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徐水良文集
本人文集新发表文章已被剥夺放到主页页面显示权利,欢迎各位网友和读者常常到本人文集阅读新发表文章。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八九十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
(经过努力,绝大多数文章已经初步恢复)
已恢复文章,有不少文章,暂时只找到当时单独保存的按语或短评,正文及附录因查找不易,暂时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将逐步恢复(注:绝大多数已经初步恢复)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可惜花瓶民运背叛了它

——与范似棟商榷

徐水良

   我们说的中国民主运动,是说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是自己命名为“民主运动”的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概念。过去是否有人偶尔使用过“民主运动”这个词,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

   当代中国民主运动中,“民主运动”称呼的由来,我已经多次介绍,是我们为79民运取的名字,名字是我想出来的,后来得到大家的公认,就一直沿用下来了。这是中国政治反对派运动与全世界不同的独特名称(当时其他国家称为“持不同政见者”等等,没见称“民主运动”的)。不是一般的普通名词,而是成为当代中国争取民主的政治运动的专有名词。所以,要说民主运动有什么学术意义,这就是学术意义,就是我们当时取名,后来又为大家公认的学术意义。不是西方意义,而是中国意义。就像在下徐水良,是我长辈为我取的名字,徐水良的学术意义就是我本人。不管是张三还是李四;也不管是张美丽还是刘英俊,也不管张美丽是不是美丽,刘英俊是不是英俊,都是这个道理。谁要说没有西方学术意义上的张美丽、刘英俊,恐怕是莫名其妙。

   我孤陋寡闻,没见到过西方学者谈西方“民主运动”,更没有见到“西方学术意义上的民主运动”这种概念。如果这个说法不是老范杜撰出来的,很希望老范给出原文,帮在下学习研究。

   西方学术意义上的民主运动,应该是西方学术界公认的。谁见过,盼赐教?

   据我的了解,迄今为止,自己命名民主运动的,仍然只有中国和接受中国这个概念的周边二三个国家,没有看到西方国家有自己命名民主运动的运动。何来“西方学术意义上的民主运动”概念?

   中国的东西,中国的概念,为什么一定要由根本不存在的“西方学术意义上的民主运动”概念来当太上皇作裁决?

   至于后来的狭义民运圈成为沦陷区,包括所谓的海外民运,背叛民主运动的本来意义,特别是背离了民主这个普通名词的本义,就像张美丽并不美丽,刘英俊并不英俊那样,那是另外一回事。

   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客观存在,并且已经成为全民性的运动。即使狭义民运圈背叛了它,即使花瓶民运因为背叛它,实际上正在完蛋和死亡,它仍然存在,并且以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形式蓬勃发展,轰轰烈烈。

   老范把民主运动和花瓶民运混同起来。也是我们大家常犯的错误。愤恨于花瓶民运的所作所为,于是要找一个与之不同的理想化的学术意义,实际上这种理想化的学术意义,迄今并不存在,至少我没有见到西方学术界有什么公认的民主运动学术意义,倒是中国,因为有命名为民主运动的政治运动存在,对民主运动,学术界倒是研究得比西方多。

   当然,抽象出一种理想化的学术意义,得到学术界,包括西方和东方的公认,用来规范未来的民主运动,应该可以考虑。但不能说中国没有西方学术意义的民主运动。

   附1:

徐水良: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节录第一节):

   一、什么是民运?

   民运当然是"民主运动"的简称。但"运动"这个词,被中共搞得完全背离了它的本义,中共接连不断地搞政治运动,这种"运动",包括目前江泽民的所谓"三讲",为人人所深恶痛绝。以致一些人把民主运动也看作这种中共式的运动。根据他们头脑中接受的中共的习惯思维,认为民主运动也必须以接连不断中共式的运动来维持。其实,民主运动中"运动"这个词,乃是用的这个词的本意,指的是走向民主化的一种过程和趋势。

   及到七十年代末,共产主义阵营中的政治反对派,一直被称为"持不同政见者",没有使用"民主运动"这个词,连"异议人士"这个词,我的记忆,当时似乎也没有见过。当时民运中的绝大多数人不承认自己是持不同政见者,包括王希哲、徐文立等许多民运人士,都极力辩护自己与共产党是相同政见者。我本人公开承认自己是"持不同政见者",并且在当时的文章中,以及后来在法庭上都强调:"不允许持不同政见,这不是法西斯吗?"但我不知道当时还有没有其它朋友公开承认自己是"持不同政见者"。无论如何,"持不同政见者"这个词,不仅从策略考虑,而且由于不能表达推进人权、自由和民主这一共同事业的本质,因此必须另换新词。由于中国的民主运动,乃是集人权、自由、民主运动于一体,因此,当时我们少数朋友私下考虑过人权、自由等各种名称,但由于实现民主,必然要实现人权和自由,以民主来命名,就不容易产生那种只要求部分自由,而不要求民主这样一种不彻底性,并且是表达政治上诉求的本质。因此,本人和极少数几个朋友,从七九年开始,自称"民主运动"。结果逐渐为大多数朋友接受,其间,邓小平有几次讲话,当时他虽然还不知道民间朋友开始自称民主运动,但他极力攻击"民主派",这也推进了"民主运动"这个称呼的扩大。大约到八零年末、八一年初,"民主运动"这个称呼普遍化。但这似乎仍然是中国特有的称呼,在苏联、东欧似乎并没有普及这种称呼。

   因此,"民主运动"及其简称"民运"的名字,是我们自己取的,不是别人强加的,即使邓小平称呼的"民主派",也是在邓之前,我们曾经自己称呼过的名字。大约从七三年开始及到八一年,我在自己的大字报,文章中就自称"民主派"。本人是最早使用"民主派"和"民主运动"的人,是始作俑者或始作俑者之一。虽然"民运"这个词,现在已被中共特务及民运流氓搞得颇臭,但我们并不后悔,即使未来某一天,我们也许不得不把这个词出让给共特及民运流氓,我也决不后悔。他们也许可以夺走名称,但决不可夺走本质,即中国走向民主化的必然过程和趋势,也即这个名称真正概念。

   附2:

范似栋:中国至今没有西方学术意义上的民主运动

   2009-08-08

   同理,全世界没有马克思定义的社会主义实体和社会主义运动。

   所谓的中国民运其实是指中国的反抗运动或异议运动。所谓的海外中国民运其实是指中国人在海外以政治名义图生存求发展的方式之一。至所以说是之一,因为还有之二,之三。比如,现在有些人投靠中共,参加和统会或中共的其它组织,也是为了图生存求发展的一种方式。

   很多人都说民运民运,很少有人怀疑有没有民运。

   社会主义是俄国人骗中国的把戏,民运是中国人骗美国人的花招。


此文于2009年08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