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曾节明文集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中共必亡于自己培养的脑残之手 ——苏州马拉松塞血旗事件的启示
·韓國瑜现象和台湾的宿命
·恢复汉服不是在排斥少数民族 ——驳胡平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的《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采访者:曾节明
    受访者:梁山桥
    时间:2009年八月三日下午

    地点:曼谷HuayKwang区某廉价宾馆客房
   
    采访缘起:我在今年五月就已经知道梁三桥事迹,据说老梁在甘扎拉布里桂河桥边的事业——修建迄今为止海外第一座中国军人阵亡将士陵(也称“孤军墓”),已经修出了一个草样轮廓,对此我心仪已久,必欲亲往一睹为快,但因为一直未得联合国政庇,身份经不起检验,惧怕途中遭警察截送移民局,因此一直未能探访老梁孤军一般的事业。
    在我印象中,老梁大概只是个老黄牛一般的爱国华侨,虽然也参与抗议中共的活动,但对于民运界的理论、策略、是非、恩怨......一定是持“难得糊涂”之态度的;因此,我先前从没与老梁交流过桂河桥之外的严肃话题。完全没想到的是,老梁那副湖北农民干部式的外表后面,隐藏着深谋远虑的广阔洞天:我采访林大军的两篇关于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关系新思维的访谈,老梁居然饶有兴趣,因为此种兴趣,他对“一兵”七月十三日发表的《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尤其感冒,必欲大发一番议论而后快。八月初,正值他从甘扎拉布里上曼谷办事,于是立即约我出来面谈。
    八月二日傍晚,我在HuayKwang区一家快餐馆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再次看到这个风尘仆仆的湖北老人,这个矮短厚实的老华侨,穿得如同八十年代的车间工人,短发花白,面如古铜,手提一个没有封口的手提包,脚穿廉价球鞋——看到他过马路的样子,我一下子想起了电影《焦裕禄》,如果他脚上穿的是解放鞋的话,我一定会有回到童年的时空错觉的。老梁说,他刚下车。
    本来想当晚完成采访,但老梁的态度认真出人意料,他说他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原来想好的一些想法又忘记了,他必须再看一遍“一兵”的文章,再多想想。于是,我只得和他闲聊半晚,隔天再来采访。
   
    八月三日下午,我再次在热带的骄阳下走路走得浑身大汗,进到他下榻的中国招待所般的客房,必须把旧空调开到最大,头脑才得清醒过来;老梁居然把“一兵”的那篇文章打印了出来,拿在手里边看边说。
   
   曾节明:你对“一兵”的这篇文章总的感觉怎样?
   
   梁三桥:嗯,看来这个“一兵”对中国民运很不了解。本来民运是一项高尚的事业,能够积极参加民运的人都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必须承认,由于许多民运人士的道德品质问题,中国民运很多事情搞得很糟糕、现在的总体局面很糟糕。
    十多年来,中国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休,你看,小小的东南亚有多少组织?美国又有多少组织?这么多组织不能团结合作、反倒互相排斥、互相攻击和拆台...这样糟糕的事实,不承认是不行的。
    中国参与民运的人,哪一个人没有受过共产党的教育?许多民运人士受共产党的毒害深入骨髓,他们不去克复和纠正自己身上的坏习惯,反倒放纵坏习惯,把坏的作风带到海外来,有的比共产党还厉害,争权夺利那个不择手段呐,实在是残酷得很...民运的恶劣环境,被中共所利用,王炳章、彭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绑架回国,有一些民运人士不明不白地死掉......
    在泰国曾经有一个叫孙浩的人,是中国民联成员,曾经给王炳章、彭明做过保镖,他在2002年到2004年之间不明不白地死去,据说死前三个月曾被国安特工打了一针...他死了很久都没人知道,一直到有人在曼谷碰见他的流落街头的妻子,才知道这件事。你看看,中国民运成员死了一个人,就象死了一条狗一样没有人关心和过问!还有一个王国平的人,也是民联成员,原来也在泰国活动,后来遭到某两个民联成员的大力排斥,被迫出走柬埔寨,后来就不明不白地死在柬埔寨,他死在孙浩之前,也是死了很久别人才知道......
    还有就是为了钱不顾一切,完全忘记自己的责任,甚至为钱而破坏民运,起了中共起不到的作用。我在桂河桥搞孤军墓之所以资金这样困难,一大原因就在这里:某两个民联成员私自地截留了加拿大方面赞助我搞工程的五十万泰铢,他们两个偷偷地拿这笔钱去为自己买房子,到现在一分钱也没给我!
    这就是民运的糟糕状况,一方面是中共的破坏和陷害,另一方面自己又不团结、残酷内斗,结果造成互相猜忌、互不信任的环境,很可悲呀!
   
   曾节明:这种状况是不是只是泰国民运才有,其他地区的民运是否好些?
   
   梁山桥:也不单单是泰国民运是这种状况,泰国民运也只是中国民运的一个缩影。我1989年来到泰国,九十年代初参加民运活动,搞了十多年的民运,民运的许多事情,我都是亲身经历者,我有资格说这个话。 
    
    这个“一兵”显然不了解中国民运的现实情况嘛!他把中国民运想象得太好了,实际上,民运就这种道德状况,与达赖喇嘛他们是根本不能比的。
    
   曾节明:“一兵”的第一个观点是:中国民运与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两个性质不同的组织,对这个观点你是否认同?
   
   梁山桥:不能认同。达赖喇嘛是藏族人,当然有一定的民族局限性,他追求西藏自治是可以理解的、也是高尚的,因为达赖喇嘛追求的西藏自治,也包含了对中共一党专制的否定,因为一党专制容不得自治。我们要看到:现在达赖喇嘛已经完全突破了民族的局限性,他主动寻求与民运合作,而且公开说:自己既是西藏人,也是中国人;不谋求西藏独立;而且希望整个中国实现民主...这些追求,与民运完全一致嘛!而且达赖喇嘛也不追求藏独了,这怎么与民运性质不同呢?
   
   曾节明:“一兵”说林大军对达赖喇嘛的评价是吹捧,你怎么看?
   
   梁山桥:不是吹捧,而是“吹”得还不够!达赖喇嘛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全世界享有很高的声望,这难道不是客观事实?这是吹出来的吗?说林大军吹捧达赖喇嘛,这是受中共毒害的观点,也是站在大汉族主义立场上看问题。
    中国人可以容得大吹特吹毛泽东、邓小平这样虚假的伟人,为什么容不得宣扬达赖喇嘛这样一个真实的伟人呢?
    另外,“一兵”在文章中,说林大军没有想办法在民运内部积极的运作也不符合事实,林大军现在在努力推动藏人与民运的团结,难道不是积极运作?
    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亲身了解和参与了林大军在泰国组织的一系列活动,比如发行《中国之春》、筹办“中国向何处去”世界研讨会、抗议北京奥运火炬、还有今年的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抗议活动,和最近的抗议中共民族政策的活动,他这个人有一股奉献精神,好多活动都自己掏腰包,光这一点,就是别人很难做到的…2003年林大军来泰国之前,因为某两个败类分子的长期乱搞,泰国民运已经到了一盘散沙、人都请不出来的地步;说句实在话,如果没有林大军出面组织,泰国民运界连一次象样的活动都搞不起……
   
   曾节明:你对这篇文章最有意见的地方在哪里?
   
   梁山桥:他(“一兵”)说中国民运面对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没有必要感到“惭愧万分”,这一点我特别不能同意;民运应该“惭愧万分”才对,如果还不惭愧,就没有羞耻感了!
    民运这么多精英、这么多人才、当年有这么多国家和组织支持,二十年来有什么进步呢?不仅没有进步,而且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还不感到惭愧吗?这(不感到惭愧的心态)完全是一种“夜郎自大”的心态。
    正因为不争气,中共现在根本不把民运放在眼里:我在网上看过一个报道,中共现在把“藏独”、“台独”、“疆独”、法轮功当对手,根本不鸟民运!这与我在现实当中的感受是一致的。
    如果民运能够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共哪敢象现在这样强硬?哪敢像现在这样不把民运当回事?
    
    我最反对的是:他(“一兵”)认为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会给海外民运的发展套上枷锁,这个看法大错特错。达赖喇嘛现在主动寻求与民运合作,这对民运来说是一大机遇,如果错过了这个机遇,就是历史性的错误、就是犯罪,今后后悔都来不及!因为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最有利于整合民运力量,你自己没人能够整合,人家有能力而且原意帮你整合,这难道不是机遇?难道不是大好事?
   
   曾节明:“一兵”认为,中共多年的宣传教育,已经在中国民众中把达赖喇嘛塑造成分裂分子,因此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得不到华人的支持。
   
   梁山桥:中国民运决不能以中共的眼光来看问题!我们必须清除自己身上无神论党文化的毒害。以有神论的标准来看:达赖喇嘛就是精神领袖、就是先知先觉。
    中国民运要有自己的原则和是非标准,不要以中共的标准为标准、不要随中共的节拍起舞;要真正追求中国的民主化,就一定要纠正海内外华人敌视达赖喇嘛的错误认识,我们决不能为了短期利益而迎合错误的东西。
    不管是达赖喇嘛,还是热比娅,都是民运的同路人;达赖喇嘛,甚至说是中国民运的领路人也不过分,因为他和西藏流亡政府已经远远走在中国民运前面去了。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八月六日星期四于曼谷流亡寓所
   
   附:桂河桥孤军墓前的梁山桥(资料)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