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苦禅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苦禅文集]->[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吴苦禅文集
·论解救政治犯和良心犯的策略——透视政治迫害案背后专制当局的成本-收益算计
·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鱼塘悲剧与民主制度——略论生态环境的保护
·与其“人民的政府爱人民”,不如“自私的政府怕人民”——山西窑奴风暴过后的沉思
·中国民主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山西窑奴事件引起的反思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
·《议报》:批评时政的沙龙,表达民意的平台
·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茅于轼先生为富人说话不合时宜
·加工资的策略:只做不说和只说不做——与老婆子讨论加工资的问题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
·我国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教育改革应该从教育技术的改革走向教育体制的改革
·我与《民主论坛》
·自由啊,你的旗帜虽破,却仍在风中飘扬!——谨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严正学面容清癯,精神不减当初——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
·朋友们,小心上圈套!——我愿意为李建强律师说几句迟到的公道话
·台州各县农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
·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目前仍杳无音信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不发《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对“搜集资料”一说仍耿耿于怀
·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2008年
·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价值论部分)
·公平优先、效率开路、兼顾平均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从郭晏溱负冤告状十年的悲惨经历所想到的
·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爱国”:缘何允许爱?缘何胆敢爱?如何去爱?——兼怀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十九周年
·在抗震救灾中:最大获益者是谁?损失最大的又是谁?
·以宗教信仰看待天灾,用宗教情怀抗震救灾——兼论信仰与理性、宗教与人生的关系
·地震“天谴论”不是诅咒,而是警示!——为朱学勤再辩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十九周年
·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
·你越怕鬼,就越容易闹鬼!——论北京奥运前的俄狄浦斯效应
·瓮安等暴力事件的警示:不要制造陈胜吴广 !
·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十月镇压”和奥运后的维权
·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对0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 红色大佬们究竟要干什么?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
·我也对博讯和新世纪新闻网提点意见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
·台州赴京访民林大刚被遣返以后遭非法关押
·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一个双重受害者:来自黑监狱的控诉
·范子良再次遭拘禁,电脑被抄走!
·奥运在即急于封杀不同声音,湖州国保竟出此黔驴之技
·爬云峰
2009年
·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谨以此文向“六四”二十周年献祭
·“犯人也是人,不是畜牲!”——回忆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狱中集体捍卫人格尊严的斗争
·狱中诗纪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迷阵——狱中反思纪零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对一篇文章如此害怕——评江棋生《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兼评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湖州异议人士范子良又被抄家,两台电脑被搬走
·有中国特色经济危机:奢侈品行业兴盛与普通消费品行业衰退并存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
·就解决六四受害人的经济权利问题致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关于公开信的三点说明
·浙江民主人士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
·城墙上的夏夜
·林大刚先生何罪之有?
·维权的成本与收益
·中国大陆为什么出不了经济学大师?——也谈诺贝尔经济学奖与中国经济学家
·己丑重阳登高有怀
2010年
·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论迫害刘晓波的文字狱
·未来十年宿命:是革命,还是平稳转型?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为什么没有敌人?
·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的精彩大戏是什么?——论经济增长、经济危机与民主化转型的关系
·一场商业革命正在我们身边悄悄地发生
·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正义舆不应对论此保持沉默!
·六三之夜,奇怪的偷儿
·营救力虹的几点建议
·和谐社会有禁书,不知道是否有禁屁?
·论威权统治者的两种类型及其在民主转型中的行为方式
·政治改革的成本收益分析:一个理论模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2011年
·我也说几句民粹主义和暴民问题
·讣告:六四受难者、民主人士黄志道去世
·读苏雪林给蔡元培的信有感
·民主、共和、宪政的历史纠结与正本清源
· 仿陆游示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近些年来,对于呼吁和签名一类事情,当局所取的态度一般是装聋作哑,不闻不问,不再象过去那样严加打压,而此次对08宪章的签名活动却为什么如此恐惧,乃至要采取全国规模的行动?这显然是北京当局对目前所面临的严峻的经济和政治形势作出的反应。
   
   现在,经济危机已经成了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即使是那些多年以来坚守“莫谈国事”的“套中人”,也在热烈谈论着经济危机。人所共知,经济危机在所有市场经济国家都是难以避免的,但是,不同政体的国家,其造成的政治后果却完全不同。在民主国家,经济危机仅仅是经济上的问题,不会引发政治危机。在美国,不论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还是目前的金融海啸时期,尽管经济上狂风骇浪,政治上却有条不紊。这是因为,在民主国家,各阶层各群体可以在宪政民主制度下,通过公共选择来确定对策,共克时艰,这自然不会影响社会稳定。但是,在专制国家,尤其是在六四以后的中国,政治上的稳定是单纯靠经济增长维持的,经济增长不是为了增加人民的福祉,而是被当作维持高压稳定的万灵应膏。因此,在这种国家,“发展才是硬道理”,任何经济问题都是政治问题,经济危机很快就会转化为政治危机,甚至导致专制政府的垮台。北京政府不会不清楚,印尼的苏哈托军人政权,就是在19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中垮台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波兰等东欧诸国的剧变,也无不跟当时的经济问题尤其是通货膨胀直接相关。这就是执政当局目前既忌讳而又朝夕萦怀的一块心病,也是他们用铁腕打压0八宪章的原因。
   
   试看目前的中国,经济危机正在以加速度转化为专制统治的政治危机。今年10月份以来,特别是最近一两个月,从南国深圳到北国冰城,从江南水乡到山城重庆,几乎天天有罢工、罢市、罢课、游行讨薪一类群体性事件的报道和传闻,这些群体性事件很容易激化为类似瓮安事件、陇南事件那样大规模打砸烧的暴力行为。六四事件十八、九年以来,除了1999年春天法轮功中南海门前静坐示威,北京从未发生过群体性的示威抗议事件,一切示威抗议行为都被成功地消灭在萌芽状态中,但是,最近不到一个月来,北京已经发生了许多起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群众性示威,在皇城的严厉管治之下,这种群众性的示威抗议眼见得越来越频繁了。现在,执政当局就像一个消防队面对四处起火的场景顾此失彼,城南的火刚灭,城北又起火了,而眼看城西和城东正在冒烟。

   从1992年邓小平南巡发动新一轮经济改革以来,城市的急剧膨胀、国民教育水平的提高、互联网的普及、对外开放导致的国民视野的拓宽和密切的对外联系,这些都提高了各阶层的社会动员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旧的利益均衡一旦被经济下滑打破,心理失衡的各阶层民众就会以非制度化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眼下,农民为土地补偿款太少而敢于跟警察暴力对抗;工人为工厂倒闭、老板欠薪而动辄上街向政府讨薪;的哥为车租太高、黑车太多而把不满泼向政府;教师为自己的工资跟不上公务员而罢课……发人深思的是,所有的群体性事件,几乎无一例外都由经济问题引起。六四近20年来,执政当局一直依靠不停顿的经济增长来弥补其统治的合法性问题,用金钱的享乐来替代对民主的欲求,用钞票来摆平各方利益的冲突,籍以维持高压下的稳定。可是,十月以来,这种局面已经被世界金融风暴催生下的国内严重经济危机打破了。值得注意的是,如今,那些强势群体也因利益分配的不均衡而加入到抗议队伍中,其中典型的例子是,与一般民众相比收入尚算不错的中小学教师,现在也罢课事件频发,据民生工作室最近统计,今年就已发生了七十起教师罢课活动,这些罢课活动,从参与人数、波及的范围、持续的时间、产生的影响来看,其规模都是全国性的,为多年来所少见。被人看作强势阶层的教师尚且如此,其他阶层就更不用说了。过去,人们为了金钱而安稳,如今,人们却为金钱而躁动不安。历史和现实给人的警示是: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中国社科院最近发布了2009年《社会蓝皮书》,该蓝皮书虽然预计今年GDP增长仍为9.5%左右,明年仍然可能达到8%左右,但明确指出,随着经济的下滑,现在已经出现全国性的财政收入负增长;在就业方面,预计大学生今年毕业560万左右,估计到年底时,会有150万人难以找到工作,2009年中国就业压力还将进一步加大,明年的调查失业率有可能超过9.4%,将是官方维系的登记失业率的两倍。该蓝皮书还表示,今年居民收入增长率虽然达到7%,但是比去年下滑了一半左右。根据收入分配严重不平等的现实,我们有理由作出判断,工人、农民、小商小贩等等,这些社会弱势群体的绝对收入是下降的。蓝皮书披露,物价、看病、收入差距和失业是当前最为突出的社会问题,大部分居民感知到社会群体的利益冲突。蓝皮书含蓄地指出,“39%的人认为矛盾不会激化”,这句话的真正含意显然是:大约有60%的人预期矛盾将会激化。
   
   可以预料的是,经济上的衰退,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的萎缩,必致政府财政亏空,而中央政府因急于救衰而硬撑的四万亿基础设施投资,犹如一个人慌不择路,势必加速财政赤字的到来。明年的经济状况很可能是,经济衰退导致供给不足,财政赤字诱使政府提高税收,甚至逼迫货币当局滥发纸币,这几方面的因素将造成经济停滞,通货膨胀,各种社会矛盾更加尖锐化。亨廷顿曾经警告,在经济体制迅速变革,而政治体制的发展却又步伐缓慢的情况下,经过持续的增长阶段之后,如果经济陡然转向下坡路,往往就会爆发革命。中共当局如果希望化解危机,防止危机引发社会革命,只能另辟蹊径,寻求政治体制上的改革,以宪政、民主和法治来约束党派和各社会群体的行为,这不是什么新思维,而是社会共识!
   
   2008年12月13日
   
   (首发于《苹果日报》)
   

此文于2009年07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