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错的是游戏规则!

   
   
   
   五年前才从清华毕业,29岁的周森锋全票当选为湖北宜城市市长,成为最年轻的市长,上百万人辖区的党政一把手。消息一出,引发网络一片喧哗,质疑提拔程序的,质疑他家庭背景的,人肉搜索他裙带关系的……都来了。最后听说只发现了硕士论文有点小毛病(天,谁的学术论文没有毛病?),其他竟然都很“清白”,更让网民吃惊的是,这位最年轻的市长竟然出身三代贫民……

   
   
   
   谣言止于知者。中国网络上的谣言和流言绝大多数源于“常识”,而传播谣言则靠的是“信仰”。按照中国网民的“常识”判断,29岁当上市长,如果没有问题,如果没有背景,如果不是靠裙带关系,那才是有违常理。正是在这种“常识”的驱使下,事实被忽视了,一些网友群情激愤地凭着“信仰”传播着“谣言”,火上浇油。
   
   
   
   事件算是告一段落,随即就出现了两种比较突出的争论,29岁当市长是否合理?对不对?而网民们“不分青红皂白”从怀疑、质疑到网络搜索,是否过分了?到底对不对?
   
   
   
   以我看,29岁当市长没有什么不不对,虽然按照国家的干部提拔标准(例如副科要几年才能提正科,正科又需要等几年才能提副处……)他确实快了点,但却并不是没有可能的。我想,大家没有必要引经据典,什么林彪将军什么时候当军长,某某什么时候主管全国宣传,更没有必要拿外国政要来比较。29岁当市长没有什么不对,如果他应该当这个市长的话。
   
   
   
   那么,既然29岁市长没有什么不对,是否就意味着网民们的质疑有问题了?人肉搜索就玩过了?我认为,网民们质疑一下不但没有错,而且很有必要。
   
   
   
   我理解并同情这位29岁的市长,但他撞上网民的“刀口”了,而网民却有充足的理由去质疑,甚至去人肉搜索!一个上百万人城市的一把手,按照几乎任何国家的游戏规则,都得靠市民或者市民代表“选举”的,而在现代化的政治里,你在选举前不但要公布个人情况,包括披露一些普通人不必公开的“隐私”,而且,你必须接受公众和媒体的监督。那个过程其实就是现实中的“人肉搜索”,其残酷性一点也不比网络上的“人肉搜索”少多少。
   
   
   
   可是在中国的官员提升中,这个程序正义,或者说游戏规则,还存在很多问题,甚至完全缺失了。毫不夸张地说,公众基本上是被屏蔽在候选人各种资料之外的。目前的所有选举候选人只公布名字和简历,其他的不但不公布,甚至保密。
   
   
   
   也难怪在这种情况下,当网民们发现了一个29岁的市长的时候,就来劲了,其实,网民们到底有多少是质疑这位市长的年纪?有多少是拿年纪说事趁机玩了一把“监督”?如果给这些网民们机会,你以为他们不会质疑39岁的市长?49岁的市长和59岁的市长?至少,在老百姓的“常识”中,有多少市长的提升能够经得起质疑和“人肉搜索”?
   
   
   
   温总理在去年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如下类似的话:中国已经有了这么多年的村级选举,农民都能选自己的村长了,那么乡级选举还能有多大问题?而当乡民们知道如何选乡长的时候,那县城的居民选自己的市长难道会有问题吗?……
   
   
   
   总理的话很绕口,我记不全了,但我却想接住话头继续下去,当县城的居民能够选自己的市长的时候,那个市长即便29岁,又或者59岁,甚至19岁,你,作为网民,会去质疑和人肉搜索吗?
   
   
   
   让人欣慰的是,29岁的市长经受住了考验,结果有点皆大欢喜的味道,可是,我想对那些39岁、49岁和59岁的市长们提个醒,如果网民某一天突然质疑你,要人肉搜索你,不但搜索你如何当上市长的,还搜索你当上市长后是不是继续搞裙带关系,你能不能像这位29岁的市长一样,经受得住考验?
   
   
   
   推选和提拔市长的游戏规则不变,网络力量的继续发展,中国公民意识的日益觉醒,总有一天,对这位29岁市长的质疑和人肉搜索,可能会突然发生在你的身上,你准备好了没有……
   
   
   

回复读者来信和博客留言

   
   
   
   上个星期写了一篇《中国再不需要时评了》,作为纪念和呼应两年前的《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没有想到,在文章后面出现了好多劝我继续写时评的回帖,信箱和留言也有更多热情的读者来信。让我很感动。
   
   
   
   其实,两年前写了《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之后,我还是陆续写了一些小说的,只是我自己也感觉到,那种一股劲写三本近百万字的精神没有了,想象力也枯竭了,或者用“江郎才尽”更合适。
   
   
   
   后来写博客,也写一些时评,原本就计划写到今年4月份(两周年)博士毕业的,实际上,我的时评都是杨氏日记,以自己的经历和见闻为主,大家想一下,一个人的经历再丰富,见闻再多,写两年也差不多了吧,再写下去,就难免“为赋新诗强说愁”了。所以我当时的计划也是有道理的,我不是文人,有些东西如果不联系我自己的经历,根本写不出。
   
   
   
   连续不停地写了两年时评,如果说现在完全不写,也不现实——因为现实需要每一个能够写几句的人不停地发出声音,哪怕三言两语,除非你愿意对现实闭上眼睛。所以,我不会停止写时评。
   
   
   
   可是,即便写,也不可能写那么多数量了。过去三年,我在专心读博士,用学习之余的时间写博客和小说,也还算可以。可是现在博士读完了,工作了,等于是使用工作之余写博客和小说,自然无法和那时的“悠闲”相比。
   
   
   
   还是那句话,谢谢各位哥们姐们对我的支持,你在博客后的留言以及给我的信件,无论是表扬还是批评,都已经成为我写作的动力和源泉……
   
   
   
   
   
   杨恒均 2009/6/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