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到底是誰不要臉?!]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底是誰不要臉?!

    毛澤東御醫李志綏給後人留下了一個暴君的真實嘴臉,他的親戚巫寧坤,五十年代從美國歸國,歷經磨難,寫出了觸目驚心的血淚史《一滴淚》,並有一首〈贈李志綏〉:

    誤入牢籠廿二年 拋妻別子伴虎眠

   閉口莫言宮闈事 低頭且讀老三篇

    無定河邊堆白骨 合歡宮裏舞翩韆

    勇揭畫皮揪鬼蜮 萬年遺臭代代鞭

    這裏面有一個典故,引自唐代詩人陳陶〈隴西行〉:

    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裏人。

    毛澤東喜淫亂在高幹中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不過當筆者聽到毛的一位晚輩,也就是下文裏面的通天人物,在親戚那裏罵章含之不要臉,卻是為為章感到不平。

    公開的材料說那次毛宴請章士釗等民主人士,規定不準帶夫人,但是可以帶一個孩子去,為什麼如此不合禮數?(可能是哪個狗奴才跟毛報告過章士釗有一個漂亮的女兒,那次就是毛下的套?)章士釗帶來養女章含之。章含之原係上海一個小開和模特兒的私生女,頗有姿色。毛一見到章含之就兩眼放光,馬上拜她作英文老師,其實毛那時已經有了一個英文老師林克,從年輕時「認識西瓜大的英文也只有一籮筐」算起,幾十年來長進並不大,又何必多此一舉?

   先且不說外面傳說的毛給章含之落安眠藥是否屬實。只要讀一讀章含之寫的〈跨過厚厚的大紅門〉,裏面就可以發現一些蛛絲馬蹟,毛以一國之君的身份,居然在周恩來等黨政要員在場的時候要求章含之離婚。使得以反應靈敏著稱的周恩來都不知如何應對。原文如下:

    「不知怎麼,話鋒一轉,直視對我說,『我的章老師,今天我要批評你,你沒有出息。』我當時坐在正對主席的一張臨時搬來的椅子上,我以為毛主席還在開玩笑,於是笑嘻嘻地說:『我一定接受主席的批評,我這人是沒出息。』主席認真地說:『我的老師啊,我說你沒出息是你好面子,自己不解放自己,你的男人已經同別人好了,你為什麼不離婚?你為什麼怕別人知道?那婚姻已經吹掉了,你為什麼不解放自己?』主席當著這麼多領導,突如其來地揭示了我生活中的傷痕使我一時亂了方寸,不知如何去想、如何作答,繼而,我心頭一酸,哭了起來,邊落淚邊說:『主席,別說這事,好嗎?』主席說:『我今天就是要說,你好面子,怕別人知道,我就是要說給大家聽。』在場的自周總理起的幾個領導都愣愣地看著這戲劇性的一幕,大概都覺得不好插話,一時出現了幾秒鐘難堪的沈默。」

    日理萬機的毛為什麼這麼起勁要章含之離婚?目的又是什麼?有這個必要嗎?章遵聖旨離婚以後,毛立刻將金日成送的大紅蘋果,轉送給章含之。為了避免毛沒完沒了的糾纏,章含之很快同喬冠華在紐約好了起來。筆者還記得毛當年送芒果給老百姓那種場面,敲鑼打鼓,聲勢浩大,一些人摸過芒果後,從此不洗手。簡直是皇恩浩蕩。還是章不識抬舉?

    天有不測風雲,章含之繼續寫道:「此後不多天,大約是十一月初,外交部的一位『通天人物』突然打長途電話到代表團點名要我立即回北京,說有重要任務。我接到通知後去找冠華,我多希望能按原計劃陪他去歐洲訪問。我說我沒有那麼重要,國內不可能有什麼事非我不可。我問他是否可以和部裏商量原計劃不變。他說他已經打過電話,部裏那位『通天人物』大發雷霆說是中央有重要任務要我回去,不得更改。那時中美之間沒有直接通航,來回都要經巴黎乘一周一次的法航。為了按時趕回北京,我訂了十一月八日的機票。沒想到這一天紐約下起了暴雨,本已是深秋,卻雷電交加。

    很快地,我受到了極大的壓力,我的『朋友』,外交部的『通天人物』向我發出了警告,說毛主席鼓勵我,祝賀我解放自己,說希望我此後能為他好好工作,沒有讓我馬上跳上喬老爺的船和他談情說愛,同他結婚。言下之意是我如此放縱感情使得主席很失望和生氣。我被這意料不到的傳話驚呆了,短暫的幸福又被這突然的襲擊衝得蕩然無存。我重新陷入深刻的惶惑,不明白我為什麼必須犧牲我自己的生活為代價來換取所謂事業上的成就。」

    原來是如此重要任務,外交也不必搞了。後來為什麼喬冠華在外交部挨整,也就不言而喻了。

    讀史跟做其他學問一樣,最怕的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許多人讀了第一段之後馬上下斷語說:不可能!實在只是膚淺的一種表現。章含之的文章寫得已經夠清楚的了,到底是誰不要臉?可惜許多人沒看懂,甚至她的前夫也沒有讀懂,反而在一些小節上糾纏。旁觀者清,本人讀了之後只覺得可悲。這件事,章含之不可以講得太露骨,還要靠讀者去心領神會。有人寫毛和舞伴跳舞跳到房間裏面去了幾個小時,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不必要講,那才是春秋筆法。

   

   原載《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60頁-63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