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苦禅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苦禅文集]->[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吴苦禅文集
·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鱼塘悲剧与民主制度——略论生态环境的保护
·与其“人民的政府爱人民”,不如“自私的政府怕人民”——山西窑奴风暴过后的沉思
·中国民主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山西窑奴事件引起的反思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
·《议报》:批评时政的沙龙,表达民意的平台
·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茅于轼先生为富人说话不合时宜
·加工资的策略:只做不说和只说不做——与老婆子讨论加工资的问题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
·我国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教育改革应该从教育技术的改革走向教育体制的改革
·我与《民主论坛》
·自由啊,你的旗帜虽破,却仍在风中飘扬!——谨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严正学面容清癯,精神不减当初——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
·朋友们,小心上圈套!——我愿意为李建强律师说几句迟到的公道话
·台州各县农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
·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目前仍杳无音信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不发《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对“搜集资料”一说仍耿耿于怀
·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2008年
·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价值论部分)
·公平优先、效率开路、兼顾平均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从郭晏溱负冤告状十年的悲惨经历所想到的
·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爱国”:缘何允许爱?缘何胆敢爱?如何去爱?——兼怀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十九周年
·在抗震救灾中:最大获益者是谁?损失最大的又是谁?
·以宗教信仰看待天灾,用宗教情怀抗震救灾——兼论信仰与理性、宗教与人生的关系
·地震“天谴论”不是诅咒,而是警示!——为朱学勤再辩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十九周年
·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
·你越怕鬼,就越容易闹鬼!——论北京奥运前的俄狄浦斯效应
·瓮安等暴力事件的警示:不要制造陈胜吴广 !
·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十月镇压”和奥运后的维权
·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对0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 红色大佬们究竟要干什么?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
·我也对博讯和新世纪新闻网提点意见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
·台州赴京访民林大刚被遣返以后遭非法关押
·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一个双重受害者:来自黑监狱的控诉
·范子良再次遭拘禁,电脑被抄走!
·奥运在即急于封杀不同声音,湖州国保竟出此黔驴之技
·爬云峰
2009年
·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谨以此文向“六四”二十周年献祭
·“犯人也是人,不是畜牲!”——回忆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狱中集体捍卫人格尊严的斗争
·狱中诗纪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迷阵——狱中反思纪零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对一篇文章如此害怕——评江棋生《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兼评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湖州异议人士范子良又被抄家,两台电脑被搬走
·有中国特色经济危机:奢侈品行业兴盛与普通消费品行业衰退并存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
·就解决六四受害人的经济权利问题致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关于公开信的三点说明
·浙江民主人士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
·城墙上的夏夜
·林大刚先生何罪之有?
·维权的成本与收益
·中国大陆为什么出不了经济学大师?——也谈诺贝尔经济学奖与中国经济学家
·己丑重阳登高有怀
2010年
·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论迫害刘晓波的文字狱
·未来十年宿命:是革命,还是平稳转型?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为什么没有敌人?
·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的精彩大戏是什么?——论经济增长、经济危机与民主化转型的关系
·一场商业革命正在我们身边悄悄地发生
·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正义舆不应对论此保持沉默!
·六三之夜,奇怪的偷儿
·营救力虹的几点建议
·和谐社会有禁书,不知道是否有禁屁?
·论威权统治者的两种类型及其在民主转型中的行为方式
·政治改革的成本收益分析:一个理论模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2011年
·我也说几句民粹主义和暴民问题
·讣告:六四受难者、民主人士黄志道去世
·读苏雪林给蔡元培的信有感
·民主、共和、宪政的历史纠结与正本清源
· 仿陆游示儿
2012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3月22日,台湾大选揭晓,十年前在“资产阶级自由化”中下台的国民党通过竞选重新上台执政,全世界记者蜂拥台北,聚焦大选结局,高调报道,唯中共治下的大陆对此噤若寒蝉,仅由党喉舌新华社统一制作了一个新闻稿,在极不显眼的地方极不情愿地出现了一下,就没了本该批判的下文,真所谓哑巴吃黄连,苦不堪言哪!
   
   海峡这边历来高扬“统一祖国”的大旗,八年来煞有介事地叫喊反对民进党和陈水扁“搞台独”。现在倒好,“搞台独”的下台了,不搞台独、可以实行第三次合作、完成“统一大业”的上台了,该是开足宣传机器的时候了,却为啥反而寂然无声了?
   
   子民们有所不知,其实俺反对的从来不是台独,而是海峡那边的民主。俺心里清楚,在大陆没有民主化的情况下,台湾的新生代虽然有些独立的倾向,但没有美国佬的支持,他们不会付诸实际行动,这次“入联公投”的参与率只有35%多点,就是一个例子,而保持现状,不统不独,这是美国佬的利益要求。民进党的阿扁当然难免时不时搞点“独立”的小把戏,那只不过是为了博取新生代的民心,拉几张选票而已。至于俺自己,虽然隔三差五的嚷几句“决不承诺放弃武力”,也不过是知道有人劝架才胆大勇敢起来,其实要真的对那边动武,俺自己心里还发毛呢——怕只怕对岸未“统一”,自己这块腐败不堪的地盘倒被“统一”到对岸的民主制度下面。

   
   不要看俺过去天天批阿扁“搞台独”,其实俺心里挺喜欢阿扁的,因为这小子可以被俺用作号召全国人民加以痛击的目标,如今阿扁下台,从此“反台独”的好曲子再也无法高唱下去了,又如何把大陆民众对台的注意力正确引导到“统一大业”上去呢?怕只怕台湾民主的示范效应,尤其是国民党过去跟俺一样独过裁,由于主动开放党禁,执政地位可以失而复得,可恨那班敌对分子肯定又要拿这个说事,煽动老百姓“颠覆国家政权”了。
   
   如今子民们也慢慢“自由化”了,胆敢公开谈论什么“多党制”和“三权分立”,看到对岸那边的政党轮替,他们岂不更加怀疑俺领导下的有中国特色的“多党合作”的政党制度?那讨厌的台湾大选,咋不象咱村级的大选,贿选啊,作弊啊,打架啊,要是那样就好了,咱就可以对子民们说了,你看那边厢,什么民主,乱成一团!要是那样,俺就大报道特报道,好好教育子民们认清“资产阶级民主”的本质——可是如今时运不济啊,对岸的选举居然那么平稳,能令俺暗暗高兴的事儿一点都没弄出来。西藏的问题够烦的了,偏偏屋漏连夜雨,对岸又出了这种政党和平轮替的事,俺这不是哑巴吃黄连嘛!
   
   不过还好,18号开记者招待会那天,对岸的选举还没有结果,要不,那些刁钻古怪的外国记者肯定会提出令咱温总理难堪的问题来。那天咱温总理出场跟记者见面,步履轻松装得蛮象的,总理他面带微笑,率领四个副总,一路频频招手,似乎信心满怀,招待会可以圆满结束。西藏问题俺总理事先重点准备,眼看顺利过关了,悔只悔党的好总理把戏演过头了点,招待会临近结束,好总理本该沉住气,等待吴小莉一类马屁记者踊跃配合,可总理他偏偏点名让法国记者提问,让那个可恨的法新社女记者给将了一军。唉!
   
   其实咱心里清楚,西藏问题主要是发生得不是时候,节骨眼上丢了俺的面子。要不是奥运会在眼前,几百个和平示威的秃头喇嘛还不容易对付?当年北京街头数百万民众俺都不在话下呢。要不是奥运会这个烫手山芋,西藏有点小骚乱可以“坏事变好事”,咱不但可以借机把“分裂祖国”的屎盆子扣到达赖喇嘛头上,拒绝跟他谈判,还可以高悬“民族团结”的大旗,淡化子民们对贫富悬殊和物价飞涨的不满情绪,就像十年前驻南联盟的大使馆被炸一样,咱江总书记破天荒解除禁令,恩准子民们不用申请,“自发”游行,看到一队队群情激愤的示威群众,咱江总真是“看在眼里,乐在心中”,慨叹“天下英雄,尽入吾榖中矣!”
   
   那边厢的大选,其实俺心中期盼的结局是,小马哥败阵,谢长廷上台,让民进党继续执政,继续在那儿玩“台独”的把戏,那样,俺就可以象台湾过去的几次大选一样,风凉地宣布:“不管谁上台,都改变不了台湾是中国一部分这个事实。”俺以前不是戳牢陈水扁和民进党“搞台独”嘛?不是一直拒绝跟他们对谈两岸关系嘛?零五年不是把刚刚在上一年的大选中失意的连战和宋楚瑜统战到大陆,要跟这两具政治僵尸搞第三次“国共合作”嘛?想不到现在假戏要真做了,弄得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已经重新上台的国民党要是由连爷爷和宋叔叔领导倒好办,无奈马英九这小子从来不吃统战饭,不但不吃,还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看出六四和法轮功问题是俺的两根软肋,说什么六四不平反,两岸关系免谈,还公开声援法轮功,前几天又对俺落井下石,强烈谴责俺“用武力镇压西藏人民”,甚至把俺党的好总理骂得狗血喷头,说俺温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蛮横无理、自大、愚蠢、自以为是”,俺悔不该当初宣传第三次国共合作,那不是找根绳索往自家脖子上套嘛!
   台湾大选,令俺最没面子的要算美国的布什总统了。不论是俺喜欢听“小背篓”的江哥哥,还是一不小心就想学古巴和北朝鲜的涛老弟(注意,不是“套中人”的套,是“赤浪滔滔”的涛),俺两代领袖可是为十三亿人民当家作主,他布什从来没有祝贺过,对岸不过两千三百多万人,那小马仔虽说是民选的,又有啥了不起?可布什偏偏要祝贺,还说什么台湾的民主是亚洲和世界民主的灯塔,什么小马哥上台,两岸的和平化解将出现契机等等,真是“纯属子虚乌有”!什么化解?还不是要化解掉让十三亿人民为俺谋幸福的生存权嘛!
   
   唉,奥运年这多事之秋,俺有苦难言啊!
   
   2008年3月26日于近江斋
   
   (原载《议报》第348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