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图伯特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中国人骂日本人是猪
·感谢王藏
·讨论母语犯法
·华人的耻辱
·惊世大案:格萨尔古灵塔群被盗被毁
·妖魔活动本月启动
·《國際自由行動聯盟》憲章
·中国过渡政府无权处理南蒙古事务
·胡锦涛送给美国的两个礼物
·图伯特梅里雪山的哀求
·达赖喇嘛向华人的讲话全文
·Groupon发布藏独广告
·图伯特文化网又被中共查封
·要"返朴归真",首先要消灭中共
·致全体图伯特同胞的倡议书
·复汉与汉族独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图伯特注释:
   蒲文成和贡乔泽邓是厅级干部,格勒是副部级干部。其他十个都是体制内的汉族学者。在中共法西斯独裁统治下,更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藏学。尤其是藏学,非常敏感,一不小心就要受到处分,惩罚,开除,坐牢。身在其位,要作其文,不作又不行,这样,产生的就是,上面编啥,大家跟着说啥,不这样就不行,相当为难。关于归属问题,同源问题,并不像佛教理论,医学,天文,哲学等等,人人都知道是非常危险的话题。
   
   前几年,中国作家王朔公开讽刺,挖苦,侮辱陕西人,四川人,说他们没教养。说陕西人是骑马打猎的少数民族,四川人是巴人等等。其实真正的中国并不包括陕西,四川等等地方。
   

   中国大陆有它特殊的情况,但是,生活在海外民主国家的一些汉族学人,媒体,民主人士,也跟着中共起哄,这不令人深思吗?
   **************************************************************************
   汉藏同源说和土著说/蒲文成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1日 转载)
   
    关于汉藏民族关系的研究,多识教授曾指出:“当今研究藏汉历史文化关系的大多数人,纵向只注意元明清三代,最多上溯到唐蕃联姻,似乎这以前藏汉两个民族之间相互没有关系;横向只着眼于西藏或者曾经属于吐蕃的这部分藏族,而忽略了许多族源的语言民俗等广义文化特征方面完全属于藏民族范围的历史上许多部落和民族。这种对于历史缺乏整体观念,人为地分割得支离破碎,只把眼光放在某个历史断层侧面上的思维方式使人们对藏汉民族关系的认识局限在一个狭小的范围,限于某种偏见,而忽略了这两个民族在整个历史过程中相互连接在一起的千丝万缕的重要关系。如果抛弃种种偏见,开拓视野,充分利用藏汉双方的历史文化资料,把研究的领域放宽到全部历史文化的范畴,就会在更广阔的范围内,更深的层次上认识和了解藏汉民族的历史亲缘关系和‘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这些话的真正含义。”(多识:《藏汉民族历史亲缘关系探源》(一),《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版),1991年第2期)他根据自己的多年研究,认为“藏汉民族在人种族源上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多识:《藏汉民族历史亲缘关系探源》(一),《西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版),1991年第2期)因此,探讨藏族族缘,既是一个重要的学术问题,又对了解藏汉民族的亲缘关系有着不容忽视的现实意义。事实上,对这一问题学术界长期关注,进行过热烈的争论,时至今日仍不时有研究成果问世。关于这方面的争议,差不多有数十种有关藏族族缘的说法,(格勒:《论藏族文化的起源形成与周围民族的关系》,中山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44 页)其中一些观点已被否定,基本上取得了共识。目前有影响的是两种观点,即藏汉同源说和土著说。
   
   一、藏汉同源说
   
    这是汉唐以来中国史学的一个传统观点,其基本论点是“藏出自羌,藏汉同源”。(贡乔泽邓:《略论藏族族源问题》,《青海藏学会论文选辑》(一),1983 年,内部印刷)当代持这种观点较有影响的学者如著名史学家顾颉刚先生、范文澜先生、原西北大学黄奋生教授、四川大学的历史学家徐中舒、任乃强、冉光荣等教授,四川民族研究所的李绍明、周锡银先生,西北民族大学的多识教授,青海民族学院的李文实教授,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龙西江研究员,青海省委党校的贡乔泽邓先生等。虽然各研究者研究的角度不同,具体结论有所差异,但共同的看法是藏汉两个民族在族源上有血缘渊源关系。有的直接认为,古代的羌人“是青藏高原的最古老的土著民族,其后裔就是今天的藏族。”(龙西江:《再论藏汉民族的共同渊源》,《西藏研究》,2004年第1期。)有人认为,中国历史上的“夏、周两个朝代都是来自西部青藏高原及其边缘地带的古羌人进入中原建立的。”“位于西藏的古象雄、苏毗女国是公元前10世纪以前至公元前6世纪之间,逐渐从今青海省的汉藏交界处迁徙到西藏的。古象雄是古轩辕国、古支那国、古昆仑;苏毗女国是西王母国。它们是我国夏王朝在西北地区的遗族和母国”,青海玉树嘉二十五族、外象雄西藏丁青三十九族和川西北嘉绒部族,均是象雄和苏毗女国的嘉(夏)部落,是我国古代夏王朝的同族,吐蕃亦是夏的部落。
   
    不少研究者认为,要了解藏汉民族的历史亲缘关系,首先要了解现代藏人和古代羌人的关系。古代羌人和汉族先民之间的关系在汉文中有大量的文献记载,史学界已有明确的解说。《国语羌晋语四》载:“昔少典娶于有娇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这是说,炎黄同根,是同胞兄弟,后来的研究者认为,作为中国华夏民族的“华”与“夏”,原本是中国古代两大民族的自称,“华”系先进入中原地区的炎帝族,炎帝姓姜,是西戎羌族的一支;夏为姬姓,乃黄帝族的后裔。传说中炎黄两族曾合为大的部落联盟,并融合东方夷族等而形成华夏族。这说明炎黄子孙之族源是多元的,其中古羌人是重要的一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对于现代藏人和古羌人之间的关系问题,由于受语言文字的限制,对双方的历史文化、称谓习俗、藏语的古今音变和方言差别等缺乏全面了解,从而忽略了从大量的藏汉文历史资料和众多文化现象中去证明藏汉民族在血缘和文化存在的密切关系。因此,只要搞清了羌藏关系,藏族的历史渊源和藏汉民族间的历史亲缘关系便可一目了然。
   
    第一,从历史资料看,汉藏同源。藏族的先民是生活在黄河、长江上游的雅砻江、雅鲁藏布江流域的古羌人。或认为古代羌人“是青藏高原最古老的土著民族,其后裔是今天的藏族”(贡乔泽邓:《略论藏族族源问题》,《青海藏学会论文选辑》(一),1983年,内部印刷)。从汉文史料看,各代对藏族有不同的称谓,汉代以前称“西戎”,后来叫“西羌”,到了唐代称“吐蕃”。一些研究者根据《新唐书》等,认为古代藏族(吐蕃)源于西羌。西羌有一百五十多个部落或部族,其中的“发羌”、“唐旄”等部,早在公元前一世纪前后住居在青藏高原上,五世纪初叶,又有一些古代羌人和鲜卑人向西南迁徙,成为后来的吐蕃,因此“藏”和“羌”是同一民族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名称。藏族自称“蕃”,或译为“博 ”。“蕃”这一名称的出现至少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在吐蕃以前藏地曾有“马桑”九姓作军事联盟首领的时代。《藏族古代史》认为,“蕃人处于马桑种”,“马桑是人种始祖”。而“马桑”是藏文“马羌”的不同方言读音。汉文殷商甲骨文中即有关“马羌”的记载,说明“马桑”时代最晚也在商周之间。一些研究者认为,藏族的先民是生活在黄河、长江上游和雅砻江、雅鲁藏布江流域的古羌人。现在四川藏族中的一部分是古代牦牛羌的后裔。岷江上游羌民自称祖先来自盛产牦牛的地方,把牦牛作为民族的象征,有每年到藏区购买牦牛,焚香迎牛、献牛的习俗。《后汉书?西羌传》中说,汉代凉山一带的牦牛种越羌是战国时南下羌人的一支,纳西族民间传说《创世纪》中说,“纳西族、白族、藏族、甚至彝族是同一个母亲所生的儿子”、在纳西、白族,甚至彝族的语汇中有许多与藏语相同的成分,如藏语牦牛读“烛”,称长江为“烛曲”(牦牛江),《康熙字典》释“蜀音同烛”。巴蜀的“蜀”是古羌姓,故“蜀羌”即是“牦牛羌”。而牦牛羌的族源可以追溯到炎帝家族。因此藏汉同源确切无疑。
   
   持汉藏同源说的学者认为,作为藏族先民的古羌人和中原华夏民族的祖先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从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到人类早期的文明社会,在漫长的过程中,他们在人种和血缘上处于同源分流和异源合流、相互交织的复杂状态,在物质生产和精神文化方面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共同进步,双方在语言、意识形态、文化习俗、神话传说、图腾标志等方面表现出许多相同的迹象,有些反映到有关古代羌人和中原华夏人的历史记载中。如《后汉书?西羌传》是记载羌人历史的重要文献,有人认为该书关于羌人渊源的传说,“就是以后藏人关于自己族源传说的原版。”(贡乔泽邓:《略论藏族族源问题》,《青海藏学会论文选辑》(一),1983年,内部印刷)《西羌传》中的戎人出现于夏代,“畎夷”为其始,史家释“畎”为“戎 ”,是羌人中最先和华夏族接触的一支。“戎”在藏语里是“农业区”或“务农者”之意。这些经营农业的戎人部落地接中原,与夏、商、周、秦来往密切,其中相当一部分加入到当时的夏族中,“是构成华夏族的一支主要成份。”(贡乔泽邓:《略论藏族族源问题》,《青海藏学会论文选辑》(一),1983年,内部印刷)
   
    贡乔泽邓先生认为,“古代羌人,在藏族形成以前就是一个具有共同语言、文化和共同地域的人们共同体。她是由青藏高原细石器文化时期的居民发展而来。她的某些部分加入了华夏族等人们共同体。其主要部分,则成为藏族族源的主体。”秦汉以来,羌人在青藏高原的东、西、西南形成了三大聚居区,与我国现在藏族聚居区相一致:1、西藏地区。这里古代有很多羌人的土著部落,和东部地区的古代羌人同属于一个文化渊源。“这一聚居区以山南为中心,是古代羌人的文明策源地,它孕育了藏族历史上第一个统一高原诸部落的吐蕃王朝”。2、河湟地区。是高原东部羌人的聚居区,是湟水流域齐家和卡约文化的直接继承者,曾向东发展,直达渭河流域,居住在天水、陇西一带的东羌与汉族错居,后来融入汉族之中,称为西羌的河湟、洮、夏一带的羌人成为今天甘、青藏族的直接族源。3、四川西北部地区。古代有“牦牛种”、“越西羌”、“白马种”、“广汉羌”、“参狼种”、“武都羌”……,还有进入这里的“西南夷”,情况复杂,“但他们的主体还是羌人,”“保留着羌人的语言和某些习俗。”(贡乔泽邓:《略论藏族族源问题》,《青海藏学会论文选辑》(一),1983年,内部印刷)
   
    第二,生物遗传学的有关研究证明,汉藏民族在血缘上同源。免疫遗传学白细胞抗原研究是当今世界最权威的人类血缘关系鉴测手段。原西藏自治区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孙新甫和现任自治区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医师傅玉江在北京儿科研究所HLA实验室、中日友好医院临床研究室等单位的协助下,对拉萨、日喀则地区的400名世居藏族居民的血液标本进行研究,运用医学统计学处理,结果发现藏民族属中国北方人群的一部分,起源于华北地区。(龙西江:《论藏汉民族的共同渊源——青藏高原古藏人“恰穆”与中原周人“昭穆”制度的关系》,《战略与管理》,1995年第3期)2001年5月 23日《北京晚报》载的《藏汉同根》一文报道了上海复旦大学生命院及美国休斯顿大学人类学遗传学中心教授金力先生和他的几位合作者在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新的研究成果,说他们通过DNA的研究,结论认为:在远古时期,汉藏民族原本是共同生活、居住在一起的同一种群体,只是在约五六千年前,由于子系的分离、迁移,才形成了今天的汉族和藏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