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一枭(余樟法)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儒者“大中華民邦”在枭文《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后滔滔大发了一顿言,抛去自夸的大话、辱枭的胡话、自以为智的傻话外,还剩三句话:

   一、“‘蔽’论是就认识、认知而言,求真,真而无伪识才是不蔽,去蔽就是不被虚妄信念、观念、意识、认知先在性地遮蔽,不要被先于覆盖,达乎真相,达乎认“真”,此为虚静与去蔽……”;二、“至于‘本’,如果是说意识或意识体系自身,不是本有‘本’,而是建‘本’…”;三、“荀子根本就不是‘性恶’论,2000多年的冤枉而已。”

   第一句话,虽然表达不通顺不清晰不确切(缺乏“文字般若”故),算没大错。只可惜此君自己蔽深障重,什么为“真”,毫不明白,证据就是他的第二句话。

   第二句话完全是站在儒门之外的胡扯。儒家之本,为仁、为良知,这是儒家最高的“真”,是本性本体意义上的真实。良知可不是假设,牟宗三在《我与熊十力先生》一文中的回忆∶

   有一次冯友兰往访熊十力,熊十力最后提到∶"你说良知是个假定,这怎么可以说是个假定。良知是真真实实的,而且是个呈现,这须要直下自觉、直下肯定。"牟宗三评论说∶"良知是真实、是呈现,这在当时,是从所未闻的。这霹雳一声,直是振聋发聩,把人的觉悟提升到宋明儒者的层次。"

   熊师此言,我已引用多次,为启愚开昧,再重复一次吧。牟宗三听罢熊师之言,如闻霹雳,振聋发聩,那是他已有修养基础。换了时下一般浑浑噩噩的俗物,怕要反过来嘲笑熊师故弄玄虚哩。

   良知作为本性,在人身上会开出意识心,会呈现为无量意识,但良知本身却是超越意识、超越一切概念包括善恶的,不可以说成意识或什么“意识体系自身”。在学术层面,可以去发现、阐说良知的奥秘,但作为本性本体,它却是不以人的意志、意识为转移的、绝对真实的“客观”存在,无待于人为地“建”也。

   至于第一句话不值得深究。性恶论并非全错而是有偏,这方面东海早已论透,不赘。“荀子根本就不是‘性恶’论”不知作者凭据何在?不过,根据此君眼光,纵有考证文章,不可能有什么真知灼见,不可能推翻儒家2000多年的共识。

   曾建议 “大中華民邦”:“将拙文与你跟帖给你师爷一看吧。你师爷肯定也不够格,但总比你要强一点吧。” 这不是嘲笑。据其跟帖,其人不值得教也不可教。勉回几句,给有点智慧的观众看吧。徒顽劣低弱如此,师之水平定然高不到哪里去。如果我是“大中華民邦”的老师或师祖,难免引以为耻,一定立即公开逐其出门,争取略挽薄面。2009-8-10东海老人

   附:大中華民邦跟帖:东海大佬啊,你懂个啥荀子哦,做学问要荀子说的虚心点,写什么破文章忽悠愚儒啊!你那破见识,还当自己是大儒、真儒!“蔽”论是就认识、认知而言,求真,真而无伪识才是不蔽,去蔽就是不被虚妄信念、观念、意识、认知先在性地遮蔽,不要被先于覆盖,达乎真相,达乎认“真”,此为虚静与去蔽……至于“本”,如果是说意识或意识体系自身,不是本有“本”,而是建“本”,荀子开论即论〈学〉与〈修〉,如此则言真见识、善德性者对于国家与社会的重要:“法者、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原也。故有君子,則法雖省,足以遍矣;無君子,則法雖具,失先後之施,不能應事之變,足以亂矣。不知法之義,而正法之數者,雖博臨事必亂。故明主急得其人,而闇主急得其势。”如此,荀子纵论、放论国家与社会的公正及正义,纵论、放论民养与世治,礼法者为治之本,治之本为义,谓什么荀子不知仁义,什么荀子大义不透,我看你是完全自以为是瞎说,象个风水先生拿个罗盘就成大师,东西南北都没搞清,拿罗盘或海螺当“法”器或“钵”体就知经纬就经师纬师?记住康德:不要被感性或信念扭曲了你的逻辑或论证。好好读书吧!荀子根本就不是“性恶”论,2000多年的冤枉而已。见我考证文章《荀子〈性恶〉校正议》http://www.confucius2000.com/writer/linguizhen.htm,如果需要最新的电子版,我另传。又,宋台州本《荀子》影本图 http://linguizhen.blog.sohu.com/115707185.html,又《淹没的荀子:轴心时代之东方亚里士多德》http://linguizhen.blog.sohu.com/115530161.html另,东海亦真大蔽,不安心搞学问(根本不能称学者),脑子只热心进出政治话语市场,此时此境,固然高尚与正义,但安知太史公“名磨灭不可胜记”之语乎?你这些作品,是不可能传世的,而且劝世效果非常有限,自认为了不起,蔽矣,连孔子之智的一半都不到,何况于荀子的见识。学问,不是你那种玩法的,顶多是儒术之士、之学而已;孔子要是后半生及晚年不回家好好读书教书,焉有孔子之万世名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