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小龙女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
·史上最牛的淘宝实物雷人语录
·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哈哈 总结2008年度语文
·百年诺贝尔正当花季
·向始终如一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致敬[原创]
·八项事件反映中国当局重大政治转向信号
·潇湘晨报:辛亥革命100年启示录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朝鲜半岛炮声隆[原创]
·陈致中高票当选,说明了什么?[原创]
·信马由缰,胡思乱想[原创]
·易中天:中国禅宗的境界
·中国汉字禅机(组图)
·十句经典话写尽中国史
·民国四大美男子之―――汪精卫
·雷颐:辛亥百年,变与不变
·杜君立:枪与玫瑰
·刘自立:日本无革命
·2010年岁末的死者追怀
·公共事件仅靠围观难有圆满解决
·2010,社会清醒纪
·龙应台致胡锦涛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这世界其实挺美好的,能让我心碎
·某些令人震撼的历史残片
·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周立波完蛋了,前妻爆料使上海惊呆!
·徐贲:敬神和求神
·怎样告诉老百姓,他们需要民主?
·谁在劫掠?当朝廷就是坐寇
·中国问题的本质
·做个规则“爱好者”,民主才有希望
·闾丘露薇:意见领袖在中国不受欢迎
·三十年来的社会思潮
·既“杂”且“多”的传统
·社会失序是当下的严峻挑战
·聪明人 傻子 奴才
·内心的崛起
·中国20世纪最大的骄傲与不幸
·谁都不代表真理
·关注天空,还是关注脚下?
·人民的选择在哪里--评国共内战
·为了忘却的记念[三]
·为了忘却的记念[二]
·为了忘却的记念[一]
·中国大陆历史教科书真实率低于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虽说古代是一夫多妻,有点身份的男人妻妾成群算不了什么;但是,天性自私的爱情,在任何时代都无法容忍外来势力的侵扰。古代的文人笔记处处可见这类争风吃醋的典故,尤其令人惊讶的是,那些有头脑、有心机的“奇女子”,曾怎样运用各自独特的“绝招”,遏止丈夫寻花问柳“包二奶”,捍卫弱女子的人格尊严。
   

   明代顾起纶的《国雅品》中有一段“陈少卿妻”的诗话,这是“后才子佳人时代”的写照:相传,陈少卿要背弃老婆而娶小妾,妻子悲愤地作了一首《寄夫》诗:“新人貌如花,不如旧人能织麻。织麻做衫郎能着,眼前花开又花落。”这种诗句当然打动不了鬼迷心窍的丈夫。有一副寿联说:“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这八个字可以改作对人生的观照,在精神与物质的取舍上,“米”未免过于原始,同“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的佳人简直是格格不入。“茶”才约略“下得厨房,上得厅堂”,更适合才子佳人的虚荣口味。
   
   当婚姻出现危机时,即使佳人妻子也笼络不住才子丈夫的心。管道升是浙江吴兴的美女,元朝至元二十四年,同书法家赵孟頫成亲。据说这位管家小姐不但容貌美丽,而且才艺俱佳,一手好诗词,一笔好字画。想不到丈夫另觅新欢,一个妇道人家有什么办法呢?打不动,骂不灵,硬的不行来软的,只能写几句哀怨的诗感化一下:“夫君去日竹初栽,竹子成林君未来。玉貌一衰难再好,不如花落又花开。”这是劝降吗?分明在为自己做人老珠黄的凭吊。佳人的资本丢了,才子的爱心跑了,一个世人羡慕的神话即将寿终正寝,这种悲剧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两情相悦的内容是什么?才色而已。才色开道,情人眼里便出西施,但这只是第一道门径,并非婚姻的皈依。总有一天江郎才尽、年老色衰,怎么办?光彩照人的才子佳人也将随之夭亡。
   
   《论语》说:“诗可以兴。”“兴”是指感动人心,尽管佳人多能诗能文,但试图以这种方式招回“负心汉”也是功效甚微。清人袁枚的《随园诗话》有这样一段故事:
   
   王孟端的一位朋友,偷偷地在北京娶了一房小妾,两人如胶似漆,寻欢作乐,男人早把家里的原配夫人丢到九霄云外去了。王孟端见势不妙,立刻出面调停,他写了一首诗寄给了这位朋友:“新花枝胜酒花枝,从此无心念别离。知否秦淮今夜月?有人相对数归期。”真是一把钥匙一把锁,天天搂着二奶花天酒地的人扑簌簌地掉下了悔悟的泪水,还算不错,当即“挟妾而归”,带上年轻漂亮的小老婆,匆匆地赶回老家团圆去了。
   
   其实,“挟妾而归”还不如死在外边永远别回来干净呢!另觅新欢的丈夫将如何面对秦淮月下数归期的佳人?此时,姻缘尚在,恩义却大不如前了。就像一只精美绝伦的花瓶,一破,即使勉强粘连、没有肢解,裂痕也永远不可能弥合。遍体裂痕的婚姻只是依靠道德力量,苦苦地僵持。
   
   还好,赵孟頫的老婆换了个聪明的招数,她由唉声叹气而改作蓄意勾引,“老佳人”切中了才子们多愁善感的软肋,这倒不失为一个起死回生的好主意。据明代蒋一葵《尧山堂外纪》的记载,管夫人曾作了一首非常著名的《我侬词》,答对即将纳妾的丈夫: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你一个,塑我一个,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夫人在诗词里别有用心地捏泥人,她就忘记了,才子可以同你这个佳人捏,也可以同另外一个佳人捏。死后“同一个椁”,并不意味着生前只有“同一个衾”。风流倜傥是才子的本性,要他从一而终,岂非奢谈?“花在时,人在势”,佳人如春韭,割完一茬又长一茬,天下哪有不老的貂禅,不死的西施啊?才子佳人始于偶然的幸运,却不一定有必然的美满,还是乖乖地捏泥人去吧,捏得好,白首同心;捏砸了,或者掉首无情、琵琶别抱,或者干脆“君死又随人去了”。一旦到了那个地步,社会上早就没人再关心这对可怜的老鸳鸯了——喜新厌旧是所有看客的天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