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小龙女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是列宁说的话,很对。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不是胡适说的,也很对。
   
   第一句话是真理,放之四海皆准。说第二句话也很对,更多的是无奈。
   
   为什么?有感于某些“任意打扮历史”的言论。
   
   ......
   
   为什么满族以10余万人横扫中原,并统治中国200多年?原因是中国人向来对内残忍,对外软弱。在强者面前,汉人并不“勤劳勇敢”,象羊一样温顺。
   
   岳飞,阻挠金朝的统一大业,是内斗的代表。秦桧,符合普世价值,具有战略眼光,是真正的爱国者。
   
   八国联军入侵不是坏事,这是洋兄弟用血给我们这个死水一样的民族上了一课。
   
   ……
   
   总之,我们没有什么自豪的。华夏文化根本没有可取之处,什么民族自信心,什么民族凝聚力,统统都是统治阶级用来愚民的工具。
   
   他们通过无限放大历史的阴暗面,弱化华夏历史的光辉。
   
   对于近代史,以抗战、抗美援朝和文革为主攻方向。
   
   汪精卫是同盟会中资格最老的一辈,有敢于自我牺牲的光荣史,且为人诚实、不贪钱财、特别是在个人生活方面,不抽烟、不酗酒、不赌博、不近女色,淡泊权力。正因为有了汪政权,中国人在抗战中才避免了更大的伤亡。
   
   如果日本战胜,我们现在早发达了。
   
   抗美援朝---蚀本的买卖,美国对中国从来都是举着橄榄枝的。
   
   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人,中共的世界史上最大的刽子手。
   
   周扒皮本是个朴实恳干的农民,雷锋是人为树立的典型。
   
   ……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看得我头皮发麻。
   
   那么,解决之道又在何处呢?
   
   一句话:用理性的、全新的、符合普世价值的“价值观”来改造我们的思想。破除头脑中旧有的英雄主义观念,在市场经济大潮中,金钱代表能力,有血性是头脑简单,生命重于一切,冲动是魔鬼,即使遭受侵略也要时刻高扬和平主义大旗。
   
   ……
   
   持此观点者为一批高举反思历史旗帜、自命为“斗士”的“精英”们,他们忍辱负重,搞乱历史,颠倒黑白,抹杀信仰,淹没血性,迎接普世价值的到来。
   
   他们“羽扇纶巾”不屑于在“战场的荆棘泥泞中滚打摔爬”,高高地站在一边冷眼旁观,“时时梳理羽毛,永远保持着绅士的风度”。其终极目标:“我们要消除民族淫猥的淋毒。我们要切开民族昏愦的痈疽。我们要阉割民族自大的风狂。”
   
   欲乱其国,先乱其史。这些“斗士们”深谙此道。
   
   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历经磨难,形成了很多朴素的、妇孺皆知的道德判断和是非标准,比如:爱国是光荣的,卖国是可耻的;为民族牺牲的是英雄,出卖民族利益的是败类......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把岳飞、史可法、张自忠、戴安澜、杨静宇、赵一曼……叫做民族英雄,而把秦桧、洪承畴、吴三桂、汪精卫、周佛海……叫做汉奸。这不是政治宣传,这是最基本的道德评判标准,如果失去这个标准,那么,成为民族英雄不再是自豪,当汉奸、做败类也不再可耻。一旦再发生异族入侵,国家民族危矣。
   
   汉奸可以研究,研究汉奸是为了了解历史、借鉴过去、明辨是非、教育后人。汉奸就是汉奸,哪怕他也曾经良心发现,但是,总体评价不能变。就象罂粟,尽管开花很美,但它是毒品。
   
   评价历史,臧否人物,虽然也需要钩沉细节,但要以大节为主,这才是客观公正。
   
   1945年11月,抗战胜利后,傅斯年到北平就任北京大学校长,陈雪屏等人到机场迎接。傅走下飞机的第一句话就问陈与伪北大的教员有无交往,陈回答说仅限一些必要的场合。傅闻听,大怒道:“汉贼不两立,连握手都不应该。”当场表示伪校教职员坚决不予录用,全部屎克郎搬家——滚蛋。不但不请他们任教,还当场表示要请司法部门将罪大恶极的儒林败类捉拿归案,严加惩处。
   
   抗战八年成为彰显民族大义与个人名节的分水岭与试金石,那么,今天分辨善恶忠奸的分水岭与试金石又在哪里?
   
   今天的分水岭和试金石之一就是---明确善恶、是非的界限。
   
   如果为秦桧、汪精卫之流平反,就等于承认日寇侵略有理,“大东亚共荣圈”有利于社会进步,在这个世界上强权就是真理。如此,中国的抗战就是违背历史潮流,牺牲的三千万同胞全都活该,因为他们阻断了中国文明的进程。
   
   如果为秦桧、汪精卫之流平反,就等于承认“暴力有理”,判断是非黑白的标准是强权和实力。只要强者能把一切都变成既成事实,也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载入历史了。
   
   战败后的日本并没有反思,为了重塑大和民族的历史观,日本不顾亚洲各国的强烈反对,得寸进尺地修改历史教材,美化侵略。与之相呼应,华人世界一大群遗老遗少、儒林败类开始对中华英雄进行集体大迫害。
   
   日本否定侵略历史为的是重新贯彻国家扩张战略,拒绝道歉是梦想重新用武力征服中国、征服亚洲,构建“大东亚共荣圈”。而那些为汉奸平反者,其目的是,迎接新的异族侵略,重新做奴隶。
   
   行文至此,我想起了曾经延续千年的罗马帝国,罗马人亲手摧毁了自己的神庙和哲学,抱着十字架,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挣扎千年,终为历史所凌迟。那个国家,和今天的我们何其相似,不需要英雄,也不需要传统文化。
   
   一个国家的强大,不是靠挖掘什么劣根性来完成的。一个没有自信和自尊的人没有出路,况且一个民族。对历史的反思固然重要,但理性清醒的态度才是科学的!如果靠歪曲事实,捏造真相,颠倒黑白,无耻的先把自己的民族定义为劣等,无耻的先把本民族英雄打翻在地,那才是真正丑陋的中国人!!!
   
   文化的复兴,是西方强大的根本,也是我们图强的根本。中华民族从来就不是故步自封的民族,更不是自我陶醉的民族。盲目地抄袭西方,搞所谓“全盘西化”,我们只能永远是二流民族,只能永远抑他人鼻息,只能永远亦步亦趋。
   
   全面复兴华夏文化,吸收西方文明之精华,融汇天下文明,才是中华复兴之道。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中国人的话,这个世界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发达。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华夏文化,这个世界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精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