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在《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后,风行空中发言:

   “惭愧得很,阳明先生的学问,我没有时间去看。但我看过阳明先生一段公案:一次王先生外出,不幸与同行的人被盗贼绑劫,当盗贼得知他是阳明先生时,就问他:「您说人人都有良知,我们这群盗贼也有良知吗?」王先生肯定地回答:「有。」盗贼反问:「怎么能证明呢?」王先生要求他们说:「现在照我说的去做,我证明给你们看。」于是,王先生让他们脱掉外衣、内衣,一层层地脱掉,直到剩下最后一条裤子的时候,还命令他们脱掉。盗贼喊道:「不行呀,这个不能再脱了!」王先生说:「这知恥就是你们的良知啊!」1.由这个公案(明朝理家关于“公案”这个名词也是取自于禅宗)可以看出阳明先生所说的良知仍落于后天,仍来自于是非判定,所以良知本身并不能成体,它仍然只是用而已。2.明朝理家许多人曾游走于禅门,亲近禅门宗师,深受法乳之恩,才发展出一家之言。不知报答就算了,反而将宗门之言窃为已说,不能光明正大地坦承其来源,这样的事情是否与良知相违呢?难怪明朝之后的士大夫最后大多斯文扫地,到了清朝只好自称奴才了。3.要想振兴国学,当先有国学的浩然性情,至于说学识那倒是次要的。”

   对于中华文化,自由派是普遍不懂,儒佛道群体中则似懂非懂、似是而非者众。该言者就是其中之一。兹略予指正,博看官们一笑。

   一、良知体用不二,或就体而言,或在用边言,或兼体用而言,皆无不当。王阳明就是这样。王阳明论良知体性之言甚夥,兹从略,仅提来其著名的四句教吧:“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心之体即良知,其中“无善无恶”是就体而言,有善有恶、知善知恶、为善去恶则是在用边言,四句教兼体用而言。

   “阳明先生的学问,我没有时间去看”,却敢凭一个小故事论断王阳明先生如何如何,足见该言者为学为人之草率轻浮。

   二、儒佛道为中华文化一主二辅之三大统(佛虽外来,已成“中统”),相互之间有同有异,相互之间的影响和融合与时俱增。许多儒家(特别是心学家)固然“曾游走于禅门,亲近禅门宗师,深受法乳之恩。”许多佛子不也同样“曾游走于儒门,亲近儒门宗师,深受仁乳之恩”?佛教本身更是深受本土文化影响,例如对孝道的强调,禅宗则已完全中国化了。

   三、儒佛两家的体与用同处不少,异处也是显然的。佛性真如无生,仁性良良生生,这是“体”之异。王阳明或受佛家影响启发,但良知学自有传统、自成体系是毫无疑问的。

   最后顺便指点一下,说“浩然性情”别扭,盖浩然固自性出,却非性,亦非情,乃气也。该言者上述发言,“浩然之气”没见,“浑然之气”倒泄漏无遗。注意,可不是说浑元之气,这里的浑是浑水浑话、浑浑噩噩之浑。2009-8-18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