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小龙女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外国用火药制造子弹御敌,中国却用它做爆竹敬神。
   ————鲁迅
   

   中国人的优越火器技术使得明朝永远地利刃在手。
   ————《剑桥中国明代史》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①驱逐鞑虏
   
   唐朝灭亡之后的世界是一个萎靡不振的世界:
   
   中国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动乱,进入了局部统一的北宋时期。在这个时代,我们中国人很像当今的法国人,生活优越却不思进去,把祖先争取的外部领地丢得精光,与我们相异的是:宋代的中国人经济发达,且沉迷于自己的奢靡玩乐之中。我们经济落后,种种奢靡玩乐都是和洋人学来的缺点。相比之下,我们的前景恐怕更为悲观。
   
   马上皇帝赵匡胤以旷古的英勇,为自己的军事生涯谱写了一篇篇胜利乐章。当他去世时,中国的长江黄河又属同一版图了,北方只有一个小小的北汉坐等灭亡,南方沿海则是另一个臣服的小邦吴越。可惜,这位战无不胜的大英雄只活了49岁,他神秘的死因被说成“斧声烛影,千载传疑”。太祖的兄弟赵光义即位,与北方契丹作战,却各有胜败,谁也打不过谁,只好通过和谈来解决问题。
   
   其他地区也一样委靡不振:印度封建社会前期混乱不堪,自宋以后,则陷入了游牧民族的长期管辖。一名奴隶出身的将官库特布丁•艾伊拜克建立了奴隶王朝,而后是四个朝代的更替,史称德里苏丹。这些政权都在北方盘踞,南方则是另一片天地。
   
   阿拉伯帝国已经分裂。唐朝后期,帝国东部的塔希尔,撒法利,萨玛尼,歌疾宁等王朝走马灯般的更替。到了宋朝,哈里发成了傀儡,塞尔柱苏丹(权威)掌握了大权,阿拉伯文化黄金时期已结束,其哲学,科学再也显露不出辉煌的奇迹。
   
   在欧洲,山中无老虎,猴子充霸王,德国人强赶鸭子硬上架,建立了延续罗马“道统”的神圣罗马帝国.这个国家一开始就陷入了叛乱的旋涡:皇上的哥哥柳多夫谋反,御弟亨利,托克马尔谋反,连驸马爷红衣康拉德也反,诸侯割据不说,还和教皇打成了一窝,也不知道日耳曼人的内斗是不是“文化劣根性”造成的。
   
   中国的灾祸也降临了,女真人兴兵夺取了北方,名将岳飞奋勇抗击,却被宋高宗杀害,凶手秦桧等人为此留下了千古骂名,岳飞也因此成为中国人心目中撼不倒的民族英雄。除了“利用”鲁迅的红卫兵以外,任何人都不敢攻击他,更不敢去破坏他的陵墓和庙宇。中国山河日下,蒙古部落首领铁木真成了时代的宠儿,他成功的合并了各个部落,自称成吉思汗。相对之下,宋朝却在萎缩。1279年,领土只剩长江流域的中国被蒙古步步进逼,终灭于崖山,幼主祥兴帝,大臣张世杰,陆秀夫全部遇难。
   
   蒙古军队灭宋以前,已经打败了党项人,打败了花刺子密人,打败了俄罗斯人,打败了德国人,打败了阿拉伯人,他们消灭中国乃是以石压卵。日后,中国被蒙古统治了89年便获得了独立,俄罗斯,中亚一带以及后来被突厥化蒙古人征服的印度,都被蒙古统治了两个半世纪左右。南宋的灭亡在中国历史中无疑是耻辱,但在当时的世界上则应是光荣。毕竟:中国抵抗到最后阶段,并率先一百多年取得了独立。
   
   但这并不妨害恶毒的小人借此批判“儒家文化劣根性”。在他们眼里,中国人吸一只烟,骂一句“落水狗”,说一句“大概确实”的病句,出一个“上九潜龙”的笔误,傍一个女学生,都是“儒家文化劣根性”。。。应该如此吧。
   
   蒙古人的统治是非常黑暗的。他们不仅破坏了中国唐宋以来发展良好的经济,而且基本上拒绝吸纳儒家文化,他们将居民分为四等,以野蛮的手段进行控制。其间的腐败昏乱我自不必细说,单说政治:元朝97年内走马灯式的更换着皇帝:“在忽必烈汗的长期统治(1260—1294 年)之后,代表他的孙子和这些孙子的后人们的利益互相冲突的朝臣小集团经常互相残杀”(《剑桥中国明代史》元朝的宫廷)。忽必烈以后是闹出通货膨胀的成宗,接着是有本事干掉叔叔的短命武宗,好一点的是仁宗皇帝,他恢复了科举考试,再后是年轻的英宗,他被残杀后,即位的是地震,水涝全都中彩的泰定帝,他在位4年就死了,幼小的天顺帝转眼即逝,再往后看,就是被毒死的明宗和阴险的文宗,这两个人来回登基,逊位,再登基,整天不知道折腾个啥。六龄皇帝宁宗更是昙花一现,最后,倒是末代元顺帝坐的江山长久一些,他折腾了中国35年。
   
   朱元璋出生于1328年,故乡是安徽凤阳,家中赤贫,穷困潦倒。他16岁时,灾难连续降临了:蝗虫,干旱和瘟疫夺去了他父母和兄长的生命。朱元璋穷得实在混不下去,就来到一个小寺院当杂差,寺院毕竟还能有口饭吃。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位衣衫褴褛的农民竟成了日后强大中国的开创者。
   
   “天雨线,民起怨,中原地,事必变!”在蒙古豺狼的统治下,中国民众开始了大规模的武装反抗.1351年,红巾军起义爆发,朱元璋投身于郭子兴部下。由于表现出色,他赢得了青睐,被提拔为镇抚,并娶郭子兴的养女马氏为妻。郭子兴病势后,朱元璋被幼主韩林儿任命为左副元帅。但是“大丈夫宁能受制于人耶。”朱元璋拒绝受封,暴露了他窥视至尊的雄心,他开始笼络人才,并谋划夺取天下。
   
   1355年夏季,投奔朱元璋不久的常遇春于采石矶战役中初露锋芒。常遇春,字伯仁,安徽怀远人,绿林出身。一生从无败战,自诩能以十万雄师横扫天下,故号“常十万”。这次大战的对手是元朝名将康茂才,此人布兵谨慎,防守严密。中国义军一到,立刻遭到了猛烈攻打。危机之中,常遇春驾上一叶小舟,一手以盾牌挡住箭雨,一手挥刀指挥战斗。经过冒死冲锋,中国军队终于登陆。常遇春大喝一声,舞刀乱砍,如入无人之地。霎时间血光四射,蒙古兵头断肢折,四散逃离,朱元璋紧率大军冲杀,拿下缘江堡,并连克太平,集庆,获得江南富庶之地。常遇春勇猛无敌,被提拔为元帅。
   
   1359年,朱元璋攻克金华后,命常遇春进兵衢州。这次出征,常遇春先取龙游,激战之中,城池摧毁,中国军队奋力向前,将元朝维吾尔将军伯颜不花的斤驻守的衢州围得水泄不通。正是“比屋豪华歇,平原杀气高。”不过,这位维族将军文武双全,通兵法,精诗书,也不是好惹的。双方初一交锋,恰是棋逢对手。常玉春大造云梯,龙爪,仙人桥,吕公车等器械,用尽手段攻城,伯颜不花的斤则高垒城墙,用束苇灌以油脂焚烧攻城车,以板斧砍云梯,以千斤秤钩龙爪,并建筑夹城以防地道战。双方斗智斗勇,互相杀戮,死伤兵将无数。两强相遇,毕竟常遇春智高一筹。他出奇兵把元朝的大炮全毁掉了。这一下元军大乱,六神无主,院判张斌自思不保,在西门开城投降。常遇春铁枪一指,蒙古军被杀得落花流水。
   
   享有威名的大将郭天叙,张天佑死后,郭子兴的旧部尽归朱元璋所有。他占据南京,接纳了老年儒士朱升的建议:“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用十年时间巩固自己的根据地,1367年,小明王韩林儿在驾船到南京的途中落水身亡,朱元璋清除了内部障碍,于转年改元为“吴元年”,并提出了一个鼓舞人心的口号:“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
   
   1367年,朱元璋正式下达了南北作战的命令。徐达和常遇春向北发兵,汤和与廖永忠朝南而进。北伐军连克济南,东昌,开封,洛阳,1368年8月,彰德,邯郸相继光复,9月,通州战捷,1368年9月14日,中国军队风驰电掣般打进北京城,统帅正是名将徐达。
   
   徐达字天德,安徽凤阳人,农民出身。1368年,徐达率部进攻河南,顺利的拿下了东京汴梁,偃师一战,中国军队更加英勇,元军五万全部溃败,梁王阿鲁温被迫投降。徐达乘胜追击,取潼关,夺华县,克卫辉,下磁州,一直打到山东临清,鞑子皇帝的老窝就在眼前。大军在徐达将军的带领下秋毫无犯,全力准备攻城。大都是一片宝地,当年,忽必烈之所以定都于此,就是因为“幽燕之地,龙蟠虎踞,形势雄伟,南控江淮,北连朔漠。”当中国四十万士兵围城时,元顺帝早就仓皇出逃了,他带走了六万人。这个皇帝一点斗志都没有,在他的一生中,从始至终都是腐朽和凄惶的记载。留守的只有监国贴木儿不花等人,这个监国已经是83岁的老人了。中国军队的进攻无疑是顺利的,猛将尹坚英勇冲锋,一连活捉了两员大将:“坚两手擒两元将,皆金虎符,衔刃于口而弛,元兵莫敢近。”(《鸿猷录》)明军火速围打11个城门,可怜那里驻扎的怯薛(元朝皇帝卫兵)已经全部逃跑,“大明兵逼京师,诏朴赛因不花以兵守顺承门,其所领兵仅数百羸卒而已。”(《元史》)中国兵将蜂拥而入,蒙古人或为战俘,或一直跑到老家,在大草原上席地而哭。南方的鞑子更是抵挡不住,广州将军何真未几投降,梧州城顺势而下。
   
   朱元璋改大都为北平。为了稳定人心,朱元璋于1369年2月封赠了全国所有的城隍,称他们为城市之神,并给予各种官职。所有官员都要定期上供,以求繁荣太平。
   
   勇敢的中国军队麾师西进,直追秦晋。明朝英雄个个显示出非凡的军事才能,在华夏大地任意施展着武功:常遇春马快,抢先在北京西南一带获得战果,大破真定与保定,汤和将军奋力砸开怀庆的城门,在中原杀出一条血路。徐达则攻破太原,扫荡渭水,渡黄河策马西安。5月,冯胜将军包围临洮,元朝大将李思齐投降。9月,陕西全境尽归明朝所有。蒙古扩廓帖木儿连忙组织反击,奈何山西一带一盘散沙,各个小军区宁可被一一消灭也不配合。无奈之中,他只好逃向甘肃荒野。徐达追至秦地,陕西的大小城门全部敞开了。扩廓帖木儿企图反守为攻,结果却使元军进一步陷入被动。在大都北面200多里处的达来诺尔,逃亡的蒙古豺狼被四处袭击,几成惊弓之鸟。
   
   就在这个时候,一代名将常遇春于1369年7月20日去世,患的是“卸甲风”,一种暴病。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活捉元朝皇帝。朱元璋十分悲伤,赠封号为“开平王”,并将常遇春的灵柩运到南京举行国葬。李文忠接替了他的职位,在占领兴和后火速奔向察罕湖。蒙古败军踉跄着跑来拼命,中国军人没废什么劲,就把他们抓进了战俘营。这时,蒙古金帐内传来号哭声,元顺帝在绝望中撒手人寰,其子爱猷识里达腊批麻戴孝刚进应昌,就被随即赶来的李文忠打得落荒而逃。蒙古军队好似千里奔丧,想跑却跑不动,落后的卒子不断被抓,中国士兵像清扫破烂一样今天捆几百,明天抓几十。最后一清点,竟俘获了5000多人,王子买的里八剌,元朝皇后,以及大量贵族也沦为战俘,玉玺自然被我们拿走了。至于爱猷识里达腊,早抱着冷水袋穿越戈壁逃命去了,这位老弟一直跑到哈尔和林才罢休。这一场大胜,导致了中国在北疆三十多年的军事优势。为了磨砺斗志,朱元璋将自己的三个儿子:燕王,秦王,晋王分派到北京,西安与太原。燕王朱棣即是日后五伐蒙古的永乐大帝。对于蒙古方面,朱元璋也给予了安抚:授予元朝亡国之君“顺帝”的庙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