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平生不受等闲恩]
东海一枭(余樟法)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生不受等闲恩

   平生不受等闲恩

   一《袁氏世范》有“不可轻受人恩”之诲:“居乡及在旅,不可轻受人之恩。方吾未达之时,受人之恩,常在吾怀,每见其人,常怀敬畏。而其人亦以有恩在我,常有德色。及我荣达之后,遍报则有所不及,不报则为亏义。故虽一饭一缣,亦不可轻受。前辈见人仕宦而广求知己,戒之曰:受恩多则难以立朝。宜详味此。”(袁采)

   这真是至理名言,值得儒者三思。

   不过“其人亦以有恩在我常有德色”这个可以理解,便是市恩责报也没什么,只要“责”之有道。不论施者态度如何,受恩者理当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有所回报。

   可怕的是施者责报无道,或施以小惠而责以大报,或不安常规出牌,强受惠者做违背原则违背良知的事:比如强官吏循私枉法,强政治家叛族害民、强思想者改变观点等等,类似事例,古今中外都有。而恩义与道义的冲突,往往会成为君子人难解的死结,有时付出的不仅是形象,甚至是生命!古人云:最难消受美人恩,可改一字,最难消受小人恩。

   二十余年来,除了有关刊物对作者“一视同仁”的稿费,东海从未接受过海外其它资助。办理林案有人和某基金会都曾提出过资助之意,当年《罕见论坛》有网友多次公开私下提出要资助我办网站,皆坚拒之。一方面是清高素习作怪,另一方面也是耽心受惠难酬。

   多位友人嘲我有道徳洁癖和道徳骄傲,不知这正是大文化人德智的呈现。留平易近平民,架子偏朝高处大;向虎狼横虎步,枭心自许古来雄。这是东海生平的自许。为了保持独立自由之身,在金钱问题上不能不慎之又慎。

   天上不会掉金子;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人可欺天难欺良知难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爱贪小便宜,必吃大小便;欠债总是要还的,拖得越久,利息越高。这些都是世人经验的结晶,话俗理不俗。古今中外多少英雄栽倒在金钱上,或因遇人不淑轻受人助而受制于人。正如邵雍《君子吟》所写:

   君子存大体,小人无常心。於人不求备,受恩唯恐深。

   三纵然慎重如此,还是防不胜防。因为有一种人,擅于将正常的生意往来乃至诗文交往“转化”为施恩与受惠的关系,真的将一饭一粥一诗一文自视为莫大的恩德。比如当年有人在提供建站技术服务时少收了几百元钱,乃以恩人自居、向主人索取网站管理权限,在管理上略有异议,便责网站主人忘恩负义。

   一饭一粥一诗一文之助,受者自当感念,但报答毕竟不难,一饭千金毕竟是特殊情况。东海当年出书十余册,惠序题词者众,至于惠诗送联赠书法,更是数以千计万计。东海或略奉薄酬、或请酒叙情、或回赠诗联、或书出后奉上拙书相报、或为之荐文开专栏,诸如此类回报都很正常,合乎诗坛文学界的俗习,合乎文朋诗友交往的惯例,偶有遗漏,也不会有人因此苛责。(其实这类小礼便忽略了也没什么,琐琐碎碎就活得太累了。东海也同样为不少人作过序、赋过诗、写过文章,全是写完就完风流云散,别说重提一个字,掷笔就不会再放在心上。)

   但个别江湖“名家”的表现就有些可怕了。比如自居恩人,常拿“写序相助”之事当作自己伟大事迹妶耀,观点不同讲不成理便以忘恩负义相责,一边又宣称所作序文言非由衷、都是假话----其实,序文虽例多苟誉,但自古来作者自己站出来公开自称假誉的,可谓绝无仅有。韩愈谀墓,千古所耻,但韩愈当不会自称所言不实。为文相誉,便算有恩,公称“假誉”,恩义自断,再来责人忘恩,且呶呶无已长达几年,岂非颠三倒四? 这类可怕的人与事,很久很久以前东海有幸各经历过一次。这也是当年文人积习过重而经验和“内存”不足所致。轻受他人苟誉,好与轻浮小文人来往酬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皈儒以后自明白,佳作真经自有人欣赏,任何人的苟誉乱夸都毫无意义,适足以遗笑大方。

   当然,大文化人之间交往便少些此等顾虑,相互有一定的德智基础和文化共识、容易理解勾通故。比如陈明是第一位向东海儒学“垂青”的名儒,将《大良知学》列入《原道》文丛无疑值得东海铭感。然东海造《陈明批判》时照样依照自己的标准,可者可之否者否之,直言不讳----要以义理、立场、原则相报,东海无能为力也,我并不认为自己负义,相信陈明也不会以我为忘恩。

   四生活于人丛中,一生绝对不受人恩、不受人助是不可能的。多少总会有受人恩惠之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尽量依据仁义标准多加权衡、有所抉择就是了。这就叫:男子受恩须有地,平生不受等闲恩。受了就铭而感之并争取在有生之年还债。古人说得好:我有恩于人,不可不忘也,人有恩于我,不可忘也。对此儒基态度有异。某基督徒故人曾如是说:

   “伟人喜欢帮助别人,但不喜欢别人来帮助他。因为帮助别人是一种优越的象征,接受帮助是卑下的象征。伟人万一接受别人的帮助,他一定要找机会回报,并且回报得更多,以便维持他的优越地位。骄傲不仅仅是渎神的,也对他人造成物质和心灵的伤害。事实上,骄傲就是对他人的伤害。”

   在其眼里,“喜欢帮助别人但不喜欢别人来帮助”、“接受别人的帮助要找机会回报”等表现属于“伟人的骄傲”,这样做不仅渎神而且会对他人造成物质和心灵的伤害。这样“深刻”、这样违反正常道德标准的高论,当时令我哭笑不得。

   不过,现在回想,东海的清高迂腐或许真的让某些人物很受伤甚至误伤了好人,果真,请允许我借此机会深致歉意并请理解一个儒者的自重。当年未皈儒之前,东海或有不少文人陋习和不够自重的地方,但生平在金钱问题上、在大节大德方面始终没有放松过警惕。

   人生在世,大恩与大仇,皆不可忘不可不报。这不是为了“维持”什么“优越地位”,而是希望自己理得心安俯仰无愧,希望这一期生命结束的时候尽量走得干净清白,只留英名于世,不留债务在身。2009-8-24东海老人修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