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藏人主张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安乐业
   

   
   当笔者在博讯上读到“嚴家琪先生在藏漢國際討論會上的講話”时,不由自主地打了几次冷颤,因为,严先生应用优美的语句想帮助北京兑现“西藏达赖化,达赖个人化,个人无人化”计谋显现出来了,比如,“在今天的新形勢下,為了解決‘西藏問題’,要區分兩件事:一是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者回西藏的問題,二是未來西藏的自治和制度問題。第一件事是達賴喇嘛和‘流亡者’的神聖權利,第二件事,不是與共產黨談判就能達成的問題。 我們流亡海外20年,也是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在‘六四翻案’的前提下‘結束流亡’。 ” 难道藏人最起码的一个前提都不要吗?这怎么不是严先生把流亡藏人看得一文不值还是民族主义情绪占了上风?既然“六四翻案”是中国民运人士“结束流亡”的前提的话,那么,又为何藏人不需设个“三月十起义翻案”之类的前提?但是,这一切取决于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继续往“西藏达赖化,达赖个人化,个人无人化”方向滑下去还是站回历史的正确方向。
   
   ————————
   附有严的讲稿全文:
   
   嚴家琪先生在藏漢國際討論會上的講話(全文)(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嚴家琪
   
   
    2009/08/06
   
    尊敬的達賴喇嘛、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Kalontripa Samdhong Rinpoche)、女士們、先生們:
   
    我今天從紐約來到日內瓦,站在這裏講話,是出於三個原因:第一,是達賴喇嘛崇高精神和偉大人格的感召;第二,是為了和西藏同胞交流流亡生活;第三,是為了爭取“漢藏團結”,共同尋找一條解決“西藏問題”的途徑而來的。
   
    達賴喇嘛50年的三大成就達賴喇嘛流亡50年不能回到自己的家園,阻止他回去的人,毛澤東和鄧小平去世了,江澤民任滿離職。50年來,中國政治風雲多少變幻,多少人叱吒風雲,上臺下臺,然而,50年的流亡生活,達賴喇嘛以他崇高博大的精神和堅如磐石的意志,成就了三項偉大的事業: 第一,藏傳佛教傳遍了全世界;第二,凝聚了海外十余萬人的流亡藏人社會,並邁向了民主大道,開啟了海外藏人和漢人的對話和團結;第三,始終不渝地宣揚人類的“普世價值”、宣揚各宗教的和諧、傳播“非暴力”精神,對世界和平作出了傑出的、巨大的貢獻。因此,獲得了舉世矚目的諾貝爾和平獎。
   
    人類歷史上最長的流亡在人類歷史上,“流亡”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革命、政變往往會產生流亡者。1789年法國大革命的流亡者,不過流亡了13年。維克多‧雨果在路易‧波拿巴發動政變後流亡國外,時間長達19年,《悲慘世界》就是在流亡中完成的。《神曲》作者但丁流亡了37年。義大利的布魯諾因為反對“地球中心說”而流亡國外,五百三十一年前他曾經來到我們今天所在的城市——日內瓦。很可能,在整個人類史上,除了達賴喇嘛,沒有人流亡的時間長達50年。1989年我在巴黎第一次會見了達賴喇嘛,我就被達賴喇嘛的精神所征服。
   
    消除中國政治制度的兩大弊端中國從秦始皇以來,在政治制度上存在兩大弊端:一是專制獨裁,二是中央集權。由於這兩大弊端,從秦始皇以來,中國一直有兩大“迴圈”,一是“王朝迴圈”,二是“分合迴圈”。所謂“分合迴圈”,就是“分裂與統一的迴圈”,今天“臺灣海峽兩岸兩個政權”也是屬於“分合迴圈”的“分”的狀態。今天的共產黨政權仍然是一個“王朝”。打斷這兩大循環的辦法是:用“民主制”打斷“王朝迴圈”,用“ 聯邦制”打斷“分合迴圈”。
   
    “遠期目標”和“近期目標”解決“西藏問題”有“遠期目標”和“近期目標”。西藏問題的遠期目標是在聯邦制下實行“高度自治”,我認為,近期目標是達賴喇嘛和所有流亡藏人“自由返回西藏”,可以在西藏朝聖、旅行、定居,就像今天臺灣同胞可以在中國大陸旅行、定居一樣。我相信,臺灣和西藏問題的解決,只有走聯邦制的道路。
   
    區分兩件事我今天要說的一句話就是,達賴喇嘛一直流亡下去,不能解決西藏問題。宗教、民族在全人類幾千年歷史中有根深蒂固的力量,為了解開“西藏結”,達賴喇嘛要能回到自己的國家。中國憲法規定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但只有其名,沒有其實,達賴喇嘛多次聲明,只要所有藏人取得“名副其實的自治”,他不尋求西藏獨立。我相信,當達賴喇嘛回到中國時,他將會成為推動漢藏團結和各民族大團結的巨大力量。
   
    中國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結社的自由”,這些規定沒有實行。憲法明文規定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這些規定也沒有真正實行。所以,當西藏流亡者提出“在不違背憲法宗旨的情況下,得到名副其實的民族自治地位”時,就像我們提出“在不違背憲法宗旨的情況下,得到名副其實的結社自由”一樣。“未來西藏如何自治”問題,不是靠“談判”解決的,正像“未來中國的民主制度”不是靠“談判”來解決的一樣。我在這裏還想說一句話,不要把“未來西藏如何自治”問題,作為達賴喇嘛回到中國的條件,這將成為北京向中國老百姓宣傳拒絕達賴喇嘛回中國的“藉口”。
   
    在今天的新形勢下,為了解決“西藏問題”,要區分兩件事:一是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者回西藏的問題,二是未來西藏的自治和制度問題。第一件事是達賴喇嘛和“流亡者”的神聖權利,第二件事,不是與共產黨談判就能達成的問題。 我們流亡海外20年,也是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在“六四翻案”的前提下“結束流亡”。
   
    第二件事是在中國建立“民主制度”。“翻案”就是在中國大陸的土地上承認“六四”是一場“大屠殺”。第二件事,也不是與共產黨談判就能達成的問題,這需要依靠大家共同奮鬥,結束“一黨專政”。 五個問題:流亡藏人返回家園的第一步我今天談這些話:特別要說明的是五個問題: 第一,達賴喇嘛回到中國、回自己的家園——西藏,是一種神聖的權利;第二,應當把“達賴喇嘛回中國”的問題與“談判如何自治”的問題分開;第三,“如何自治問題”,以及未來西藏制度問題,不是依靠“談判”解決的問題,與北京就“如何自治問題”談判的失敗,會成為北京阻止達賴喇嘛回中國的“理由”;第四,不要再派“代表”或“代表團”談判了。50年的漫長歲月過去了,北京沒有任何理由阻止達賴喇嘛回去。反反復複的“談判”實際上拖延了達賴喇嘛回中國的“時間”,達賴喇嘛多次表示過朝聖五臺山的願望,在不談“未來西藏如何自治”的情況下,“達賴喇嘛去五臺山朝聖”不是一個“談判”的問題。第五,希望達賴喇嘛去五臺山朝聖訪、講經一事,可以在短時期內達成。
   
    祝願達賴喇嘛健康長壽,達賴喇嘛回到自己的家園,是流亡藏人返回家園的第一步,這是推動“漢藏團結”和“中國各民族大團結”是超越黨派、超越中國政治的大事,讓我們把今天會議的精神發揚光大,從日內瓦傳向西藏、傳向全中國、傳向全世界。
   
    嚴家祺 2009年8月6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