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
陈泱潮文集
●可人的智慧话语
·孤独者的知音论友道之真谛(视频)
·健康的爱情观是品味长长久久爱情的保障(视频)
●2017圣诞节
·聖诞节前夜对疯狂敌基督的当权者的警诫
·特朗普帶領美國重新回到上帝懷抱,必成里根第二!
●2018元旦献词:爱上帝美国更加强大,敌基督中国国运逆转
·目录
·1、决定世界各国前途命运兴衰祸福的上帝定律
· 2、中国近现代历史对上帝定律的验证
·3、上帝兴起中共政权的两大原因
·4、中共严重摧毁了儒释道三教传统文化
·5、毛泽东贪天之功为己有,妄自以神自居,现世报应,普天同观
·6、邓小平改革开放背後为神悦纳之事
·7、感恩、赞美、歌颂造物主的声音,响彻神洲大地
·8、耶稣授权将来辖管/牧养万国的人子,已奉命执笔撰写中文原创聖经续篇恒约
·9、这一切是上帝保佑中国经济获得大发展的重要原因
·10、中共反对势力不蒙造物主主宰者惟一真神上帝悦纳的地方
·11、习近平得着了为中国开万世太平的极好机会,可望建立没世不朽之大功德
·12、可惜,中共国国运将因敌基督行为,而发生大逆转
·13、中国迫切需要造物主上帝之道耶稣爱人如己的宗教,救治人心道德
·14、特朗普直面迎击美国敌基督势力,重振上帝信仰,国势将更加强大超前
·15、2018年,世人但看中美两国爱上帝与敌基督国运之比较
◇◇◇◇◇
▲未来卷
●科学与神学
·恩宠之星——宇宙中地球存在之目的
·科学最终会成为神学的诠释
·聖經与死海古卷
●必然全面主导未來中国的天赐 【新王道】
·1.中国作为“东圣神洲”、“赤县神州”的历史宿命
·2.伟大的历史人物必须适应和满足新的伟大的社会需要
·3.当代中国最大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信仰,人人以自我为中心
·4.1.儒家文化信仰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
·4.2.晚清大变革来临之际,中国却没有产生具有世界视野的伟大思想家
·4.3.中国错把无神论进化论谎言当作真理,犯了方向性错误
·4.4.清王朝在革命与维新变法体制改革赛跑中,自取灭亡
·4.5.清王朝在信仰问题上留给后人的教训
·4.6.中华民国在信仰问题上的教训
·4.7.共产党无神论信仰对中国为害深远
·5.1.必须认识【《圣经》文明上帝信仰】是西方发达的根基
·5.2.英国成功三要素与百年来中国的“三背时”和“四无病”
·5.3.孙中山被推崇为“国父”,枭雄黑道严重败坏了中国人心
·5.4. 毛泽东被神话,使厚黑学在中国空前猖獗
·5.5. 邓小平“金钱拜物教”势必将中国人全面异化成“中国鬼子”
·5.6.特权崇拜与“理所当然”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5.7.精神信仰思想对行为起着第一性和决定性的作用
·5.8.当代中国救心救心并举需要确立全新的信仰和理论
·6.恰是此时此刻,上帝赐给了中国【新王道】
·7.《特权论》是圣灵感动和启迪的时代的产物
·8.《圣经•传道书》关于《特权论》是【新王道】的明确预言
·9.1.《特权论》关于现存社会主义体制必然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预言
·9.2.《特权论》关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必然爆发民主变革的预言
·9.3.《特权论》关于华国锋宫廷政变的预言
·9.4.《特权论》首创和预言的改革开放一系列政策措施成为了现实
·9.5.《特权论》关于中共国必然落入严重两极分化黑社会深渊的预言
·9.6.《特权论》还明确预言了中共国经济有可能高速发展
·9.7.《特权论》预言和提出了全方位推动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方针
·9.8.《特权论》正确预言了中共国阶级关系等三大变化及其后果
·9.9.《特权论1979年重印前言》对1989年/6.4血案的预言
·10.从《特权论》是中国左右两翼思想的代表作,看【新王道】的全民性
·11.《特权论》的思辨方法与【新王道】的权威性和不可替代性
·牟傳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2.时间和实践检验了以《特权论》为发端的【新王道】的真理性
·13.《特权论》是超恐怖时代自觉抱定冒死救世决心写出的圣贤文章
·14.《特权论》是促成中共党政军干部系统实现民主化思想转型的灵丹妙药
·15.在中国大陆解禁《特权论》,是启动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突破口
·16.【新王道】将致力于在中国建立【虚君共和民主宪政超稳定结构】
·17.【新王道】傳道者與耶穌當年聲稱自己是猶太人的王好有一比
·18.【新王道】在精神信仰問題上將帶給中國劃時代的變革
·19.天賜【新王道】必然为未来中国全面奉行和深刻影響世界的歷史宿命
●川普总统一举成功缔造世界和平新秩序的关键
·一、【英联邦君主立宪道路】是根治东亚邪恶核武与热战的安乐丸
·二、 朝韩《板门店宣言》的实质
·三、川普的难题:如何有效防范和制约朝韩和平统一拥核的企图?
·四、保障朝鲜安全、支持兩韓統一,朝韩必须履行的条件和承諾
·五、专制独裁邪恶体制是任意发动邪恶核武攻击的引爆器, 故体制不变不行
·六、以【英联邦君主立宪制】和平解决朝韩和台海问题,一举重构世界和平新秩
·七、祝福川普总统圆满完成上帝所赋予的神圣使命!
◇◇◇◇◇
▲中文原創聖經續篇恆約經文
●《晨星書》
·聖經《啓示錄》奧秘與2017
·末日真相與最後的拯救
·耶稣应许授权之【人子】已在人间
·末日得救的条件和保障
·《启示录》中的【人子】绝对不是耶稣
·对人类实施最后拯救的时刻已经到来
·恒约执笔者就是耶稣应许授权辖管/牧养万国的【人子】
·7.1.时间:《弥迦书》预言【人子】必出生于1948年以色列复国前夕
·7.2.地点:《启示录》预言【人子】必出生于中华民国,是妇人而非童贞女所生
·7.3.《马太福音》等圣经预言【人子】必成长于大红龙毛泽东中共国
●中美贸易战使中國人民從被當局長期的欺騙麻醉中醒悟
·慕良博客一篇令中国全民深感切肤之痛的短文
●2018北戴河会议必读
·北戴河會議值得重讀的文章:《狗头军师国妖王狐佞,坑了习近平》
·2018北戴河会议必读:《末世宣言》上部目录
·無神論迷信,是敗壞人心、毀壞世界的禍胎!
●養生保健
·太吃驚!茶葉和癌症的關係超乎想像(圖)
●【末世天意運行、顯示于互聯網】2018紫薇聖人系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送交者: 新西方不败 于 北京时间 08/04/2009 (143 reads) [累积11830分 给新西方不败发悄悄话]
   
   主题: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组图 (4张图)
   
   [清水论坛]

   
   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组图
    
   互联网近日流传一份据称是根据全国人大前委员长万里的讲话录音整理而成的长文,对中共 60年执政提出诸多批评,包括质疑党国不分、党军不分,拥有 7,000万党员却没有进行社团登记,多年折腾殃及国家百姓。有北京资深编辑指,虽无法确认内容出自万里,但出自中共元老是可以肯定的。” 苹果日报
   
   《中国青年报》“冰点”专刊前主编李大同昨对苹果日报指出,虽不能确定谈话者是万里,但出自中共退位元老“是肯定的”。“很多党内人士读后,都认为符合党内元老的思维风格及经验。”李说:“即使不是万里,我看可能出自田纪云、乔石或谷牧这几位党内老人,因为只有他们,符合谈话内容背景。”李更指,建政 60周年前出现这样声音,“说明中共党内民主力量仍然活跃”。
   
   苹果日报还整理发表了几个元老的介绍如下:
   
   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万里( 93岁)
   
   山东东平人。曾任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委员长。是上世纪 80年代中共党内改革开放先锋人物。 1989年六四时同情赵紫阳, 1993年退位。
   
   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田纪云( 80岁)
   
   山东肥城人,任四川省财政厅长时得赵紫阳赏识,后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是中共高层改革派人物之一。
   
   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乔石( 85岁)
   
   浙江定海人,曾任中纪委书记、全国人大委员长等职, 1998年退休。 1989年六四时曾同情学运,在中共领导就戒严表决弃权,后又跟随邓。
   
   ZT:中共元老万里批中共 “一位老同志的谈话” (4张图)

   
   谷牧( 95岁)
   
   山东荣成人,曾任国务院副总理、全国政协副主席。上世纪 80年代参与深圳等经济特区建设的决策。
   
   流传中共元老谈话重点

•“我们有 7,000多万党员,但这个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


•“我们的国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制度。”


•“国家还是党的国家。”


•“党军一体没有被国家对军队的领导代替。”


•“党内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选举制度,更不用说在国家范围。”


•“政治宣传离事实太远,是野蛮的宣传。”


•“执政了 60年,总应有起码的反思勇气吧。”


•政治上不同声音“尤其应该好好听听,封杀不得。”


•“绝对不能用类似手段(指舆论封杀、肉体捕杀)来对待不同意见。”


•“民意处理失误,是我们(中共)最的大失误。”

   
   阿波罗网编后按:据我们调查,如下此文已经在大陆流传了十多天。
   
   阿波罗网附:
   

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国庆六十周年前夕万里


   
   2009-7-31
   
   建国60周年了,听说正忙着阅兵准备,我已经老了,腿脚不灵了,可能去不了天安门城楼了。以前,我不分管宣传报道这一块,但我知道,为了60年大庆,会有很多大规模的宣传,主要为了宣传国家的成就和进步,这是60年来的老办法了,一直没有变过。前些天,中央党校一位年轻的教授到我这里来聊天,他很年轻,很有思想的。他总说他是改革的一代,而我这样的老头子是革命的一代。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很活跃,给我出的难题不少,有些看法好像冒犯了我们党的一些说法和做法。可是,和他们谈得多了,我就越相信,他们还是真诚的,没有乱来的意思。有时候,我觉得被他们的问题冒犯了,这可能说明我本人还不如这些年轻人真诚,我只是经常告诉他们,年轻人要多知道一些历史。
   
   前些天,他又来了,说要向我请教历史。问题还不是他提的,而是他教的那个地厅级干部班的学员提的,他说他回答不出来,就把问题提给了我。那些学员干部在讨论时提出的问题是:建国都60年了,我们国家的哪些东西没有变?为什么没有变?会不会变?他的意思我明白,60年大庆的宣传报道天天向老百姓说发生了什么样什么样的变化,能不能换个角度来想一下,一个国家让一个政党领导60年了,也不算短的时间了,这60年到底应该怎么来概括、怎么来总结,我们党有责任向老百姓说清楚讲明白。一时说不清楚讲不明白,有疑问,也没关系,重要的是要讲出来,公开讲出来,不要藏着不讲或私下里讲。建国都60年了,还不能公开地讨论一些问题,这60年该当何论呢?我们是过来人,有责任说清楚讲明白,尤其是一 些基本事实,一些基本道理,不能令已昏昏,也不能让人昏昏。
   
   我告诉年轻教授,建国60年了,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变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国家还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个事实谁都明白,但这个事实的背后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党有7千多万党员,是一个最大的党,而这个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这个事实背后又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国家还没有一部“政党法”,60年了,还是空白,没有变,我们国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制度。“国家还是党的国家”,而不是“党是国家的党”。60年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个概念没有变。在财政上,党库与国库之间的那堵墙还没有建立起来。再看看,数百万军队还叫解放军,没有变,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武装力量。军队的最高领导人还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党军一体没有被国家对军队的领导来代替。60年了,这一点也没有变。即便在党内,60年了,也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选举制度,更不用说在国家范围内了。经常说到的协商,实际上还是战争时期的秘密运作传统。这都是一些基本的事实,它们能引伸出什么基本道理,应该好好讨论。这些讨论离不开这些基本事实的,年轻人真应该多多了解历史。
   
   我记得建国初期,几个民主党派人士给中央写信,建议把中南海还给老百姓,这个皇家园林最好作为公益文化的纪念物保存下来。80年代初,书记处又接到过类似的建议,还加了一条:党中央机关应该挂牌办公,办公厅、中组部、中宣部、统战部等,都是执政党的机关,不是非法的地下机关。这个建议转了好几个书记的手里,最后没有上会讨论。这两件事,也是60年来没有变化的。
   
   后来,教授告诉我,他自认为对一些问题特别有研究,但还是没有想到怎样来理解这么一些基本事实。我通过很多渠道知道这十多年来的新思潮、新提法,不管什么样的理论什么样的流派,对国家60年变化了的东西、没有变化的东西,先要搞明白基本事实。有些东西应不应该变、可不可以变、能不能够变,区分起来比较困难。要讨论问题,那就从搞清楚基本事实入手。我对年轻教授说,你提 那么个问题,我别无选择,只有说事实,基本的事实。基本事实搞明白了,有头脑的人就会思考了,这种“没有变化”是一种政治优势吗?还是一种政治惯性?还是一种政治停滞?都要好好研究,要具体分析,不要下空洞的结论。
   
   前些年,一位老同志病重,我去看他,他花了一个多小时向我说他对国家、对党的现状的种种担忧,说很想跟中央领导同志直接谈。他说他没有这个机会了,我说,我保证转达到。后来,一位常委同志来看我,我就传了话。我特别忘不了的是,这位老同志专门提到,革命了一辈子,到头来怎么向老百姓、向历史作个交代,还有那么多疑点没有搞清楚,怎么交代才好呢?建国60年了,我想,这是好机会,应该好好总结,好好讨论的。我是个老头子了,为国家为党也工作了一辈子,那种感情是怎么也割舍不了的,可我一直就不同意“辉煌50年”、“辉 煌60年”的提法。这不符合事实。大跃进困难时期那三四年,“文革”动乱那十年,总不能说是辉煌的吧。宣传用的词,也要讲究精准,要符合基本事实。你不把那几年扣除,老百姓在心里会扣掉的,历史学家也会扣除的,普通党员也会那么做的。在90年代的那几年,我说过不止一次,政治宣传离事实太远,那叫什么?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蛮的宣传。那几年治理码头车站上的野蛮装卸,这野蛮宣传也要治一治。我的话没有人听。这60年来,为什么这一点没有变,不但年轻人要想一想,我们这些过来人更要想一想,这叫反思。60年了,应该好好庆祝了,也应该好好反思。要举国反思,要举党反思。
   
   一个执政党,一个大国的唯一的执政党,执政了60年的执政党,总应该有起码的反思勇气吧。这实际上是一种责任,是政党的责任。这反思,肯定会引出许多不同的看法来,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要是搞得气氛紧张,搞一些封杀动作,就显得我们共产党人太没有气度了。在我看来,老百姓的看法,民主党派人士的看法,专家学者的看法,政治上不得志的人的看法,这四类人的看法,尤其应该好好听听,封杀不得。60年了,我还在这里说一些一千多年前古人说过的那些道理,想起来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有一位80年代初主持书记处工作的老同志,晚年在深圳住过几年,有一次我去看他,谈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经历,他说,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党,他有一大欣慰,两大遗憾。欣慰的是,他亲手推动的华南地区的改革开放成为国家发展的先行者;一个遗憾是,没有能为党的历史上一个重大冤案平反,另一个遗憾是没有推动党对不同意见的容忍政策。他的话不多,说完了,我们俩只是相对无语。建国都60年了,新中国成立初期,有些政策有些政治上的理由,那也不至于60年来都是如此呀。那些理由现在还存在吗?还站得住脚吗?如果那些理由还站得住脚的话,那么,60年的政权建设、思想建设、文化建设,还能用“辉煌”两个字来概括吗?容忍不同看法的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这只能说明,斯大林主义的那一套还在作怪:革命建设越成功,敌人的反抗就越严重。否则,何至于60年在这方面还没有变化呢?那位老同志前几年已经故去了,他的夙愿还依然是个夙愿。这怎么向老百姓交代、向历史交代?从国共第一次合作分裂开始,到1949年我们赶走国民党,国民党压制了我们22年,封杀我们的报刊,捕杀我们的党员,在学校里压制不同的意见。历史证明,他们失败了。我们绝对不能用类似的手段来对待不同意见,对待其他人士。
     
   60年对22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时间概念?我曾经是这个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现在享受着很高的政治待遇。我问年轻教授、由我来说出这些话,是不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呢?他老实告诉我说,他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不可思议。我想要说的是,正因为是高级干部,就更应该从历史责任的高度来考虑问题,否则,高级干部就等于高级官员,这万万要不得。历史责任就是一个政治伦理的问题,对一个政党要负责,就要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