民族矛盾升温,实行“引蛇出洞”?
   
   
   在广场被驱散的维人开始向南运动都是徒手的,其后分别到大巴扎及周围商店民居袭击汉人,所持多为钝器,大抵是随手拿到的木棍铁棒之类,并无任何枪械火器。此时为何不迅速调集军警,以常规武器及警棍电棒对付之以保护汉人?事后当地一位老干部认为:“政府该检讨!由事发最初到暴力高潮,中间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新疆并非没有发生过类似事件,为什么措施会不到位?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明报月刊》,2009年8月号,43页)确实道出了人们心中的疑团。
   
   
   从人民广场到暴乱严重的地段,只不过3个街区的距离,警车、装甲车不出10分钟即可赶到现场。而人民广场和市区军警驻地离得并不远。何况上述地段距环市高速公路全在咫尺之遥,即便从市郊调动部队,也不用半个小时。怎么会出现上千汉人惨遭暴徒肆虐数小时、孤立无助死伤枕藉的骇人血案?
   
   
   事件翌日凌晨的新闻稿,死伤数字为何故意缩小至个位数,而且只字不提其中的民族构成?任由汉人被杀数百之多的传言广为流布而不大力辟谣,是否有意煽动汉民对维族同胞的仇恨?
   
   
   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于6日清晨的电视讲话,将事件定性为“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为何缺了一个“杀”字?不是“多人”被杀了吗?所谓“境外指挥”,证据何在?“三股势力”煽动尤其热比亚策划一说,有何证明?
   
   
   新疆地方当局既然于6日表示欢迎海外媒体到现场采访,为何拒绝《苹果日报》记者进入乌市?而对抵达的记者之采访安排,为何限制多多?为何在多名记者试图访问维族人或拍摄警方镇压维族人时予以扣查?这里面包括来自香港的自由亚洲电台和南华早报的记者、两名美联社记者、一名西班牙记者及一名日本记者。其中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被捕后,摄影机内的记忆卡当场没收,电脑及笔记本亦遭扣押,至其获释遣返时才发还。这不是赤裸裸地操控新闻吗?
   
   
   7日中外记者团偶遇维族妇女示威,乘机采访遭阻挠,事后中央电视台何故撒谎称该团“被围困”?是否有意向手无寸铁的维族请愿妇女抹黑?
   
   
   7日下午在交通管制情况下上万汉人上街游行,打砸兼施,向维族人报复。当局为何予以纵容?何故其后也仅用催泪弹驱散,却始终未予谴责,也不称之为“暴力犯罪”?
   
   
   10)7日晚王乐泉讲话为何未将事件真相和盘托出,而是闪烁其辞?到底谁是维汉两族的敌人?
   
   
   11从全国各地(除西藏、宁夏、青海等藏民较集中的省区外),调集特警到疆,是否意味着新疆本地的武警有可能被“三股势力”渗透?自去年奥运之前“疆独”策划的几起袭击,到此次乌市维族人暴乱,作案工具均甚为原始,其日常生活中习惯携带的匕首,算是较具“攻击性”的了。北京如此自天涯海角调集人马,甚至出动装甲车直升机严阵以待,岂非杀鸡用牛刀?
   
   
   12)足足1个星期之后才首次向外公布死亡人数及民族构成,无乃太迟乎?而且1680名伤者,到底维族占多少,为何缄口不谈?境外维族人组织坚称:共500余名维族人死亡,其中乌市死4百余人,喀什死了百余人。倘属实,则前者约10倍于中共当局宣布的数字;而后者远在1500公里之外,又怎么死了那么多人?
   
   据说许多维族人相信另一个数据:中共军警在乌市就打死了3000多名维族民众。空穴来风,不为无因。试问北京如若否认该传言,则将如何辟谣?
   
   
   13)4天之后的7月16日修订死亡人数,增加13人。若系实事求是,无可厚非;问题是这13位死者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何不加说明?
   
   
   14)平暴中开枪击毙暴徒12名可以理解。但境外维族人称共军“用冲锋枪扫射”,有无其事?视频上枪声密集是大家听到的,两者有无联系?即使按当局的说法,死伤共计近1900人,短短三几个小时,若非开枪“扫射”,会有如此巨大伤亡?
   
   
   15)最后,正式拘捕与提出检控的疑犯,两者人数相差颇远。后者几近前者的两倍半。这又是怎么回事?而证物中的染血砖块与木棒,跟境外财力不菲的分裂主义势力也实在难以匹配。前新疆首富热比亚难道手头拮据至此?连几支手枪也无法向其手下提供?
   
   
   总之,可以用一个大问号来概括,那就是:“七.五事件”的一切,北京讲真话了吗?也许像“六.四”一样,再过20年还是“锁在烟雾中”。
   
   
   那就让我们从现在起,锲而不舍地搜寻背后的真相吧!
   
   
   (08-8-2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