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一孟子说:以善服人,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后能服天下。(《孟子-离娄》) 以善服人与以善养人有何区别?以善服人虽“以善”,但带有强制之意,运用权威力量来强人为善;以善养人则是真心诚意地关爱民众,让天下人心悦诚服。

   儒家亲亲仁民爱物,以善养人属于“仁民”的范畴。养,要通过仁政来养,仁,要通过善政、仁政即道德之政治来体现。用董仲舒的话说:“善者,王教之化也”儒家重教化,董仲舒曰:“教化不立而万民不正”。儒家教化包括文化和政治两大层面,侧重点不同而又相通相辅,其内容都包含在儒家“六经”之中,董仲舒说:

   “君子知在位者之不能以恶服人也,是故简六艺以赡养之。《诗》《书》序其志;《礼》《乐》纯其美;《易》《春秋》明其知;六学皆大,而各有所长。《诗》道志,故长于质;《礼》制节,放长于文;《乐》咏德,故长于风;《书》著功,故长于事;《易》本天地,故长于数;《春秋》正是非,故长于治人。能兼得其所长,而不能偏举其详也。”

   诗教、书教、礼教、乐教、易教、春秋教各有所长,儒家之善、之教化应“兼得其所长”。用现代观点来说,把优秀的文学艺术、优良的文化政治传统、优异适宜的典章制度、优美高雅的音乐、掌握天地万物变化和自然规律的科学、赏善罚恶的法律刑政等等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才叫“简六艺以赡养之”,这才叫“王教之化”,这才叫以善养人。

   二其实,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对于“在位者”来说,一味要求以善养人是不切实际的。只要做到不以恶服人,就不错了。以善服人的做法,境界虽非最高,但也值得肯定,也能在相当程度服人。而且,在一些历史性的关键时刻,利用权威力量来推行良制良法,大有必要。

   令人悲哀的是,久久以来,我们的政治出了大问题,早已突破儒家道德底线。别说以善养人,以善服人亦不多见,而以恶服人早已成了“在位者”之恶习,成了政治之惯性。

   拉长眼光看,自尧舜以来,我们的政治整体上是在不断倒退、越来越严重地背离儒家道统,尽管汉唐宋等有所回归,终究有限。几千年来,一切都在发展,都在与时俱进,唯独政治领域例外。在这个领域,历史绕了一个几千年的大弯子啊。

   从原始时代的天下为公到禹以后的天下为家,从贵族共治(相当于共和制)的家天下到秦始皇开始的一人独大的家天下,从以儒家学说为主要指导思想的家天下到以马列主义为意识形态的党天下,与时俱退的辙迹颇为明显。

   三几千年来的政治和文化,仿佛去年以来的股市。秦始皇以前,从西周到春秋到战国一直在跌,但跌幅不是太大,秦始皇时上证指数飞流直下三千尺,从6千多点跌到2千多点。汉唐宋等王朝属于几个主要上升时期,但也不过在3千点左右徘徊而已,且随之而来是一次又一次持久的调整和动荡。

   宋崖山重挫之后,偶有反弹,幅度极小,时间极短。以为满清时已至谷底了吧,很多人长吁了口气,清末入市抄底,谁知不久又来一次马列主义跳水。文革才真的抵达了历史最低点。

   经过两千多年持续不断的深度调整,经过文革浩劫的筑底,中华文化和政治迎来了新一轮空前的上涨行情,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修复所有历史缺口,重新回归公天下的大道,本不在话下,赶超西方亦为时不远矣。

   凡有志于发大才、做大事、成大名、作大人者,现在正是入市好时候。不论建政治之仓、文化之仓,只要满仓,都必将在未来百年里赚个盆满钵满:不论为政治家为文化人,都是大而又大的!2009-8-13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