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严家祺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展望第3千纪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大尺度『时间观』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基因』的稀释和『心因』的扩散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
·
2019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五四」給毛澤
·五四百年看儒家文明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王朝循环原因论(严家祺)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
1976 1989 和“六四”
·
·「黃雀行動」及六四逃亡获香港营救者聲明
·文字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八九民运史》纸本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调查报告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中国不仅有一个“两岸关系”问题,而且有一个“两边关系”(或“两麓关系”)问题——喜马拉雅山两边(南麓、北麓)的藏人的关系问题。台湾海峡最深,阻挡不了海峡两岸台湾同胞之间的交往,喜马拉雅山最高,也阻挡不了喜马拉雅山两边藏族同胞之间的交往。


   

严家祺


   (2009-8-28)
   台湾救灾有两个方面,一是物资和金钱援助,二是精神上的关心和支持。邀请达赖喇嘛访台,让达赖喇嘛到台湾参加法会,超度八八水灾的死者以及为灾民祈福,也是帮助台湾渡过八八水灾的一项措施。邀请达赖喇嘛访台,虽然是民进党提出,但已经得到马英九赞同,北京“国台办发言人”批此事是“险恶用心”就很不恰当了。民进党人也是台湾人,他们中也有许多人遭受这次水灾,就是没有得到马英九的赞同,就民进党邀请达赖喇嘛访台参加法会,北京“国台办发言人”也不应当用“险恶用心”这样的词句来批评他们。北京“国台办发言人”大概没有注意到,当你们用“达赖”而不用“达赖喇嘛”称呼达赖喇嘛时,当你们用一些难听的话攻击达赖喇嘛时,在国外的十多万流亡藏人与在国内的几百万藏人都不高兴。在藏人心目中,达赖喇嘛与他们是不可分割的,不像我们汉人可以把江青与毛泽东分割开来,把赵紫阳总书记与共产党分割开来一样。你们那么骂达赖喇嘛,你们不知道藏人不高兴吗?
   
   北京的“发言人”和一些媒体今后要改一改“骂人”的做法了。你们大概不知道,你们骂得最凶,达赖喇嘛不会“对骂”,他的回答是“我很难过”。中国不仅有一个“两岸关系”问题,而且有一个“两边关系”(或“两麓关系”)问题——喜马拉雅山两边(南麓、北麓)的藏人的关系问题。台湾海峡最深,阻挡不了海峡两岸台湾同胞之间的交往,喜马拉雅山最高,也阻挡不了喜马拉雅山两边藏族同胞之间的交往。台湾问题、西藏问题要靠相互信任、靠和平交往,而不是靠“大批判”、靠“骂人”来解决的。如果北京为这次马英九同意达赖喇嘛访问台湾而大骂马英九,想一想会对“两岸关系”发生什么影响?
   
   达赖喇嘛多次说,他不寻求西藏独立,他的“中间道路”是要求“西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下实现名副其实的自治”,他也说过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达赖喇嘛到台湾参加法会,超度八八水灾的死者以及为灾民祈福,怎么能说成是“分裂中国”的“活动”呢?北京不仅应当对达赖喇嘛这次访问台湾表示欢迎(如果马英九会见达赖喇嘛,北京也应当感到高兴),而且,北京领导人也要学一学“文革”刚结束时的邓小平,欢迎达赖喇嘛回到中国和自己的家园。我想,今天的北京领导人也许没有当年邓小平的“感觉”,当年邓小平感到他与达赖喇嘛都是遭受了毛泽东错误政策之害。(写于2009-8-28凌晨3:00 纽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