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6月29日9点45分,我从西安鼓楼后面的回民食物一条街出来后看到路边有闪烁的警车,于是也走过去加入了围观。原来,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邻省甘肃牌照的一辆白色宝马在从停车位出来时碰一位过路的妇女,两人争执不下,不知道是谁报了警。警察来后协调不成功,正准备带他们到前面的医院去检查。
   
   
   
   一个看上去很弱势的本地妇女,一辆外地来的很显眼的白色宝马,一群围观的当地人,情形看上去对那个宝马车主很不利。可让我惊讶的是,大多数围观者保持了沉默,而开口的几位当地人却并不是在为那位妇女说话。

   
   
   
   我问一位嘀嘀咕咕的当地人怎么回事,他没好气地说,那女人根本没有受伤,欺负外地车……他说这话时,旁边的几位西安人也赞同地看着他,还有一位直点头。这时,我也注意到那个妇女确实没有任何受伤的样子。
   
   
   
   为了确定,我模棱两可地问,不能这样说吧,也许她正好被宝马撞了,撞了就撞了,难道一定要受伤?
   
   
   
   一位西安人打断我说:我们看到了,再说,这里也不是第一次,都是发生在外地车在缓缓开动的时候,她们就被车“碰上”,然后就倒下了。这样欺负外地人,太不应该了啊。
   
   
   
   这时警车和宝马已经载着那位妇女到医院去了,人群散开,我也准备离开,离开前,我还是冲那几位和我对话的西安人赞赏地点点头,为西安人的公正态度感到欣慰,我说,也许你们是对的,但既然警察来了,让他们决定更好。
   
   
   
   什么啊,你到前面的儿童医院看看,一位西安人又突然冲我说,还用手指了指警车和宝马车离去的方向,那里躺了很多被车撞伤的儿童,都是这样撞的,敲人家十几二十万的都有……
   
   
   
   我突然停下脚步,我担心自己没有完全听懂他的西安话,咄咄逼人地盯住他追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儿童被撞?
   
   
   
   那人用西安话说,是的,就是有人故意用孩子去撞那些很好的小轿车,撞伤后就和车主讨价还价……
   
   
   
   这次完全听懂了,我当时的震惊可想而知。用身体去撞小车然后敲诈车主钱财在中国一些地方几乎早就是一种行业了,但用幼童去撞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以前在中国各地都出现过利用伤残孩童乞讨的事,我在《致命武器》里也以真实事例为原型写了一个故事,那些禽兽不如的败类“雇佣”残疾儿童去乞讨,为了博得路人的同情,有时甚至残忍地让孩子身上的伤口持续化脓和流血……
   
   
   
   大概是去年,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包括很多写文章的朋友共同努力下,全国范围内开展了行动,目前情况已经大大好转,这一年来,我所到之处已经没有看到类似案例(如果大家看到了,请立即报警,让那些孩子得到保护)。
   
   
   
   可是,在古城西安,我听到了利用孩童撞车敲诈车主的事,而且这两位西安人竟然夸张地挑战我——你去儿童医院看看,躺在那里的儿童都是这样的——我宁肯相信他是夸张,但愿这是与西安古城传说中的盛唐贵妃出浴、秦皇梦幻军团一样虚幻的故事。
   
   
   
   据我所知,在西方大多数国家里,如果一个受伤的孩子被送到医院,医院在救治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询问家长们孩子是如何受伤的,如果家长的答案和医生的观察稍有出入,那么医生会立即报警。而且,涉及到儿童的比较严重的“意外”事件,即便没有可以,医生也会提醒家长报警,或者医生自己通知医院警方。这样做,一是为了保护孩子免受家长们的故意伤害,二是避免孩子受到一些不知道如何照顾他们的家长们的反复伤害。儿童的受伤历史都有严格的记录。
   
   
   
   在那种医疗体系和警察系统之下,很难出现以伤害孩子身体的方法去获得利益。可是,据我所知,目前如果一个中国的孩童受伤了,例如被车撞了,只要不死,家长愿意协调就可以了。这种制度就存在了漏洞,那些不良的家长,或者那些租买孩子的禽兽们,在不敢公开逼迫伤残孩子乞讨后,确实有可能利用孩子去撞车,获得赔偿。中国大陆的医院登记受伤孩子入院时根本没有全国联网的记录,而且,我也注意到,目前一个大人带孩子去住院,好像根本不用证明大人和孩子的关系。
   
   
   
   这些漏洞都存在,然而,最大的“漏洞”还是在我们的心里。西安那两位围观者告诉我的也许夸张了点(不可能所有被车撞的孩子都是蓄意所为吧),可是却没有夸张到让我一笑置之的地步。他们说的儿童医院的事破坏了我的心情,让我很晚都无法入睡,只好爬起来写两句。
   
   
   
   中国人心里存在的那些“漏洞”让我们都无法否认这样一种可能性:既然有人用孩童不停流血的伤口去乞讨小钱,他们怎么会想不出用孩子直接去撞车从而敲诈大钱?
   
   
   
   西安人就这样确切地告诉了我,我没有听见,不关我的事,但既然听到了,即便目前不能确认这就是事实,我也不能只置之不理,否则就不是一天两天睡不着了。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正因为如此,我得写出来——哪怕真就此吃官司,就此背上“造谣”的罪名。
   
   
   
   我和普通读者都没有这个能力调查此事,能够真正调查和处理这件事的只有警察和医院。我希望有良心的医生能够披露一些内情,不要看到受伤的孩子就像看到丰富的提成和奖金一样,把你们认为可疑的孩童受伤案(特别是撞车之类的以外事件)及时报告警察或者披露出来(引起社会关注)。西安有关部门如果能够就我听到的儿童医院做一个简单的突击调查(例如联系到当时撞伤这些孩子的车主了解情况),以及了解一下所有的儿童是如何受伤的,我想,要就是你们帮我“辟谣”,要就是水落石出,我都会感激不尽。
   
   
   
   而且我也在思考,如果西安真有此丑陋的事情发生,你能够想象全国其他的地方就没有?毕竟,两千多年前,秦始皇就是在西安这个地方统一了中国,统一了货币、度量衡,统一了车辙、语言……当然,还统一了思想……
   
   
   
   杨恒均 2009/6/30 西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