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徐水良文集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短评]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徐水良


   

2009-8-18


   
   
   张三兄好文,特推荐。
   
   这些年,民进党衮衮诸公,包括矮子里拔长子拔出来的庸碌主席蔡英文,还有洪哲胜和大陆出来的几个下手,他们的做法,其实是带领民进党安乐死。我原来很想批评,但后来一想,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救不了,帮不了。而且安乐死也不错。于是作罢,不写了。(这里也只是顺便点一下。)
   
   只是民进党一般党员,应该记住这些带他们走向安乐死的人,尤其是那些怀着别有用心带他们走向安乐死的人。而共产党和国民党也许该奖励这些立功者,尤其是其中以深绿面目出现,抹黑和搞乱台湾,把民进党带向安乐死的特务。
   
   陈水扁在台上执政,不管陈水扁如何贪腐,也不管揭露抗议陈水扁贪腐的人从来没有反对和攻击台湾民主和法治这种事实,不管那些抗议者是不是热爱台湾,热爱台湾的民主法治,民进党这些人都攻击那些抗议陈水扁贪腐的人们不爱台湾,是抹黑破坏台湾的民主法治。那时,他们(包括洪哲胜)大力赞颂台湾民主法治。但陈水扁下了台,陈水扁的贪腐集团受到台湾司法侦查,这些“爱台湾”的人,就立刻反过来,拼命攻击台湾的民主和法治,尤其攻击台湾司法。与抗议陈水扁贪腐的人们不攻击台湾民主法治,形成鲜明的对照。
   
   这是哪门子道理?既然台湾民主法治,台湾司法问题那么多,那么坏,你们执政八年,却从来不讲不宣传,从来不努力引导台湾人解决这些问题,你们这八年干什么去了?洪哲胜回答说,这是因为“专政半个世纪的政党[按指国民党]下台,留下的棘手问题多多。”那八年他大力赞扬台湾民主法制,没有国民党留下来的司法问题,很奇怪,八年过去了,现在倒反而有了过去留下的“棘手问题多多”呢?是不是物理学上一直向前不能后退的时间,现在忽然能够倒退了呢?这正是奇怪的逻辑。这种奇怪的逻辑,也正是民进党很多人的逻辑。为了少数人及狭隘的团伙贪腐私利,某些人不仅迅速腐败,而且拼命保腐败;不仅拼命保腐败,而且保腐败保到了不讲逻辑的地步。
   
   他们竟然还拼命用国民党比民进党腐败来为自己党的腐败辩护。但是,既然国民党腐败,你们执政八年,也拼命查国民党腐败,却没有查出和处理多少腐败案子,现在你们自己被查出了那么大那么多的腐败大案,你们还有什么脸说别人比你们更腐败?
   
   说穿了,某些人自诩“爱台湾”,骂别人卖台,不过是爱台湾的钱,想掩盖自己的贪腐罢了。
   
   

民进党人的党性派性与共产党有得一比


   

张三一言


   
   
   [一]
   
   洪哲胜说:马政府"先抓人、再求证、然后判决";是抗议法院把尚未证明有罪的阿扁羁押太久啦!不是"保扁贪腐"。Aops说:老洪的帖子就是在反对程式不公正。这话没有错。我想这样说:如果是
   "法院把尚未证明有罪的英九羁押太久啦!"洪博士会不会用现在保扁权利的理由用到马身上去?即使用了,有没有像现在保扁这样积极热情?这是说,人之常情是你要保那个人才会找出保的理由出来。你若不想保那人,甚至想治那人,保的理由就在你面前你也不用;相反,会去找可治之的理由。
   
   保自己人,是人之常情。但是,有个题问分清楚,保那人的权利、保那人的理由,和保那人的道义是不同的。比如说,贼的亲友和他们请的笔师当然有保贼的权利和理由。Aops说:"洪先生是民进党. 在阿扁问题上要求司法公正,有什么错?非要大义灭亲不可?"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这个道理里面另有一道理,就是持这一道理者确定无疑是"维护不义者"。在这里,保扁者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不认为扁贪腐。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保扁者鲜有以扁无贪腐为理由而保扁的。一是明知扁是巨贪巨腐者,就是要保,这就是为亲不义、大义不灭亲。你为亲不义,别人没有理由要陪你不义,别人要的就是坚持道义。所以,在权利上保扁没有错,并不表示保扁保得符合常人共识的道理或道义。而我认为保扁并不符常人共识的道理或道义。既然不符合,人们就有批评的权利和义务。更重要的是陈水扁贪腐的身份是总统,而不是私人间的或商业性的贪污的私人,他代表的是公权,是以公权谋私利,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不能以私人领域的观点看待问题,必须也只能是公事公办。公事公办最好不要把私情参入来。所以,我觉得应该维护保扁的权利,但是同时也应该批评保扁的不义。
   
   有网友说:"洪先生不管阿扁如何为阿扁说话是此坛公认的"。对这个问题,有两种讨论方法。一种是法官式的,以准确无误的证据为准。这样的讨论只能局限于极少数的精英或空闲和精力都过剩的人;这种讨论是最过硬的。理论可能由少数精英话事,案件可以以法院判决为准,阿扁的带眼睛子弹、特大贪腐案,在法律上由法官判决。
   
   我不喜欢也没有能力做这种讨论;我做的是另一种讨论。这是一种常人以常识和认知进行的讨论。常人没有凡事找出像法官要求那样的准确无误的证据那种能力,常人用的是从自己感觉中得到的印象进而形成认知(认定),根据这认知去言说和行事。公民投票不是根据法官式证据作决定而是任由自己的认知(认定)和常识行事的。现在的问题是人们多数会认定陈水扁是特大贪腐者(在香港,陈水扁几成了贪腐的代名词)。
   
   人们讨论、法院或权力机构判定,是一回事,相关事实真伪是另一回事,事件发展又是另一回事。即是说:人们讨论、法院或权力机构判定的结果不是唯一的事实或真理,事实和真理还有另一面,世界上法院或权力机构判定,人不信,历史作出相反结论的大案有的是。民众有民众的认定、后人有自己的历史结论。法律和精英们的理论当然对社会发展起着推进或阻碍作用,但是,主要是由普通人的认知和常识推进的。
   
   基于以上理由,"洪先生不管阿扁如何为阿扁说话是此坛公认的"这个问题可以有两种结论:洪先生死保扁,洪先生不保扁。
   
   
   [二]
   
   我觉绿营很多人挺扁是明摆的事实。我不想争论是不是"死保扁";但是,"活保扁"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活保的意思就是灵活地不保贪腐,但以保权利为名达到保扁目的(保扁就无法不保贪腐)。我还觉得,这些保扁很有不分青红皂白的味道。
   
   其中最令我反感的第一次是绿色人士在那两棵带眼睛的子弹擦过陈水扁肚皮时的保假;第二次就是常人断定陈水扁是天下第一贪时,那些民进党大佬小佬还在横岔曲折找理由护扁。老实说我以常人之心无法理解那些保扁人士的心态。
   
   在带眼子弹现世后,我曾断言并多次强调,民进党政治生命必定断送在陈水扁手里,现在不是全中也大半实验证了。
   
   现在再护扁保假其效果只有把民进党往閰罗王那里推。说得直白一些就是现在护扁保假就是对民进党落井下石;可惜民进党中人还乐此不疲,一点觉醒也没有,民进党多灾多难矣。
   
   我觉得,民进党人的党性派性与共产党有得一比。两者间不同的只是共产党靠仇恨加强迫打造出党性,民进只是用仇恨而已。
   
   2009/8/17
   
   
   徐水良
   
   

   
   2009-8-18

   张三兄好文,特推荐。
   
   这些年,民进党衮衮诸公,包括矮子里拔长子拔出来的庸碌主席蔡英文,还有洪哲胜和大陆出来的几个下手,他们的做法,其实是带领民进党安乐死。我原来很想批评,但后来一想,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救不了,帮不了。而且安乐死也不错。于是作罢,不写了。(这里也只是顺便点一下。)
   
   只是民进党一般党员,应该记住这些带他们走向安乐死的人,尤其是那些怀着别有用心带他们走向安乐死的人。而共产党和国民党也许该奖励这些立功者,尤其是其中以深绿面目出现,抹黑和搞乱台湾,把民进党带向安乐死的特务。
   
   陈水扁在台上执政,不管陈水扁如何贪腐,也不管揭露抗议陈水扁贪腐的人从来没有反对和攻击台湾民主和法治这种事实,不管那些抗议者是不是热爱台湾,热爱台湾的民主法治,民进党这些人都攻击那些抗议陈水扁贪腐的人们不爱台湾,是抹黑破坏台湾的民主法治。那时,他们(包括洪哲胜)大力赞颂台湾民主法治。但陈水扁下了台,陈水扁的贪腐集团受到台湾司法侦查,这些“爱台湾”的人,就立刻反过来,拼命攻击台湾的民主和法治,尤其攻击台湾司法。与抗议陈水扁贪腐的人们不攻击台湾民主法治,形成鲜明的对照。
   
   这是哪门子道理?既然台湾民主法治,台湾司法问题那么多,那么坏,你们执政八年,却从来不讲不宣传,从来不努力引导台湾人解决这些问题,你们这八年干什么去了?洪哲胜回答说,这是因为“专政半个世纪的政党[按指国民党]下台,留下的棘手问题多多。”那八年他大力赞扬台湾民主法制,没有国民党留下来的司法问题,很奇怪,八年过去了,现在倒反而有了过去留下的“棘手问题多多”呢?是不是物理学上一直向前不能后退的时间,现在忽然能够倒退了呢?这正是奇怪的逻辑。这种奇怪的逻辑,也正是民进党很多人的逻辑。为了少数人及狭隘的团伙贪腐私利,某些人不仅迅速腐败,而且拼命保腐败;不仅拼命保腐败,而且保腐败保到了不讲逻辑的地步。
   
   他们竟然还拼命用国民党比民进党腐败来为自己党的腐败辩护。但是,既然国民党腐败,你们执政八年,也拼命查国民党腐败,却没有查出和处理多少腐败案子,现在你们自己被查出了那么大那么多的腐败大案,你们还有什么脸说别人比你们更腐败?
   

   
   民进党人的党性派性与共产党有得一比

   
   

   
   张三一言

   [一]
   
   洪哲胜说:马政府"先抓人、再求证、然后判决";是抗议法院把尚未证明有罪的阿扁羁押太久啦!不是"保扁贪腐"。Aops说:老洪的帖子就是在反对程式不公正。这话没有错。我想这样说:如果是
   "法院把尚未证明有罪的英九羁押太久啦!"洪博士会不会用现在保扁权利的理由用到马身上去?即使用了,有没有像现在保扁这样积极热情?这是说,人之常情是你要保那个人才会找出保的理由出来。你若不想保那人,甚至想治那人,保的理由就在你面前你也不用;相反,会去找可治之的理由。
   
   保自己人,是人之常情。但是,有个题问分清楚,保那人的权利、保那人的理由,和保那人的道义是不同的。比如说,贼的亲友和他们请的笔师当然有保贼的权利和理由。Aops说:"洪先生是民进党. 在阿扁问题上要求司法公正,有什么错?非要大义灭亲不可?"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这个道理里面另有一道理,就是持这一道理者确定无疑是"维护不义者"。在这里,保扁者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不认为扁贪腐。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保扁者鲜有以扁无贪腐为理由而保扁的。一是明知扁是巨贪巨腐者,就是要保,这就是为亲不义、大义不灭亲。你为亲不义,别人没有理由要陪你不义,别人要的就是坚持道义。所以,在权利上保扁没有错,并不表示保扁保得符合常人共识的道理或道义。而我认为保扁并不符常人共识的道理或道义。既然不符合,人们就有批评的权利和义务。更重要的是陈水扁贪腐的身份是总统,而不是私人间的或商业性的贪污的私人,他代表的是公权,是以公权谋私利,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不能以私人领域的观点看待问题,必须也只能是公事公办。公事公办最好不要把私情参入来。所以,我觉得应该维护保扁的权利,但是同时也应该批评保扁的不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