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北京展开意识形态大洗脑]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北京展开意识形态大洗脑

    最近以来,中国社会贫富对立、官民对抗,恶性公共事件频频发生,民愤四起。特别是邓玉娇刺淫官案所引发的舆论震荡,再一次揭示了中国反“普世价值”,拒绝“三权分立”宪政道路下的政治生态和“和谐社会”现状。在如此严峻的现实面前,中南海的“政治辅导员们”开出的“救世药方”,竟还是要用所谓“核心价值”,即“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开展意识形态大洗脑。
   
   
   中南海政治辅导员们的救世药方
   

   
    国内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人民网、新华网等从6月1日起陆续刊发《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一书的详细内容。新华网北京5月30日电称:为扎实推动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帮助广大干部群众深入把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央宣传部理论局组织编写了《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一书,近日已由学习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发行。该书的主要内容就是宣讲分管中共意识形态的李长春,曾在《求是》撰文强调要讲清楚六个“为什么”:为什么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不能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为什么祇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祇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而不能搞民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为什么必须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不能搞“三权分立”;为什么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而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为什么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而不能搞私有化和单一公有制;为什么必须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而不能走回头路等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对于在全社会形成统一的指导思想、共同的理想信念、强大的精神力量和基本的道德规范,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具有重要意义。中央宣传部为李长春这六个“为什么”专题注解成书的出版,被官方媒体炒作为“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并以此为由要掀起全民舆论洗脑的新高潮。
   
    日前,中宣部又特别发出关于认真组织学习《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的通知。该通知用命令式的口吻要求,各级党委中心组要在深入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础上,认真组织好本书的学习。各级党委宣传部要结合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结合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宣传教育活动,组织好本书的学习宣传。其中着重强调各级党委要组成讲师团,围绕本书的内容,组织好对党员干部和基层群众的宣讲。该通知竟还直言不讳的下达指令,要“各高校要把本书作为大学生思想政治理论课重要辅助材料,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
   
    为此,中共中央宣传部在北京召开《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一书出版座谈会。中共有关部委负责人、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四个一批”理论人才、首都理论界人士、在京部分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和学生代表出席会议。会上,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北京大学原校长吴树青等7位担任大洗脑运动主将的政工头头,围绕该书的主要内容、突出特点、“重大意义”以及如何组织好对该书的学习宣传大洗脑做动员发言。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声称要“坚持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当代大学生”,接着就有中国传媒大学学生杜蘅充当道具说:“近日,我反复学习《六个‘为什么’》一书,收获颇丰,感受颇深。通过学习我进一步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科学的理论体系,它绝没有过时,仍然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当代大学生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就一定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学习运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特别是要掌握其中的科学精神。”为给广大青年洗脑,加深对六个“为什么”等的理论灌输,共青团中央6月8日在北京举行了各界青年学习《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座谈会,要求他们表态 北京大学学生张慧、北京师范大学学生余春江、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王润泽在发言中纷纷表示,在“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等重大问题上,面对各种立场和观点不同的思潮、言论,《六个“为什么”》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武器。如今国内各大院校都在争先恐后地,开展这一政治教育。可见,中南海里的“政治辅导员们”,发起的“意识形态”大洗脑运动已是来势汹汹了。
   
    此次北京展开意识形态大洗脑运动的背景,是由于2008岁末,正当中共党内外思想、路线斗争烽烟迭起,政治形势诡秘多变,党内派系纷争不止,民间社会反腐败、要民主声浪不断之时,《零八宪章》应运问世,一石激起千重浪。由此导致了2009年3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向大会做工作报告霸道地宣示“两个决不”: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国内官媒随即纷纷加入炒作,政府网站新华网更于当天,在其首页焦点头条发表《中国强调其根本政治制度与西方政体有本质区别》的文章。接着,一向被视为中南海意识形态风向标的中共《求是》杂志,又发表了一篇《为什么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不能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文章,火药味十足地竖起了反对在中国确立“普世价值”的旗帜。今年5月30日,新华网再次刊登中南海意识形态风向标杂志《求是》第11期署名秋石的文章《坚定不移地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文章强调,坚决抵制各种错误和腐朽思想的影响,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广大群众深刻把握和自觉认同,真正成为社会精神生活的主旋律。由此可见,执政党为挽救合法性危机发起的新一轮“核心价值”全民政治大洗脑运动的背景与目的所在。
   
   
   中共精神支柱早已全面坍塌
   
   
    然而,中国自六四以来,邓小平以坦克履带拒绝政治改革,强行推行“发展就是硬道理”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导向,致使“稳定”压倒正义,“发展”逼退公平的当今社会,中共的“核心价值”精神支柱早已全面坍塌。在当今中国,有谁还会信马列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人们早已厌恶官方政治宣传,任何“革命情结”、“理想主义”都难以再唤醒人们的热情,包括中共的各级领导,有谁还宣誓效忠“共产主义”。今天,面对邓玉娇刺向腐败官僚的鲜血淋漓一刀,中共第四代“政治辅导员们”,又用什么“核心价值”、“主旋律”、“六个为什么”之类的意识形态泡沫,进行全民洗脑,实在是南辕北辙,火上浇油。因而就难怪如今大陆网上流行的恶搞骂娘了。
   
    其实,中共作为旧文明社会的政治势力,始终是以上述的“六个为什么”为一党专政的精神支柱的。但这种精神支柱伴随今天这种全球使用同一计算机网络和卫星技术的变革时代,已经走向死亡,以“颜色革命”为特征的制度演进推动下的“普世价值”与宪政道路正在成为全球化的一部分。由此也就决定了建立在旧文明基础上的“红色意识形态”已在世界范围内走向没落。然而,中南海的“政治辅导员们”至今还要人民“唱支山歌给党听”,进行如此荒唐可笑,愚不可及的意识形态大洗脑,实在是逆世界文明潮流而动的。
   
   
   
   
   出 处 :北京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