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杨恒均之[百日谈]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到电视台做节目,我和北风是嘉宾,下面请来的现场观众是附近一个中学的学生、家长和老师。在节目中,主持人做了现场调查,支持安装绿坝的请举手,结果,超过百分之八十的现场观众举起了手。这个比例据说和网络上不支持安装绿坝的正好旗鼓相当。这让我不禁再次思考过滤软件、绿坝、孩子、不良信息等等,先下面谈一下自从《我们需要家长,但我们不需要大家长》一文后的一些零散想法:
   
   
   
   第一,先讲这次电视台碰上的趣闻。是否安装这种软件,好像不应该用投票的方式,而且,这可能是最不能民主的,因为这个据说主要是用来保护孩子的软件,却绝对应该剥夺孩子们的“投票权”。不过电视台的那次民意调查却让我获得一个意外的收获。当我们在解释了这个软件是用来限制未成年人访问色情网站,保护他们不受色情和暴力内容的信息侵害的时候,在场的绝大多数学生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让我大吃一惊。

   
   
   
   多好的中国孩子啊!多自觉的中国未成年人啊!——说真的,类似的调查如果发生在美国或者澳洲,那些青春期的讨厌鬼们一定会阴阳怪气地大喊大叫:No Way! ……Give me a break!……(绝对不要,拜托了,不要啦……)
   
   
   
   太神奇了,各位,处于对一切都最好奇的年龄的中学生们竟然自觉举手一致拥护对自己加以限制——突然一想,不对劲啊,如果他们都这么自觉的要求用软件把他们自己保护起来,我们为啥还花费国家的钱研制什么软件?直接让他们“自觉”抵制黄色和暴力?
   
   
   
   不过,我们的孩子这样有觉悟,让人惊喜。至于这到底是我们教育的失败,还是我们教育的进步,你自己决定,我就不好意思插手祖国伟大的教育事业了……
   
   
   
   第二,对于这款软件的民意调查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区别?我想主要原因在于对调查问题的设置,例如,主持人问的是:现在有一款国家推出的旨在保护孩子,装在电脑上过滤色情、暴力等不良信息的软件,你们是否愿意给自己孩子使用的电脑装上?我想,所有的家长,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应该都是肯定的。
   
   
   
   而如果把这个问题设置成,国家出钱,要求在每一台电脑上装上这种软件,你们给自己的孩子电脑装不装?答案也同样是肯定的。原因很简单,这里只有两种选择:装还是不装,保护你的孩子还是不保护你的孩子!——面对这样的两种选择,作为家长,其实别无选择。
   
   
   
   第三,大名鼎鼎的北风是比较懂得电脑的,而对于这种软件的研究,就更堪称专家了(传说还有一个专家是周曙光)。在他现场多方面解释了绿坝软件的漏洞和不安全性后,在我讲了在国外安装这类软件和国内的区别后,我们看到,现场受我们影响而放弃安装这种过滤软件的家长和学生并不多,发言的几个表示,那就等安全漏洞被堵住了,我们的隐私可以保住了的时候,再安装吧。
   
   
   
   我想,这一点是应该引起我们网络上投票反对安装绿坝的网友们的重视,毕竟你们中已经大多是成年人,而且,你们中,很少有青春期的孩子的。我说的没错吧?
   
   
   
   第四,现在回到主持人问我们的问题,你为自己的孩子安装吗?我的孩子在海外,我已经安装了,所以我对这个问题好像没有多少发言权了,北风的孩子还小,估计不会用电脑。然而,我自己换了一个问题问自己:假设我的孩子在国内,我会为他安装吗?
   
   
   
   我会考虑为他安装类似的软件,但不会安装绿坝。当然,安装类似软件前的考虑是:我想过滤什么内容?我首先会问这样的问题:中国大陆到底有没有色情和暴力的网址?中国大陆互联网上能够看到的色情和暴力内容到底多不多?因为在海外(美国和澳洲),色情网站是合法的,任何人经过注册备案后都可以开一个(注意,没有审批这一说)。只要你按照当地法律做好分类并报批相关部门,当地国家出产的软件会根据你上报的分类输入过滤软件,使用这款软件的孩子就无法访问那些色情和暴力分类的网址了。但一旦关闭这类软件,例如换大人来使用电脑的时候,限制立即解除。所以,原则来说,我理解的西方保护孩子的软件,就如我们给自己的电脑安装的杀毒软件一样。
   
   
   
   回到中国大陆的互联网,由于在中国大陆色情网站是非法的,要坐牢的,而且几乎所有海外的色情和暴力网站也被我们国家设立的一道网络长城隔在境外。这就是说,如果隔离成功的话,在中国大陆是不需要再在电脑上装一个过滤色情和暴力软件的。我这里打一个也许不太恰当的比方,我们已经象被投入牢房的人一样,让周围的围墙把我们包围住了,我们已经很“安全”了,可是,现在还要给我们戴上手铐,让我们更加“安全”……
   
   
   
   第五,问题在于,我听说上面说的哪个隔离海外色情和暴力的网络长城似的软件并没有隔断海外全部的色情和暴力内容,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民意调查任何一位家长,他的答案肯定是装,如果你说这个软件有漏洞,安全性能不佳,那么他会催促你,赶快改进吧,我的孩子等不及了……
   
   
   
   我知道我的话会让在网络上投票反对装绿坝的朋友倒胃口,但我们还需要澄清几个概念:你反对的是绿坝,以及这种强装的方式(每一个出售的电脑),以及他们对“不良信息”的界定,以及你无法知道你和孩子的隐私是否安全……可我感觉到,相关部门却在推出绿坝后屡次改口(或者说改进),如果我没有看错(他们没有忽悠我的话),我看到的信息是,他们正在网民的压力下逐渐和国际接轨……
   
   
   
   也就是说,一开始他们理直气壮地说,外国孩子们的电脑都装有过滤软件(确实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装绿坝?结果把外国记者搞糊涂了,幸亏他们没有搞糊涂我们。因为他们把外国人保护孩子的形式引进回来了,却在几乎所有的具体做法上都和人家有本质的差别!强迫安装,唯一选择,过滤色情和暴力外,加上一个非常模糊的“不良信息”,虽然我们的法律已经界定了什么是不良信息,可是我们却不知道,那些挑选过滤词的人将会挑选哪些词语输入黑名单,更不知道这些软件是否能够成为好莱坞电影里的聪明的机器警察,来判定是否因为危害了国家安全而突然关掉我们的电脑……
   
   
   
   第六,好在不停有消息放出,绿坝公司已经做了让步(他们的“让步”标明一种“进步”?),但目前来看,大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显然不能够按照计划进行。但反对安装绿坝的网友也必须认识到,既然已经提上议事日程,绿坝可以推迟甚至不装,但这类软件显然已经无法避免。
   
   
   
   事实上,现在中国的学校的电脑也基本上安装有这类过滤软件(有些是需要人为操作的过滤的软件),可是目前孩子们在家里使用的电脑,没有这类保护,而如果在中国大陆能够上到的网站上确实有色情和暴力的内容,那么在家长不能24小时守在孩子和电脑身边的时候(更糟糕的是,中国绝大多数家长并不上网),某种过滤软件必须装到孩子们使用的电脑上!
   
   
   
   第七,由于中国大陆的互联网禁止一切色情和暴力的网站,不实行分级制,所以西方的那种以分级来过滤网站的技术不适合中国,那么中国如何设计出如此智能的过滤软件就始终会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弄出挂一漏万,或者宁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的软件,那是很不划算的。
   
   
   
   在中国大陆到处都有合法的性用品商店的时候,在孩子们都知道夜总会和邓贵大要求的“特殊服务”是什么东东的时候,我们是否需要把互联网弄成一个比文化大革命时的中国还“干净” 的净地,使得我们所有家长的思考。
   
   
   
   下面我提几点建议:
   
   
   
   首先,政府出钱或者以补贴的方式,鼓励各大软件公司开发用于保护未成年孩子的软件,经过专家检测和家长试用后保留一定数量的软件,供所有家长自由选择。不在预售的电脑上强制安装,成年人们购买电脑时,如果愿意安装,担心自己被色情弄得家庭不和或者精尽人亡,那是他们的权力。而购买电脑的家长则可以要求零售商预先安上,也可以到政府开设的网站去自由下载(或付费)这类软件。政府出资向广大的家长宣传这些过滤软件的作用,鼓励家长为孩子们安装。如果有家长不懂,可以发动大学生义工上门服务。
   
   
   
   其次,如何界定色情和暴力内容毋庸置疑了,可什么是对孩子们的“不健康内容、不良信息”则务必要慎重,要知道,这些孩子们将生活在和我们不同的时代,而如果你按照以前有些地方恶势力对一些“不良信息”的设置(诸如“毒奶粉”、“黑砖窑”、“童工”、“童妓”、“豆腐渣”等等),我担心会有孩子活不到新时代的到来——像那些被奶粉和学校弄死的孩子……
   
   
   
   另外,如果你把一些诸如“民主”、“自由”、“人权”、“言论自由”、“聚会”、“结社”等等统统设置成,可能含有“不良信息”的敏感词语,我担心这些孩子无法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那么你过滤掉的不仅仅是“不良信息”,也许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前途……
   
   
   
   再次,任何这类软件必须经过严格的论证,公开信息,不能留有漏洞和后门,保证家长们可以随时启动和关闭。
   
   
   
   看到一则新闻,记者问到绿坝公司是否会利用这个软件侵犯用户隐私的时候,一位开发绿坝的总经理潇洒地回答:我们对用户的隐私没有兴趣。——这也是整个绿坝事件中最雷到我的一句话,天啊,你只是没有兴趣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或者你公司的某一位工作人员万一突然有兴趣的话,那么只要按一下键盘,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隐私就不保,《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就被你们破坏了——我告诉你,那种危害,绝对比几个未成年的孩子们看到了几个光屁股的图片要严重万倍!
   
   
   
   这才是我最后想说,但却也是最重要的话:政府不但要为孩子们的花季护航,更要以《宪法》和《刑法》为依据,为所有中国人的隐私和权力护航!
   
   
   
   最后,讲一则趣闻结束这个严肃的话题:在某省曾经主掌最高政法职位的领导被双规后,那里很多政法部门的大小领导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有些过来问我,我现在是否已经没有什么隐私?有些打电话想托我帮忙鉴定自己的电话是否安全,我只是淡淡地告诉他,在你掌权的时候,你是否让中国公民们的电话如此容易的不安全过?如果是,你有理由感到害怕;如果你们曾经严格按照《宪法》和相关法律条文,为中国公民的隐私保驾护航过,那么,你没有理由害怕的……
   
   
   
   我的话一般都没有说完,对方就关掉了手机,估计他得立即换号码了……
   
   
   
   各位,上个世纪最后十年,军队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这个世纪初,绿坝为我们孩子的花季护航,但,谁来为中国人的隐私和权力护航呢?
   
   
   
   杨恒均 2009-6-1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