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感恩桑梓话香江]
张成觉文集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恩桑梓话香江

   

前记


   
   岁在己丑,下月乃余发配新疆七七四十九年。韶华易逝,古稀将届。抚今追昔,感叹唏嘘。“情动于中而言于外”,兹撰此文,略抒胸臆。亦以明事在人为,大爱存人间也。
   

   
   “重返香江二十年,时代风云启新篇。克宫红旗倏落地,禁城贝叶渐飞天。四女飘洋成学业,二书上网吐心弦。师友恩情常铭记,六九莽人再加鞭。”
   
   
   这首《望七书怀》是我去年10月底自美返港飞越太平洋时所作,其中固然表达了对世事沧桑的感慨,更蕴含了对自己出生地的由衷之情。
   
   
   上世纪30年代最后一个月,当我在九龙红勘(石旁)一家西式接生院呱呱堕地时,邻近的“省城”广州已在日寇的铁蹄之下。其后不过两年光景,港九也堕入“三年零八个月”的黑暗深渊。襁褓中的我由母亲背着,融入数十万被遣送回乡的难民大军。据说历经海上的风浪,陆路的艰辛,危机四伏,惊险万状。但途中情景和战前的港九旧貌一样,在我脑海中是一片空白。
   
   
   记忆中的香港,最早的映像集中于西环羲皇台。那是1949年暑假,母亲领着我和二姐从广州前来探望避居此处的大哥。他因所谓“通匪”在台湾被捕,经父亲营救获释来港,正伺机北上参加祖国建设。
   
   
   大哥租住的是三楼一间用木板间隔而成的斗室,约五十平方英尺大小。我们来的几天,他让出自己的房间,晚上拿张凉席到四楼天台睡觉。那一排十多栋楼房天台相通,上面满是乘凉的人,男女老少无不手执一把葵扇,或坐或躺,煞是热闹。
   
   
   那次短短三四天的旧地重游,几件事至今还如在目前:
   
   
   一是每到黄昏炊烟袅袅之际,“楼下闩水喉!”的喊声便此起彼伏,据大哥说,住户为争用自来水口角甚至动手的事并不罕见;二是每天早晨西环海旁码头站满鱼贩子,俗称“买手”,他们引颈而待对岸开来的渔轮,为得到更好更多的货源,水性较好者往往当船离岸百十米便纵身入海,冒险游去,然后水淋淋地攀过船舷,以夺先机;三是到某戏院看了一场电影,片名已忘记。只记得场内开放了冷气,凉飕飕的,不过其低温远不及现时戏院之甚。至于其所在之中环一带则平平无奇,简直毫无印象。
   
   
   一晃三十九年,我再次跨过罗湖桥,面对的已是高踞“亚洲四小龙”之首的世界级大都会了。
   
   
   重返故地以来,我对这座海港之城的感情与日俱增。我为它倾倒,以之自豪,更对它感恩不尽。
   
   
   倾倒的是,它无愧于“东方之珠”的美誉,尤其维多利亚港之亮丽堪称举世无双。
   
   
   无论白天黑夜,倘从太平山鸟瞰,所见蔚蓝色的海港都是如诗如画。范仲淹《岳阳楼记》有云:予观乎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仿此可曰:香江胜状,在维港一湾。这是最令港人依恋之所在。像“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以及“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壁”等等自然景观,固然均可一一见到;尤为难得者,现代文明的突出表征,诸如:摩天大楼,文化中心,高速走廊,滨海大道,大型码头,万吨巨轮,圣诞灯饰,激光映像,无不荟萃其间。五光十色,精彩纷呈,科技与自然交互辉映,相得益彰,集中于一个面积不过十余平方公里的迷人港湾,这不是当今世界的奇观之一吗?
   
   
   自豪的是,这里人杰地灵,在我国的近现代史中,英才辈出,星汉灿烂,熠熠生辉,推动了古老中华走上现代化的道路。
   
   
   当你在港岛半山漫步,脚下的小径可能是孙中山和黄兴当年并肩走过的一段。上环某棵枝叶扶疏的老榕树下眺望到的海景,或许触发过陆皓东烈士构思青天白日旗的灵感。而尖沙咀海旁休憩的一位银髯飘拂的长者,说不定曾经听过工运领袖苏兆征对省港大罢工工人的演讲。铜锣湾那座教堂的金顶在橙色的夕阳余辉照耀下泛起的光芒,相信曾映入从青年会演讲归来的鲁迅的眼帘。西贡海边附近一处古旧的祠堂,也许是何香凝、柳亚子和茅盾等著名文化人,在东江纵队营救下逃出日寇魔掌前会合的地点。而蔡元培、萧红去世前黄昏散步的身影,难道没有长留摩星岭和浅水湾?。。。
   
   
   尤其值得骄傲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末神州板荡,满目苍痍之际,香港以蕞尔小岛发奋图强,迅速实现经济腾飞,令寰球刮目相看。教育科学文化同步发展,先后出现崔琦、丘成桐这样的诺贝尔物理奖或菲尔茨数学奖得主,还有李小龙、李丽珊等电影、体育巨星,扬威国际,为中华民族争了光。
   
   
   香港何以有此骄人成就呢?九七之前末代港督彭定康曾以一句话概括:这是英国管治下中国人创造的奇迹!如果抛开意识形态的偏见,这无疑大体符合事实。
   
   
   所谓“英国管治”,实质在于自由、法治和文官制度等西方文明的体现。其核心价值是人的自由。回归后由于“一国两制”方针的贯彻,此一核心价值得以保持。十余年来香港继续居于全球各地经济自由度首位。我本人就从这高度开放的自由社会获益良多。
   
   
   
   当我只身回到桑梓所在的“香港地”时,带了在大陆工作28年的离职费---28个月的工资,共3549.6元人民币,按牌价折合港币8000余元。离职时我的月工资为126.77元,这是全家六口的主要收入。我妻子是南海县某藤厂的工人,月入不过30余元。
   
   
   因此,当时几个巨大的问号摆在我面前:今后如何养家活口?过几个月即将获准来港定居的女儿们,其学业如何继续?在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万一父女生病,再无往日在大陆的公费医疗,该如何是好?
   
   
   就在前路茫茫忐忑不安的时刻,一位昔日的中学同窗蔡君给了我一颗定心丸。在广州读书时我们并非同班,从无来往;中学毕业后30余年不通音信。但他在港多年奋斗,事业有成,而又古道热肠,助人为乐。我抵港当晚,他即亲临几位同班同学在旺角为我举行的洗尘晚宴,然后又不辞劳苦开车送我到港岛下榻处,临别时赠我5000港元“压袋”,并称若有困难尽管开口。
   
   
   如果说蔡君的雪中送炭,可能部分缘自我俩均属57反右受害者的话;那么,一个月後我经名记者朱启平先生推荐,被某教育基金会录用,便主要源于本地的公司文化----唯才是举。当时大陆的学历尚未在此得到承认,但老板慷慨地给我与香港的大学毕业生同等的待遇。三个月试用期满后转正,工资涨了五百元;年底再增百分之十,折合成人民币,约等于我在大陆离职时月入的21.2倍。
   
   
   所以,当年年底我四个女儿一起来港后,全家衣食无虞。第一个问题顺利解决。
   
   
   其后十余年间,第二个问题喜出望外地有了圆满的答案。大的两个女儿先后在美、英获得硕士学位,长女并成为会计师。小的两个也负笈海外,完成了大学学业。此期间,政府和许多善长仁翁提供的各种奖、助学金,车船与书簿津贴,以及本港大学低息贷款,起了重要的作用。杨钊先生设立的旭日集团奖学金,帮助我最小的女儿以中学交换生的身份留美一个学年,这是大陆学子难以想象的幸运。
   
   
   至于医疗方面,全赖本港向市民以及学生提供的优惠,包括较完善的妇幼保健与产科服务,使我添了两个壮健可爱的外孙。纵使最近颇有些负面报道,但与大陆民众“看病难”的实况相比,我觉得应该承认本港的医疗卫生“成绩是主要的”。
   
   正由于一家大小平安,我在谋生的同时有余力创作,先后在海峡两岸三地获奖,已出版长篇小说、电影剧本、文艺随笔及纪实文学等著作8种,内两种在网上全文连载。
   
   
   和众多名成利就的港人相比,我只是身居廉租屋,领取“生果金”的一介小民。但“位卑不敢忘忧国”,两年来于报刊时有建言,忝列某网站“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上。自感精神充实,身心健康。对此,如果文革期间蒙冤去世于哈尔滨狱中的大哥泉下有知,定当无比欣慰。
   
   
   回首20年来的心路历程,我不禁要对香港说一句肺腑之言:没有你,就没有我幸福的今天。衷心感谢!
   
   
   (注)“克宫红旗”即克里姆林宫上的红旗,“禁城”谓北京紫禁城,“贝叶”原指佛经,此处喻毛的“红宝书”,“飞天”是“飞在天上”,不能落实。
   
   
   (09-8-12)修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