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柳如是窗口]
小龙女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柳如是窗口

柳如是窗口
   
   [柳如是简介] 柳如是,嘉兴人,小字蘼芜,本名爱柳,因喜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自号如是;后又称“河东君”、“蘼芜君”。坠章台,易名柳隐,遂成秦淮名姬,有秦淮八艳职称,传世作品推《湖上草》、《戊寅卓》与《尺牍》。
   
   

   
   (1)开篇絮语
   
   如果我是古代妓女,我要向柳如是看齐。见贤思齐这道理没错的。
   
   如果我是现代妓女,我要向柳如是学习。最要学的是她的艺术。
   
   如果我是古代男人,我哀,哀自己距她太远;我幸,幸会我的愿望,我的喜好。
   
   如果我是现代男人,我叹,叹我怎么就不能找到“替身”;我流泪,为何我们的生活环境不能造就这样的天才。
   
   如果我是女人,良家妇女,我问,我们的无奈不怪我们自己吗?我悲,悲自羡慕来……
   
   柳如是。在同行中,即便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前辈和“姊妹”中,“鹤立鸡群”了一个时代,和“乾隆时代”这样的时代媲美啊!在嫖娼史上乃真正的“鼎盛时代”也!别看嫖客们可以教训“服务生”,尽管要付费“讲话”,柳则和士大夫平起平坐啊!那时所有的妇女和男人打交道,都得“妾”呀“侬”呀的,独她能“弟”(兄弟相称,语出王国维“兄弟相呼竟不疑”),改多少年代的称呼?试问有多少人死了,做鬼,还做出了地位呢?柳如是当代唯一,我还没听说皇帝们做鬼“也风流”,大不了,墓里殉葬品规格了一些。柳如是做鬼了,也和上流社会有不解之缘呢!附会她和不少的名人情深啊!
   
   柳如是啊柳如是,当我想到你,我想到了什么?当我面对你,我又面对了什么?
   
   你是一个窗口,中国的窗口,虽然我说这话有模仿老舍《茶馆》的意思,但是我的思维又怎能不在你的窗口留下我稚幼的思考!
   
   走近你,走近一个时代的风情;走你走过的足迹,从深渊走向光明;走走停停,我们能和你一起从表象深入心灵,深入人性的弱点和优点,走向人人可感人人不言的真实……
   
   
   
   (2)搭车风流佳话
   
   男人们都是喜欢自己有点佳话的。如果没有,传言别人的,心理也踏实。这合“男人不管自己将来和自己有意思的女人是否开花结果,都有占便宜的心理,承认不承认,有那回事的。”当然说有夫之妇,“成本”不相彷佛,于是“寡妇门前是非多”也,妓女佳话迭出也。柳如是搭这趟车,虽然其他妓女也会“司承”位子,柳如是第一,因为坐的是“豪华级”,不一样的。而文人名士的爱好也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不似“我再强调几句”,也要凭吊品评三言两语,以示和老百姓的“泾渭分明”,老百姓只是“乡野鄙夫”也,不青史流传的。
   
   我们看柳如是的韵事:
   
   张西铭,《明史》有位子的,和柳如是那个了,大家自可发扬想象力的精神,津津乐道吧!有记载他和柳如是……
   
   不知是男人的喜好,还是不甘落后的文人杜撰,第二个登台的是柳如是亲自慕名拜访的我的本家陈子龙,柳递上“跨越新世纪”的名片“女弟”,戏没“获奖”,老陈收回自己珍贵的一票,和你意思可以,和你“百年好合”,可能与从太子到皇帝也有很远一段距离似的,如是美好的“姻缘”,只成就了一个阶段,“笑在最后”的不是如是。
   
   历史还记得钱谦益,他两自然要“走一回”的,并且按人们的意愿走得酷,那可是亮点啊!张傅(西铭)和陈子龙,要不是当了党魁,恐与柳氏就算再亲密,也只能是地下,摆不到桌面上来。钱谦益若非闹的明末和清初政坛大哗,就不提了吧!
   
   我沉浸在他们的绯闻中,正做仰视时,我不太相信柳小姐就和这几人“热火朝天”了,哎,历史本来只是高层的日志,你能看出无名英雄的什么?算了,还是相信历史吧!官方的,代表什么的,你要慢慢体会的。但我有怀疑柳小姐和不少人是伟大过的自由,我相信上天给人“救星”的指数不是太多的。不知忽略了多少人啊!
   
   我更相信这和现代版明星绯闻吵作的妙走的兴许一条路吧!明清易代,前明反清遗属吸收妓女扩大宣传攻势,原因之一也!有了妓女就似现在企业请明星做形象代言人彷佛彷佛……
   
   这样反清的力量好像更壮大了,可能吧!
   
   中国人的思古情结,不给柳如是这样的名分,对不起似的。那可是正义啊!
   
   中国人的排新情结,不给柳如是这样的操守,给谁呢?那可是民族英雄啊!
   
   风流佳话再和政治结缘,不知“地以人传,还是人以地传”了,谁沾了谁的光?
   
   罗嗦一句,杭州市为苏小小请名书法家,园林学家修墓修亭,还不是有那么一点“经济建设”的考虑,“文明建设”不也是可以看到的……
   
   我可能好事吧!我总感觉人们为什么喜欢这风流佳话呢?对好日子的垂涎?对淡如水的生活的厌倦?人性的兽性被压抑?
   
   不问了吧。这 和不许我再强调几句,就不足以证明我当官了,一回事了哉?
   
   所以不参与吵作柳如是的文人,不甘;不传言柳如是的百姓不风雅,不!
   
   与其说柳如是佳话多,不如说佳话爱好者众。与其说柳如是故事感人,不如说喜爱者自己感念自己。
   
   老婆在家,若是再有名妓或者小蜜绕膝,恩,甜蜜。狎妓的成本和婚姻的成本不一样不说,这个情意的长,长,长……
   
   好山好水,好心情。会心一笑,荣事,韵事……
   
   
   
    (3)书画交心曲
   
   柳如是和当代习文弄墨者互相唱和,雅趣不尽。柳如是的魂儿和多少习文墨者唱和,着实刷新着一代又一代多情的心灵,也叩击了多少喜欢看热闹的眼睛。是什么这样触动我们的神经?
   
   “从来学问欺富贵,真文章在孤灯下。”可能。
   
   艺术沙龙主持?可能。
   
   政治借口?可能。象北宋给王安石送了“扒灰”美名,纯粹的政治需要给王的“高帽子!”
   
   真动感情者,可能。
   
   ……
   
   一个处入“行高于众”的人,“人必议之。”
   
   到底我们该有怎样的心态梳理眼花缭乱的风景。我想了,这是应该的。我们还是多一点简单的看法只欣赏这着实灿烂的文字吧,多一份平和,多一份关爱,少一点猜测,少一点政治势利眼,少一点自私……
   
   套改台湾著名学者余光中先生一句名言“我不可能为了所谓的道德,去放弃5000年的妓女文化”。
   
   陈子龙有诗念柳云:
   
   独起凭栏对晓风,满溪春水小桥东。始知昨夜红楼梦,身在桃花万树中。
   
   怀念溢于言表。他两情就算曾经停留在肌肤之表,我们也可从柳出嫁后,陈子龙特意收录柳如是的诗文编成《湖上草》一集回报,而柳回陈“红泪年年属旧人”句,悲自心来,念之断肠。说陈“性严峻不易近”,故失柳,我不信。
   
   虽然后来柳嫁别人了,这分情我们要指责吗?看她后来的丈夫说:“大丈夫尚且变节投贼,乃不能相容一女子耶?”
   
   钱谦益和柳,一个20多岁,一个近花甲了。倒也符合才子佳人的双簧。如果这样,柳就不是柳如是,钱也不是钱谦益。
   
   我更看重这里人格的魅力。比好诗文更能打动人心,真的,我对钱的大度,淳厚有深深的敬意。我对柳的“有难同当”鞠躬鞠躬再鞠躬!
   
   这比皇帝们可共患难全然不一样啊!我们只要一想起“兔死狗烹”,发颤,是第一感觉!
   
   有这点底线,他们的佳话不妨多些,再多些吧!我们愿意看真性情的景致,可惜太少了。
   
   走过一套程序,钱和柳相识了。虽然这个程序目的不是多么高尚的!但是有好的下文,我们要看。再说就是处女其保质期又有多长,漫长的岁月与一处女膜,太不相称了,我真不知道当代再造处女膜不成功还要引发官司的,笑笑而已!
   
   我更不理解当代还有亲母亲威逼女儿卖淫,竞大打出手的,是不是也希望女儿演绎柳如是这样品位的佳话啊!
   
   “草衣家紫在桥东,好句清如湖上风;近日西冷夸柳隐,桃花得气美人中。”
   
   正疑惑的钱见诗,连忙换了狡黠,倒有点“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香茶。”的细微变化。
   
   称这女子“柳姑娘”了,扫描了一番,要和姑娘对酒了。
   
   是谁曾拜服“垂杨小宛绣帘东,莺花残枝蝶趁风;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
   
   是的。只要有缘分,就有明眼人能相见你的心曲,就有和谐的心事可持续。
   
   游杭州西湖吧。游了之后,这样吧,为小美人建宅呀!钱取《金刚经》“如是我闻”句,命名“我闻室”,述怀“清樽细雨不知愁,鹤引遥空凤下楼;红烛恍如花月夜,绿窗还似木兰舟。曲中杨柳齐舒眼,诗里芙蓉亦并头;今夕梅魂共谁语?任他疏影蘸寒流。”伸志。
   
   阅人无数的柳感动不已。
   
   回诗曰:
   
   裁红晕碧泪漫漫,南国春来正薄寒;
   此去柳花如梦里,向来烟月是愁端。
   画堂消息何人晓,翠帐容颜独自看;
   珍贵君家兰桂室,东风取次一凭阑。
   
   闪电了之后,钱和柳都经历了心里测试,百年好合了。
   
   老夫少妻旅游了人生一段,再在西湖畔落成 “绛云楼”,自是居家好日子。
   
   白发黑发,黑面白面,只要有情字牵系,互为增辉,互为滋润了。
   
   钱又捞得 礼部尚书,虽是明的缩小了的江山官员,面子里惬意的含量还是可以安慰的。
   
   时局变了,大变。明弘光朝廷南都破,寿尽。
   
   老少夫妻不能不计议了。小小妻子劝钱以死全节。
   
   ……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夫妻对酒留恋……
   
   时间慢,慢,慢……
   
   柳语“我们去吧!”
   
   “今夜水太凉,我们不如改日再来吧?”
   
   “水冷何妨?”
   
   “老夫体弱,不堪寒凉。”
   
   柳“奋身欲沉池水中”,钱一把拉住。
   
   “隐居世外,不事清廷,也算对得起故朝了。”
   
   过数日,钱剃了头,按清的规范留了“流行发”。
   
   小两口有口角了。
   
   一个要节,一个要利。柳诗云:
   
   素瑟清樽迥不愁,柂楼云雾似妆楼; 夫君本志期安桨,贱妾宁辞学归舟。烛下鸟笼看拂枕,凤前鹦鹅唤梳头;可怜明月三五夜,度曲吹萧向碧流。
   
   钱还是保住了一官半职,但并不顺心。后来柳还给钱生了一女。钱也听了柳的话,辞官回 杭州过清闲日子。
   
   ……
   
   谁料因门生诗犯清庭忌,钱被捕。产后不久的柳冒死上书总督府,要求代夫受刑。再续真情,留下千年一叹!
   
   明朝让柳做了妓女,柳对明为什么这样衷心呢?不说了。但忠心是不能阻止历史的脚步的。忠心也无法挽回一个腐朽朝廷的颓败的!
   
   柳的心啊!中国人民的心,何时让这些朝廷要员重视过?钱与柳的爱情,多少也反映了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无奈的理想……
   
   柳如是啊!
   
   你的才艺让我们须眉叹为观止,你的美丽美丽了一代一代人的心房,你的诗,词,尺牍,在我国艺术长河中璀璨了多么感人的天地。
   
   我手头就有一本《中国历代女子诗词选》,让我们也“与君坐卧领芳华”吧!
   
   《踏莎行》——花痕月片,愁头恨尾,临书已是无多泪。写成忽被巧风吹,巧风吹碎人儿意。半窗灯焰,还如梦里,消魂照个人来矣。开时须索十分思,缘他小梦难寻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