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曾节明文集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采访者:曾节明
    受访者:梁山桥
    时间:2009年八月三日下午

    地点:曼谷HuayKwang区某廉价宾馆客房
   
    采访缘起:我在今年五月就已经知道梁三桥事迹,据说老梁在甘扎拉布里桂河桥边的事业——修建迄今为止海外第一座中国军人阵亡将士陵(也称“孤军墓”),已经修出了一个草样轮廓,对此我心仪已久,必欲亲往一睹为快,但因为一直未得联合国政庇,身份经不起检验,惧怕途中遭警察截送移民局,因此一直未能探访老梁孤军一般的事业。
    在我印象中,老梁大概只是个老黄牛一般的爱国华侨,虽然也参与抗议中共的活动,但对于民运界的理论、策略、是非、恩怨......一定是持“难得糊涂”之态度的;因此,我先前从没与老梁交流过桂河桥之外的严肃话题。完全没想到的是,老梁那副湖北农民干部式的外表后面,隐藏着深谋远虑的广阔洞天:我采访林大军的两篇关于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关系新思维的访谈,老梁居然饶有兴趣,因为此种兴趣,他对“一兵”七月十三日发表的《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尤其感冒,必欲大发一番议论而后快。八月初,正值他从甘扎拉布里上曼谷办事,于是立即约我出来面谈。
    八月二日傍晚,我在HuayKwang区一家快餐馆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再次看到这个风尘仆仆的湖北老人,这个矮短厚实的老华侨,穿得如同八十年代的车间工人,短发花白,面如古铜,手提一个没有封口的手提包,脚穿廉价球鞋——看到他过马路的样子,我一下子想起了电影《焦裕禄》,如果他脚上穿的是解放鞋的话,我一定会有回到童年的时空错觉的。老梁说,他刚下车。
    本来想当晚完成采访,但老梁的态度认真出人意料,他说他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原来想好的一些想法又忘记了,他必须再看一遍“一兵”的文章,再多想想。于是,我只得和他闲聊半晚,隔天再来采访。
   
    八月三日下午,我再次在热带的骄阳下走路走得浑身大汗,进到他下榻的中国招待所般的客房,必须把旧空调开到最大,头脑才得清醒过来;老梁居然把“一兵”的那篇文章打印了出来,拿在手里边看边说。
   
   曾节明:你对“一兵”的这篇文章总的感觉怎样?
   
   梁三桥:嗯,看来这个“一兵”对中国民运很不了解。本来民运是一项高尚的事业,能够积极参加民运的人都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必须承认,由于许多民运人士的道德品质问题,中国民运很多事情搞得很糟糕、现在的总体局面很糟糕。
    十多年来,中国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休,你看,小小的东南亚有多少组织?美国又有多少组织?这么多组织不能团结合作、反倒互相排斥、互相攻击和拆台...这样糟糕的事实,不承认是不行的。
    中国参与民运的人,哪一个人没有受过共产党的教育?许多民运人士受共产党的毒害深入骨髓,他们不去克复和纠正自己身上的坏习惯,反倒放纵坏习惯,把坏的作风带到海外来,有的比共产党还厉害,争权夺利那个不择手段呐,实在是残酷得很...民运的恶劣环境,被中共所利用,王炳章、彭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绑架回国,有一些民运人士不明不白地死掉......
    在泰国曾经有一个叫孙浩的人,是中国民联成员,曾经给王炳章、彭明做过保镖,他在2002年到2004年之间不明不白地死去,据说死前三个月曾被国安特工打了一针...他死了很久都没人知道,一直到有人在曼谷碰见他的流落街头的妻子,才知道这件事。你看看,中国民运成员死了一个人,就象死了一条狗一样没有人关心和过问!还有一个王国平的人,也是民联成员,原来也在泰国活动,后来遭到某两个民联成员的大力排斥,被迫出走柬埔寨,后来就不明不白地死在柬埔寨,他死在孙浩之前,也是死了很久别人才知道......
    还有就是为了钱不顾一切,完全忘记自己的责任,甚至为钱而破坏民运,起了中共起不到的作用。我在桂河桥搞孤军墓之所以资金这样困难,一大原因就在这里:某两个民联成员私自地截留了加拿大方面赞助我搞工程的五十万泰铢,他们两个偷偷地拿这笔钱去为自己买房子,到现在一分钱也没给我!
    这就是民运的糟糕状况,一方面是中共的破坏和陷害,另一方面自己又不团结、残酷内斗,结果造成互相猜忌、互不信任的环境,很可悲呀!
   
   曾节明:这种状况是不是只是泰国民运才有,其他地区的民运是否好些?
   
   梁山桥:也不单单是泰国民运是这种状况,泰国民运也只是中国民运的一个缩影。我1989年来到泰国,九十年代初参加民运活动,搞了十多年的民运,民运的许多事情,我都是亲身经历者,我有资格说这个话。 
    
    这个“一兵”显然不了解中国民运的现实情况嘛!他把中国民运想象得太好了,实际上,民运就这种道德状况,与达赖喇嘛他们是根本不能比的。
    
   曾节明:“一兵”的第一个观点是:中国民运与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两个性质不同的组织,对这个观点你是否认同?
   
   梁山桥:不能认同。达赖喇嘛是藏族人,当然有一定的民族局限性,他追求西藏自治是可以理解的、也是高尚的,因为达赖喇嘛追求的西藏自治,也包含了对中共一党专制的否定,因为一党专制容不得自治。我们要看到:现在达赖喇嘛已经完全突破了民族的局限性,他主动寻求与民运合作,而且公开说:自己既是西藏人,也是中国人;不谋求西藏独立;而且希望整个中国实现民主...这些追求,与民运完全一致嘛!而且达赖喇嘛也不追求藏独了,这怎么与民运性质不同呢?
   
   曾节明:“一兵”说林大军对达赖喇嘛的评价是吹捧,你怎么看?
   
   梁山桥:不是吹捧,而是“吹”得还不够!达赖喇嘛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全世界享有很高的声望,这难道不是客观事实?这是吹出来的吗?说林大军吹捧达赖喇嘛,这是受中共毒害的观点,也是站在大汉族主义立场上看问题。
    中国人可以容得大吹特吹毛泽东、邓小平这样虚假的伟人,为什么容不得宣扬达赖喇嘛这样一个真实的伟人呢?
    另外,“一兵”在文章中,说林大军没有想办法在民运内部积极的运作也不符合事实,林大军现在在努力推动藏人与民运的团结,难道不是积极运作?
    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亲身了解和参与了林大军在泰国组织的一系列活动,比如发行《中国之春》、筹办“中国向何处去”世界研讨会、抗议北京奥运火炬、还有今年的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抗议活动,和最近的抗议中共民族政策的活动,他这个人有一股奉献精神,好多活动都自己掏腰包,光这一点,就是别人很难做到的…2003年林大军来泰国之前,因为某两个败类分子的长期乱搞,泰国民运已经到了一盘散沙、人都请不出来的地步;说句实在话,如果没有林大军出面组织,泰国民运界连一次象样的活动都搞不起……
   
   曾节明:你对这篇文章最有意见的地方在哪里?
   
   梁山桥:他(“一兵”)说中国民运面对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没有必要感到“惭愧万分”,这一点我特别不能同意;民运应该“惭愧万分”才对,如果还不惭愧,就没有羞耻感了!
    民运这么多精英、这么多人才、当年有这么多国家和组织支持,二十年来有什么进步呢?不仅没有进步,而且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还不感到惭愧吗?这(不感到惭愧的心态)完全是一种“夜郎自大”的心态。
    正因为不争气,中共现在根本不把民运放在眼里:我在网上看过一个报道,中共现在把“藏独”、“台独”、“疆独”、法轮功当对手,根本不鸟民运!这与我在现实当中的感受是一致的。
    如果民运能够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共哪敢象现在这样强硬?哪敢像现在这样不把民运当回事?
    
    我最反对的是:他(“一兵”)认为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会给海外民运的发展套上枷锁,这个看法大错特错。达赖喇嘛现在主动寻求与民运合作,这对民运来说是一大机遇,如果错过了这个机遇,就是历史性的错误、就是犯罪,今后后悔都来不及!因为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最有利于整合民运力量,你自己没人能够整合,人家有能力而且原意帮你整合,这难道不是机遇?难道不是大好事?
   
   曾节明:“一兵”认为,中共多年的宣传教育,已经在中国民众中把达赖喇嘛塑造成分裂分子,因此以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得不到华人的支持。
   
   梁山桥:中国民运决不能以中共的眼光来看问题!我们必须清除自己身上无神论党文化的毒害。以有神论的标准来看:达赖喇嘛就是精神领袖、就是先知先觉。
    中国民运要有自己的原则和是非标准,不要以中共的标准为标准、不要随中共的节拍起舞;要真正追求中国的民主化,就一定要纠正海内外华人敌视达赖喇嘛的错误认识,我们决不能为了短期利益而迎合错误的东西。
    不管是达赖喇嘛,还是热比娅,都是民运的同路人;达赖喇嘛,甚至说是中国民运的领路人也不过分,因为他和西藏流亡政府已经远远走在中国民运前面去了。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八月六日星期四于曼谷流亡寓所
   
   附:桂河桥孤军墓前的梁山桥(资料)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