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革命和暴力]
徐水良文集
本人文集新发表文章已被剥夺放到主页页面显示权利,欢迎各位网友和读者常常到本人文集阅读新发表文章。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八九十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
(经过努力,绝大多数文章已经初步恢复)
已恢复文章,有不少文章,暂时只找到当时单独保存的按语或短评,正文及附录因查找不易,暂时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将逐步恢复(注:绝大多数已经初步恢复)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革命和暴力


张三一言文章两篇


   
   
   [按]二十多年来,中国的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告别革命派,包括花瓶民运,不断制造谎言,伪造历史,攻击革命,胡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在他们的谎言一再被戳穿的情况下,又以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重复他们的谎言。显然,这种不停地公然伪造历史,在谎言被戳穿以后,不停地重复谎言的行为,决不能以糊涂来解释,而只能用政治任务来解释。

   
   事实上,世界上的民主国家,尤其是世界上的大国,以革命和战争建立起来的,不仅仅是一般的多数,而是绝大多数。美国民主是由暴力革命——独立战争(中国人的称呼,美国人自称美国革命)建立起来,又在暴力改良——南北战争等等中加以完善。英国革命是由两次暴力革命,即流血的暴力革命——清教革命,和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光荣革命建立起来的。德、日等二战法西斯国家的民主,近来的阿富汗、伊拉克等等的民主,是由战争建立起来的。独联体、东欧各国的民主,是由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建立起来。此外还有其它许多,如土耳其、菲律宾、葡萄牙等等,民主也都由革命建立起来。
   
   由改良建立民主的国家,只有中华民国(台湾)、西班牙等寥寥无几的几个国家或地区。而且是在非常特殊的条件下,是在生存压力和国际社会、美国等民主国家的强大压力下建立起来的。(台湾的改良,民进党一些人为了抬高自己,称之为宁静革命,但实际上仅仅是改良。)
   
   相反地,改良,也不是这些自由主义者说的那样美好,许多国家的专制,恰恰是由改良建立起来的。如日本的军国主义,德国等国家的法西斯专制,菲律宾马科斯的专制。这些专制,有不少是由不太成熟的民主国家,经过窃取政权的独裁者的改良,变成专制国家。
   
   下面张三兄的两篇文章,是对他们的谎言的又一次驳斥。
   
               ——网路文摘编者2009-8-2日
   
   
   

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建立的


   

张三一言


   
   
   反民间暴力者用“民主革命的结果是新的专制”论来吓人。但是,并不能吓到所有人,特别是有头脑的人;因为,事实是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包括暴力革命)建立的。
   
   有些人一方面想从理论上把暴力从民主中排除出去(见《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一文),另一方面则企图捏造民主暴力恶果来吓人。
   
   有人这么说:“对暴力的责难,主要是暴力的社会转形,可能不会按照革命者的意愿去转变,反而会走向相反的目的地。”他们拿出了亨廷顿理证:“人民革命”式的民主化转型道路是相当罕见的,“暴力颠覆”的成功例子就更是寥寥无几…其它的典型命题,例如:“暴力革命取胜者不可能建立起民主社会制度的”;“暴力革命不是新社会的产婆,而是旧制度的遗产继承者。”等等
   
   既然是“可能不会”,就是说还存在“可能会”,既然有两种可能,为甚么只强调“可能不会”这一种而排除“可能会”的那一种?理论家亨廷顿也只是说暴力革命产生的民主国家“寥寥无几”而没有断言它绝对不可能产生民主国家(如果老亨活到今天,他一定会转变观点,肯定革命建主民主政权是常态)。可是我们这些反民间暴力者却敢武断“已不可能”、“成功的暴力革命,则只是改朝换代”。其实,这个排斥的潜在的意思就是:暴力绝对会“走向相反的目的地”; “暴力的结果必定是暴力专政”;“成功的暴力革命,则只是改朝换代”等等,这是片面推导和极端化表现。用这些语句吓人,这是反民众暴力者的陈腔滥调。他们想用戈陪尔惯技把它变成真理。
   
   但是,下面事实就让这些陈腔滥调永远变不了真理。
   
   他们陈腔滥调是:英国革命,只能产生的是克伦威尔的独裁,法国革命,只能产生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的独裁,俄国革命,只能产生了斯大林的独裁…中国革命产生蒋介石独裁、再革命也只能产生毛泽东独裁…
   
   反民间暴力的错误是只看“民主暴力革命结果”静态的一个点,掩盖动态发展的长线条。
   
   这些说词不论是事实还是理论都是站不住脚的。他们只提英国革命后产生克伦威尔的独裁这一静止的定点,避而不谈因为先有英国革命然后才有克伦威尔之后的民主这个发展结果。他们只谈法国革命后产生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的独裁这一静止的定点,避而不谈因为先有法国革命然后才有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后的法国民主政制这个发展结果。他们只讲辛亥暴力革命推翻清帝专制政权而出现蒋介石专制这一静止的定点;拒绝提及孙中为共和宪政而起的辛革命,经蒋介石之后到蒋经国后期终于回到目的诉求的民主共和政制,再经民进党再到国民党民主发展到了今天日益趋向成熟这个发展结果。以民主为目的的辛亥暴力革命,经挫折后、在出现了制衡力量后,就会发展完善民主制度。以专制为目的的共产党暴力结果,在暴力过程中它是唯一力量,在暴力结束后又禁绝其它独立监督制衡力量出现,当然是专制始专制终。由毛至华至邓至江至胡四代(五代?)不变;看来再传下去永无变的可能。
   
   你举你的事实,我也举我的事实。请问,美利坚合众国、现今之罗马尼亚是不是用暴力革命建立的?还有,格林纳达是国内暴力和国外暴力干涉建立的,日本和巴拿马是外部入侵和强加的结果。请问这些产生于暴力的国家是转型为民主还是专制?请问这些暴力能不能建立民主国家?请问这些暴力是新社会的产婆还是旧制度的遗产继承者?至于非暴力革命产生推翻旧专制制度建立民制度的就更多了。
   
   在以上所举的两个事实中,反民众革命和民众暴力者有一个致命伤,反革命所举的革命后暴政,但暴政之后是民主;就是说民主革命或民主暴力革命后虽则可能会出现非民主的挫折,但是,挫折后还是民主。但是我所举的事例,民主之后还是民主,不会发展成为专制;而反民众暴力者所举的专制发展下去并不是专制而是民主。其逻辑结论是民主革命或民主暴力革命最终都能取后民主。(顺便提一下纳粹制度不是暴力革命建立的,是非暴力非革命建立的──按照上面所说的反民间暴力者的逻辑推导,就是用非暴力建立的政权必定是纳粹政权了──简直荒谬。)
   
   反民间革命暴力还有混淆因果的错误。
   
   这些人常说古今中外几千年农民、斯大林、毛泽东…暴动没有一个建立民主制度的,没有一个不是取前专制立后专制的。
   
   他们只讲“暴力”不讲暴力者使用暴力的目的。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不以民主为诉求的暴力革命不会建立民主制度。这好像打家劫舍为目的强盗手中大刀不会给病人完成外科手术一样。
   
   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为目的的暴力革命“有可能”建立民主制度,前面已经提供事实证明。当成功的暴力者不是唯一力量,而是数股力量时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性极大;当成功的暴力者是唯一力量,而没有其它制衡力量时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指民运搞暴力的结果必然是以新专制暴力取代旧专制暴力是武断、是诬指。
   
   有一点必须提及。残酷的现实是:不暴力革命,铁定100%专制暴政;暴力革命可能还是专制暴政,但也可能是民主仁政(可说机会各半)。要100%专制暴政还是要50%机会专制或民主?请理性判定。
   
   我写这类支持民众暴力文章的目的是维护民众行使暴力的权利;这些权利是民众用以达到结束一党专政推进民主的强大力量。我是维护民众在运用其它方法都无效时被迫使用暴力的权利,并不是提倡和鼓励使用暴力。
   
   
   2009/7/26 5B病室
   
   
   (转自天网)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


   

张三一言


   
   
   民主认同暴力,并不是说民主必然包含暴力,也不是说民主就要倡导暴力,只是指出并非“民主本身就容不得暴力”;民主既容得非暴力也容得暴力。
   
   [一]、民主手段论来反对以暴力建立民主
   
   反民众暴力者中的一些人这样说:“民主是人类找到的一个不使用暴力解决争端的方式或手段。也是目前人类发现的一个最不坏的解决争端的手段。民主制度就是用选举,少数服从多数,同时保护少数人的权利等规范出来的,替代用暴力解决社会争端的制度。为了民主可以不择手段的说法,在民主本身就是手段的前提下就不能成立了。而为了追求民主制度就可以不择手段的提法,同样不能成立,因为民主本身就容不得暴力。”
   
   以上所引用的一段文字是误导。且不论论民主是手段还是目的,又且姑且以假定民主是手段论成立来进行讨论。
   
   误导一。把始创民主(民主的第一动力)的方法是不民主的误导成为是民主的。
   
   一般民主社团、民主行活动的始创(第一动力)绝大多数是用非民主方法。比如组织一个读书会,不会神差鬼使地突然间有N个人集合在一齐议决章程选举负责人而成立。绝大多数情况是由某个人扯头缆邀集同志然后议决章程选出负责人而成立。这个扯头缆的召集人并不是民主方法产生的,是独自主张“自决”、“自任”的。他在组建读书会过程中是独断独行的。在专制制度里,要建立民主政制,即民主之初始使用的是革命(包括暴力革命)或其它方法,并不是用在民主制度里的选举方法。
   
   “民主是人类找到的一个不使用暴力解决争端的方式或手段”这话本身没有错。错在不使用暴力的时间和地方。民主这个用“数人头代替斩人头的方法”,是作为突显民主与专制制度政权更替之相异而提出的。它是指“在民主制度内”使用的方法,是指民主机制完成后的内部操作方法,民主程序是在民主制度建立后或民主机制有效时的操作程序;所谓民主机制有效是指参与者都认同民主精神、遵守民主规则和操作程序。在民主制度建立前、民主机制生效前并不存在民主程,所以在专制制度内无民主方法可言。由专制过度到民主的变更不是用民主方法,而是前有所述的革命或其它方法。在由专制制度过度到民主制度过程中,参与者主要是现权力者和民主诉求的民众;众所周知,统治者,特别是现今胡朝统治者绝不愿与民主诉求者对话,这怎么有使用民主手段的可能;在这里革命才是最有效的方法。现在反民间暴力者怀着某些不想告人的目的,偷偷地把在民主制度内部使用的民主方法推到专制条件下创建民主制度上面去,要求民主诉求者在完全没有民主精神、在绝无可能使用民主方法的时间、空间、相互关系中用民主方法去达到目的。这可能吗?要人们在专制统治下用数人头、民主选举的方法去建立民主制度,专制统治者不镇压你吗?把民主方法用到民主制度建立之前、民主机制有效之前的专制制度里去,其目的是诱使或迫使民主诉求者用无效手段去追求民主目的, 是消解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让民主永远没有可能在中国这个共产党专制独裁的地方实现民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