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人主张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水中截——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根敦藏頗
   

    讀到《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大概藏水中截的路線是這樣:
   
    從西藏山南桑日縣的雅魯藏布江中游(雅魯藏布江及其五大支流拉薩河、年楚河、尼洋河、帕隆藏布河、察隅河,進入印度和孟加拉稱為布拉馬普特拉河或賈木納河,與南亞第一大河、恒河匯合後在孟加拉灣流入印度洋)——夏裏的那曲(怒江,源于西藏那曲安多縣,亞洲南部大河,進入緬甸稱為薩爾溫江,注入印度洋的安達曼海)——昌都的雜曲( 即瀾滄江,昌都是昂曲、紮曲、色曲、雜曲四河匯流處;下游稱湄公河,東南亞第一生命之川,著名的國際河流,流經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和越南東南亞五國注入南海)——玉樹的治曲(由楚瑪爾河、沱沱河、尕爾曲、布曲、當曲五河,匯合成一股于藏東康地結古,即青海省玉樹縣,藏語稱治曲,在四川境內稱之為金沙江,再到下游稱之為長江,是世界第三大河流、中國第一大河,在上海注入(黃海)太平洋)——甘孜的雅格曲(雅礱江,發源于藏東康地,經巴顏喀拉山南麓,是長江宜賓市以上最大支流)——阿壩的嘉莫歐曲(大渡河,源于巴顏喀拉山南麓的班瑪縣、阿壩縣和壤塘縣,流經阿壩州和甘孜州,在樂山與岷江匯合。注:岷江是長江水量最大的支流。)——過海拔3441 米的分水嶺,在賈曲後引西藏之水入瑪曲(黃河,發源于西藏安多瑪多縣,即青海省果洛州瑪多縣,中國第二大河流,在山東注入太平洋的渤海)。
   
    簡而言之,也就是把雅魯藏布江、怒江、瀾滄江、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全部打通後,把水引到黃河裏,直線距離1076公里,實際流程設計路線有 1239公里到6000公里不等,預計投資額為10,000 億到2,250億不等,至少要建30多座大型水庫和大壩,240 公里的隧洞等等。
   
    如果你讀過《西藏之水救中國》會看到一大堆有關調水工程的“科學論證”,在我看來,這些自圓其說的內容,有不少是感情用事,缺乏客觀公正的論述。書中自詡情結嚴重,自稱其行為是比發現新大陸更偉大的功業,他們的報告裏有很多不符合事實的瞭解,走馬觀花式的解讀,誤導性、片面的消息來源,以及理想化的個人臆測內容。如果中國盲目聽從這夥狂人,幾輛車,十幾人幾次考察的論斷,將造成無法實施也無法收拾的局面。
   
    具體來講:《西藏之水救中國》這本書對中國讀者和政府決策人員,報喜不報憂,民族主義情緒高漲,革命情結甚重,不利於科學發展觀。例如:截流1700億多立方米的水,相當於三條黃河的總流量,但對鄰國的反應一無所知,從未徵求過這片土地上的西藏人的意見,著就是公開的蔑視、侵害!
   
    還有像利用青海鹹水湖作為蓄水庫都有很明顯的片面報告。青海湖,藏語稱措翁波(青海)或赤旭嘉莫,位於青藏高原東北部,湖面海拔3194米,周長約 365公里,面積4456平方公里,環湖周長360 多公里,是國內最大、世界第二大的內陸鹹水湖,1991年被列入《濕地公約》的國際重要濕地名錄,是國際重要濕地之一。青海湖是高原湖區鳥群集中繁衍生息的重要場所,也是候鳥遷徙的中轉基地,據統計,約有 189種約30萬隻鳥類在這裏生存繁衍,如保護區內的泉灣是一級保護動物黑頸鶴的棲息、繁殖區,二級保護動物大天鵝的越冬地。青海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及其周邊地區共有獸類 15科41種,占全省獸類總數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分佈於青海湖周邊沙地與草地生態交錯地帶的重點保護動物、世界瀕危物種 -普氏原羚。另外,青海湖有魚類8種,其中,湖內盛產的湟魚 (青海裸鯉)更是馳名於世的稀有品種。報告對這些問題隻字未提。
   
    按報告所言,青海湖蓄水800億立方米,運河截流後水面升高32 米,湖面擴展至6000平方公里,蓄水3000億立方米,等於 6年黃河水的總流量。但這時候,鳥遷徙的兩個湖心島都被淹沒,濕地也會被淹沒。還有,青海湖的鹹度為每升14克,既使截水儲蓄了 3000億立方米的水,仍然超出人所能飲用鹹度的約4倍(每升1 克以下人能喝)。
   
    在《西藏之水救中國》中講,可能的方案之一是可能把昌都地區、甘孜縣、爐霍縣、壤塘縣、阿壩縣其中一些地方淹水建壩。書中還說:“阿壩縣是個小縣,縣城只有 2000人,這裏已開搬遷先河:阿壩藏族自治州政府早就搬到了馬爾康。” 實際上阿壩縣的人口是 6萬餘人,縣城居民3.35萬(99 年統計),流動人口外來打工人員也不下數千人。從這些小的細節看得出,這支考察隊的“科學考察”所得的各種資料出入很大,務必需要進一步研究核實。
   
    《西藏之水救中國》這本書還講到一個西藏的官員接待他們的時候說了一句:“西藏人民歡迎你們的工作”,考察隊員認為這位官員的話就是西藏人民對調水工程和考察的支援。還有,在考察到阿壩縣麥爾馬鄉,問村民(西藏牧民)們:“‘淹沒村子捨得不?’村民們說,只要水能進黃河,麥爾瑪淹了也值!”當地水草豐美,調水只能毀了他們的一切。這一淹沒不是幾個縣、幾個鄉的問題,而是一大片濕地草原,涉及成千上萬牧民的土地徵用、社會再分配的問題,以及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品質的問題。作者以上這些說辭都是一派胡言,有點兒小兒科的用意,無非想爭取 “藏水中截”工程的正當性、合理性,然而在實際的操作過程中是馬虎不過去的。
   
    王力雄說過一句話:“西藏之水救中國,誰來救西藏?”
   
    西藏高原是亞洲水塔,現在西藏出現空前的水資源危機。由於全球氣溫的上升和濫采濫挖礦產資源,南部森林大面積砍伐,草場退化、沙化嚴重,鼠蟲害猖獗;每年的春、夏、秋三季,大量內外人流湧入草場採挖蟲草、貝母、大黃、青艽、雪蓮,弄得草場滿目瘡痍、傷痕累累,形成大面積的黑土灘,大塊大塊的黑土裸露,導致人蓄牧草短缺,野生動物絕跡。
   
    西藏高原獨特的高原氣候,空氣稀薄,雨量稀少不均,脆弱生態容易破壞,卻極難恢復。西藏高原很多江河乾枯,河水萎縮,地下水位下降,如:曲麻萊縣、瑪多縣都不得不因水遷城,水資源緊張成為高原藏人面臨的新問題,西藏高原很多地方越來越像甘肅缺水地區了,牧民們都因為水源不足而不得不放棄遊牧生活,甚至淪為乞丐。
   
    西藏江河大多來自雪水冰山的融化,現在西藏高原的溫室效應是內地的三倍,高原湖泊和雪山正以驚人的速度消失,水源枯竭已成為必然的趨勢,如果再加上藏水漢調,藏區本地的水資源前景堪憂!
   
    這個工程需要上馬很多的水庫、蓄水池、人工湖、大壩來提高水平面形成流勢,修很多大管道、開很多山埡口、鑿很多隧洞,幾乎是北穿橫斷山脈,投資巨大在所難免,大量的濕地和草場要被水淹沒,在這些地方生活的藏人怎麼辦?犧牲環境的代價更是難以估算的,隨之大量的移民安置,容易產生民族矛盾和社會動盪。也許過了十幾年就沒有水可調了,這就得不償失了。
   
    對西藏人而言,由於政權間的直接衝突和之後的政治運動造成西藏人民生靈塗炭,現在這類現象較為緩和的時期,“藏水中截”工程對西藏的生態和人文的破壞可導致災難性的事實。
   
    這些截流的大動作,將直接影響到西藏周邊印度、孟加拉、老撾、緬甸、泰國、越南、柬埔寨等鄰國。例如:孟加拉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人口為一億四千多萬,每年幾乎夏季暴雨成災,但是,並不是常年都這樣洪災頻頻,所以,如果雅魯藏布江等大江大河被截留,會對這些以農工業為基礎的鄰國形成根本性的威脅。中國截流調水工程,計畫實施引水至新疆地區、蒙古地區以及長江以北的廣大高密度工業地區、農業灌溉區,需要的水量極大,汲洪濟旱的季節性調水遠遠不能滿足中國的用水量。如此,可能會引發南亞各國和東南亞國家的緊張關係,如果魯莽行動,即有可能像石油一樣,引發地區動盪。對水量水質等資源保護開發利用可引發地區衝突,後果將難以預料。
   
    注:藏水中截工程(即:藏水北調工程,大西線調水工程,朔天運河)。
   
   来源《西藏之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