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杨恒均之[百日谈]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早上起来看到麦克尔杰克逊去世了,心里突然如此地难过,忍不住想写两句。和一位朋友联系,还记得吗,很久以前,那还是我刚刚有了第一个电子邮件的时候,我曾经给你发过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就是写麦克尔杰克逊的。我想朋友一定不记得了,可没有想到,他立即打断了我,怎么不记得,那是你第一篇时评吧?后来我帮你投稿网站,也发表了,那短文给我很深的印象……
   
   
   
   那时我到美国不久,电视上几乎天天是有关麦克尔的消息。到美国之前,我就很熟悉这位娱乐大师了。国内当时很流行迪斯科,每次到舞厅,都会先要一杯可乐,先坐一会,可一旦播放麦克尔的歌舞,就是我站起来一起扭的时候了。在海南海口和深圳的歌舞厅里,我都记不得有多少次被他的歌舞弄得满头大汗,我也是那时学会了一些霹雳舞的动作,直到现在,很多老同事说起我,记忆模糊的他们往往还记得那个在单位举办的晚会上“跳霹雳舞的”哪位小伙子。——那时我20多岁。

   
   
   
   到美国后就没有去过歌舞厅,甚至很少听音乐了,可是,有段时间却天天在电视新闻上看到麦克尔,他的皮肤又变白了,鼻子高了,娈童了,行为怪僻,娘娘腔……很多对艺人的负面用语,我就是那时学会的。可是,电视中只要一插播他的音乐,我就情不自禁,缺乏锻炼的身体蠢蠢欲动。当音乐停止,那些人继续不厌其烦地对他冷嘲热讽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些反感。
   
   
   
   而这种反感在我有一次连续换了几个频道后突然达到了高峰,因为,无论从BBS,还是FOX,又或者是CNN,那一天坐在主播室里对一位赢得世人喜爱的黑人艺人竭尽讽刺与挖苦之能事的,几乎是清一色的道貌岸然的白人,于是激怒了我。促使我去找这位一直给我带来活力的歌星的生平简历和遭遇来看,没有想到越看越觉得悲哀,越感到愤怒……
   
   
   
   黑人小孩麦克尔五岁就展露音乐和舞蹈天才,随后一路唱一路跳,带给大家娱乐,常常让世界都能够随着他的歌舞昏眩和激动。可是,他却一直拼命想漂白自己的皮肤,最后竟然真让自己的脸看上去像个白人了……
   
   
   
   他却没有想到这样做的结果,既让黑人难看,更让白人们惶恐,为什么?因为他成长的那个时代,美国虽然已经在法律上废除了歧视性的法律,可对黑人的歧视几乎无处不在。一个没有读过多少书的黑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希望一夜之间自己的皮肤变白了,成了小王子,或者小公主,这可能是那时很多很多黑人孩子幼小心灵中的愿望啊,可谁能够想到,这位始终没有长大的麦克尔杰克逊竟然就用化学药物去漂白自己的皮肤……
   
   
   
   想哭,还是想笑?难道只是他变态?看不起自己的黑皮肤?为了哗众取宠?为了更上镜头?难道没有历史和社会的责任?是谁把这种黑皮肤白皮肤的“美丑”观念输入了每个人包括孩子们的内心深处?那些电视主播们大可尽情拿他黑白不分的皮肤作笑料,但我却看不到他们看透皮肤的任何深思。
   
   
   
   一个有教养的黑人也许会用其他的方式提高黑皮肤的地位,但对于麦克尔,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漂白皮肤。当他的皮肤被漂白了的时候,白人为主的电视台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讽刺他,这也许是娱乐,但看在我这个刚刚到美国的黄皮肤的中国人眼里,却另有一番滋味。
   
   
   
   再说他美容,垫高鼻子,作为一个娱乐明星,一位给我们带来欢乐的明星,也不是不可接受的。可是这事发生在麦克尔身上,就特别能够让电视新闻火爆起来,他们完全忽视了麦克尔给世人带来的欢乐,往往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拿他的鼻子调侃。而这,对于一位刚刚到美国的中国人,又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还有娈童案,指控了他至少两次,每一次都满城风雨,他都全力配合警察,而美国警方也全力出动,严格按照司法程序调查几个月,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完全解除对他的指控,宣判他无罪。可是,由于那些一直对他怀有刻骨偏见的媒体对他连篇累牍的负面报道,就在每一次娈童案刚刚立案的时候,迈克尔其实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惨。甚至传出了他破产的消息。
   
   
   
   上面就是我那篇有感而发的评论的大致内容,好多年过去了,我原本以为我的某些观点已经改变了,例如对西方媒体的看法,对美国社会的看法,可是,当今天早上起来听到麦克尔杰克逊的死讯的时候,我发现,我仍然没有忘记,忘记那时每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对他的攻击,没有忘记喜欢他的全世界音乐迷们对他的狂热,没有忘记他在我年轻的热血中留下的激情。
   
   
   
   麦克尔杰克逊走了,他的脸看上去已经很白了,但我非常清楚,虽然已经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娱乐之王,虽然毕其一生,他都想漂白自己的皮肤,但直到他悄然地越过了生死的边界,他也却始终没能打破黑白的边界。
   
   
   
   值得欣慰的是,就在他离开的今年,另外一位和他年岁和生活背景都有些相似的黑人——奥巴马,用另外一种方式跨过了黑白的边界……
   
   
   
   什么时候,真想再听他演唱《we are the world》,告诉他,是的,无论什么皮肤,我们就是世界,世界是我们的……
   
   
   
   但我们的这个世界,却再也没有麦克尔杰克逊了,不过,我坚信,他的太空舞步,他的歌声,他的激情,还将伴随这个世界走很远、很远……
   
   
   
   杨恒均2009/6/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