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钻石山╱散文 ]
王先强著作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钻石山╱散文

   
    香港有座钻石山。
   
    我在这钻石山上一住,就是七个年头。
   

    那时候,斜斜的山坡上,遍布木屋,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重重迭迭;崎岖小径,伸延木屋间,径旁小渠里,流着混浊的污水,夹杂着人的粪便,苍蝇飞舞其中觅食;此外,就是顽石,就是黄泥,有少量的树木……
   
    走在小巷里的大多数人,都是恤衣牛仔裤,粗布便装,或沾铁锈水泥,或带纱垢尘,神情黯淡,甚至沮丧……
   
    我不但买不起楼,连租楼也感吃力,所以只好到钻石山上来光顾廉宜的木屋,加入到钻石山这一人流中。同一类族相聚集,彼此彼此,互不相嫌,倒也坦荡。
   
    踏遍钻石山,可通山无钻石,也不知何以称做钻石山,这么闪烁光芒,让不知底蕴的人以为那里漫山都是宝。
   
    我住了下去,却慢慢的体味出另一番的风韵来。
   
    木屋虽简陋,可却立地遮天,日出不晒,雨来不淋,住得舒服;屋中水、电、厕齐全,吃饭拉屎,也极方便;屋两边还有几个小窗,打开了来,山风徐徐吹进,更是满屋生情,……当然,主要的,是不用交租,省钱,也不用承受谁人的白眼。这些都是不容易享受得到的!
   
    时光越流逝,越有无穷尽的恩赐……
   
    这钻石山不挑拣,不嫌弃,无私无畏无怨的怀抱数万庶民,让其有安身之所,得以搏斗为生,这发放出来的光辉,是比钻石的光辉还要来得灿烂夺目的。
   
    我深深地爱上了钻石山。
   
    后来,听说要在钻石山边,修建一条叫大老山的隧道到沙田去;这意味着我终究不能久留在钻石山上了。
   
    真凑巧,房屋署配给了我公屋。我赶早离开了钻石山。
   
    早出晚归,没有余暇回钻石山去,但我断断续续的听闻钻石山兴建隧道的事。
   
    过了好些日子,我路经钻石山的时候,竟然不知道是到了哪里,疑心进入了仙境,于是便在巴士靠站时,特意走下了车,对钻石山凝望起来。
   
    只见无数座天桥,在半空中蜿蜒伸延,像无数条巨大白蛇在那里盘错交般,既雄伟潇洒,又柔和优美。一辆又一辆的汽车从天桥上滑过,乍一望去,就彷佛赤的黑的蚂蚁在大蛇身上疾走似的。
   
    这大白蛇正是从钻石山半山腰擦身而过的。
   
    有个古老的故事《白蛇传》,说的是条大白蛇化做个美丽的白娘子,来到人的社会里生活,后被人捉了,打进一座塔底下去;不知是不是日月默移,这个白娘子又翻了身,现回原形,带了同类,来到这里定居,再献身于人类社会?
   
    斜坡上那一片木屋不见了,变得光鲜,变得整洁,处处条纹分明,亮亮堂堂,真的像了一块大钻石般的。
   
    显然,钻石山焕发出了另一种光辉!
   
    山下的数万人都到哪里去了呢?大概是都像了我,住进了房屋署的公屋──高楼大里去了。
   
    我感到,钻石山与我一起,与那数万人一起,迈开大步,前进了;是的,这里天天都在创造奇,一片美好。
   
    望着望着,我却又生出一层淡淡的惆怅:我担心向前走了的人,渐渐的会忘了回首往事,因而将原来的钻石山泯没了去;我更几可断定,后来人当不会晓得钻石山上曾经有过密密麻麻、重重迭迭的木屋……
   
    这是不是有负于钻石山的过往?有负于创造奇的人?
   
    至于将来,我更担心从甚么地方跑出一个捉蛇人来,念念有词,将这大白蛇统统的捉了,再打到塔底下去;那钻石山可要黯然失色了。
   
    想到这里,那惆怅就似乎更重的袭击我的心头。
   
    一天,我搭车经过大老山隧道,又一次的看到光辉夺目的钻石山;无论如何,到现在为止,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能得恩泽于钻石山的从前,又得享受钻石山的今天……
   
    我对钻石山永不会忘怀。想起钻石山,也就想起光芒四射的、有「东方之珠」号称的香港……
   
    但愿这里好景常在,庇荫子民千秋万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