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湘女.“大葱”与“鸭子”]
张成觉文集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湘女.“大葱”与“鸭子”

   
   三年多前的2006年1月5日,一块120吨重的青灰色花岗岩巨石,从西北边陲的天山峡谷运抵湘江之畔的湖南长沙,历时9天,行程4000余公里。
   
   这块巨石名为“湘女石”,将于雕塑后安放于风景如画的江边,借以纪念上世纪50年代初“八千湘女上天山”的“壮举”。
   

   此项“壮举”源自中共湖南籍将领王震的一封信。这位绰号“王胡子”的当时的“新疆王”,辖下解放军第一兵团两个军不下十万之众,其中不乏抗日时期入伍的老兵。许多人为新朝出生入死,却仍是孑然一身。西汉名将霍去病尝有豪言曰:“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其时中共江山底定,这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子弟兵”,理应成家立室,开枝散叶。否则如何能安于留守边疆?
   
   于是王震致函老家湖南省委书记黄克诚(1902-1986)。这位湖南省立第三师范毕业的军中元老是一位儒将,富于人情味。他对于王震所提“在湖南招收大量女兵参加支援新疆建设”十分支持。经认真组织动员,三年之间,八千“湘妹子”奔赴万里西陲,在当地落地生根,安家立业。
   
   有关她们当年“西出阳关”的情况,前几年有一篇《军史回眸:八千湘女上天山》(2006年3月20日,以下简称《上天山》)这样写道:
   
   曾任兵团农八师精神文明办公室主任的戴庆媛,今年70岁了,回忆起入疆的经历说:“大卡车上架了篷布,一车坐四十个人,为防止残匪的偷袭,还有两个武装战士随车保卫。我们就坐在行李上,相互靠着。一路上大家唱着歌,唱累了也渴了,就开始打瞌睡。你碰我的头,我碰你的头,想睡个囫囵觉儿真难。无奈中我只好数汽车。大概有一百多辆。特别是在祁连山、六盘山,从山头上看下去,车队真像一条蜿蜒的巨龙。”
   
   这时陇海铁路远未通到新疆,抵西安后就改乘汽车了。仅甘肃境内车程即达1300余公里。车轮滚滚,沙尘漫漫,上下颠簸,已不是滋味。加以往常家中主食是大米,现在变成大饼就咸菜疙瘩,简直难以下咽。
   
   《上天山》继续写道:
   
   戴庆媛就想法子逗大家开心,她即兴编了一些歌词唱给大家听——
   
   我是一个兵,
   
   来自湖南省,
   
   三天没吃大米饭,
   
   想得心发慌……
   
   她夸张的表演,成了大家吃饭的“佐料”。好容易吃下去的东西,在汽车剧烈的颠簸中,又都吐了出来,就这样一路吃了吐,吐了再吃。
   
   在戈壁滩上水是最珍贵的,得节约着喝,人人嘴上起了泡,最后唱不得哭不得也笑不得,一张嘴,唇上就裂开一道道血口子。(《上天山》)
   
   无论对于现时的港人或大陆青年,上述苦况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下面这个细节更出人意料:
   
   快到酒泉时,因山路崎岖,一辆车的一个车轮,眼看着就要滑下山涧,副驾驶员跳下车,奋不顾身地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下滑的车轮。车上的女兵们安然无恙,这名副驾驶员却牺牲了。这件事给女兵们强烈震撼,比起这位战士,她们吃的那点苦,又算得了啥?(《上天山》)
   
   这里需要指出,中共建政之初,由于是新旧政权更替,不少共产党人和部队官兵保持了吃苦耐劳、舍己为人等美德,具有极大的感召力。因而整体社会风气良好,“湘妹子”离乡别井,途中虽然颇为艰苦却无怨言,和这种感召力分不开。
   
   该文接着写道:
   
   车队终于在戈壁滩上停下了,带队的干部大声喊:“到了,同志们下车吧!”坐在车上的女兵们,探头向车外一看,茫茫戈壁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她们头脑中打满了疑问,因此谁也没动。
   
   这时,只听到带队的干部又喊一声:“湖南的女兵到了!大家快出来欢迎呀!”
   
   嚯,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钻出来数百号人。大家冲她们热烈鼓掌。原来,人都是从地下面钻出来的。后来,湘女们才知道他们住的就是地窝子。(《上天山》)
   
   所谓“地窝子”,是当时新疆常见的民居样式。即从地面往下挖一米深的方形地窖,一般长宽各约两米五,然后在四周用土坯或砖块垒起约半米高的矮墙,顶上放几根椽子,再搭上树枝、苇子,最后用草泥抹顶。它可抵御沙漠化地区时有的风沙,且冬暖夏凉;但通风透光性能差,且只能从通往地面的小段斜径进出,若发生失火或煤气中毒不易逃生。
   
   现在还住地窝子的人相信很少了,除非有的猎人或牧民在野外留下一两处,以备天气突变来不及赶回定居点时暂作休憩。但乌鲁木齐机场所在地就叫“地窝铺”,可见这种远看仿如坟包的简陋居所,原先不仅遍及南北疆各地乡间,特别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农场,就连自治区首府市郊也一大片一大片地绵延不断。
   
   因此该文写道:
   
   谁言大漠不荒凉,地窝房,没门窗;一日三餐,玉米间高粱。一阵号响天未晓,寻火种,去烧荒。
   
   最难夜夜梦故乡,想爹娘,泪汪汪;遥对天山,默默祝安康。既是此身许塞外,宜红柳,似白杨。
   
   不知哪位湘女“秀才”,填写的这首词,意味隽永,令人慨叹湘女苦中有奇志(《上天山》)
   
   据说王震亲自出马召开欢迎大会并讲话,要求她们“为新疆各族人民大办好事,准备把你们的忠骨埋在天山脚下。”对此,直到现在戴庆媛还感慨万分地说:“我想青山处处埋忠骨,我们新时代的妇女总不能比不上古人嘛!”
   
   该文又写道:
   
   戴庆媛被人称为维吾尔族语的“活字典”。几十年过去了,今天,维族老乡还亲切地称她“玛依诺尔”(五月的阳光)。当年,女兵们首先要过的是语言关。为了学习维吾尔族语言,她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上厕所背单词,打饭的片刻也在背。那时没有订书机,她就把一些纸片用针线缝好,作为单词本,放在口袋里随时拿出来背。学习还没有毕业,戴庆媛就被分到新疆军区司令部从事翻译工作。(《上天山》)
   
   世界真小!这位戴庆媛曾是笔者的老同事,且曾有恩于我家。事缘七十年代末“落实政策”,时任团妇联主任的她得知我太太养母是泰国华侨,于是不辞劳苦多次到石河子师部奔走联系,有次正逢下雪天路滑,她竟不幸摔倒受伤,虽无大碍,但其情可感!终于使我太太当上职工,拿到铁饭碗。这对于人口众多的我家无异雪中送炭。
   
   在“湘妹子”中,戴庆媛是文化程度较高的。她先生年龄和她相差不多,官拜营教导员。子女也成才,几十年无风无浪,属于幸运的一家。是“好人有好报”吧!
   
   她的同伴就“同车不同命”了。其中一位“英年早逝”名叫刘咏琴,弥留之际还断断续续地念叨着:“桔子——湖南的桔子——给我吃一口——湖南的桔子!”
   
   伙伴们“连夜派人骑上马就奔师部。师里派车又往乌鲁木齐赶,等买回来桔子的时候,刘咏琴已经离开了人世。戴庆媛和战友们将桔子放进刘咏琴的棺材,将她埋葬在天山脚下。”(《上天山》)
   
   文章写道:
   
   在石河子南山公墓有个湘女墓,墓碑正面镌刻着“英雄母亲——湘女永垂不朽”十个大字,背面记录着刘咏琴、李一曼、祝美云、刘益成、朱楚兰、尤丽安等40多位牺牲湘女的姓名。(《上天山》)
   
   毫无疑问,如果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55年来在当地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那么,作为肩负重任的男士们背后的女人,这八千湘女也是无可代替的一族。
   
   如上所说,“湘女”“支援边疆建设”,主要是协助第一兵团两个军转业官兵解决终身大事。僧多粥少,不得不从外省另结姻缘。山东由于早前战乱女多男少,当地女子包括若干寡妇遂应募远嫁新疆。大葱为该省盛产,民众亦喜此物。故新疆人戏称之为“大葱”。相对而言,她们的教育程度稍逊于湘女,其偕老之“良人”亦以老兵为多,一般充当基层保管员、饲养员之类,较少出任连以上干部。
   
   “大葱”之外,来自内地的女青年以上海、天津的知青数量最大,应有数万之谱。但她们都是1964至66年进疆的中学生,故年龄方面与50年代初转业的官兵相差较远,喜结良缘者极为罕见。
   
   上海青年在远离黄浦江的天山南北得遇“乡音无改”的老乡,当然喜不自胜地以吴语方言交谈,外人只闻“阿拉阿拉”之声不断,宛如鸭子叫唤,由此得了个“上海鸭子”的谑称。
   
   这里面有位名人杨永青。其父在香港早有产业,但她放弃赴港继承父业的机会,主动报名支边。1965年7月5日周恩来视察石河子,接见了一批上海知青,谈话时对杨慰勉有加。1980年6月23日,周的遗孀邓颖超也到石河子视察,并“亲切接见”了杨。从照片看来,相隔15年,杨还梳着辫子,风采依然。
   
   但据说其婚姻生活并不如意。因为她“出身不好”,尽管周恩来当面对她说“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而她也选择了献身边疆建设的道路,并被当局树为标兵,破格提拔担任团级干部。但也许是出于一种需要“保护伞”的心态,她嫁了个本场的河南青年职工,属贫下中农子弟。其人文化不高,缺乏涵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带有时代烙印的悲剧。
   
   当然,就上一世纪中国人的家庭情况而论,称得上琴瑟和谐的只是少数,大多数属凑合。我们不能武断地认为,上述“湘女”、“大葱”和“鸭子”,如果家庭失和,都是中共政策造成的。事实上,她们即使没有远嫁西陲,而是在原居地成家,也未必比变成新疆人过得更开心。
   
   不过,文末要补充一个故事,那是一位昔日同在一个连队的“老班长”告诉我的。
   
   该员曾经当过某团的共青团团委书记,因叛徒问题而被开除出干部队伍。此人见多识广,他讲的是50年代初,一位师级老干部看上了部下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但对方却嫌其年龄比自己父亲还大,加以其貌不扬,故坚决拒绝。上级派人多方说项均无功而回。但老干部锲而不舍,干脆亲自出马,反复找该女子做工作。终于成功地说服了她,抱得美人归。事后老干部理直气壮地介绍经验称:我始终没有动摇,决心用我的无产阶级思想战胜她的资产阶级思想。我赢了,把她改造过来了。
   
   如所周知,中共高官政要老夫少妻并不罕见。女方被洗脑的大概也不乏其人。如属其个人选择,则外人无权置喙。但这样的家庭会和谐吗?俗语有云:“强扭的瓜不甜”。男欢女爱,鸾凤和鸣不是应当顺其自然吗?
   
   显然,“八千湘女”、“大葱”及“鸭子”的故事大概不会再发生了。阿弥陀佛!
   
   
   (09-8-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