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满洲文化传媒
·郎世宁作品;香妃骑马图 立轴
·组图:蒙古人的婚礼
·民族至上
·L'Asie Le Mandchous【Jean-Baptiste Carpeaux(1827--1875)】
·寄予我亲爱的满洲同胞---看电视剧《闯关东》后感
·“民族精神”与“民族精英”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大清国首都北京故宫坤宁宫所藏佛立佛多鄂谟锡妈妈画像】
   满族萨满教祭祀中,有一位始祖母女神,叫“佛多妈妈”,即“柳枝祖母”。在平常日子里,它的神位是在西墙祖宗龛的北侧,有一上窄下宽的、一尺左右长的黄布口袋,叫子孙口袋,或妈妈口袋;或是在住房的东南角上,插一柳枝;还有的在庭院中树着一柱柳杆等,都是它神位神灵的象征。这一佛多妈妈的祭祀仪式叫换锁。锁者,即是放在子孙口袋中的子孙绳上,在祭祀时重新系上的蓝、白、黑(或是五彩)线绳、布、绸条,这些线绳和布、绸条,叫“锁”,民间称为“神锁”。经过跳神仪式后,满族人认为这些线绳、布、绸条有了保护子孙的神力,即刻从子孙绳上取下戴在子孙们的脖子上,或是手腕上,三天后取下挂在自己的西墙上,或保存起来。待下一次再祭祀佛多妈妈时,同样在子孙绳系上新的线绳或布、绸条,萨满跳神以后,将从前曾戴于脖子上或是手腕上的线绳或布、绸条拿来,换一新的神锁戴在脖子上或手腕上,旧锁系在子孙绳上。三天以后,仍照前处之,这就叫“换锁”。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这一换锁仪式一般是在春秋两季,而且多在秋天。其所需神器除有一黄布口袋,即子孙口袋外,还需从山林中择选一清洁茂盛的柳枝栽于庭院中的偏东南处。当然还需要供香、饽饽和献牲等等。献牲多为猪。也有用鸭、鸡、鱼等。
   
   关于制做神锁和选择柳枝的经过,在满族各姓氏的萨满神歌中,都有详细、具体地反映。如石姓“取来了茂盛柳枝,敬栽在庭院中。从大城市中,取来白绫彩绵,巧手剪成银钱、彩条挂在柳枝上。取来洁净彩线、制作了神锁。……,乞请卧莫西妈妈”①。有野神祭祀的杨姓神歌,竟有三篇专为佛多妈妈的祝文。其中在佛多妈妈的第二篇祝文中,也就是神歌,详细叙述了如何选择柳枝的内容,如:“前往茂密的森林中,在柳树的丛林园子里,取来茂盛柳枝,……,乞请卧莫西妈妈”。并取下“陈的佛多活妈妈,敬栽了新柳枝。”此处的“陈”是指从前举行“换锁”仪式时所栽柳枝,即往年庭院中的柳枝,满族习惯。也是禁忌的原因,表示“旧”内容用“陈”一词。关姓神歌中是“乞请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神,取来佛多活,敬栽于房门近处。”在署名为“光绪十八年十一月”的关姓神歌和“咸丰十年十月十一日”的关姓神歌中,都是“从柳树上取来柳枝,敬栽在房门近处,乞请佛哩佛多卧奠西妈妈神”等等。总之,充分表现了祭祀人的虔诚态度。同时,神歌中又出现了佛多妈妈的其他称谓。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综观在满族民间和清宫中的祭祀,对于佛多妈妈的称谓,共有:①卧莫西妈妈(omosi mama),即子孙们的祖母。②佛多妈妈(fodo mama),即柳枝祖母。③佛多活妈妈(fodoho mama)。即柳树祖母。④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女[furi(或fere)fodo omosi mama]即柳枝子孙们的祖母。这些称谓都有其历史、地域和姓氏的一定内容和含义。笔者先探讨佛多妈妈的神职作用,这是满族各姓氏神本中,神歌所必有的内容部分。
   
   如:
   石姓神歌:“子孙戴锁保平安,以口袋所生,袋大子孙多。为石姓繁荣昌盛,乞求佛多妈妈,枝大叶多,繁茂壮大,繁衍无穷。如木之茂盛,如木之繁荣。”②这里告诉我们是主管满旅子孙繁荣和保护作用。
   
   杨姓神歌:“准备了子孙绳,系上索利条、线绳,(此处缺一行)。乞请卧莫西妈妈,照看着这里的人们,保佑着杨氏家族。百年无戒,六十年无疾。外出之人所到之处吉顺,来往之地平安。外出时二十名壮士在前,四十名骑士随后。两军相战,不陷沟壑。”此神歌里并未指出保护和繁生子孙们,而是起着全族人员以及外出、参战、官差人员的福贵平安。
   
   关姓在“乞求佛里佛多卧莫西妈妈神”中记述:“弓箭系在子孙绳上,口袋无大,子孙无多,孳生繁茂,合族兴旺”。希林赵姓神歌中所述:“乞请卧莫西妈妈施恩,子孙口袋里装上九个灵魂,八个灵魂。望我家生养八个男孩,九个男孩,祈祷保佑。”郎姓神歌所述:“满族郎姓,原为由根所生,由叶所长,子孙口袋所繁荣。”舒穆鲁氏神歌中:“敬神的祭肉是吉祥的,请布施喜肉,赤光祥气,叶大根茂,繁衍茂盛。”等等。这些姓氏的“换锁”神歌中,除了是主管子孙繁荣和保护神外,还有的指出在子孙口袋里装有灵魂,这是人类生命的源泉。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我们再录述清宫中“树柳枝求福祝辞”,为“聚九家之彩线,树柳枝以牵绳……,如叶之茂兮,如本之荣兮。食则体腴兮,饮则滋营兮。甘旨其鲜兮,朱颜其鲜兮。岁其增而根其固兮,年其永而寿其延兮。”此段神歌,虽然带有文言性很强的文字,但其内容仍然说明佛多妈妈是主管子孙繁荣和平安之神。同时,清宫与民间祭祀是相统一的。
   
   满族人家祭祀,都是佛多妈妈的祭祀内容。有的有专项祭祀,即换锁祭。有的无专项祭祀,但在祭祖神歌中,必有佛多妈妈的祭祀内容,如郎姓。再者。从前面引用满族在换锁仪式中的虔诚态度,足以证明与佛多妈妈的密切关系,即兴衰、发达、繁荣的、极为重要的不可分割的关系。同时,又反映出满族各姓氏的神歌内容不是处于同一历史层次的,也就是有历史先后之别,所以,反映佛多妈妈的神职作用,也有着明显的不同历史层次。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综观佛多妈妈的神职作用,即乞求子孙繁荣、平安、枝大叶多,根荣繁茂,口袋大子孙繁多等等,以及“由根所生,由叶所长”,这其中就已含有柳枝生育人类的意思了。而且在杨姓神歌中明确提出乞请“佛多活妈妈”(fodoho mama),即柳树祖母,所以,在满族历史上,萨满教祭祀中不仅仅是柳枝被祭祀,应是柳树。而且柳树祭祀是原始形态,插柳枝或柳杆于庭院或房屋中而祭,应是定居、从事农业经济之后的行为。在这之前,在到处游猎,随猎物而逐居的狩猎生活中,只能是在祭祀之际,或是想而祭祀之时,见丛林择柳树而祭之。因为那时,在江河、湖沼之地,习以为湿地,以足够的水分和阳光为生活条件的柳树,多生活于这些地方。正与人类生活条件基本相符合。这也正是生活于白山黑水中的满族与柳树关系密切的原因。因此柳树祭早于柳枝祭,同时,在满族原始观念中,柳树同样具有生育人类的作用。神歌中,所提到的“口袋大子孙多”。是因为每逢祭祀时,不仅需要制作许多新锁绳系在子孙绳上,而且还有前一次子孙们带过的旧锁,也要重新系在子孙绳上。还有系上当年之内生育的子孙,即以小弓箭和嘎拉哈或彩条为代表,这样年复一年,世世代代,子孙绳上的物件必然越来越多,口袋也必然增大。所以,许多满学家皆称子孙口袋和子孙绳为“满族无文字的家谱”是有道理的。
   
   希林赵姓神歌中指出口袋中装有“九个灵魂,八个灵魂”,是指的男性灵魂,此处的“九个、八个”之数,不是具体数字,是表示无定量的多数,因为“九”是单位数中最高数字。再者,子孙绳上的小弓箭是代表男性子孙,民间也是这样认定并流传的。
   
   这一柳枝或柳树生育人类的内容,在满族神话、传说等民间文化中也有大量反映。
   这在被译为俄文、英文、日文、德文、韩国文等多种文字的、流传于我国东、西北各民族中,如满族、赫哲族、鄂温克族、锡伯族等民族的,具有史诗性的传说《尼山萨满》中,有详细、具体的叙述: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大殿中间坐着一位头发雪白的老妈妈,她长着长形脸,眼珠突出,撅着下巴,牙齿血红,样子真可怕。她两边站着十余个女人,有的背着小孩,有的抱着小孩,还有用针线缝制小孩的,有的把小孩排成一排排,有的把小孩装进口袋里,带走了。她们都忙个不停。③
   
   卧莫西妈妈又对尼山萨满说:
   我赋予你生命,赐予你萨满神帽,让你身系腰铃,手执抓鼓,跳着大神,闹着玩似的降生到世上。……,世上的那些萨满、学者、主人、奴仆、高贵者和卑贱者、穷人和富人、骗子手、权势、酗酒、狂热、嫖者,一切善与恶都由这里确定,然后赐于阳间的人。④
   这里清楚地告诉我们,佛多妈妈虽然住在高贵的宫殿中,但她仍然“长着长形”的、象柳叶一样的脸。“眼珠突出、撅着下巴,牙齿血红”,象鱼一样的形象。所以祭祀佛多妈妈时,清宫和有的满族姓氏用鱼祭祀,其原因可能是因为此神与鱼有关系。这里又告诉我们,佛多妈妈还主管人类命运、生育。当然传说中佛教中的缘生法也得到了充分反映。同时,传说中的子孙,在《尼山萨满》中不管用什么原料,都是造人之说。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尼山萨满》的另一文本中所叙:尼山对佛多妈妈说“我是从您的叶子上发芽,从根上生长出来的子孙呀!”又述:“柳树长得又绿又好”,象征着世间人们的“日子过得好,子孙满堂”。“柳树干枯了”,是因为“阳间人生活富裕了,就随便地将牛马赶进林子中践踏,同时把柳木作柴火烧”⑤等等。其他《尼山萨满》文本中,除了《瑷珲乙本》中佛多妈妈与玉皇大帝等神,给尼山所救的孩子增寿外。其他都是生育和福贵保护之神。
   
   笔者拙作《满族萨满神歌译注》⑥中,有两篇关于佛多妈妈的完整神话。其中都是佛多妈妈与乌克伸神结为夫妻或是在柳树叶子上滴水而繁衍了满族。这里更明确的告诉我们满族是由柳树所生,柳树所长。这是柳树生人之说。在佛多妈妈的两篇神话中,都提到一位名叫乌克伸的神灵。“乌克伸”(uksin)是满语,为盔甲之甲,是古代战争中,士兵作战时穿戴的战服。看来“乌克伸”也象子孙绳上系的小弓箭一样,象征着男性。与神话的内容相联系,“乌克伸”是象征男性生育力量,是男性生育神的崇拜。
   满洲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在《萨满教女神》中所述:“在天连水,水连天,遍地大水的时候,人们啊,无法生活了,是阿布卡赫赫给人世万物扔下了柳枝,拯救了生灵。”⑦这是柳枝救人之说。
   同书又述:“白亮亮的大水淹没了万物生灵。天神用身上搓落的泥做成的人只剩下一个,他在水中随波漂流,眼看就要被淹没。后来,柳枝载着他漂进了一个半淹在水里的石洞,化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和他媾合,生下了后代。”这是柳枝变美女,生育满族之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