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近日从网上看到余祖父陈时铨挽蔡锷联 ]
陈泱潮文集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特權論》的歷史地位和張國堂為什么瘋狂詆毀《特權論》
·假耶穌張國堂已經原形畢露,不值得再浪費我寶貴的筆墨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曾节明
·假耶穌再次露出了中共文化特務欺世盜名的馬腳
·假耶穌張國堂不擇手段爭名奪利的邪惡的可恥盤算
·假耶穌張國堂力圖用信仰問題抹煞和替换政治問題的邪惡用心
·假耶穌張國堂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卑鄙野心家
·警惕中共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反动性
·打着“反共”旗号的拙劣政客的拙劣表演!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4:
●与反對繼承、更新、發展、升華聖經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日从网上看到余祖父陈时铨挽蔡锷联


于粤于滇于川,随地建功,伟矣特色男子;


能武能文能让,盖棺论定,粹然当代完人。


   

注:蔡锷(1882.12.18—1916.11.8) 原名艮寅,字松坡。汉族,湖南宝庆(今邵阳)人,1915年云南护国起义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中国近代军事家,政治家。

   
   原载:http://liucy65.blog.163.com/blog/static/4180189200959101449903/
   

蔡锷联集


   
   默认分类 2009-06-09 10:14 阅读6 评论0 字号: 大大 中中 小小
   
   澹泊明志;
   夙夜在公。
   
   述志
   誓师伏波庙;
   倚马剑门山。
   
   赠时杰
   高,高于人心;
   深,深在书笈。
   
   幼年述志
   不信美人终薄命;
   古来侠女出风尘。
   
   赠小凤仙
   有美一人凤兮凤;
   与卿同梦仙乎仙。
   
   赠小凤仙
   此地之凤毛麟角;
   其人如仙露明珠。
   
   赠小凤仙
   三首新词填白石;
   一枝妙笔补苍山。
   
   赠小凤仙
   悲夫!悲夫!帷幄失智囊,军旅折良将;
   壮哉!壮哉!碧血贯长虹,丹心照汗青。
   
   挽部将赵丹犀
   方期公挽我,不期我挽公,国事回思惟一哭;
   未以病为忧,竟以忧成病,大勇哪知世险夷。
   
   挽黄兴
   才若晨星,国如累棋,希合而支持,乃聚而歼绝;
   君等饮弹,我亦吞炭,与生也废弃,宁死也芬芳。
   
   挽易觉顿、谭学夔、王广龄烈士。 吞炭:时蔡锷患喉疾
   天涯秋色又将来,对风雨满城,犹见提戈飞杀贼;
   地下国殇长不死,奉馨香万古,何劳服药苦求仙。
   
   挽云南重九(重阳)起义烈士
   以勇健开国,而宁静持身,贯彻实行,是能创作一生者;
   曾送我海上,忽哭君天涯,惊起挥泪,难为卧病九州人。
   
   挽黄兴,时蔡卧病于日本九州
   是南来第一雄关,只有天在上头,许壮士生还,将军夜度;
   作西蜀千年屏障,会当秋登绝顶,看滇池月小,黔岭云低。
   
   蔡锷、朱德题川南雪山关
   辛亥革命,你在北,我在南,野心勃勃,难容正人,惧我怕我,竟欲杀我;
   海内兴师,上为国,下为民,雄师炎炎,义无反顾,骂你笑你,今天吊你。
   
   讽挽袁世凯
   一身肝胆生无敌;
   百战灵威殁有神。
   

挽蔡锷联(转自北国网):


   
   黎元洪
   不料周郎竟短命;
   早知李靖是英雄。
   
   方地山代小凤仙撰
   平生慷慨班都护;
   万里间关马伏波。
   
   孙中山
   浊世生公天大错;
   人间留我老何为。
   
   谭人凤
   正倚济时唐郭李;
   竟嗟无命汉关张。
   
   黎元洪挽蔡锷、黄兴
   国民赖公有人格;
   英雄无命亦天心。
   
   梁启超
   知所恶有甚于死者;
   非夫人之恸而谁为。
   
   梁启超
   一战而胜而退而死;
   三立曰德曰功曰言。
   
   刘廷琛
   百世以俟圣人不惑;
   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陆文农
   其自任天下之重若此;
   于以禁他人为帝有余。
   
   王振廷
   天生慕容绍宗,专为侯景;
   谁怜公子无忌,不死蒙骜。
   
   骆成骧
   民国将兴,生此擎天玉柱;
   彼苍何意?殄我万里长城。
   
   周志仁
   争来五族共和,有材维楚;
   赢得千秋事业,虽死犹生。
   
   李国栗
   相喻独秀峰,永怀大洲驿;
   谁谓三神山,竟为五丈原。
   
   刘建藩
   育公勋业,尤愿诵公道德;
   谥以英雄,毋宁谥以圣贤。
   
   刘侯生
   吾见子之出,而不见其入也;
   天未丧斯文,而忍丧此贤耶。
   
   梁启超
   手挈仇头,鲸海竟填精卫石;
   力争帝制,虞渊终反鲁阳戈。
   
   陈树藩
   从头收合了河山,一身尘土;
   正气磅礴在大地,万古日星。
   
   王齐辰
   食少事烦,西川劳苦思诸葛;
   功成身退,东海苍茫哭仲连。
   
   冯国璋
   魂兮归来,海上蓬莱湘上麓;
   天乎命也,战时血泪病时书。
   
   申炳坤
   微君之功,今为洪宪之世矣;
   思子之故,怕闻鼙鼓之声来。
   
   康有为挽蔡锷
   才气自空群,往事莫将成败论;
   英灵还为国,壮怀宁以死生殊。
   
   冯国璋
   八桂应援桴,义旅敢居天下后;
   两川循战垒,将材应叹世间无。
   
   陈炳焜
   仗义起滇南,回天独具能天力;
   求生渡瀛海,抵死难寻不死方。
   
   黄缪
   非若辈可嗤,英名万古江流在;
   慰我民以笑,侯船两旗风泊之。
   
   张謇
   听人世口碑,称智称通称义士;
   洒英雄热泪,哭家哭国哭先生。
   
   刘守正
   治水刺船回,惜别公园曾几日;
   危棋急劫后,仗凭沧海遏横流。
   
   罗惇曧
   杳冥冥兮东行,又兆众所仇也;
   焉皇皇而更索,因缟素以哭之。
   
   孙熙泽
   脱险出奇,此飞将军所由称也;
   拼命救国,非大英雄其孰能之。
   
   刘仲武
   帝制阳与赞同,视项城有如竖子;
   将星忽闻外陨,即日本亦哭英雄。
   
   朱允
   惟公马首是瞻,勉作义师桴鼓应;
   太息豺牙尚厉,不堪国论沸羹多。
   
   陆荣廷
   生有自来,知浩气英灵,特钟衡岳;
   去何太速,颂丰功伟烈,岂独滇人。
   
   吴成勋、黄毓祥
   后死更难堪,佛云不可说,不可说;
   先生诚不朽,子曰如其仁,如其仁。
   
   赵承则
   修戈矛与子同仇,共逐虞渊将日返;
   好河山纤儿撞怀,方回地轴痛星沉。
   
   唐继尧
   民国其危,只此有数英雄,又弱一个;
   人格争转,若论大家崇拜,持丧三年。
   
   李迪、张凌
   百战转大中华为安,死喜巴黎复民主;
   一呼褫摄皇帝之魄,败怜翟义不英雄。
   
   徐钟铭
   蜀山有恨,湘水无情,落日扶桑空雪涕;
   帝子花残,王孙草萋,参天古柏好招魂。
   
   苏逸云
   我亦曾投笔从军,气节胸襟,遥遥私淑;
   公岂但荷戈卫国,文章经济,卓卓可传。
   
   杨体震
   知几其神乎!智深勇沉,入虎穴得虎子;
   死者长已矣!变大功多,毋狐掘而狐埋。

陈时铨


于粤于滇于川,随地建功,伟矣特色男子;


能武能文能让,盖棺论定,粹然当代完人。

   
   明尔善
   义不帝秦,公原视死如归,拼作鲁连蹈海;
   功同复汉,我谓鞠躬尽瘁,难于诸葛渡泸。
   
   刘鸿庆
   公早死一年,帝制若成,想此日是何景象;
   政潮瞬百变,国难未已,有何人宏济艰难。
   
   花金荣
   以国家社会为前提,成不居功,败不亡命;
   得衡岳潇湘之正气,生则人杰,死则鬼雄。
   
   郑昺晟
   宁死也芬芳,讵料公金石名言,竟成谶语;
   中流失砥柱,从此后船舟敝漏,谁御狂澜。
   
   陈鉴明
   兼擅鲁仲连、申包胥之长,不帝秦能复楚;
   独以李卫公、戚少保自任,无寿考有令名。
   
   范熙壬
   鲁连不帝秦,扶义挥戈,终以精诚回世局;
   马卿从渝蜀,前驱负弩,独伤留后缺良规。
   
   罗佩金
   天意善成全,试从反面而观,老死究有何趣;
   人心同爱戴,共说精魂常在,痛哭未免不伦。
   
   董乃麟
   少年便为康南海、梁新会所钦,有愧后死者;
   中国可与华盛顿、拿破仑并论,其惟先生乎。
   
   赵怀瑾
   将欲搔首问苍穹,元恶既诛,何以元勋又死;
   尽拼热血保黄种,公容虽杳,窃喜公德犹存。
   
   丁鸣琚
   是邻邦不世人才,方期左挈右提,同谋幸福;
   令我辈闻风向慕,遽惜首长运短,竟殒华年。
   
   日本山县初男
   独力挽乾坤,经百战余生,正冀长城资健将;
   只身除残暴,忽中途逝世,却从三岛起悲风。
   
   张灼
   不才曾作美新文,倘骂公寇贼仇讐,苦难下笔;
   英雄本是寻常物,能舍得高官厚禄,乃足成名。
   
   郭霞紫
   八十日洪宪,推翻须臾,我公如虎,袁僵真鼠;
   五千年中华,整顿旦暮,成事在人,星陨则天。
   
   汪云龙
   间关脱险,慷慨誓师,系吾相从,前事宁忍述;
   成功不居,引疾自晦,夺公太速,天道更何言。
   
   戴戡
   邕光复,继光复,革故鼎新,从此大名垂宇宙;
   造共和,何共和,功成身退,长留浩气满寰区。
   
   侬必寿
   魂魄异乡归,如今豪杰为神,万里江山空雨泣;
   东南民力尽,太息疮痍满目,当时成败已沧桑。
   
   杨度
   忆当年旦暮追陪,时事艰虞,我与先生同一哭;
   当此日荣哀备到,高山仰止,公偕民国以存亡。
   
   龚致和
   先生死矣!奸人快矣!若个大好河山,将何收拾;
   元首喜哉!股肱起哉!试问满目疮痍,孰与维持。
   
   杨德隆、郭靖安、刘鐬麟
   嗟哉一国,仅此完人,天乎乃复夺之,邦其焉托;
   耗矣十年,宛成大梦,死者如可作也,吾谁与归。
   
   庄蕴宽
   万方多难此登临,把酒话沧桑,试看莽莽风云色;
   三年奔走空髀骨,哀时问词客,谁识悠悠天地心。
   
   彭少衡
   扫八旬余帝制妖氛,寰海仰英名,手挽共和日月;
   与四百兆同胞痛哭,蓬瀛归旅榇,心伤惨淡风云。
   
   黄希仲
   我从枪林弹雨中来,谬许登龙,每对知音惭国土;
   公自功成身退后去,惊闻化鹤,深为世界哭完人。
   
   张其崟
   哭善化未浃旬,岂知湘水无情,又见大星陨岛国;
   念亲友已零落,遥忆桂林击楫,坐伤孤影对昆池。
   
   黄笃谧
   身备经险阻,艰难秉铖功成,人格争回大中国;
   老不依势力,高厚盖棺论定,群情崇拜古英雄。
   
   赵藩
   圣贤骨,英雄胆,菩萨心,立德立功,并民国不朽;
   泰山颓,梁木坏,哲人萎,安仰安效,痛吾道其孤。
   
   刘显世
   身虽服兵役,目不见战场,锡我以义名,维颡有泚;
   生可定危邦,死足范偷俗,问才于异国,亦首伏公。
   
   黄群云
   是岳武穆后身,不惜死,不要钱,三十功名传海外;
   同黄克强撒手,无施劳,无伐善,万千声泪哭寰中。
   
   黄永社
   南滇树帜,北伐兴师,两次造共和,惟公灾元勋第一;
   西蜀洗戈,江瀛采药,片帆终还返,保处觅国士无双。
   
   云南省议会
   死也可悲,但吾辈此生,须轰轰烈烈如公,永垂不朽;
   天乎真醉,令斯人无禄,彼泛泛悠悠之众,胡竟宜年。
   
   由云龙
   破坏可为,建设可为,沈毅有方,非华盛顿难赓同调;
   排满不死,去袁不死,共和复活,胡檀道济遽夺长城。
   
   林泽郁
   先生胡遽逝乎!回忆扶桑一别,君方雄飞,我甘雌伏;
   大任将谁托耶?正当砥柱中流,人皆属意,天独何心。
   
   杨燡
   我公生,洪宪殇,共和活,我公亡,世界抟抟多缺陷;
   中国悴,英雄陨,强邻眈,中国弱,未来种种足悲哀。
   
   许贞
   申大义,行良心,若身后名,岂公所知?使吾属愧耳;
   奖敌军,新怨友,是病中语,乃我常听,愿当局念之。
   
   周孝怀
   所至以整军得民,为要图众论之归,大将慈祥曹武惠;
   平时惟读书致用,相敦勖公言不死,秀才忧乐范希文。
   
   唐继尧
   世运际颠危,公方统六师,大旆南征,光芒灼照三千界;
   共和再造天,不憗遗一老,长星东陨,感泣悲歌五丈原。
   
   赵嘉宾
   讨满为援,讨袁为首,两次事竟成,天地不朽,功名不朽;
   前年哭宋,前月哭黄,一个今又弱,中国何堪,湖南何堪。
   
   何金铸
   争帝制问题,为民主问题,慷慨誓师,感动六军齐敌忾;
   有国家思想,无富贵思想,英雄短气,遥瞻三岛倍伤神。
   
   杨振芳
   求东瀛学,归东瀛死,所用尽所学,卅六青年舍民去矣;
   招民国魂,使民国生,谁魄复谁魂,亿兆黄裔遗电嘱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