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藏人主张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2009年08月2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40北京时间 20:40发表
   
   

   记者来鸿
   BBC记者 尼克·海厄姆
   
   
   
   在上世纪,波兰遭受纳粹德国和共产党独裁统治,生命财产损失巨大。几十年之后,仍然有一些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决心继续向当局寻求索赔。BBC记者尼克·海厄姆在波兰古城克拉科夫采访了这样一位女士以及她的索赔经历: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尤金尼乌斯·瓦涅克照看这包贵重银制餐具66年
   
   1942年9月,纳粹德国的军队推进到波兰东南部的乌斯特里斯基-多尔尼村。
   
   尤金尼乌斯·瓦涅克对于那一天仍然记忆犹新。纳粹士兵将村里所有的犹太人赶到一起,命令他们交出家里的贵重物品。瓦涅克在街头看到两名妇女因拒绝服从命令被开枪打死。
   
   后来,他的犹太邻居海拉走过来,将一小包裹塞到他的手里。这是几把银制餐具,用一块台布裹着。
   
   瓦涅克是与海拉以及她的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的。他们的父亲 莫什?法兰克尔是当地富翁,还开办了一个炼油厂。
   
   瓦涅克后来在克拉科夫从事美术教师的工作。但是在1939年,他患上了肺炎,不得不回家乡乌斯特里斯基养病。
   
   当纳粹德国与苏联将波兰瓜分成两个占领区的时候,瓦涅克仍然住在那里。他们夫妇二人发现自己被困在村子里。
   
   海拉被德军抓走后,瓦涅克将海拉留下的餐具用报纸包好,埋在花园里。就这样3年过去了。
   
   到了1946年,瓦涅克带着这包银制餐具返回克拉科夫。
   
   物归原主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迪奇一直在努力使当局能够偿还她家族的其他财产
   
   也许故事讲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但是在去年,一位邻居在报纸上读到一个关于英国女士露丝o迪奇威胁要起诉波兰政府的报道。
   
   迪奇要求波兰政府在一个叫乌斯特里斯基-多尔尼村偿还法兰克尔家族的财产。
   
   去年9月,迪奇访问了当时101岁的老人瓦涅克。海拉是迪奇的姑姑。
   
   瓦涅克讲述了海拉的故事,并把这些餐具和台布留下来。
   
   当时拍摄的照片显示,瓦涅克在自己公寓里坐在沙发上,身体很虚弱,很消瘦。此外还留下了他的录音。由于年老体衰,感情激动,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
   
   瓦涅克随后去世。但是本月初,迪奇返回克拉科夫,到她的朋友、著名历史学家诺曼?戴维斯的家里去取回这套餐具。
   
   这套餐具一共有16件,其中大多数是用来吃蛋糕和水果的小餐刀和叉子,此外还有一把较大的双齿叉子和一个脱落的刀把。 迪奇表示,这是唯一她和那些死去的亲人所能抚摸的物品,因此这些物品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
   
   迪奇一直在努力使当局能够偿还她家族的其他财产,或者对过去的损失作出赔偿,但是目前看来,她所作出的努力不太可能有可喜的结果。
   
   法律草案
   
   
   
   目前,波兰还没有对纳粹德国占领和共产党国有化期间没收的私人财产进行赔偿的法律。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历史学家诺曼?戴维斯说,在那两个时期,波兰有上千万人遭到屠杀、驱逐、迁移和重新安置,有几百万人失去了财产。
   
   这些人当中也包括他的妻子玛丽亚。当1944年苏联红军不断向前推进时,玛丽亚的父母放弃了在乌克兰的房产。
   
   夫妇二人逃到克拉科夫城外的一个小镇,临时在一座空房子里躲避起来。玛丽亚就是在这所房子里出生的。玛丽亚说,那所房子很可能属于在种族大屠杀中被驱逐的犹太人。
   
   诺曼?戴维斯说,这个问题涉及的范围巨大。一年前估算的赔偿金额就超过80亿美元。这已经足以使历届波兰政府感到害怕了。
   
   波兰曾经起草过几个赔偿法案,但是都没有实行过。更重要的一点是,许多波兰的年轻人认为,政府不能用他们缴纳的税款去为前几代人所犯的错误作出赔偿。
   
   但是迪奇不能接受这种观点。
   
   她表示,那种认为所有的波兰人都是受害者的观点并不能免除国家的责任,而且其他国家也都积极承担这样的责任。
   
   既然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立陶宛以及其他许多国家都能做出了赔偿,为什么波兰不能做?迪奇表示,人们并没有要求全面的赔偿。
   
   最新的法律草案规定在今后15年期间对损失财产的价值作出20%的赔偿。
   
   迪奇说,作出20%的赔偿也许比较合理。
   
   但是她表示,这些索赔者现在都90多岁了,要在今后15年对他们作出赔偿,这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