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胡锦涛收紧缰绳,拘捕许志永]
三鹿毒奶追踪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一个失去道德罗盘的社会
·中国有些媒体在毒奶粉事件报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两岸就售台大陆奶精争执影响善意
·强身梦:中国奶农不能承受之重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
·中国毒奶粉事件催生政治制度改革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任百棱:毒奶粉打碎了爱国梦
·廉价的背后并不光彩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杨建利呼吁成立三鹿奶粉受害者组织
·台湾全面禁止中国大陆生产乳制品
·台湾对大陆有毒奶粉震惊紧急查禁
·台查出中国产植物性蛋白含三聚氰胺
·台湾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不法奶业者
·台湾将组团考察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计划派专家赴中国调查毒奶事件
·马英九希望台湾更多了解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卫生署放宽食物含三聚氰胺标准
·台湾卫生署长处理毒奶粉不力请辞
·放宽三聚氰胺标准 台卫生署长辞职
·台卫生署长林芳郁因毒奶粉事件提出辞呈
·毒奶粉进口台湾引争议 陈云林现在来台不是时机
·马英九:拿出更大的决心与魄力,做好食品安全把关
·叶金川接任台卫生署署长
·台称可能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台湾将要求北京就毒奶粉恐慌道歉
·香港政府全面召回伊利奶类产品
·香港加紧检查来自大陆所有奶制品
·毒奶事件 澳门将为七千学童抽检
·香港女童因饮伊利奶验出肾结石
·香港确认第二宗儿童肾结石病例
·港澳为曾饮用有毒奶品儿童检查
·香港拒绝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毒奶粉余波未了 受害港童又增两名
·港澳台再召回停售三聚氰胺奶品
·部分食品在香港等地被验出含三聚氰胺
·中国黄金周开始港忧验肾儿大增
·美议员关注毒奶粉事件和输美产品
·日本农相因中越有毒大米丑闻辞职
·亚洲国家纷纷加强限制中国奶制品
·马来政府扩大限制中国乳制品范围
·日本广泛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事件
·日本要食品公司严密检查各自商品
·三鹿奶粉:人作孽 不可恕
·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冉云飞:凭什么相信你们的宣言?
·凌方:再谈三鹿毒奶
·舒非:“国货”今昔
·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管见:“民族主义”卵翼下的含毒“创新”
·邓聿文:谁吃了三鹿奶粉?
·三罢运动势在必行
·冉云飞:祸起政府自身免检
·“我害人人,人人害我”大陆毒食品炼成史
·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南都社论:奶粉事件:媒体责任的失落与承担
·张成觉:上上下下话高强
·神七与毒奶:科技与道德的两个极端
·文道:犬儒時代的信任
·含泪劝告起诉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家长
·李怡:神七中国和毒奶粉中国
·三鹿的孩子为什么没有人管?因为胡主席太忙。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冉云飞:毒奶事件中的官员表演
·朱大可:文化毒奶和脑结石现象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李元龙: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河北“自律”的律师界愧对职业道德与良心
·三鹿事件能让中国人理智复苏吗?
·施化: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国起飞的天上和人间》
·国庆立志:今后不做Chinaman?
·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温克坚: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刘晓竹:天上的事情,地上的事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收紧缰绳,拘捕许志永

   据德国之声报导,在北京非政府组织公盟下属的"公盟法律研究中心"遭到偷税漏税的指控并被官方取缔之后,公盟的创始人之一、维权律师许志永于本周三被公安人员带走。据公盟发言人张立辉透露,在同一天失踪的还有公盟的财务出纳员庄璐。公盟曾为去年的毒奶粉事件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并参与过多个敏感案件的维权工作。
   
   公盟发言人张立辉向德国之声记者表示,公盟法人代表许志永律师是周三独自在家时被公安人员拘捕,当时由于没有其他的目击者在场,所以具体情形尚不清楚。目前案件还处在刑事侦查阶段,警方拘捕许志永律师的罪名有可能是逃税。张立辉说:"应该是以法律文书为准,比如《刑事拘留通知书》。按照程序,这份《通知书》是应该发给家属,但是目前就我们的了解,家属还没有收到这份法律文书。所以现在我们也只能是通过一些侧面了解,估计是这个罪名。"
   
   在同一天失去联系的还有公盟的一位工作人员--出纳员庄璐。由于公盟受到的指责主要是涉及税务方面,庄璐作为出纳最了解财务方面的具体情况,所以警方把她带走也在意料之中。张立辉表示,公盟目前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为这两位被拘捕的公盟人士提供法律支持:"我们会为这两位聘请律师,正式进行法律上的介入,为他们提供法律帮助。"

   
   张立辉说,目前律师的人选还没有正式敲定,但他们希望能够在周末正式定下来,争取最快下周一就能与当事人安排会面,因为这也是中国法律所赋予的权利。虽然公盟下属的部门"公盟法律研究中心"已经被北京市民政局下令取缔,但是"北京公盟咨询有限公司"作为一个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企业法人仍然继续合法存在。目前,公盟还有少数几位工作人员在处理日常的事务,但主要精力都集中在解决公盟本身面临的危机上:"因为我们目前涉及到税务问题,涉及到取缔,涉及到法人代表和财务人员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这里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的工作人员目前主要是围绕着公盟自己的这几件事情在开展工作。"
   
   七月中旬,公盟法律研究中心收到国税局和地税局送来的总额达142万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通知。公盟法人代表许志永解释,公盟并未产生所得,不应该产生相关的税收,而且营业税已经缴纳。在处罚通知发出数天后,公盟下属的法律研究中心被取缔。目前,公盟组织的网站已经被关闭,但是相关信息和文章仍然得到众多网页的转载。
   
   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力量面临严重困境,本周三,主要从事疾病防治健康教育、病患者救助及消除歧视等公益工作的非营利性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免费派发的刊物《反歧视通讯》被执法部门查收,理由是"没有准印证"。该中心负责人对媒体记者表示,这份《反歧视通讯》没有经过正式申请获得准印证虽是事实,但是政府机构事先并没有告知他们需要申请和备案。从事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研究的吴强博士认为,中国大多数民间组织都意识到,它们面临的困境和公盟和益仁平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他们随时可能会被查抄,被追查税务方面的问题,被追查实际运营状况和原本登记目标不符的问题。实际上,公盟也好,益仁平也好,他们恰恰表明了,在目前中国的政治体制之下,非政府组织的生存空间是非常小的。"
   
   另据《新苏黎世报》报导,胡锦涛收紧缰绳
   
   报导说,尽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做了含糊承诺,但看来他在第二任期内并没有推进自由化政策。相反,他又在收紧缰绳。
   
   『新苏黎世报』以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为以上这段话做了佐证:"最近,一些人试图建立一个稍许独立于政府之外的法律体系,但引人注目地遭受了许多挫折。上周周末,传出了北京当局周五封闭公盟的消息。法律专家们说,公盟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中心组织,独立为当事人和律师提供法律咨询。
   
   “这个部分得到外国资助的中国网络为维护宪法赋予的权利和尊重人权而奋斗,它帮助毒奶粉丑闻的受害者对簿公堂,也帮助被逮捕的西藏喇嘛。这个组织是一块招牌,它要显示在现代中国有时也可以成功地举报当局的侵权行为。按照官方的正式说法,公盟并非因司法原因被封闭,而是因为所谓进行了错误登记、拖延缴纳税款。当局在封门时没收了工作人员的电脑、法律文稿,甚至搬走了桌椅。
   
   “此外,据美联社报道,最近几周有53名律师的执业许可证没有得到更新。按规定,律师的执业资格每年都须由政府重新审核。这些律师中,显然有很多人接手了'棘手案件'或主张民主选举律师协会负责人。在中国,律师协会的领导班子实际由共产党确定。上周,北京的律师证实,他们得到当局的提示,要爱国,以国家利益为上,不要在与监督部门商妥前就接手与西部民族动乱有关的案子并参与司法过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