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涉事,中宣部封鎖新聞]
三鹿毒奶追踪
·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 中共应向国人谢罪 向三鹿奶受害者国家赔偿
·黄芩:三鹿毒奶现世报应英国媚共政客
·律师要求李克强胡锦涛温家宝勿干预三鹿诉讼
·杭州动物园红毛猩猩吃三鹿奶粉尿检发现结晶体
·江西一男婴吃20桶三鹿奶粉 死于肾结石
· 孩子死于肾衰竭 临死前还在喝三鹿奶粉
·三鹿毒奶粉:新西兰总理曝下令绕过河北直接报告北京经过
·李克强:共产党是三鹿毒奶粉的总后台
·胡锦涛的“隐瞒门”
·拒领补偿结石宝宝家长遭恐吓
·结石患儿家长拒接受医院死亡证明
·三鹿丑闻:受害者说话的权利
·三鹿经销商获赔60% 弱势奶农尚未得分文
·毒奶不误高升:胡系人马站稳河北
·患儿家长提申诉 重庆再发现一名男婴死于肾结石
·田文华:中国政府对化学制剂没有明确规定
·200毒奶粉患儿家长拒绝赔偿方案
·胡春华升任河北省省长引发议论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宣判 结石婴儿家长要求旁听
·首例毒奶粉死婴家属接受赔偿
·三鹿赔偿金有人接受 多人说太少
·三鹿案最迟2月底宣判 田文华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毒奶粉受害家庭向高法告奶品公司
·毒奶案开庭前夕 患儿家长被扣机场
·三鹿患儿家长将向卫生部递交申诉书
·三鹿董事长囚终身 家长关心患儿未来
·三鹿系列案张玉军张彦章分获死刑和无期徒刑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一审被判无期
·李方平律师谈“毒奶粉”判决中的死刑
·毒奶事件 12家台商向大陆索赔
·李平:三鹿案两农民判死无人追究高官刑责
·215户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兴诉
·香港报纸批评毒奶粉案审判结果
·“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要求更多赔偿
·毒奶受害者家长网络聊天群被全部摧毁
·“问题奶粉九成家长接受企业赔偿”
·只杀苍蝇不斩老虎:三鹿判决与司法不公
·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不服一审判决确定提出上诉
·毒奶粉受害家庭向卫生部请愿陈情
·河北政府下令消费转内销毒饺再爆中毒案引发日本舆论哗然
·毒奶粉受害家长抗议警方阻拦旁听
·林贡钦:三鹿已死,乳难未已
·毒奶受害儿家长否认新华社称9成家长接受理赔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上诉 消息指罪名曾被更改
·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又曝一例结石死婴 家长唯依靠外国聊天工具
·三鹿集团破产 “公权力的安排”
·三鹿奶粉事件: 科学技术的非法应用
·三鹿集团破产遗留诸多问题
·三鹿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重组方承诺全员聘用
·律师:最高法尚未受理奶粉赔偿诉讼
·青岛法院接受毒奶粉受害婴儿家庭起诉
·三元集团:竞拍三鹿部分破产财产不涉及其债权债务问题
·三鹿并购案尘埃落定 买家承诺全盘接收原职工
·中国卫生部内部通知免费治疗多美滋结石儿
·河南毒奶粉受害者家长因拒领补偿金受恐吓
·又8名官员因毒奶粉丑闻被惩处
·张清扬:三鹿案件处理结果曝光:级别越高,处理越轻
·三鹿事件问责:刑不上大夫
·三鹿奶严重性超过切尔诺贝利
·毒奶事件—政府应向国人谢罪
·毒奶粉213受害者上诉 索赔3600万元
·中国大陆毒奶事件一审宣判 2人死刑
·三鹿毒奶案 台湾求偿7亿
·三鹿毒奶案 台湾求偿7亿
·港团体抗议中共掩盖毒奶真相
·毒奶粉阴影 5成多大陆民众少吃乳制品
·结石受害者起诉圣元 官方内部指引法院判决
·圣元奶业案代表律师李静林被取消代理资格
·禁旁听三鹿拍卖 结石儿家长遭扣押
·陈破空: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三鹿破产,谁步后尘?
·三鹿毒奶粉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第一张三鹿毒奶诉讼立案通知书发出
·仅河北已花5亿治疗三鹿毒奶婴儿
·毒奶粉事件地方官员瞒报拒赔错漏百出
·应彻查毒奶事件官员渎职责任
·三鹿毒奶:动过手术只赔二千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诉讼费不足毒奶受害不予立案
·三鹿毒奶:田文华上诉被驳回
·只杀苍蝇不斩虎三鹿判决不公
·三聚氰胺落幕,又闹瘦肉精
·孙东东:三鹿处理毒奶"很主动"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肾脏检查
·孔东东教授谈三鹿毒奶和上访
·贵州公布三鹿毒奶粉赔偿方案
·孙东东夸三鹿集团和二胡一李
·三鹿毒奶两官员调往异地任职
·问责制形同虚设:官官相护潜规则
·三鹿对宝宝的南京大屠杀 中共政治潜规则
·三鹿毒奶责任人异地升迁争议
·三鹿责任人异地升迁激起公愤
·三鹿事件总局问了个什么责
·高官们耍了总理:毒奶粉记过官员异地升官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毒奶粉高官升職,高官耍了总理/李平
·三鹿毒奶根源胡锦涛科学发展观
·三鹿责任官员升迁受害人愤慨无奈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涉事,中宣部封鎖新聞

    胡錦濤長子胡海峰去年任職的高科技公司牽涉國際貪腐案,外國政府要求中國方面協助調查。此消息上月初自納米比亞傳出,筆者即時覺得「不可能」,沒有理會;可是,資料陸續有來,今月初,筆者見勢不對,開始每天花點時間追蹤閱讀非洲網報一手報道,才知事態嚴重,已經成為非洲南部幾個大國的重要新聞,受很多人關注,因為事件反映中國與非洲國家建立的經貿關係中的若干特徵和性質,而不僅僅是一些大人物的花邊小道。
   
    胡海峰畢業於北京交通大學,亦是北京清華大學首屆EMBA畢業生,曾任清華控股公司屬下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威視公司總經理。去年春天,胡於威視與納米比亞政府商討簽訂合約的「敏感期」間調離威視,升任清華控股的黨委書記,操控資產總值超過一百億美元;胡擔此大任,今年才三十七歲,真是後生可畏。清華控股是國家提供種籽資金、之後「自負盈虧、自我發展、自我約束的企業法人實體」,○三年由清華大學企業集團改組而成,當時註冊資本是二十億元人民幣,任務是把大學的科研實力和成果市場化,旗下有七間上市公司,同方是其中之一,子公司威視(Nuctech),專門生產核科技監測儀器,Nuctech就是 nuclear technology的縮寫。威視業務增長非常迅速,不出六年已佔據內地同類產品市場份額九成,去年京奧場地所有安全監控儀器都是威視產品。國際上,威視賣遍非洲之餘,還開發了馬其頓、菲律賓、愛爾蘭、英國等地市場,一單生意動輒過億美元,很多西方廠商都不是對手。有關威視母公司同方股份有限公司的集團中、英文資料,本來可以在網上輕易看到,但公司網站昨天忽然整個關掉了,謝絕瀏覽;對一間上市公司而言,這是罕有之舉,恐怕是有敏感資料要馬上更改或撤除。 (博讯 boxun.com)
   
   

   
   
    同方威視在納米比亞,主要推銷機場及海港用X—光掃描儀。去年五月十三日,威視與納國財政部簽訂合同,由中國政府向納國提供四千二百五十二萬美元「軟貸款」,再加納國政府出資一千二百八十三萬美元,合共五千五百多萬美元,除按合約規定向納國有關方面繳付代理費及顧問費之外,悉數用於向威視購買十三套監控掃描設備及器材。合約還規定,納國自資那部分,將首先付與威視,專門用作生產所需儀器的前期成本費;這筆款項,證實於今年二月二十七日由納國政府交付威視。
   
    由國家設專項貸款給外國,支持本國某一上市公司業務,這個做法,本身大有問題,容後再論,現在先講接着發生的「疑似」貪污事情。
   
    威視在納國的負責人名叫楊帆,本是中國在納國接單興建一條鐵路時的中方技術員,與納國高官稔熟。在威視及納國政府財政部之間牽線的,是該國公務員事務專員 Teckla Lameck(女)及其私人生意夥伴 Kongo Mokaxwa;此二人開設一間空殼公司Teko Trading CC,聘楊為「高級市場推廣經理」,一間公司兩個老闆一個僱員。今年三月三日,即納國付妥前期資金一千二百八十三萬美元給威視之後第四天,威視按協議向 Teko滙出一筆一百六十萬美元的「代理費」,及另一筆二百六十三萬美元的「顧問服務費」;四月十日,威視另外再與 Teko 訂立四個顧問合約,總值八百六十萬美元,這筆錢暫時放在 Teko 於威視的賬目戶口下面,不日滙往納國。這筆未付的錢,加上三月三日已付的兩筆,總值是 1.6 + 2.63 + 8.6 = 12.83 百萬美元,剛好等於原來合同指明由納國先付給威視作為啟動生產的前期成本費!還不止此,威視三月份已付的兩筆錢共四百二十三萬美元,滙入Teko戶口之後,即被Teko二位老闆及僱員楊帆瓜分,楊得大份七成即二百九十六萬美元。楊得此錢後,全部存入其私人擁有的銀行投資基金,其後轉移一部分,目的地不明;其餘二人得款後立即瘋狂購入農場、豪宅及名貴汽車等。這些資料,都是案件初審聆訊時由控方即納國反貪專員公署ACCN主檢察官 Nelius Becker 提供,七月六日起在納國及鄰近國家報章上廣為報道。○註 由於貪污表面證供充分,十月十三日正式審判時,三名被告 Lameck,Mokaxwa 及楊帆都很可能獲罪,除非納國總統運用特權打救納方牽線人物高官 Lameck (納國法治不健全,總統作此一舉,非無可能)。
   
    此案與胡海峰有何關係呢?去年五月十三日威視簽訂與納國合同(包括與空殼公司 Teko 的兩份代理及顧問合同)之前兩個月,胡離開威視,當上其母公司的母公司即清華控股的黨委書記。但那麼大筆生意且涉國家貸款的合同,構思及商討過程不會很短,很可能是在胡於離開威視之前已經開始,那麼,胡作為威視總經理,不可能不知道合約及談判詳情;就算胡離開威視當了清華控股的黨委書記,威視的事他也不可能不清楚。正如ACCN總檢察官 Becker說:關鍵的關鍵,在於威視去年五月及今年四月訂立的合約,同意把納國先付的巨額一千二百八十三萬美元一個仙不少轉付給 Teko,故威視的管理層,絕不能佯作不知那是一筆不道德交易。
   
    納國要求中國讓胡海峰協助調查,是合理的。其實,不待納國開口,中國自己便應主動調查。但是,中國的行動,只是如常由中宣部在網上把所有有關「胡海峰、納米比亞」的搜索結果屏蔽掉。
   
    註: 可參考期間納國主要報章《The Namibian》及周刊《Informante》的報道,特別是前者七月十五日文章〈The Roller-Coaster Ride of a Million-Dollar Account〉。除納國之外,鄰近的南非、津巴布韋、安哥拉等國的傳媒都有報道此事,歐美的報道亦很多,但比較簡略。
    作者:練乙錚 来源:信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