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保扁问题]
徐水良文集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保扁问题


   

徐水良


   

2009-8-16


   
   
   [按]这是一个洪哲胜和我笔战的帖子的整理汇编。过去无数次,我对洪先生的同样手法,持最大限度的克制,尽量不揭穿要害问题,避免让他下不了台。因为我们不得不利用某些貌似公正的对立阵营的人,来向国内多少传布一些朋友的声音,防止中共对我们的封杀。中共对我们的封杀,确实太厉害了。但现在,我们既然已经开始彻底揭露花瓶民运,那我们对某势力为花瓶民运安排的特殊的强有力的外围、外援和大将,也就没有必要保持最大克制。而且他自己一次再次撒谎,却一次再次反咬别人澄清实事是撒谎,为了保护自己被无端恶毒攻击的人格,所以我这次就来个小小的不克制,小小迎战一次,希望他不太无赖,能知错而哑口无言。但愿我没有低估他的耍赖水平。
   
   我再次提醒国内朋友,一定要吸取师涛那样的教训,谨慎对待海外每一个你过去不熟悉的人。
   
                 ——徐水良2009-8-16
   
   
   一、谁撒谎?
   
   
   所跟贴:洪哲胜 : 如果找出我的一篇“死保扁贪腐”的文章这么困难,以后说谎小心!
   
   --------------------------------------------------------------------------------
   
   作者:徐水良:说到撒谎,先给一些你撒谎的确实证据。你可以骗别人,骗不了我徐某,骗不了你亲近的人,骗不了头脑清醒的人,骗不了特别地沉重地告诫大家你是匪共党外围的朋友。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目录: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附一:答洪哲胜先生
   附二:关于今年六四纪念筹办过程中的几点事实
   附三:给某人的回答:揭点密吧!
   附四:洪哲胜:我作证:倪育贤、张菁、吕金花绝对不是反对在64纪念活动当中提出政治诉求。
   
   
   [按]今年纽约64的问题具有全局意义,牵涉一系列重大问题,有必要进行认真的讨论。
   
             ——徐水良2005-7-5日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答洪哲胜先生
   
              徐水良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洪哲胜先生有本事为他根本没有参加的64筹备会议、和筹备工作作证。)
   
   洪先生,你参加了几次会议?就来作证?你参加过一次双方大吵的会议吗?没有参加会议,对情况根本不了解,就有作证的本事和权利,我对你真是佩服!
   
   要单纯化,不要政治化,不提政治诉求政治口号这些说过多少遍,引起二个多月激烈吵架争论的问题,那么多人,包括纽约之外不少朋友,以及我们都亲耳听到的这些东西,并且把全球64筹备会吵得无法达成共识的东西,你一个作证就可以抹杀了?
   
   又如倪育贤说的排斥法轮功的那些话,后来吵架时唐伯桥再次提出,倪育贤也只好承认的,你也要反过来说我们破坏合作,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何况是一本正经的洪先生,我真是想不通。
   
   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你是否理解,无论你是否认为它符合逻辑,它存在,你就得承认。你不去查清事实,却只听一面之词,就通过理论论证说这不存在。我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当然也不奇怪,从你一开始参与大陆民运,从较早的正义党到现在,凡产生这类争论,你几乎毫无例外不顾一切地站到哪一边。但愿这背后不存在问题。
   
   (顺便对国内朋友说一句,希望国内的朋友与海外打交道时存个心眼,避免过去某些朋友的教训。)
   
   一般人能做肯定证明,因为你知道一次,就可以作证“有”。但要作否定证明,作证“无”,你得日夜跟在后面,并且不能疏忽。听说洪先生参加过一次他们排斥不同意见后单独召集的筹备会,于是就了解了一切,可作否定证明了。真有本事!
   
   下面是我上次的回答,(见附一)。
   
   再附上参与64筹备的朋友整理的关於筹备工作纪要(见附二,为简化,略)
   
   既然洪先生有权、有本事为他没有参与的筹备工作作证,那么也请没有参加这些会议的洪哲胜先生根据他的习惯来作证、说明这个纪要的内容是假的!
   
   我参加过其中二次会议,听费良勇先生及其他朋友谈过一些会议情况。我没有洪先生的本事,我只能作证我参加的二次,纪要内容基本属实,以及我听到费良勇及其他朋友讲的内容,与纪要内容一致。
   
   再加上附三供参考。
   
   
   附一:
   
            答洪哲胜先生
   
             徐水良
   
   
   [按]洪哲胜先生违背筹委会邮件组规定,未经相关各方同意,公开邮件组内部讨论内容。以下有关内容已经在网上公开,所以我这里也公开对他的回答。
   
              ——徐水良
   
   
   鉴于洪先生这些时间来对我的人格攻击,我这封信的语气也许不太客气,请洪先生谅解。
   
   自从洪哲胜先生参与中国民运以来,在此类问题上,历来都是站在那些人一边。尤其在关键时刻,都是他积极站出来帮助那些人。在正义党问题上,我们的朋友们曾经与他力战,他是捍卫正义党主力,事后虽有所认识,但从来没有反省。似乎“非常糊涂、非常不健康、而且非常危险”的都是别人而不是他,非常奇怪。所以我历来对洪先生多一个心眼,也许洪先生也认为这是“非常糊涂、非常不健康、而且非常危险”,可是我们在非常艰难的处境下,没有办法像洪先生那样,非要相信他和他大力支持的那些人不可。
   
   洪先生不久前在网上故意把我文章中没有的东西加给我。然后对我进行人格攻击。那一次,我说大陆异议人士中现在倾向泛绿的异议人士,大多过去受中共影响较深,或者心存幻想的人士。不知他是出于故意,还是连我的文章也没有认真看,就在后面加帖子说:“又是说谎不打草稿!请问的的首脑阿扁、谢长廷、苏贞昌、游锡坤是如何受到中共的影响的???洪哲胜”,而我那篇文章,根本没有提到这些人的名字(谢长廷、苏贞昌、游锡坤)以及任何他们受到中共影响之类的话。(见附件2,为简化,略)。
   
   我尽管与洪哲胜先生有多次非常激烈的争论,但我从来没有对洪先生进行过人格攻击。但洪先生却几次进行这种人格攻击。所以当时我非常生气,就加了一个带点意气的帖子。当时对洪哲胜先生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他自己说谎不打草稿,我的文章明摆着,他公开捏造我的话,却反过来说我说谎。后来想想,有可能他根本没有认真读我的文章,所以又写了一个帖子,(见附件1,为简化,略),但因为时间过了,就没有上贴。
   
   这一次,洪先生又首先把我这封信中根本没有提到的具体口号“退倒中共”争论强加给我,然后进行批判,意思是我故意歪曲了争论问题。
   
   (洪先生说这个口号是法轮功口号,事实上,这个口号在64筹备会上,是费良勇先生提的,而不是参加会议的法轮功学员提的。退党及类似提法,最早是唐伯桥中国和平提出的,也不是法轮功最早提出。)不过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他多费口舌。
   
   具体口号当然可以商量,我也提出过好些不同口号,也提出过折中口号企图调解。
   
   但这里我讨论的问题是:一是六四纪念要不要非政治化,单纯化,二是要不要垄断64纪念活动,排斥法轮功,(例如有人说民运只留下这块地盘,不能让法轮功来搞,不能让法轮功抢这个地盘。)这些天争论异常激烈的就是这些问题。尤其是纽约,常常激烈争吵到翻脸。我夹在中间,开始时提些折中建议企图调解,后来不得不表态。
   
   如果洪哲胜先生认为我提出的问题是歪曲事实,甚至撒谎,那么,洪哲胜先生就应该证明,这些天根本没有争论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是我徐水良杜撰出来的,可惜洪哲胜先生没有证明,就马上断言,“这里的问题不是……而是……”
   
   此外还应该证明他攻击我时所涉及的我讲的其他东西也是假的。
   
   我想熟悉情况的朋友,如参加会议的朋友,包括曾经在纽约参加过会议的费良勇先生,他们能够证明是我徐水良讲了假话,还是洪哲胜先生讲了假话。
   
   
              徐水良2005-5-30
   
   
   附三:
   
          给某人的回答:揭点密吧!
   
   
   因为你对大招安一无所知,所以很难理解纽约发生的事情。同时脑袋似乎也不大好用,对简单的问题理解不了。我这里稍稍揭点密吧!
   
   有人不喜欢纪念64,但又无法取消,于是就想尽量淡化,于是提非政治化,不要提政治诉求、政治口号,并且希望不要到大使馆领事馆对面去,说只要不到大使馆领事馆,其它什么地方都行。美国以外有的地方拒绝了。但纽约好像与此种现象密切吻合。有的人的话、信件和文章,其背景几乎是呼之欲出。但64本身是政治活动,他们的提法别人无法接受,做得太露骨太明显恐怕也不好,太被动。提一点过去老生常谈的口号,恐怕也是自然。不过,政治口号是吵架不可开交以后,及到很后不得不提才提的。
   
   说实在的,我们观众没有办法,只能抨击演员,但实际上,问题出在导演身上。
   
   
   附四:
   
        洪哲胜:我作证:倪育贤、张菁、吕金花绝对不是反对
   
           在64纪念活动当中提出政治诉求。
   
   
   当我第一次看到徐水良在内部通讯当中以“他们”反对在“6.4”纪念会上提出任何“政治诉求”是,我吓了一跳。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后来,又见他以同样的原因公开不指名指控“他们”时,我觉得事态严重了。此刻,最忌讳民运与法轮功合作的乃是中共。而民运在处理这个合作问题上面显然并不完美。而在这当刻,徐水良却出来歪曲事实,起到破坏法轮功与民运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
   
   于是,我查问了“他们”。正如我所预期的,他们坚决表示,他们没有主张拒绝任何政治诉求,而是认为,纪念“6.4”嘛,本身就是一个政治活动,就应该提出政治诉求,怎么可以去反对提出任何政治诉求呢?他们反对的是提出“与‘6.4’无关的政治诉求”。
   
   为什么我说“正如我所预期的”呢?因为我参与纽约地区纪念“6.4”的筹备工作已经好几年了。从每次的筹备会中“他们”的确关切会不会有人拿出“与‘6.4’无关的政治诉求”。而所有这些讨论,徐水良大多是有在场的。他与别的与会者一样,都可以作证。
   
   事后检讨是从事运动的重要工作之一。既然所有的参与者都认同民运与法轮功合作的重要性,这次没能处理好,显然,找出症结,作为教训,署个重要课题。而“从事实出发”则是探索症结的必循之路。徐水良多次把争论歪曲为“他们”坚决反对提出任何“政治诉求”,除了起到分化法轮功与“他们”的关系之外,如果能起到任何其它作用的话,那就是:让中共在一旁高兴,在私底下笑话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