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陈西文集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作者:陈西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 更新时间:8/13/2009 6:28:28 AM
   
   最近,《零八宪章》的签署人、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先生在共产党公安的专政胁迫中被逼迫无奈离婚了,我们感到非常不幸,采访了他本人。想知道一些他的情况,为什么大陆公安会采取这种卑鄙的手段破坏他人的家庭,以及对他进行迫害?申有连先生笔名"紫电".恶梦降临他的时候,据说,是因为他写了一本《马克思主义的终结》的书。我们就来听听他的诉说:
   (采访人,简称:记;申有连先生,简称:申)

   记、申有连先生您好!我们对您家庭的不幸感到不安,我们向您和您受到伤害的家人表示同情!并希望了解这种伤害的原因,和如有可能,能避免这种伤害不发生吗?
   申:谢谢你们的关心。要避免这种伤害,唯一的选择就是沉默。放弃社会正义感和良知,同时放弃做人的尊严。
   至于这种伤害的原因。大家知道,包括您也感受得到,仅仅因为这些人对社会的不公仗义执言,对贪、腐和专制制度提出一些批评,就遭到了社会全方位的打压。从国安一直到你工作、生活的各个部门。由于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和家庭情况不同,这种专制打压造成的后果就会不一样。我的朋友们,包括您,都有过类似的遭遇。我也公开说过,如果我和我的前妻关系足够好,那么任何破坏也会无济于事。但是,我们是食人间烟火的常人。对于承受能力差的,就会导致悲剧发生。就像我的遭遇这样。
   记、我们知道,你是写了一本《马克思主义的终结》的书被共产党政府抓进大牢的,你给我们讲一讲这件事,以及你是如何走上反马克思主义之路的?
   申: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本书是理性的分析,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否定。也许是道理说得透了一点,书中的词语尽管很平泛,按朋友们的说法就是:火力并不猛烈,但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惊恐。当然,在审讯的时候,国安的警察直白地说,如果我只是自己在家里写写也将算了,说我不但四处散发,还公然拿到大街上去兜售。是的,我的社会面很窄。当时还不认识你们。书印出来以后,我用邮寄的方式送了一些出去。晚上下班后,就拿到街上的地摊上搭上摊主的一个角边卖边送,也留下一些给卖书报的摊贩请他们代卖。但就这样,他们给我安上了“煽动巅峰国家政权罪”的罪名,投进了牢房。余下的书被全部没收,连我的日记本和笔记本也全部被没收。
   记、这以前,你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还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因为写作,你被坐牢、被抄家,家人遭受恐吓,直到被迫离婚。你后悔吗?你胆怯或恐惧过吗?你如何评价你的遭遇?
   申:我还从来没有想到“后悔”两个字。个人是社会的一员,国家的一员,是民族的一分子。在国家、民族危难时,每一个有血性的分子,无论是男还是女,都应该勇敢地站出来。面对民族危难,“胆怯”是无民族血性,没有责任之辈的名词。
   我个人的遭遇是我们这个群体遭遇的个案。说明国家政权被党操控的危害,国家法律被党随意在践踏。国民个体的基本权利在法律保护失效的时候,国家、民族免遭危害的保护力也会被削弱。个人的遭遇算得了什么?谁教我们只是人民而不是公民呢。而一个没有公民权的社会又是什么社会呢?我们不仅要问。
   记、你是从事什么专业(工作)的,你为什么会瞄准“马克思主义”?并花费许多时间、精力、甚至自费出书,宣告“马克思主义的终结”?
   申:我学习的专业是法律,工作的专业是电气工程,是一名助理电气工程师。我很热爱我的工作,对我从事的PCL控制系统维护很感兴趣。虽然我也从事过生产管理的工作,但我更热衷于自动化和电气工程管理。但我们无论是工作、生活,还是学习,时时处处都会感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存在。它真的是一个幽灵,无孔不入地干涉着中国人的政治生活、精神生活和社会物质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以前的业余时间大多用在文学方面,对我们的传统文化有很深的感情。但这个幽灵无处不在地冲击一切,破坏一切,处处都要树立它那蹩脚的“唯一真理”形象。似乎中国人离开这个幽灵就不能生存一样。可这个幽灵是一个纯粹西方的文化。我们中国人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文化。我们当然也会乐意接受其它优秀的文化。但没有理由强迫中国人去做这个只鼓动暴力和阶级强制的西方文化的奴隶。为了了解这个幽灵,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嘴脸。我放弃了一切爱好,开始专心研究马克思主义。
   经过20多年的努力,正如大家已经知道的,我在揭示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本质。我想我有责任把我认识到的这个幽灵对中华民族和人类文明的危害告诉大家。虽然我用地下印刷方式出的书被国安没收了,但不能说我的努力白费了。说不准,这本书那一天会重见天日。只要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就不难驱逐幽灵。
   记、你能说说中国共产党引进马克思主义对中华民族的利弊吗?
   申: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组成的党。尽管“共产党”这个名称是从马克思那里来的,中国共产党人也应该坚持做中国人。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才是中国共产党的正道。固执地强迫中国人民尊奉一个被实践和理论证明是迂腐、反动的西方理论,是会被后人责骂的。
   马克思主义对中华民族和我们的国家没有丝毫益处,而它的危害性却非常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对社会和谐和民族团结的破坏。我们的民族群体意识很强,民族亲情、社会互助、互帮在传统文化中表现得非常强烈。然而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从根基上毁灭了中国人的民族情结。尽管共产党现在已经不再处处提阶级斗争,但是它把“坚持马克思主义”放进宪法中,就不可能不在国家制度处处干预的社会交往中流露出这种阶级强霸的习惯。今天的中国社会与邻为堑和与人为堑的现象远比强调个人主义的西方社会更加强烈。中华民族传统的民族亲情已经荡然无存。
   二、对社会生产率和国民创造力的破坏。中国民众尽管不懂得,但几乎都知道马克思有一个他最得意的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说他的剩余价值率是揭露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准确表现。其实,了解剩余价值理论的人就会发现,剩余价值率和生产率完全同步,却与利润率关系不大。我们知道,利润率才体现资本的收益,而生产率提高是整个社会的福祉。马克思诅咒剩余价值率提高使工人遭受的剥削越来越严重,这实际是对生产率发展的非难。这种反动理论欺骗了中国人几十年,导致在他的理论盛行时,中国社会的生产发展停步不前,甚至倒退。连同他对商品价值的歪曲和他对使用价值的否定,他的理论对中国社会和国民财富的创造造成了巨大破坏。
   三、马克思提出的资本运用方式是历史的倒退。计划经济首先以政治权力统一资本为基础,这就使政治权利的绝对权威成为这种体制的基本特征。我们看到,在这种政治强权下,劳动的剩余产品被政治权任意收刮,生产资本在事实上的官僚主义下运用。这种资本的运用方式实际上比封建制度下的资本运用方式效率更低,更不合理;它是人类生产方式的大倒退。
   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能终结吗?怎样才能够终结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陆至高无上的地位?请你谈谈。
   申:马克思主义必然终结。因为这个反动理论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并在被揭示。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陆民间已经没有什么地位可言,对中国民众来说,它不过是一个威权主义的象征,今天的统治者也不过是用它来表明他们有推行专政统治的权利。一旦中国民众识破了这个反动的西方理论的本质,重新认识到自己传统文化的价值,马克思主义就会在中国大陆彻底终结。
   记、回到大陆贵州,回到现实,你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活动与终结马克思主义有关吗?
   申:贵州人权研讨会与贵州文化讲坛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的人权活动与文化活动中都有大量宪政思想的介绍和传扬。在我们历年的人权日纪念活动期间,参与的人员更以人权的普适价值提出自己对人权的认识定位。对现代社会公民应该享有的政治权、经济权、社会权为基础的基本人权有更实际和深入的认识,这些认识无疑是对马克思的阶级专政理论的否定,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否定。
   记、在一个一党专政的强权社会,你在遭受打压后继续参与了当地的民主维权活动,你还是《08宪章》的签名者,你有何感想?
   申:作为生活在专政下的中国人,争取民主与反对贪、腐都免不了遭受打压。在我自费出的书被没收时,我的日记和笔记也一同被没收。笔记是我几十年研究马克斯理论的思想记载,我的书就是在这些笔记的基础上写成的。他们通过对我的这些物品的没收,阻止我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但思想是无法没收的,我也绝非是因为爱好去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而是为我们失去的民主和社会和睦才走上这条路的。因此,实现民主才是我的本愿。我会继续为实现民主而努力。
   记、作为贵州人权研讨会的联系人,你对“贵州人权研讨会”有什么远景?你认为人权研讨会对宪政民主社会的建立有哪些作用?
   申:贵州人权研讨会在我们的影响能及的范围内,将当代文明定义的“人权”传扬出去,对那些歪曲“人权”的官方宣传形成了强有力的冲击。对大众在现代文明的基础上认识人权有很大意义。但我们不会只停留在认识人权和宣传人权的基础上,而要在认识的基础上促进人权的实现。贵州人权研讨会将会发展成为“人权促进会”。那个时候,我们将会做更多的工作,促进人权早日实现。这对推进民主宪政制度有很大意义。
   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陈西
   2009-8-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