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地主的后代╱散文 ]
王先强著作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主的后代╱散文

    在故土上,我父亲有一个朋友,叫王文卿,是莫逆之交。那一年父亲带家人从外洋回归乡土,最先去探访的,便是他。我随父亲,在他家留宿了一晚。那一晚,父亲与他促膝长谈;他家上下却总动员,制作了乡土食物椰子糍粑,当夜宵招呼我们。
   
    两年不到,土改运动降临,我父亲做了地主。不独有偶,王文卿也是地主。所经受的那残酷的斗争,就不用说了。我父亲坚强的挺着,活过了那道难关。不幸的是,王文卿忍受不起,迫得上吊自杀了。
   
    由于形势恶劣,处境艰难,此后我们跟王文卿的家人失去了联络。光阴无情的流逝去,但那一晚的散着淡淡清香的椰子糍耙,却总是盘旋在我的脑际间。我常常想,他们家有一个「畏罪自杀」的人,那自然是反动透顶了,因而他们活下的人的日子一定更为不好过。

   
    经历无数变迁,五十多年后的一天,我打听到在乡下的王文卿子嗣的消息,知道了他们的电话号码,于是我立即挂了长途电话过去。 窗外阳光猛烈,无风酷热,汽车飞奔赶路,远处绿山似冒蒸汽。我拿着电话听筒,掌心出汗,等了又等,对方没人接听。我拨了好几次号,依然如故。入夜之后,电话才终于接通了;原来他们下田插秧,夜了才回到家。我心一沉,脑海中浮现出他们汗流浃背,手脚站泥,摸黑的在迷茫的田野中移动的景况;几十年来,他们历尽艰难困苦啊! 通上话了,他们对我居然也记得十分清楚,毫无隔阂。
   
    我活着,他们也活着,而且联系上,这就大大的值得庆贺。
   
    对地主份子和其子女几十年的专政、摧残,实在到了无以覆加的地步。斗争,拷打,劳役,饥饿,枪毙,无时无地都在死人,死了多少地主份子和其子女啊!文革时期,贴邻的一个县清理阶级队伍,逐村逐户的去清剿地主、富农族类,抓到了,无论男女老幼,不问口供,一律杀死。许多地、富家庭,就这样被满门抄斩,一瞬间于血泊中绝灭无后了。
   
    几十年的腥风血雨,数不清的地主绝了后;能够活下来,实在幸运!
   
    在通话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他们的现状:两兄弟相依为命,靠种田维生;兄在四十多岁时,通过朋友介绍,几经艰辛到千里之外的广西去讨了一个老婆,生下一男一女,子女目下已外出打工,赚取微薄生活费;弟则至今还讨不到老婆,尚是鳏寡孤独,且看来是长此以往的了。
   
    兄在电话里对我说,好在他的老婆还贤慧。他似乎是在坎坷之中,找到了点欣慰似的;我听了也颇感欣忭。不过,我在想,他的青春显然是被政治运动蹂躏,白白的丢失了;他的老婆也必然是饱经沧桑,带着某种创伤遥奔到穷乡僻壤来投向他的;那当中就是无限的苦衷,无限的辛酸,实在没有甚么可愉悦的。弟在电话里对我说,真不想做人了。这是悲情了,同时也是在控诉,在抗议,我听了立即悲愤填膺,却是无语以对。弟的人生路走尽了的时候,无人以继,便也是绝了,这是比兄更为惨痛悲伤的。
   
    他们所经受的,不言而喻,都是源于地主这个标韱。制作出地主标韱并且将其乱贴的人,除了对地主即兴的耍尽斗、关、管、杀的把戏之外,还将祸端延伸数十年,直盘纒到遭遇巨劫后残存下来的地主后代的身上,叫你不得好活,也不得好死,这是何等的欠缺了人性呀!
   
    我在电话里向他们提起了许多地主都是被冤枉的,究其实全都不该是地主,即使是地主,也有很多好地主,善良的地主,并非全都「罪恶累累」;正如他们的爸王文卿,又剥削了谁,有甚么罪?当年全国闻名的、被人说成是罪大恶极的、四川大地主刘文彩,如今查实他家并无水牢,他也不曾拉人打人迫死人,倒是他集资兴建了四川最著名的文彩中学,还修建了上百公里的公路,等等,做大小善事无数,造福乡民,实实在在的该是一名大慈善家……
   
    我正说到激愤之处,那边其兄连忙制止我,不要我说了,他要我慎言慎行,千万不要再惹出事端来。他在关心我,我感激他,但我仍一阵发愣:怎么就惹出事端来了?我说的是事实,我这里还有点自由呀!但很快,我明白了:他的处境与我不同;他那边仍然是专制的,他长期活在「红色恐怖」状况之下,自然成了惊弓之鸟,战战兢兢的了。其弟竟要我忘掉过去,莫再提了。他不是有一肚子气吗?又何以要噤声的?那是往事不堪回首呢,抑是宽恕「往事」,把罪孽包容下来?我不免又是一片茫然。
   
    我想通了,不能对两兄弟有所苛求。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地主后代,大抵都是被「雕塑」得如此这般的了。
   
    我对他们说,倘若回乡时,我一定去探望他们。他们听了欢欣雀跃,一再嘱我要实现诺言,并说会像当年般制作椰子糍粑招待我。我们继承了上一代的情谊,再加上地主这一条纽带,把我们牵连起来了,这一点是实在的可感欣慰的。
   
    为了不担误他们做饭、吃饭,我把话打住,道声后会有期,放下电话了。
   
    向窗外一望,只见几盏街灯,在夜幕中微弱的闪烁,远处山峦一片迷茫,夜正深沉。我坐着良久不动,百般滋味在心头……
   
    我知道,在我所居住的这块尚有自由的地方,有些地主后代有幸地爬上高位,做了「人上人」;这些人本该利用自己的地位,站出来替地主父老说句公道话,出出口气,但是,意想不到,他们道貌岸然的,竟去与世仇融为一体,一副奴颜媚骨,只顾混日子去。更有甚者,少数几个凭着自己的几个钱做资本,竟一味向世仇献殷勤表忠心,阿谀逢迎,舐脚跟擦屁股,狗奴才功夫做到绝,将父辈的泪与血完全的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比起那两兄弟来,不是更令人齿冷?这就真的没了指望,独存漫漫长夜了? 不,世界是亮堂的!江河滚滚,浪淘流沙,渣滓随水去,留得重金在。就我所知,在那片遍布铁丝网的土地上,近年除了有《刘文彩真相》的调查报告和描绘地主实在情形的文字外,也并非全是噤若寒蝉的,有一帮地主后代,就正发起「平反土改行动」,企盼得到广泛支持,把个「土改」翻转过来,恢复历史原貌,以正视听;这就是扛起沉重的使命,顶着漫天风雪,奋发前行的勇敢作为……
   
    就是这尚有自由的地方,更多的是人的奋起,振臂呼喊,坚毅的走上街头!
   
    有了火种在,有天总会燎原。
   
    那些欠下的一桩一桩的泪账和血账,是关系到上亿人的,绝不可能用专制监控、强迫遗忘、共建和谐等手段去将其抹掉的;账积账,息翻息,越滚越大越厚,到一天就会来个总清算,那就是满天烽烟了。
   
    为了那一天的到来,当下做些微的努力,哪怕是集得一草一柴,甚至只树立起并坚定一个信念,准备到时去添草加柴或是吶喊助威,也无不裨益。
   
    东方露出鱼肚白,显现曙光。我毫无睡意,想着再给乡下的两兄弟电话,要他们莫忘其父的寃死,坚强并勇敢地站到山坡上挥手迎接旭日东升。
   
    我盼望着,所有存活下来的地主的后代,为了那口气,不信神鬼,不怕妖邪,都挺身站出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